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考官皆敌派 > 93.过手捞一半
    最快更新考官皆敌派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羽林卫接了折子, 匆匆下去。

    钱尚书起身,走到凉亭栏杆旁, 看着池塘里刚刚绽开的荷花, 微微出神。

    那位虽然会认, 却不是个吃亏的主, 想到那位曾经干过的事, 钱尚书不由头疼。

    要不是实在不行, 真想把那家伙踢到边关,一辈子让他别回去!

    .

    “你说你一大早的干嘛非要亲自来看榜,这么多人,你又挤不上。”田仲一边往里挤, 一边还得分心护着张大公子,不由抱怨道。

    张苻折扇都被挤掉了, 却毫不在意,说道:“让下人来看, 哪能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田仲终于挤到最前面, 又把张苻也拽了进来, 松了一口气说:“得了吧, 要不是我,你连挤都挤不进来,说不定还没你家下人看的快呢!”

    “多谢田兄, 回去请你去醉春楼喝酒。”张苻向田仲讨好道。

    “别, 仔细你刚养好的胃, 我要陪你去, 你家管家会气死的。”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到一门之隔的贡院里面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

    “出案了!”

    后面的人顿时又往贡院门前挤,田仲骂了一声,忙护着张苻。

    吱——

    贡院的大门在关了五天后,终于再次打开,一队系着红带,敲锣打鼓的军士从里面鱼贯而出,后面跟着两个捧着“案”的军士。

    众人的目光,顿时嗖的一下,都黏到“案”上的名字上。

    “中了!”

    “我终于中了!”

    ………

    张苻头伸着,瞅见自己的名字,一把拽着田仲狂摇:“田兄,我过了,第三。”

    田仲眼头比张苻好的多,笑道:“我也过了。”

    张苻听了,忙找田仲的名字,等看到田仲名字的位置,脱口而出:“田仲你居然又是案首!”

    旁边的人顿时刷的一下看向他。

    田仲脸一僵,忙对周围拱拱手,客气的说:“承让,大家承让!”

    说完,拽起张苻,就往外挤去。

    一炷香后

    田仲和张苻坐在贡院旁不远处的一个茶楼的二楼。

    张苻整了整自己被挤皱的衣裳,对喝着茶的田仲说:“你刚才那么急的拉我出来干嘛,我还没来的急看府学那几个考的怎么样呢!”

    “还不是你那一嗓子,弄的别人都在看我。”田仲喝着茶说。

    “别人看怎么了,这是好事,他们那是羡慕!我要是中了案首,我当时就在那吆喝出来。”张苻随口说道。

    田仲知道张苻那性子,要是他真中了案首,还真有可能当场吆喝出来,不由打趣道:“你都考过一次了,怎么还这么在意?”

    还没等张苻回答,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他当然在意了,他连府学的小考都非要争第一。”

    田仲和张苻双双扭头,就看到一个锦衣公子从楼梯走上来,张苻脱口而出:“韩瑛,你怎么来了!”

    “笑话,这茶楼又不是你家的,本公子怎么不能来,是吧,张大少爷。”韩瑛走过来。

    “本少爷怕你没考好,出来丢人现眼!”

    韩瑛笑道:“这个就不劳张大少挂念了,在下不才,只考了区区第二,恰好比张大少你高一名。”

    “你!”

    一旁的田仲扶额,张苻这眼头到底是有多不好,他第一,他自己第三,居然连第二是谁都没看到。

    田仲只好出声救场道:“张兄,这位是?”

    张苻没好气的说:“通州府学的韩瑛,这家伙天天傲的不知姓什么,讨厌的家伙。”

    田仲听的暴汗,你自己还不是傲的要命,这是同性相斥么?

    “原来是韩兄,幸会幸会!在下田仲。”

    韩瑛也没拿自己当外人,直接一撩袍子,在张苻旁边的空位坐下,对田仲拱手道:“幸会幸会,还未恭喜田兄得了案首,不知田兄师出何处?”

    “行了,别打听了,人家不记得,不过这家伙八成也是重考,你那小心思收收吧!”张苻直接插嘴道。

    韩瑛诧异道:“不记得,什么意思?”

    “就是人家三年前受伤,结果导致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有这种事,那他现在科考?”

    “田兄只是失忆,又不是脑子坏了,嗯,从田兄的例子可以看出,咱们得好好读书,万一哪天磕着头,哪怕失忆,学的东西还是能用的。”张苻越说越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还点点头。

    田仲莞尔,笑道:“那前提是别磕成傻子,否则也没用。”

    “也对,看来还是得好好注意,注意别磕着头。”

    韩瑛看着两人说着说着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就笑道:“不知两位打算何时去拜访座师?”

    虽然按惯例只有乡试和会试的考官称座师,可院试的考官是学政,京城派的正三品官员,并且三年期满一般会回京任职,对于他们这些秀才来说,是难得一见的大官,更是一条不可多得的人脉,所以凡是中了的秀才,一般都会准备厚礼前去拜访,平时以座师尊称。

    田仲和张苻的注意力果然被拉了回来,张苻摸摸下巴,说:“咱们这次中了头三,不可去的太晚,显得咱们恃才傲物,要不咱们回去收拾一下,准备些东西就去?”

    韩瑛说:“正该如此,那咱们等会就约在这个茶楼门口,等会一起去。”

    田仲和张苻想着学政住在贡院,点点头,应下,张苻付了茶费,三人起身离开。

    “那个韩瑛不是通州的么,你们看起来挺熟的?”走在路上,田仲随口问道。

    “谁和他熟,不过是府学之间联考,经常在榜上看到他的名字,后来科场见过一两次,那家伙家里是做官的,听说他大伯还是京官,所以那家伙是通州有名的公子哥。”张苻给田仲解释道。

    “府学联考?”

    “嗯,府学分为小考和大考,一般每两个月就小考一次,这是府学内自己的考试,然后每年年末,还有一次大考,一般是几个邻近府联考,不管是小考还是大考,都有排名榜,为的是激励大家上进。”

    田仲听了,不由感慨道:“看来做府学的学生,也不容易。”

    “科举一途本来就是众人走独木桥,不单府学,那些书院,甚至连国子监都是如此。”张苻倒是对此很习以为常,说道:“对了,你这次得了院试案首,成了秀才的头名,按惯例,也是可以进府学读书的。”

    田仲想到那么多考试,尴尬的笑笑,说:“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前十是廪生,进府学每月有月银,还有俸米和肉,府学每次小考前十和大考前二十还有赏钱。”

    田仲立刻改口:“去,我对府学向往已久,回去就去府学报道。”

    两人回去换了衣裳时,管家已经替他们备好见座师的礼物,张苻直接拿了,田仲却没有接,而是去街上的铺子花了二两银子买了一块看起来还能看的过眼的砚台。

    “要不你还是提张伯替你准备的那份吧!”张苻看着田仲手里的有些寒酸的砚台,还是好心劝道。

    田仲摇摇头,他来通州吃住张家,已经欠下很大的人情了,哪怕脸皮再厚,也不好意再拿着人家的东西,何况张管家替他准备的见面礼,又都是贵重的东西,就笑着说:“听闻咱这位学政大人是位清雅之人,想必也是喜欢砚台的,我这买块砚台,也算投其所好。”

    张苻听了,不好再劝,就和田仲一起提着东西去了。

    两人先到茶楼会和了韩瑛,然后三人一起,去贡院拜访此次的院试考官李荞。

    结果三人到了贡院,敲开大门,才被里面的守门人告知,学政大人早在一发案,就领着人,直奔京杭码头,匆匆回京了。

    三人提着礼物,顿时傻眼了,从没听过学政主持完院试就跑的,这可是难得的肥差啊,难道他连礼都不收了。

    田仲:………

    这砚台人家铺子还给退不?

    “你想直接抓住他,然后送他上京?”

    青年不解的说:“咱们来不就干这个的么?”

    老头没有回答,反而问道:“那你能抓住他?”

    刘忻自信道:“卑职带了三百羽林卫,都是精锐。”

    “呵,”老头直接笑了,“刘将军,听闻你原来是南方的驻军将领,后来因在沿海击杀海盗有功,才因功升到羽林卫,又因得圣上赏识,才升任羽林卫中郎将的吧?”

    刘忻抱拳:“全凭陛下恩典。”

    “圣上此次特意挑你来,一是你忠心耿耿,二就是你和京城的世家还有北方的驻军毫无瓜葛,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有些事你可能不大清楚,这样吧,老夫给你说几件事,等你听完,再想想到底该怎么做。”

    刘忻忙说:“愿闻尚书大人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