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综英美]进击的霸霸最新章节!

    我不会死的。

    夏洛特起码现在有资格这么说了。

    在她还小的时候, 曾经恐惧过死亡——她现在知道为什么妈妈会带着她去极容易尸横遍野的地方去生活,但当时她是不理解的。

    五分钟前还在跟她笑嘻嘻说话的小姐姐转眼间被炸·弹造成的坍塌淹没在了瓦砾之下, 以至于夏洛特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拉着妈妈问有没有长生不死的方法。

    死亡带来的深层意义她并不知晓,无非是少了一个可以说话的玩伴或者心爱的毛茸茸的小动物, 而生命的美妙是无法言说的,她只能用她想那个小姐姐, 或者那个小狗,希望他们再次活动起来表达自己的挽留。

    被炮火和死亡所笼罩的生命长大后, 夏洛特本能地对一些东西有了抵触。她的确是觉得生命是美好的, 但如果不是自己造成的, 就多少多了一点在医院附近的墓地里玩耍的勇气。她没有钢铁侠或者蝙蝠侠那么伟大的胸襟去承担全人类的命运,她的发自内心地想要拯救这个世界不过是为了让家长的负担别那么大。

    非常自私了。

    就是本着这种自私的态度和一些别的心思,夏洛特带着目的地来学习魔法,如同傲罗当初只是为了想给妈妈和继父报仇一样。她们比较一致的地方是都把自己的最终目的隐藏得很好,丝毫不显露出来, 以至于另外一个韦恩一直认为自己当初将傲罗送去霍格沃茨是他出于让女儿避祸的主意。

    人类就是这样,当他们有着坚定意志的时候,往往只会以为所有人会顺着自己的想法过活, 而不是……认为自己或许也被他人所掌控。

    甚至刚刚的蝙蝠侠也不知道, 他的儿子早已经在无声无息间联通了世界的意志, 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与它做了一个交换。

    注定毁灭的世界被无形的力量温暖, 在黑暗中萌发了新的生机。

    原本陷入了终局的哥谭, 将会在朝阳升起时, 迎来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爸爸。”

    病房里可以听到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感觉到韦恩的情绪稳定了些,夏洛特才出声:“我在这儿,还活着。”

    “我知道。”

    韦恩的声音有些沙哑,抱着夏洛特的手臂依旧收得很紧:“我知道。”

    他似乎这么抱着她能够好受些,所以即便是肋骨疼,夏洛特也就忍了下来。

    “看来他真的让你们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啊。”

    夏洛特叹了口气:“但我能说其实还好吗?”

    她简单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并没有说自己是如何解决的,只是简单地描述了一下魔法的实用之处。

    “很好。”

    韦恩这么简单地说,侧过头时看到了夏洛特发丝上黏在一起的血痂,神情晦暗:“你受伤了吗?”

    “没有。”

    夏洛特大概知道韦恩在看什么了,伸出手将血痂摘下来:呃……事实上这是另一个蝙蝠侠的血。

    扶起那个蝙蝠侠的时候夏洛特一个不小心,头发上蹭到了血迹。她后来治疗了蝙蝠侠的内伤之后,出于保护蝙蝠侠的自尊,就没管外伤。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拿回去化验一下?”

    抱着她的手臂松了一下,夏洛特抓紧时间呼吸,猛吸一大口气的样子让韦恩怔了一下,忍不住想发笑。

    “……我刚刚太用力了是吗。”他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声音也嘶哑,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抱歉。”

    “还好。”

    小姑娘这么说:“我……理解不同家长的不同情感表达方式。”

    韦恩随手收起了那块血痂,又想详细问夏洛特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琥珀色的眼睛一定,抬眼看向他。

    “爸爸,我不能跟你说太多——因为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这话跟夏洛克之前的话几乎是一样的,在内核上。

    “……为什么。”韦恩问。

    “因为知道未来的后果对你跟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爸爸。”夏洛特又说出了跟那个少年相似的内容:“于我而言,算是丧失了未知乐趣的通关攻略,但是于你而言,则会让你走向更加不可捉摸的险境。”

    “这是有魔法跟没有魔法的人的区别吗?”

    这话有点微妙,夏洛特听到之后歪歪脑袋,点头:“我想你可以这么理解。毕竟麻瓜,再怎么努力也有触碰到天花板的时候。”

    “……”

    这话噎得韦恩不知道说什么好,说话的小姑娘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笑了笑,想要弥补自己的过错。

    她钻进了韦恩怀里,低头,贴在他左胸前。

    闭上眼睛,小姑娘听着他的心跳声。

    “……?”

    韦恩有些意外,而小姑娘在这个时候垂下眼,低声说。

    “嗯,是活着的。”

    她忽然笑了起来。

    “妈妈以前还在无国界医生的时候,经常累得不行,随便靠在哪里睡着。”她说:“我总是害怕妈妈死掉,所以会凑过去……听她的心跳声。”

    之前抱着露易丝的时候也是,从她的心跳声中察觉到了另一个生命的诞生。

    心跳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生命体征。

    比体温更清楚直白地展现了一条生命的活力,在跃动时的声音,有着谜一样的鲜明姿态。

    咚、咚。

    从里到外地告诉着这个世界,它还存在。

    “真好。”

    夏洛特喃喃地说:“还活着。”

    这句话的深意到底是什么,韦恩不愿意去深究。怀里这个小丫头切实存在,这已经让他倍感劫后余生。

    另一个世界的孩子的死亡他并不想再回忆一遍,而现如今有着还活着的女儿,韦恩对这个世界心生感激。

    他用手指轻轻梳理夏洛特的长发,问她是否愿意跟他回哥谭住一阵子。

    “需要我帮忙吗?”

    “不。”

    韦恩回应得非常迅速,而且斩钉截铁:“我不需要你作为任何帮手出现,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

    “我不是他,爸爸。”

    夏洛特说:“我……现在还算是个很厉害的人。”

    她很随意地这么说着,而韦恩即便知道这一点,也并不打算利用这份能力。

    鬼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但是现在他一点这个想法都没有。

    “我只想……看到你好好的,夏莉。”

    他说:“安然无恙,这就够了。”

    夏洛特睁开眼睛,还没有回答,便有人强硬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我很抱歉,但是到此为止了,韦恩。”

    斯塔克敲敲门走了进来,看到这对父女甚为亲密的姿态,心里便开始冒火。他还什么都没说,韦恩怀里的小姑娘立刻蹿起来张开手,向他要抱抱。

    他下意识地抱住了小姑娘,顺便把她扔回床上,紧接着转过身。

    “韦恩,我现在希望你立刻离开医院。”

    “……”

    韦恩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回,站了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斯塔克。”

    “没有这个必要。”

    斯塔克抱着小姑娘的时候还很温情,此刻背对她,表情异常冷漠:“而且我跟你绝对没什么好谈的。”

    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夹杂着愤怒与悲伤,让这个不久前刚刚送走了一个年轻灵魂的地方显得危机四伏。韦恩并不想当着夏洛特的面吵架,但眼前的斯塔克很明显正在一触即发的边缘。

    他站起来,理了理衣服。

    “我会联络你的。”

    韦恩并没有说是谁,夏洛特和斯塔克两个人却都以为是对方。

    “听着小丫头,你从今天开始不允许跟哥谭的任何人有联系,明白吗?”韦恩刚走,斯塔克立刻转回来端着肩膀:“我不在乎你到底现在有多强悍,也不在乎你跟韦恩之间有多少黏糊糊的亲情——这对我来说不重要。”

    斯塔克说。

    “你现在绝对不能跟韦恩家再有什么联系,绝对不能。”他比了个×:“沾上他们家没有好事情,之前那个和刚刚这个都已经清楚明白地说明这一点了。”

    教父的语气不容拒绝。

    “除了韦恩,还有什么见鬼的小警察、从中东跑回来的亚马逊小鬼、攻击我数据库的臭小子和一看就爱打架的小毛头,包括他们家的管家,一个都不行。”斯塔克挨个数了一下:“打电话发短信邮件甚至SNS,你要在物理上排除掉任何有关韦恩和蝙蝠侠的一切,一切!”

    他现在完全不讲道理,已经被夏洛克刺激到了一定程度。

    “……好的。”

    夏洛特想了想,决定不要去触教父的霉头。

    “还有复仇者联盟的事情,你也不要想了。”钢铁侠继续说:“也不要再去跟彼得鬼混了——那小鬼刚刚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三令五申。国王陛下那边我也跟他说好了,我们两个都觉得你现在不适合成为一个预备役的复仇者。”

    “托尼……”

    “别想着劝服我,没有人能够劝服我。”

    斯塔克看着她:“我之前真是脑子发昏了,竟然同意让你这个小丫头去冲锋陷阵为全世界卖命——不行,我改主意了,除非我死了否则没人——”

    “托尼!”

    夏洛特差点跳起来:“你说什么呢!”

    小姑娘激烈的情绪让斯塔克回过神,发现自己说了她很忌讳的话。他扶额,过了一阵子,才这么说。

    “夏莉,我看着你长大的。”

    他对她的宠爱和关注超过他对其他任何一个小姑娘,以至于他完全可以说这是他养的第一个孩子。跟彼得不同,斯塔克还可以作为一个长辈来引导他走向一个比较安全的英雄之路,并且在彼得还算是成功的情况下想着把这份成功移植到夏洛特身上。

    对这个小姑娘,他还要更谨慎保留一些,看着她有点摇摇晃晃地学习魔法,总以为他算是在一步步地跟她一起走向一段新的旅程。

    但是不是的。

    他所有的心理准备都被那个躺在床上,笑嘻嘻的少年击碎了。

    在那一瞬间,斯塔克几乎能从他身上看到永远场面的夏洛特的脸。

    “我只有在你这一个孩子。”教父捧着她的脸:“你怎么能让我冒着失去你的风险,小丫头,你怎么能忍心。”

    他的语气一点都不激烈,非常平淡地,用陈述的语气质问她。

    “……托尼。”

    夏洛特的心像是被击中了一样,没有刚刚面对韦恩的半分平静,眼睛里已经被教父弄得开始泛出水光:“我,我其实……”

    “我知道可能我的问题更大,因为你回来了,而且看起来安然无恙的。”斯塔克说:“但是夏莉,在很多事情过去以前,我只希望你平安快乐。”

    他亲亲她的额头。

    “我别无所求。”

    要做一个整日吃吃喝喝无所事事在ins上靠炫富吸引眼光的富二代吗。

    呃啊……

    夏洛特最近两天在伦敦的小别墅里宅得头疼,倒不是说被□□了自由,但Friday得到了命令,不允许夏洛特联系任何白名单以外的人。

    猫头鹰现在还被允许降落,纯粹是因为夏洛特抱着教父的大腿,说离校前答应了跟同学一起出去玩,不想失约的原因。

    感谢塞德里克在教父面前的良好印象,让夏洛特得以留存跟巫师们接触的渠道。

    到了约定的那天,夏洛特拿出一把飞路粉往壁炉里一扔,拿出魔杖对着天空施了一个混淆咒,这才放心去了格里莫广场12号。

    小天狼星早已经等候在那儿,而邓布利多还没有来。在家休养了一阵子之后,小天狼星整个人又恢复了在斯内普记忆中的几分风华正茂,因为恢复了名誉,又跟哈利相认,没有什么犯愁的事情,所以精神也很舒展。

    其实小矮星彼得没有被他亲手杀死,他也有些遗憾。不过夏洛特当时的强硬手段过后,他仔细回想,又觉得当时虽气愤,但夏洛特的确给了他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想开了之后,他想在休息过后再次成为反抗黑魔王军团的一员,并向邓布利多提出了这个请求。邓布利多并没有立刻安排他做什么,而是让他在格里莫广场12号好好呆着,等到有需要的时候会随时召唤他。

    所以现在,小天狼星暂时成为了夏洛特跟邓布利多中间的联络人。

    “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因为邓布利多跟你之间的沟通应该……没有必要一定通过我吧。”

    格里莫广场12号的主人请夏洛特坐下,给她端来一杯茶:“不过不说这些,最近你过得怎么样,小姑娘?”

    他眼睛里带着笑意,看夏洛特就好像看自己家的晚辈。

    “还行吧。”夏洛特这么说:“就是家里的长辈们容易掐架。”

    斯塔克拒绝韦恩的沟通,并且拉上特查拉一起杠上了哥谭亲友团。特查拉之前比较中立,一切以夏洛特的意愿为基础,但夏洛克的到来让他下意识倾斜到了斯塔克那边。

    是的,没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长辈会允许自己家的小孩在连续两次大失败案例后继续向危险的源头接触。

    夏洛特耸肩:“家里大人多就有这么烦恼。”

    小天狼星简直被她逗笑,后来又说了几句,问起夏洛特考试的事情。

    “最近就要收成绩单了,准备好了吗?”他这么问,立刻自己又回答了:“我猜你肯定准备好了,因为你跟你妈妈脑子一样聪明,所以成绩不会差的。”

    长手长脚的大狗叔叔笑了一声:“我连礼物都给你准备好了。”

    “?”

    夏洛特下意识说:“我怎么能接受您的……”

    她话卡在了一半,因为她看到小天狼星将自己脖子上的挂坠拿了下来——她见到过这个吊坠,印象还很深刻,因为……

    这里面有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

    “所以说话还是别说太满,对吧?”

    小天狼星难得有些调皮地说:“我就不包起来了,你那里肯定有可以放的地方,或者把它一直挂在脖子上也行。”

    “我真的能收吗?”

    夏洛特感觉到了一点压力。小天狼星看起来一直很珍视这个挂坠,而把它送给她,让夏洛特有种他抛弃一切要去做一些危险的事的预感。

    “为什么不能收?”他反问:“我之前也想过要不要送你一些魔法道具,但哈利告诉我你跟韦斯莱家的小伙子会凑在一起捣鼓一些东西,相信你要的早就跟他们一起捣鼓出来了。剩下的,我觉得你会喜欢的,又跟你有联系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他的眼睛闪着温柔的光,夏洛特则想起傲罗的世界里,这个男人是她的继父。

    是傲罗在离开韦恩庄园时给了她最后庇护所的人。

    她握住了这个项链,笑了起来:“谢谢你,大狗叔叔。”

    这个叫法幼稚过头,但是小天狼星很喜欢:“说到这个叫法,我以前还有个别称,叫……大脚板。”

    他还给夏洛特讲了有关活点地图的故事,说自己跟另外三个好友——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一起冒险的故事。

    “我知道卢平教授是狼人。”

    这事情是塞德里克前两天写信告诉夏洛特的,因为斯内普教授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泄露,导致学生家长陷入了一片恐慌。卢平教授主动辞职,说要去美国那边游历一阵。

    早在夏洛特认出卢平之前,她就已经从傲罗那边得知了这件事。傲罗当时写卢平的时候只写了一句话。

    “狼人,性格好得很。变形的事情狼□□剂可破,不用怕。”

    所以夏洛特从头到尾也没当回事儿。

    这个态度让小天狼星很高兴,在两个人又聊了点别的之后,邓布利多才姗姗来迟。

    “希望我并没有打扰你们的好兴致,两位。”

    穿着星星月亮长袍的老人家从壁炉里走了出来,被夏洛特伸手扶了一下:“谢谢,小苏,你看起来更喜欢我了。”

    夏洛特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笑:“我一直很喜欢您的。”

    只是有时候希望邓布利多能做更多事情罢了。

    邓布利多坐下后,夏洛特很规矩地坐好,顺便把项链放在了口袋里,收了这个礼物。邓布利多跟小天狼星说了有关魂器的事情,而小天狼星惊诧了片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夏洛特。

    仿佛完全无法接受这个隐秘的事实和线索完全掌握在她手里。

    小姑娘笑笑,接着从邓布利多那里听到了目前搜索魂器的进展。

    有求必应屋跟古灵阁的那两个邓布利多已经确定了位置,并且随时可以取出来。剩下的几个还在找,而这其中有一个项链。

    那项链在克利切手里。

    夏洛特知道这件事,邓布利多似乎也清楚,只剩下小天狼星不明所以——他唯一知道的是他那个弟弟最后背叛了伏地魔,是一个勇敢的孩子。

    邓布利多看向夏洛特,一脸“这事情还是我来跟他说”的样子。夏洛特点头,让小天狼星更加疑惑。

    “你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呢?”

    小姑娘歪着脑袋笑,小天狼星又问不出什么,只得看向邓布利多。

    “我这次想来与你说明的,其实是有关魂器的处理,夏洛特。”邓布利多动了动自己的眼睛:“我猜你或许知道些。”

    “嗯,厉火可以将魂器销毁——格兰芬多的宝剑也可以毁掉它们。”夏洛特想了想:“就是别用魔法硬来就好。”

    邓布利多一愣,完全没想到夏洛特会这么说。

    夏洛特当然会这么说,傲罗曾经说过,邓布利多亲自动手的时候曾经让自己的右手遭到了永久的损害,如同被最邪恶的黑魔法烧伤。当时邓布利多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是跟斯内普一起处理了伤势。

    但其实傲罗在那时候已经有能力将一切恢复成原状了。

    “我希望您别这么做,厉火好用多了。”夏洛特很真诚地看着老人家:“反正也不是什么尊严之争,我觉得使用道具是更聪明的表现。”

    发须皆白的老人家愣了一会儿,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得对。”

    他们说完之后,夏洛特先回了别墅。

    混淆咒的咒语还有效,Friday一直以为她还在家里。小姑娘撤销了咒语后跑去花园里看自己的花种得怎么样,看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心情好了不少。

    “看来你日子过得不错。”

    杰森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夏洛特差点坐在地上,紧接着被人拎着领子站好。她转过头,看到大男生正看着她,随即露出一个笑容。

    “你怎么来了。”她问:“Friday怎么没把你打成筛子。”

    “我也很好奇,我就那么走进来了,也没人拦我。”

    蓝眼睛的年轻男人眼睛也弯了起来:“你刚刚去哪儿了?”

    杰森一直在院子里,发现夏洛特回来之后一直潜伏在一边,看着小巫师跑过来看花。

    “我去找了个认识的叔叔说话。”夏洛特又一个混淆咒上去,拉着杰森进房间,给他看了自己刚拿到的礼物:“你看,这里面有妈妈的照片。”

    她坐在沙发上给他看:“叔叔送给我的,你好像没见过他。”

    杰森的确没有面对面见过小天狼星,但是这个会变成狗的人德雷克跟他提起过。他想了想之后理清了大人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认真看了看夏洛特和照片里的年轻女性。

    “你跟你妈妈……长得真的很像。”

    他非常发自内心地说:“抛开骨骼上的一些变化,五官上一看就知道是母女。”

    这话让小姑娘很开心,用飞来咒将那本自创咒语集锦拿过来,用了个缩小咒后嵌在了没有照片的那一边,合上。

    “帮我戴一下。”她撩起头发,说:“不许咬人。”

    “……”

    大男生笑了起来,给她戴上项链:“我其实有点疑惑——你把东西缩小之后放在里面,不觉得沉吗?”

    “还好吧,反正——”

    轰隆一声。

    “???”

    “???”

    夏洛特摔进杰森怀里,一抬头看到附近像是地震了一样。她一个响指撤销了混淆咒,Friday立刻投入了工作状态。

    “不受欢迎的访客出现。”

    杰森:“……”

    “Friday,告诉我外面什么情况。”夏洛特一伸手,魔杖出现在了她手中,而墨绿色的斗篷也被扔给了杰森。

    “你这是……”

    “防弹的,系好了。”

    夏洛特听到了外面的尖叫,跟杰森两个人冲了出去——大男生发现自己竟然落在了夏洛特身后,而且这个人——

    黑色的斗篷幻化了出来,逆着人群冲向了最为混乱的中心。

    几个街区外,有个地方正在被奇形怪状的东西占领。夏洛特扫了一眼,魔杖指向了不明的生物群。

    还在行进的那群生物在近乎同一时间从内部炸开,破碎的身体散落在了街道上。夏洛特漂浮在空中,看着前方那个没有头发的不明生物。

    “……”

    长得真难看。

    全副武装的小姑娘抬起手臂,阻止了已经双枪上膛的杰森发动攻击。她漂浮在空中,等待着对方自己报上姓名。

    她猜得出这是谁,只是……

    “孩子,你可以退后了。”

    红色的斗篷出现在了她面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带着绿色的宝石出现。奇异博士有些赞许的目光看了过来,像是很欣赏夏洛特之前的战斗力。

    倒在地上的肉团带着刺鼻的腥气,奇异博士则在情况不明的时刻,无法让两个年轻人贸然进入战场。

    “我是奇异博士,”他说:“你是?”

    “你的花名还真是花哨。”

    夏洛特这么槽了一下,嘴角勾了起来,跳回了杰森身边。

    “我大概是死亡天使(Death Ang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