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美] > 73.第七十三章
    最快更新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美]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他是那种年轻男孩子都会稍微憧憬梦想一下的类型, 像是到了年份的美酒散发出岁月独有的醇厚魅力。

    克里斯瞥了一眼自家小店员因为一张狗狗脸更显得有些蠢的神情,觉得很有必要将韦恩先生列为拒绝来往户。

    ——虽然布鲁西宝贝的无脑花花公子伪装天衣无缝给克里斯的业余生活增添了无数乐趣, 但他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脱掉那层伪装的韦恩先生魅力十足,被苦难黑暗坎坷反复打磨过的灵魂熠熠生辉, 比他曾经见过的任何珍宝都要来的光彩夺目。

    而且他一点也不怀疑布鲁西宝贝只要有机会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手撬他墙角,把他好不容易快要培养出来的店员收揽进韦恩集团的大碗里。

    毕竟他百分之百在蝙蝠侠的排行榜里名列前茅, 那种逮到机会就要往死里怼的排行榜。

    克里斯这么稍稍走神了几秒的功夫里,菲德尔团长已经走到了凯西的王座之前, 他并非孤身前来, 手上还拎着两只被绑着腿动弹不得的鸭子, 挣扎扭动着发出刺耳的叫声,少年粗粝难言的叫骂夹杂着控制不住的嘎嘎声,两只鸭子就吵得议事厅像是个菜市场。

    彼得莫名觉得那两只鸭子的声音有点耳熟——很像是之前把他追得窜上马路的那两个混混,不过因为时间也有些长了他也不能完全确认。

    “陛下。”菲德尔将那两只鸭子往地上一扔,单膝跪地垂眸道, “臣下前来请罪。”

    凯西轻轻吁了口气缓缓将后背靠在王座的椅背上,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不带有敷衍意味的笑容。

    菲德尔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只是沉声一五一十将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

    被彼得埋在庭院里的猫咪幼崽是他发现的, 在进行了初步调查后他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斯帕克他们三个, 然而很明显被他交代了任务的骑士并不是多么负责并且急功近利, 草率地抓人匆匆忙忙地审讯, 等他察觉到这桩事情时又以家族势力胁迫他伪造文件掩盖这件事情——有些时候贵族之间那些操蛋的亲戚关系人情往来实在叫人反胃, 何况斯帕克还跟他共有着同一个姓氏。

    “菲德尔!”斯帕克的声音已经近乎尖叫, “你疯了吗?!你明明答应过的!”

    他完全无法理解菲德尔这般近乎玉石俱焚的做法到底是为了什么, 承认了包庇伪造文件的罪名菲德尔势必会丢掉骑士团长的位置,而明明已经答应了包庇却又出尔反尔把自己三个拖下水只会引来他们家族愤怒的报复,他是真的在怀疑菲德尔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气得只想冲上去对着那张死猫脸打上一拳。

    “我很清醒。”菲德尔冷静地看着斯帕克,他甚至心情很好地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应该已经死在监牢里了吧。”

    他指了指满脸无辜趴在一边的彼得,看着年轻的人类后知后觉地露出惶惑的神情,竟也觉得犬类那张脸没有那么讨厌了。

    他不再理会被劳伦斯一把摁住的斯帕克对凯西道:“这个案件的凶手乃是这两个人类,我在修改文件后假托公务名义前往人类世界将他们二者抓回。”他指的是那两只已经没了力气瘫在一边的鸭子,“证据和口供都在这里,恳请陛下将无辜之人放回。”

    凯西看了一眼那两只鸭子,低声哼笑道:“倒是挺适合炖汤的。”

    那两只鸭子闻言更是害怕,瑟瑟发抖着噗的一声,在地上留下一滩湿黄。

    菲德尔只当没听见凯西的小声哔哔——前任国王陛下早逝一定程度上凯西陛下算是他看着长大的,适当的屏蔽技能有助于他不要说出超出臣下应有本分的话来——抬起头认真道:“我自请卸除骑士团团长的职位,并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意味着会失去很多东西甚至一无所有,不过他现在只觉得轻松。

    他并不是多么正直无私善良的性格,但却也不怎么喜欢被不断逼迫着做那些踩在自己底线上的事情。

    即便他只是个连父亲究竟是那个家族的哪一只猫都搞不清的私生子——一个女佣撞上了一群正好在发情期肆无忌惮搞破坏的浪荡子,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家族也只会对他更加的刻薄寡恩恨不得压榨出他的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菲德尔顿了顿等周围的议论声平息一些,才接着道:“若陛下仁慈,则请以我这些年的功绩减轻他们三个的罪过。”

    一码归一码,这些年多少承了的恩惠自然也得要好好偿还。

    他眉宇间的郁色散去,双肩微微垮下些许,背脊却挺得更直。

    凯西眯着眼睛轻轻敲击着扶手,斯帕克还能勉强撑着些,他身边的两个却是没那么多的骨气,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哭叫着开始求饶,紧接着大臣之中多少与他们有些亲戚瓜葛的也跟着出言附和起来——别的不说,这三个的父亲或者叔叔可就在场中站着呢,而那些正直一些的或者与他们立场相反的大臣则开始进言要求严惩不贷,肚子里开始盘算起趁机清洗骑士团内部的可能性。

    议事厅一时间陷入了吵闹之中,叫人根本听不见谁到底说了些什么,克里斯拍拍彼得的脑袋,带着他趁没谁注意偷偷摸摸转移到了角落的位置,先是拿出一块糖塞进大金毛嘴里叫他缓一缓嘴巴里的奇怪味道,然后围着彼得前后走着确定自家小店员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没...没事的啦。”彼得怕痒地抖着腰翻了个身露出肚皮来,“那个...那个团长有偷偷照顾我的。”

    所以虽然被关在监牢里他的生活质量也还算不错,不缺吃不缺喝还能看看猫王国的打发时间。

    “那边,就是我家里怎么样?”彼得又问道,“我一下子不见了本叔叔还有梅婶婶一定很担心,还有学校那边回去也得好好解释万一要是被记了旷课就麻烦了。”

    克里斯从彼得的肚子上踩过确认自家店员身上没有任何暗伤之后蹲坐在他的脑袋上,低下头扒拉扒拉他的耳朵低声笑道,“比起这个你还不如想想怎么跟警方解释,要不是FBI上门我都不知道你失踪的事情。”

    “F...?FBI!?”彼得吓得声音一下子飙高,幸好现在议事厅吵得翻天也没人管他,他赶紧埋头下来问道,“怎么连FBI都来了?是梅婶婶报警了吗?天啊我从来没有被警察问过话...这种事情我要怎么讲?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发疯了?天啊天啊怎么办?!”

    “冷静冷静。”克里斯拍拍彼得的脑袋让他不要太过激动,“深呼吸,对,冷静下来听我说。”

    彼得听话地深深吸气,眼巴巴看着克里斯指望着自己看起来很可靠的店主能给他个好主意。

    克里斯轻咳一声,开口道:“因为被抓的不止你一个,所以案件被列为连环失踪案交给了FBI小组的BAU处理,那个小组是FBI的精英小组,专长方向就是心理侧写,以你说谎的水平是不可能骗过他们的。”

    彼得呜咽一声,被克里斯安抚地摸了摸鼻子,“那要怎么办?说实话一定会被当做发疯的QAQ”

    “没关系,你说实话就好。”克里斯温声道,“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不会有事的。”

    “不管他们问什么都要说实话。”

    BAU是FBI最为精英的小组之一,对于克里斯他们目前的状况来说这是件好事,毕竟经历了纽约大战之后谁也不敢那么轻易再说世界真的是完全和他们以前想象的一样了,而且以BAU小组在FBI的地位足以接触到许多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信息——足够让他们衡量所谓猫王国究竟是否真正存在的信息。

    就算他们心存怀疑,克里斯也会想办法让他们相信的。

    这样的话之后这桩案子十有八/九会被上报到神盾局那边处理,说句老实话,被九头蛇和各方势力渗透得一塌糊涂的神盾局内部其实还没有FBI来得牢靠,以猫王国的技术手段足以在案件抵达神盾局前截取消息将其篡改得面目全非把锅扣回给九头蛇,就像它们之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消无声息把危机掐灭在萌芽阶段。

    不过克里斯还是将临走前提醒凯西一声写在了自己的待办事项里,省得之后忘记。

    此时议事厅的吵闹也到了终结的时刻,不是猫咪们终于吵出了什么结果,而是王座之上看戏的国王终于觉得腻烦,信手抄起手边的水晶瓶就砸在了地上。

    乒呤当啷的碎片散了满地,散落的碎片倒映出扭曲变形的场中众生像,凯西慢条斯理地又靠坐回去仿佛砸了瓶子的不是自己,淡淡开口道:“吵够了吗?”

    场下一片寂静。

    “既然吵够了那就说说正经事吧。”他自动跳过了刚才的所有发言,看向角落里絮絮叨叨还在试图跟克里斯串个口供的彼得。

    “人类。”凯西开口道,“你是否愿意宽恕他们?”

    彼得眨眨眼看看斯帕克三个,“我宽恕的话,有什么用处吗?”

    抱歉刚才猫咪们吵得太凶他完全没有听,不过他似乎记得法庭审判好像是有庭外和解这种东西的来着。

    “根据我们的法律,你若是宽恕他们的罪行,他们便可减免些许处罚。”凯西解释道。

    彼得看了一眼克里斯,克里斯转开视线,便是让他自行决定的意思。

    于是彼得看向了那三个骑士,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干净得像一泓清泉,他知道那三个骑士愤怒无奈挣扎,唯独没有看到任何的一丝悔意。

    一点点都没有。

    “我不原谅他们。”少年的声音又干净又晴朗,没有半点犹豫与阴霾。

    假如团长先生没有救他,假如店长没有来找他,他是不是就会背负上不应背负的罪孽百口莫辩,甚至赔上自己的性命?

    彼得看着那三个骑士,认认真真地重复道,“我不会原谅他们的。”

    绝不。

    克里斯看着少年闪闪发亮的眼睛,突兀地,而又清晰地感受到了某一瞬间,心脏兴奋到颤抖的战栗加速。

    鲜花与茶叶的香气,还有带着异国情调的香料气息,糅杂出比最为昂贵的香水还要惑人的煽情味道,哪怕只是从店门口路过呢,都会被这气味勾着往店里多看一眼,被那些闪闪发光的精致银器,优雅雍容但丝毫不显僵硬过时的装饰,还有那些华丽细腻的骨瓷茶具俘获全部的心神。

    的确应该是如此的才对,但霍奇和摩根在落地窗边看了一眼,就瞧见了那些原本应该像罗西跟他们说的那样宛如收藏品琳琅满目摆放于玻璃立柜里的昂贵茶具,现在成了散落满地被阳光照射着在店里折射出流光溢彩的玻璃和瓷器碎片,他们还看到了有殷红的血迹沾染在碎片上,当然也没有忽略员工休息室那快散架的大门。

    店里面并没有人,门口也挂着关店的木牌,只不过摩根隔着玻璃看了下门锁的位置,发现门并没有锁起。

    霍奇和摩根对视一眼,把自己的配枪握住手中调整了下呼吸,才试探着轻轻推开一条缝,挂在店门上的铃铛被小心控制着只发出了极为轻微的声响,训练有素的两位探员便已经闪身进入了店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