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465、匠心还是将心?
    其实在春夏季各种全国性青少年比赛层出不穷,南海北的招募些不同球队找个赞助商就敢是全国大赛,只是这种比赛往往都是在封闭圈子里面进行的,主要的目的是拉练热身,对于很多专业队和职业梯队来,打这种高水平对抗赛的意义远大于参加向日葵杯学生全国大赛这样带有行政背景的比赛,很多职业梯队在年初报名筛选各种赛事时候,压根儿就瞧不起这种还有大量半业余学参与的赛事。

    浪费那么多时间,打这种比赛对队员们的技战术提升意义确实不算很大,这种荣誉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收益,也不会改变他们的招募体系,还不如跟水平接近的职业梯队打对抗呢。

    职业体育圈还是有很多人对行政体制那一套嗤之以鼻的,就连马儿在接触到宗明训练营之前,蓉都省方面多次让他参与到足协或者体育部门里面担任职务,他都是婉拒了的,成文山会海的哪里有时间赚钱养足校啊。

    在大多数体育人眼里,这是两个世界。

    所以实际上就连刚刚被击败的这支南粤职业俱乐部梯队也不是最强阵容,或者他们也没从心眼里多重视这个比赛。

    重视的只有来自于那些各地传统足球学和普通足校的教练们,因为和职业梯队早就有明晰的成长路线不同,这些最底层的足球学才需要这样崭露头角的机会,教练们需要这样响当当的业绩,而且还得看校长和当地教育部门的领导重视不。

    相比之下白浩南的队伍有点介乎于这两者之间,比职业梯队差点,又高于各足球学普通足校,如果不是为了彻底打开林城学中学这条进校园的路,为了让孩子们获得真正高水平的文化课教育,而不是那些足校近乎于象征性的糊弄文化课,白浩南也不会带队来打这个比赛。

    但这项赛事被赞助为德洛兰杯以后,被国家电视台改造成了娱乐选秀节目风格的电视直播以后,影响力明显提升得不是一点半点。

    到底,这毕竟还是全国范围内主办方含金量最高的比赛,虽然竞技含金量不怎么样,白浩南要的就是这种影响力啊。

    在前往赛场的路上,马儿还在调侃这次的四强有点意思,一个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一个新兴专业训练营,一个少数民族,一个京城传统名校,这后两者之间比拼,恐怕还是京城传统名校会最终拿到决赛权吧。

    这话就是心照不宣了。

    经历过职业足球联赛的两人,特别是最混乱年代的马儿都是亲身参与者,最清楚所谓行政命令会带来什么影响。

    当年那么多假球,真凭实据都放在眼前了,足协领导都大发雷霆要严惩降级取消资格等等了,来自某处的电话要求保证一方安稳或者城市名片,就能把所有事情烟消云散。

    表面是足球,背后是各种利益博弈的糟心事看得太多了。

    相比这些年一直都在国内圈子里冷眼旁观的马儿,放眼看了一圈东南亚世界的白浩南更坦然些:“也不一定,以前这套吃香,不代表现在还这样,现在这样也不代表以后会一直这样,反正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单纯的拿名次,看淡点专注在球场上就行,其他事情随缘。”

    马儿很夸张的揶揄伙伴:“不错嘛,听你到溙国去当了几花和尚,真有点得道高僧的派头了,我看你可以去峨眉山上开个寺庙来收徒弟!”

    白浩南确实也没个正形,摸着下巴扮仙风道骨:“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就像少林寺搞武术,我们搞个庙子教足球怎么样?”

    马儿哈哈哈的回忆:“你别,我们时候就是看了电影,一个个都想到少林寺去学武术,后来我到那边比赛,还专门去参观了的,其实周围尽是骗人的武校!但是很多穷苦人家的孩子就是把这当成了手艺出路啊,这跟你那个大多数人踢球不是为了当职业球员的思路很有点相似!”

    两人一直到赛场,都还在嘻嘻哈哈的讨论这个无关痛痒的玩笑,确实很放松。

    结果刚凭着参赛证进入内场,准备找个角落坐下来继续聊观察对手,就被现场工作人员给叫住安排采访。

    还是那个理儿,半决赛只有两场比赛,后面要划拉出一周的节目内容来,和普通娱乐节目每周一期不同,这国家电视体育频道是卯足了劲要展现少儿足球新风采的,每晚上黄金时间都有,之前一直都是陈素芬接受采访,是打电话联系过那边走不开,今就要白浩南这个主教练来做专访了。

    马儿肯定经历这种场面比白浩南多得多,他这两周更是没少被采访录像,笑嘻嘻的在旁边帮忙协助,还提醒白浩南该些什么场面话,但是白浩南却草草两句,让那个端庄的女主持人都很难把话聊下去:“这边比赛要开始了,我们主要得观察决赛对手,如果你们真需要对林城学的足球项目做节目,我建议多采访下林城学的校长,是他全力支持我们搞培训中心……要不我把体育教研室的主任给叫过来?”

    编导为难:“马上就要采编,我们总不能现在立刻飞到绵林去吧,再来个学体育教研室主任,也不太够级别啊……”

    白浩南灵机一动:“这样,我让我们那边的宣传部门直接跟你们联系吧,他们有很多拍摄的素材,足够你们做一期关于林城学的足球培训中心专访,如果觉得哪里不够好的,他们还能马上再去拍。”

    马儿在蓉都地区的人脉更多:“如果需要蓉都当地电视台的专业摄影师之类再去拍,我也能马上联系,现在蓉都地区的少儿足球开展得非常好,市区有几个足球训练营和足球学的暑期培训搞得很火热,很值得宣传下。”

    无米下锅的编导满口答应下来,要走了伊莎那边的联络方式就赶紧去衔接了。

    赛场上的焰火已经开始喷射,双方球员开始进场了,马儿才问白浩南:“你是故意不想采访你的?”

    白浩南想想点头:“我的目标还是想能够带职业队,太早顶着个青训教练的印象,我怕是一辈子都会固定在这种事情上面,再这次是想方设法都要把校方吹捧好,让他们觉得搞足球有好处,我们不差这一回。”

    马儿赞赏的拍他肩膀:“我从地方到国家队,遇到过不少搭档,遇见这种出名出头的机会,一个个都是抢着上的,就凭这点,我也相信你会把这条路走好!”

    白浩南不谦虚:“我也有这个信心!”

    笑之间,半决赛已经开始了,出乎马儿的意料,唯一没有换人的西疆学,仗着强有力的身体素质和颇为强悍的作风,直接打得平京学没脾气!

    看着好几个个头强硬的孩子,很有种大打的感觉,马儿无声的指着摇头:“你能光是因为吃牛羊肉长大,还有血统基因不同,就有这么大的身体素质差别?”

    白浩南笑:“这是组委会关心的事情,既然允许参加比赛那就全都是合格的,必须得承认这身体素质确实好,食物中毒都根本没影响到他们,而且平京学队这边也还是属于业余体校训练的级别,没到专业梯队的档次,被这些有赋的少数民族孩子压着打也是正常的,看来我们要是想得到这个冠军,难度有点大,先要有思想准备!”

    马儿已经改口了:“都打到这个份儿上了,一定要争胜!这时候得给孩子们灌输拼搏精神了,我也搬到训练营去住!”

    白浩南哈哈哈的嘲笑他脚痒了。

    最后西疆学以七比零击败了平京学队闯进决赛,整个赛事又要休赛一周,现场全部拆卸完毕等到下周会有个盛大的决赛场面。

    连白浩南都被组委会要求提供了好几个联络方式,保证这一周是随叫随到,随时可能安排有相关的准备会议跟最后比赛的细节要求。

    伊莎也在比赛中打电话来询问了关于国家电视台和她联络的事宜,白浩南把自己的想法给她交代了下,主要精力就投入到最后一周的针对性训练中去。

    心思萌动的少男少女们还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联欢会,查尔斯引导大家共同学习南美桑巴舞成了最**,约定录音棚和决赛赛场上再见以后,球员们投入训练也明显更加来劲,连李文东这样从来没有拿到上场机会的家伙,现在也知道发了狂一样苦练!

    站在赛场上被各种灯光和目光环绕的感觉,已经逐渐划分出来的主力、替补还有后备队员的差别,还有白浩南开诚布公的提到那些现实,让这些十来岁的少年终于感受到了紧迫感,大多数都能确认自己的确不是普通孩子那样还只能把目标盯在一个个文化考试上,成为一个职业足球运动员,或者在一场场比赛中体现自己的价值,这就是个最现实的目标。

    所以直到周五乔莹娜飞抵平京,看见的就是一大群生龙活虎的球员,还有点对她望眼欲穿的模样。

    而另一方面,乔莹娜除了带着助理也带来一大群对白浩南望眼欲穿的儿子!

    不光孩子们被带过来,连伊莎和白连军、老陈也来了,而且晚上于嘉理也会带着女儿抵达,原因很简单,这是白浩南回国一年半颇有些卧薪尝胆以后首次要结出硕果,哪怕是个全国亚军,那也是个普通人很难企及的荣光时刻,几位年轻妈妈商量下还是有必要带着孩子来亲眼见证,老陈更想来为白浩南目前的状况做点什么。

    当然伊莎的眼眸里也充满了想念,第一次到平京的她一改之前都充满民族风格的个性化穿着,颇有些正式的无袖格纹膝上裙,加上以前挺喜欢染来染去的头发现在却很中规中矩的盘在脑后,清纯中带点知性的味道,一身爬满了儿子的白浩南还赶紧赞美:“好看!我觉得还差一副亮晶晶的耳环,就像当初我刚看见你戴的那种,待会儿去配一双?”

    伊莎惊喜的摸摸耳垂:“我还担心那种太醒目的耳环有点破坏这种效果呢。”

    白浩南简直就是教科书一般的爱妻模范:“怎么会!如果没有耳环这些醒目的东西分散下注意力,可能别人的眼睛都要一直盯着你的脸蛋了!万一在开车走路怎么办?”

    伊莎尽量露出点淑女般的恬静笑容,跟往日的风格的确大相径庭。

    一直伸长脖子在旁边观察的陈素芬已经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哈哈!他就这几招,鬼话不要脸的!”

    这边的一双男女都鄙视她瞎大实话。

    还好马儿这几已经比较熟悉白浩南带队训练的思路,赶紧帮他接过队伍,让他自己陪孩子稍微调节下,还无中生有的白浩南这几废寝忘食的非常紧张备战,需要放松,白连军和老陈也赶紧张罗着去看还在训练的孩子。

    白浩南得空带了儿子和三位漂亮的年轻妈妈去吃地道的烤鸭,主要是顺便等着于嘉理抵达,她一般都是前呼后拥的阵势,不用白浩南费心去接机了。

    但是坐在胡同巷风格的烤鸭店包房里手脚麻利的给六个儿子每人包了个烤鸭,白浩南终于咂摸出伊莎这身穿着打扮的用意来:“还要见人谈事情?”

    伊莎选了最大的包间时候,就特别指定要有电视的,现在看看手表:“这几你没看《少年足球传》?”

    德洛兰杯全国学生足球电视大赛,在上节目的时候取了个这种很有娱乐节目气质的名称,据在体育频道这两三周的收视率还颇为不错,白浩南摇头:“调节球员的情绪是个很微妙的事情,这几主要是让他们全力以赴的训练技战术,明去录音棚玩玩放松下,后决赛,哪有时间看电视?”

    白浩南从来就不喜欢看电视吧,伊莎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打开电视机顶盒娴熟的找到节目回放:“那你确实应该看看昨这一期对你做出来的专题节目……”

    手里又在给儿子包烤鸭的白浩南诧异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画面中居然是自己的特写,他肯定不懂电视画面怎么制作的,但在丰富动感的球员训练背景下,基本上就是自己抱着手臂专注凝视的剪影模样,或站或坐,冬季裹着加长运动大衣,夏季穿着恤短裤的都有,都是静态的画面,但被调成了单色背景的球员们各种丰富的运动画面衬托出彩色的主角地位来。

    背景应该就是当初伊莎的团队在分赛区时候捣鼓出来的那段宣传片,可能国家电视台用了更多的素材,技术水平也更高做得更加精致动感,和雕塑般的白浩南身影形成了动静对比,伴随着字正腔圆的画外音女声解:“作为一名曾经的顶级联赛退役球员,花费五六年的时间一直沉淀在青少儿足球培训中,白浩南,这位带领林城学足球队,获得本次全国学生足球大赛决赛权的教练,为我们展现出新时代的青训教练是如何带着工匠之心在雕琢这些少年球员的……”

    白浩南居然听得身上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不是激动兴奋,是肉麻。

    不带这么睁眼瞎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