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裙下之臣[快穿] > 115.攻略.花心老板乔秘书
    最快更新裙下之臣[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补足全文60%可看。

    助理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抱着浴袍和衣服走了过来。

    段庄宇假装没看到乔桑落在他腹部的目光, 淡定的穿上浴袍, 遮住了他叫人垂涎的腹肌和某片不自然的凸起, 脸上没有半点不自然的神色, 从床上走了下来。

    乔桑的助理也赶紧拿着浴袍上前来, 乔桑在被子里穿好了才出来, 眼睛瞥向段庄宇,在段庄宇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又飞快移开,假装四处看风景。

    段庄宇嘴角勾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然后接过助理递过来的衣服走向了浴室。

    造型师立刻拿着吹风机过来给乔桑吹干头发整理造型。

    这场床戏比导演预计的最早时间都早, 本来以为要熬个大夜的,大概是导演也没想到乔桑第一次拍床戏就能那么放得开, 甚至连表情动作都不需要他纠正,更没想到乔桑和段庄宇配合的那么默契, 那么有火花。

    于是导演大手一挥, 临时决定把这场戏之后那场戏也一起拍了。

    乔桑这一晚上体力消耗的有点严重, 再加上她没有想到“乔桑”的胃还没有养成节食的习惯, 她晚饭才吃了几口米饭,这会儿已经饿到胃隐隐作痛。

    就在这时,段庄宇的另外一个助理推着小餐车进来:“大家辛苦了!庄宇请大家吃夜宵!”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是一阵欢呼。那助理先拿了一杯咖啡递给导演:“导演, 您喝咖啡, 加奶加糖。”

    导演接过咖啡, 微笑着对段庄宇举了举咖啡示意了一下。

    这时片场的其他人都纷纷自己动手去餐车上选自己想吃的东西。

    片场一时间十分轻松热闹。

    “乔小姐, 这是给你的。”段庄宇的那个助理从餐车的最下面一层拿出一个外卖盒递给乔桑,补充道:“庄宇特地交代我去金源那家打包的海鲜粥。”

    “谢谢。”乔桑微笑着接过,脸色没有半点异样。

    “嘶?庄宇换衣服怎么换那么久?”这时段庄宇的助理看向浴室的门有点奇怪的说道。

    乔桑的目光也往那边瞟了一眼,脑补了一出不可描述的画面。

    啧,段庄宇那样的男人,一个人不可描述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等到段庄宇换好衣服整理完出来,就看到乔桑窝在椅子上端着粥小口小口的喝着,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让他联想到自己家养的那只猫,这种联想让他突然很想摸摸她的头。

    那天在吃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乔桑就喝了小半碗粥,之后整场饭局就都在眼巴巴的看着那煲粥。

    乔桑一抬眼,就看到段庄宇站在那里看着她,眼神里有些什么东西在她看过去的时候瞬间收了起来,段庄宇的神情倒是很自然,如果不是他在里面呆的时间足够他换好几套衣服了,倒真像是就是在里面换了衣服,没做其他什么了。

    乔桑也就冲他一派自然的笑了笑说:“谢谢你的夜宵。”

    段庄宇镜片后的黑色眼眸里闪过了一丝什么,挑了下眉:“不客气。”

    然后就走开了。

    乔桑也跟着挑了下眉,盯了段庄宇的背影一会儿又继续低头喝粥。

    “哇——段庄宇刚才那场床戏肯定有反应了。”王楷泽手里端着一份蒸饺,一边吃一边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对秦明奕说,语气还带着隐隐的兴奋感。

    秦明奕面无表情的问:“什么反应?”

    王楷泽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还能有什么反应?你没看到他进浴室换衣服换了那么久?十套衣服都换好了!肯定在里面——”

    他一脸微妙的笑,右手虚握起,上下撸动了几下。

    秦明奕脸上的表情是明显被恶心到了。

    下意识的看向衣冠楚楚端着咖啡站在那里和导演说话的段庄宇。

    然后又看向窝在椅子上喝粥的乔桑。

    他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刚才乔桑被段庄宇压在身下的画面——

    乔桑就在这时抬起眼来,对上了秦明奕的黑眸。

    秦明奕来不及移开视线就被乔桑抓了个正着。

    心里蓦地一紧,却没有移开视线,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盯着乔桑。

    乔桑也不喝粥了,也这么看着秦明奕。

    两个人无声对视,倒有些像是戏里徐曼曼和程荣生的对视。

    王楷泽看看乔桑,又看看秦明奕,心里想——不会吧?

    不知道导演说了句什么,段庄宇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仿佛是不经意的扫过乔桑,略一停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秦明奕,他镜片后的目光倏地一凝,他不动声色地推了推眼镜,突然说道:“乔桑。”

    乔桑被段庄宇的声音惊动,收回视线,转头有些茫然的看向他。

    秦明奕眯了眯眼,也看向了段庄宇。

    段庄宇没有看秦明奕,对乔桑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乔桑就把喝了大半的粥放在旁边,然后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秦明奕莫名有些不爽。

    乔桑是他的宠物吗?段庄宇招一招手她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乔桑走过去,猝不及防被段庄宇揉了揉后脑勺。

    “还疼吗?”

    乔桑有些搞不清状况的眨了眨眼,随即摇了摇头:“不疼了。”

    段庄宇给的药水是真的管用,肿包消了,疼也不疼了。

    就是不知道段庄宇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是什么情况。

    段庄宇的手放下去,淡淡说:“不疼了就好。”

    导演的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一圈,表情也有点惊异。

    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亲密的?

    就在这时,段庄宇忽然抓住乔桑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带,轻声道:“小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道具组的工作人员连声道歉,他推着道具车从乔桑身边擦过,如果不是段庄宇,道具车就直接撞到乔桑了。

    “没关系。”乔桑大方的笑笑。

    “师哥!”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中隐含着薄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乔桑一看,王雨薇带着助理从外面走了进来,那眼神,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厌恶了。

    “谢谢。”乔桑向段庄宇道谢,然后淡定的往后退了一步,从他怀里退出来。

    王雨薇一进来就看到乔桑和段庄宇抱在一起,段庄宇的手还放在乔桑的腰上,她肺都要气炸了!只是顾忌着这里许多人,硬生生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师哥,知道你们要拍夜戏,我特地给你带了夜宵。”王雨薇笑盈盈的说。

    段庄宇笑容淡淡:“谢谢,我吃过了。”

    王雨薇才发现现场有不少人还在吃夜宵。

    于是助理拎着两大袋夜宵,有点不知所措。

    “雨薇过来啦?”导演看到王雨薇过来,和蔼的笑着问道。

    “对呀叔叔、啊,不,导演。你吃了吗?我带了好多夜宵,但是看起来大家都吃过了。”王雨薇说着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导演笑着说:“你来晚啦。你段师哥已经请大家吃过了。”

    乔桑听王雨薇和张导说话时的语气,带着一股自然的熟稔和亲昵,就有些奇怪。

    “王雨薇父亲是北电的教授,和张导是大学同学。”段庄宇在身侧淡淡的说道。

    “哦——难怪。”乔桑说道。

    王雨薇能得到这个角色,怕是也和这层关系有一定关系。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啊?”王雨薇眼见段庄宇和乔桑在说什么,立刻插话进来。

    “没什么,那你们聊。”乔桑笑了笑,适时退场。

    王雨薇扬了扬眉,觉得乔桑还算识相。

    “师哥,今天晚上拍的顺利吗?”王雨薇仰着头问,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看着清纯又天真,一张典型的初恋脸,叫人很难讨厌的起来。

    段庄宇目送乔桑端着那碗剩下的海鲜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他淡淡的收回目光,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臂从王雨薇手里抽出来:“还算顺利。”

    乔桑从挤挤攘攘的房间里走出去透气。

    导演是个大烟枪,屋子里一股烟味,再加上走动的人多,空气很糟糕。

    她一直从大厅走出去,比起里面,外面果然清净的多,空气也好的多,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然后就看到秦明奕一个人背对着站在那里,依旧是黑发黑衣黑裤,格外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支烧了一半的烟,他手一抬,把烟含在嘴里,烟头明灭间他眯起眼,吐出几个连串的烟圈。

    “哇——”背后响起一声惊叹。

    秦明奕皱眉回头,看到是乔桑,他微怔,然后又转过头去,不再看乔桑。

    乔桑默默走过来,站到了他的旁边。

    她微仰起头往上看,天上一颗星也没有,只有一轮不甚明亮的弯月孤零零的悬挂天际。

    秦明奕看了她一眼,又移开目光,手指夹着烟刚送到嘴边,动作就微微一顿,然后随手把烟丢在地上,用脚碾灭了。

    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站着眺望天际。

    乔桑先移动脚步,准备回去。

    “诶。”秦明奕忽然叫住她。

    乔桑停下脚步,转身疑惑的看着他:“嗯?”

    “你的头......好点了吗?”秦明奕问。

    乔桑一笑:“已经好了。”

    “哦......”

    “那我先进去了。”乔桑说。

    “你是怎么做到的?”秦明奕忽然问,一双黑眸盯着她。

    “什么?”乔桑不解。

    “我看过你之前拍的电影,演的很烂。”秦明奕说。

    乔桑:“......”

    “所以你是怎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会演戏的?”秦明奕的眼睛紧盯着她,不错过她脸上表情。

    没有任何人比他的感觉更强烈,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尝试过在对戏的时候被别人掌控节奏了,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一步一步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这代表什么,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乔桑也盯着他那双锐利中带着几分凉意的黑眸,一双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波光流转,她缓缓笑了一笑,轻声说:“因为你。”

    只听到段庄宇微笑着说道:“这么算起来,我也是叔叔辈的了。”

    他说这句话时微微侧过头来,看着乔桑,似笑非笑的。

    乔桑就冲他一笑。

    王雨薇嗔怒道:“师哥你怎么和乔桑姐姐一样占我便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