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梁宫朱家 各个该杀
    楚望仙刚准备去造父赵家,早有预谋的苏柔竟主要提议一同去。

    “楚仙,万法宫州的造父赵家,不过是造父一脉的一支分支而已,其主枝并不在此处。你若是明抢,怕是惹祸上身,坏了名声。”

    苏柔劝道。

    “那你有何想法?”楚望仙饶有兴趣道。

    “你初出茅庐,不应该锋芒太盛,否则树敌太多,名声坏了大事难成,若想成事,也可另辟蹊径。”

    苏柔秀手一动,轻轻一抛。

    十二只蛟龙现身,这十二只蛟龙竟然是清一色的白色蛟龙,身上连一块杂色的龙鳞都无,虽都是堪比金丹,但能凑齐十二只白蛟,可见实不简单。

    一时之间云海翻腾,狂风呼啸,蛟龙白鳞闪烁,狰狞舞爪。再细看一眼,十二只峥嵘蛟龙套有套头,竟只是拉车的。

    后面的龙车喷出氤氲白烟,使得云海荡开,龙车似是浮在云中,再看车身琉璃焕彩,以象牙为柱,凤羽为帘,贵气非常。

    楚望仙面露浅笑,这不就是《离骚》中的名句,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

    仙界版的劳特莱斯、法拉利。

    “乘此飞龙车去造父赵家,显出贵气,自然令赵家不敢怠慢,若是用钱,贱妾这里还有些许仙灵石。”

    听了苏柔的讲述,楚望仙眉头一蹙。

    这紫宫的玄女态度可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打击而变心。

    “我楚望仙可不会用女人钱,到了造父赵家,自有打算。”

    楚望仙笑了笑,踏步上车,安坐以蛟龙皮制成的柔椅上。

    “两位只有站在车外,充当护卫了,有劳了。”

    苏柔客气对卓无忘和姜啸道,便钻入车中。

    “驾!”

    前面的剑侍韵剑化身赶车之人,挥起长鞭一打,龙车乘风破云,在空中风驰电掣而去。

    车中,楚望仙微微闭目。

    对于这次造父赵家的中市,获取息壤是第一要务。

    他身拥多种神木,但皆不是本体,只是分枝,这些神木在人间逞威风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在仙界,必须花大力气养木。

    其二,他的修为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碎丹已经完成了五次碎丹,还有四次。这次中市之中,需要一些仙材以炼制金丹期的丹药。

    若要炼丹,少的不需要炼炉的三昧真火。

    但炼炉已毁,这块碎片上的火焰并不是真正的三昧真火,而是杂火。

    楚望仙右手一翻,一簇火焰在其手中翻腾,火焰灼热暴虐,令人惧怕,将楚望仙衬托的如火神,便是一旁的苏柔也是寒目看来。

    “你这掌中火极不简单,怕是能与火神祝融手中的仙火一比。”苏柔赞道。

    这杂火可不好控制,很容易引火烧身,若要炼化也是以年为单位,他可没这么多时间,楚望仙心中默道,只是笑笑。

    刹时,这龙车一震,停了下来。

    “韵剑,何事?”

    苏柔眉头一皱,他身为主人,发生这种事,她可不喜。

    “玄女,有人拦车。”韵剑为难道。

    拦车,真是可笑,是谁这么不开眼。

    “主人,都是老朽的错,还请给老朽一点时间处理。”姜啸在车外道。

    完姜啸跃下。

    面前是一队御使马的队伍,足有百匹马拉着一辆金色马车,两旁金丹侍女足有十人,长裙摆动媚态诱人,每一位都是倾国倾城之色,只是拿来充场面。

    后面还跟着上百黑甲铁面武者,由一地仙领队。

    如此排场令人咋舌,定然是万法宫州的大势力。

    果不其然。

    “姜啸,你连梁宫朱家的钱也敢欠,还真是胆大妄为,还有没有把握梁宫朱家放在眼中。”

    马车前走来一老者,这老者地仙修为,步履如山,踏云如海,双眸锐利看来,似利剑射出,贪婪的扫了扫。

    “梁宫朱家?”苏柔在车中自言自语道。

    还是卓无忘有见识,解释道:

    “梁宫朱家属于炎帝一系的分支,和明朝朱家属于同一祖先,朱襄氏。这一支嚣张跋扈,惹的怒人怨,但背景颇深,在上十二有朱襄氏一族为倚靠,连万法宫都不怎么惹他们。这一家族在人间有个非常有名的人,朱温。”

    楚望仙收敛一笑,原来是灭了李唐的朱温,难怪与万法宫的李氏有仇。

    朱温灭了唐朝,建立后梁,五代十国第一代,不过立国十六年就被后唐所灭。

    想起后唐,楚望仙又想起灭了后唐的儿皇帝石敬瑭。

    史书上记载,其割让幽云十六州,为与吴三桂齐名的大汉奸,殊不知石敬瑭是沙陀人,根本不是汉人。

    “混账!”一声骂声惊醒了楚望仙的思索。

    马车之中,一道声音寒冰无情传来。

    马车之旁,众侍女皆跪,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

    里面坐的可是梁宫朱家的宫主,朱无道,他这次也是为参加中市而去。

    “欠债还钱,经地义,姜啸,你的一条狗命我要又有何用,就用十二条蛟龙抵债好了。”

    姜啸尴大怒,他有段时日为了齐皇殿之事,欠下梁宫朱家的百块仙灵石,但早已经用齐皇殿的一套仙钟抵债了。

    想不到今日遇见,这梁宫朱家竟然他还有利钱未给,五十年利滚利,早已是百万仙灵石之数。

    就是把梁宫朱家卖了,也没有百万,甚至十万都没,狮子大开口,分明是找个借口抢苏柔的龙车。

    “朱无道,龙车乃是我主人所有,我劝你莫要贪心,否则引祸上车。”姜啸喝道。

    这朱无道看中龙车,那可是找死。

    他可是知道楚望仙的手段,还有玄女,虽不清楚修为,但很显然不简单。

    “哈哈,主人,你哪来的主人。你不过区区齐皇殿的丧家之犬,也敢在我梁宫朱家面前放肆。”

    朱无道在车中笑道。

    跟随马车的黑甲武者,无不狂笑,各个桀骜看来。

    姜啸算什么东西,也敢在他们面前放肆。要你的东西,给你一声,是给你面前,就算是强抢,那又是如何。

    “欠债不还钱,姜啸,你不还钱,那就还命。”朱无道之声,冷厉无情。

    “卫元军何在?何须啰嗦。”

    一队黑甲武者踏步而出,排成却月阵,各个长弓在手,猛拉出弓弦,箭矢寒芒四射,数十支弓箭瞄准之下,气势滔压下,尤以当头一地仙,手中的长弓足有两人高,不断汇聚地之气。

    姜啸面色寒冷,若这箭矢射出,群山可破,怕是他也挡不住。

    朱元鼎手持射日弓,率领卫元军瞄准,只要一声令下,贯日弓箭射出,就是朱啸也会射成马蜂窝。

    他特意将箭矢的威力降低了三分,以免伤及十二只白色蛟龙,这可是罕有之物。

    朱元鼎骂道,也只有梁宫朱家才配拥有此等仙驾,齐皇殿一个衰弱的势力,竟然拥有此物,怀璧其罪,这是大罪。

    恰此时候!

    “在我面前也敢动手,梁宫朱家,各个该杀。”

    马车之中,传来楚望仙无情之声,若寒风过境,阴冷彻骨。

    众人心惊,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梁宫朱家面前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