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吧_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鬼神之室 > 第五十三章 陆弥娅
    >

    书柜后的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孩。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女孩的头颅。</p>

    这个头颅装在一支充满溶液的玻璃器皿里,下方连接着很多根管子,管子连接着很多机械。这些机械有的像肺叶一样来回鼓动,有些像心脏一样不住地跳动,还有些将红色的液体输送到头部。女孩的长相跟全息摄影中的女孩差不多,但是年龄似乎要大一点,看样子跟我相仿,脸很漂亮,是混血儿那种特有的形象,但是头上没有头发,脑壳也是透明的,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大脑。</p>

    “这就是我,陆天正的女儿,陆弥娅的真身,怎么样?被吓到了吧?”全息摄影有点害羞的对我说。</p>

    “确实是被惊到了,但是谈不上吓到,我见过很多比这还要恐怖的东西。”我实话实说。</p>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一般。你不害怕我就放心了,快,把我的头从机器上取下来,带我出去。”弥娅急迫地对我说。</p>

    “取下来,你不会死么?我怎么感觉这个状态的你很脆弱啊?”我提出疑问。</p>

    “没事,没事,就算将我的头从机器上取下来,生命维持系统还能让我生存两个小时,我们在那之前赶回来就好了。”弥娅说。</p>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要是有什么意外,那我就不是改个试卷这么简单了,你爸爸很可能会以杀人的罪名指控我。”我说。</p>

    “不会的,我已经设置好了人工智能系统,他是不会发现的。我们抓紧时间,在他发现之前就回来,你快点啊,不然我现在就通知我爸爸。”弥娅威胁我说。</p>

    没办法,我只能相信她,于是在机器上取下了她的头,从窗户逃走了。</p>

    “弥娅,你想去哪啊?”我抱着装弥娅头颅的器皿问里面的脑袋。这种感觉怎么这么怪。</p>

    “当然是上游乐场了。”容器中的弥娅似乎无法说话,但是玻璃器皿上却显示出了这样一行字,后面还带一个调皮的表情符号。</p>

    女孩子都喜欢上游乐场么?前不久刚跟杨天娇一起去过,而且还出了事故,弄丢了李真宵,这回要再把她弄丢了我就玩完了。但是她这么说我也没办法。</p>

    因为是夏天,游乐场营业会到很晚,情侣们也都到这里来做做激情之前的浪漫热身。虽然跟他们一样都是一男一女,但是毕竟人家搂的是真正的女孩,而我只是抱着一个女孩的头,当然不能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进去。不过这当然难不住我,“我蹦”,然后我轻轻一垫脚就从围墙外跳了进去。</p>

    “你好厉害,是不是有超能力啊?”弥娅打字问我。</p>

    “这个先不能告诉你,要玩什么?嗯……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玩过山车啊。”我对上次的事故心有余悸。</p>

    “唉,虽然来了,但是我这个样子,玩什么都不方便吧。其实来看看就已经很好了。”器皿上显示出这样一行字,同时里面的弥娅也作出有点遗憾的微笑表情。</p>

    我突然觉得弥娅很可怜,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却连来游乐场的自由都没有确实是人生莫大的悲剧,我内心里开始想帮助她。</p>

    “说什么呢?想玩什么就说,正如你所见,本少爷神通的很,这点小事简直小菜一碟。”我很牛气的说。</p>

    “你刚才不是还说,你比猪还要笨,怎么现在突然神通了”弥娅一瓢凉水泼下,我心想你怎么还没忘啊。</p>

    “那,那只是本少爷的幽默所在,不要在意,快说,想玩什么?”</p>

    “哈哈,那就先玩那个。”</p>

    随后我按照弥娅的要求带她去玩跳楼机,我的办法是,利用右手包裹住弥娅,再利用卡兰达的能力进行伪装。但是因为今天刚被陆天正那老不死的“重伤”,后遗症还没有消失导致我满脸发绿。买票时,卖票阿姨还很热心的跟我说:“脸这么绿,是不是刚失恋了?玩下这个发泄一下也好,总比有些失恋的人真跳楼强。阿姨给你打八折啊。”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暖意,满脸感激地大喊:“谢谢阿姨,以后我一定本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良好心态,全心全意将我有限的青春投入到无限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来,今天我就是发泄一下,绝不轻生。”逗得弥娅在容器玻璃上画出一排笑脸。</p>

    玩完跳楼机,我们又去玩海盗船,之后是旋转木马,弥娅玩的很开心,但是我每次都被售票员弄得很无语,我只能想出各种借口解释我的大绿脸。</p>

    “大哥,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做豁达男人妆,今年最流行的行为主义装扮,不是有句名言叫做‘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总得披点绿’么。我这就是对豁达男人的最好诠释。”</p>

    “嘿,大姐,不明白了吧。看过《复仇者联盟》么?知道绿巨人浩克不?我这其实也是植入了绿巨人血清,虽然身体变绿了,但是我内心一片鲜红,誓死要用得到的能力,打倒美帝国主义,振兴我华夏,壮我国威,维护世界和平。”</p>

    虽然我一阵瞎掰,但是却把弥娅逗得满屏幕表情符号。她打字说我这家伙太有趣了,要是早点遇到就好了。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我问弥娅还想玩什么?她想了想说:“摩天轮”。</p>

    摩天轮我是从来没坐过的,一来我来游乐场的次数本来就少,二来我觉得这东西太慢,一点都不刺激。但是弥娅想去,那咱们就去。但是这回我没有买票,也不再使用伪装能力。因为天已经黑了,我又穿了一身黑,估计跳到摩天轮上也没人能注意到我。于是我跑到摩天轮附近,右手变成触角,抓住了摩天轮,然后一用力就跳到了上面的一辆没人的缆车上。</p>

    “好棒,好棒,这样的感觉比在里面还要好。你看下面多漂亮。”弥娅很是兴奋,从她显示的字幕可以看得出。</p>

    我也觉得很开心,因为自从在李砚那里借来这能力之后我一直在使用这能力战斗或者帮李砚办事,从来没想过靠这样的力量为自己做点什么。今天跟弥娅一起算是体会了不一样的事情,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这个世界真的好美,下面的人们那么小,而我加强了的视觉能清晰地看清每一个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跟五彩的霓虹是一样的颜色。</p>

    “快看那儿,快看那儿。”弥娅的容器竟然有震动功能,可能是太兴奋的缘故,上边打着这样一行字,后面还有个指示用的小箭头。我顺着箭头抬头望去,天空是漫天的繁星,仿佛在我们触手可及的位置。星空浩渺,我们置身其中好像也变成了其中的一颗。</p>

    一颗流星闪过,弥娅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许愿。我也闭上眼睛。但是眼前闪过的李真宵和杨天娇,这样的浪漫我却只能跟弥娅这样一颗头颅分享,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她们一起体验一次。</p>

    在这样的情景中,弥娅很感动,开始给我讲述她的故事。原来,弥娅是陆正天的女儿,但是她从出生就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阿尔兹海默症,就像那位很牛逼的科学家霍金一样,全身瘫痪,动弹不得。她的父母都是生物工程学方面的专家,治疗她的疾病也成为了二者搞研究的根本动力。在弥娅五岁那年,她的父母似乎找到了一种可以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他们在孤儿院里找到了一个拥有奇特血统的男孩,并收养了他取名为陆里。(没这么巧合吧,陆正天,陆弥娅,陆里我早该想到他们跟陆里有关系。)</p>

    经过弥娅父母的研究,陆里的基因内有超强的自愈因子,也就是吸血鬼血统。他们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便将陆里的血清注入到了姐姐弥娅体内。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弥娅的病逐渐好转,开始能下地行走,慢慢的活动自如。陆天正夫妇很高兴。但是陆里的体内因为有鬼神的血统,能量靠着自身的原罪之力就能维持,所以不会像其他吸血鬼一样需要吸食人血,但是鬼神的力量似乎无法通过血清而继承,导致弥娅的吸血鬼能力开始显现。最终她终于暴走,开始无法自持地到处杀人吸血。在杀死了陆家的女佣之后,接下来就找到了陆天正夫妇,千钧一发之际,家中的陆里为了保护父母最终暴走,将姐姐弥娅打败并吃掉。在陆天正夫妇的保护下,最终弥娅只留下了濒临死亡的脑袋。老两口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悲痛欲绝之际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技术为弥娅制造了生命维持机装置,这就是为什么我眼前的弥娅只剩下一颗头颅还在活着的原因,而陆里在暴走恢复之后,丧失了很多的记忆。陆天正夫妇只能欺骗他说,姐姐去外国留学了,很久之后才能回来。而弥娅其实一直生活在他们中间,只是被人们惯性的认为是陆家豪宅的人工智能管家。</p>

    我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陆里在给我讲述他的身世的时候也是十分模棱两可,可能是确实是丢失了部分的记忆所致。我内心开始有点同情这个笨蛋小子。但是我并没有告诉弥娅我和陆里的关系。我猜这次之后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而她现在的状态已然是她的父母能为她创造的最好结果。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回去,弥娅的生命维持系统就要到极限了。</p>

    我站起身,告诉卡兰达使用飞行能力,一对黑色的羽翼在身后缓缓张开,我一纵身带着弥娅钻进了夜空之中。</p>

    “你还会飞,真的好棒。我要是是一个完整的女孩儿一定选你做我男朋友。”可能是知道自己没有这种可能了,弥娅说话没有顾及。而我只是微微一笑,沉默不语。我想这些强大的能力虽然可以实现很多浪漫的美好,但是它更多带来的却是死亡和毁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