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吧_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王爷,慢走 > 第1111章 .
    最快更新王爷,慢走最新章节!

    在阵痛的再一次间隙,女大夫端过来一碗新的参汤道“皇上,你给娘娘喂一点参汤吧,补补气,不然娘娘力气不够是生不出来的。”

    方檀把手臂从宋应遥的嘴下拿开,接过她手上的碗,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汤匙舀了舀,然后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凉,再一口一口的喂给宋应遥喝,嘴上哄道“喝点参汤才有力气用力。”

    宋应遥听到她在耳边说的话无意识的点点头,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力气了,方檀喂着她,她便只负责吞咽。

    方檀把一碗参汤都喂她吃了之后,为了她擦了擦嘴,把手臂重新放回她嘴下咬着。

    宋应遥喝饱之后,感觉四肢渐渐恢复了力气。手抓住方檀的衣袖,使劲的用着力气。伴随着口内尝到一丝腥甜,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寝宫响起。没多久又是一声比之前一声较为微弱的啼哭。

    方檀听到产婆说生了,明显松了一口气。宋应遥早已累得不成人样,眼皮重的睁不开来。牙齿缓缓的松开来,露出被她咬的血肉模糊的手臂。

    方檀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顾不上自己受的伤,帮宋应遥整理了一下头上湿透的碎发。丝毫不顾及身边还外人在,也不在乎宋应遥满头大汗,低下头去吻了吻她的额头喜极而泣道“应遥,生完了,不会再疼了。”

    宋应遥听到她沙哑的声音,勉强的睁开眼睛应声,随后又疲倦的闭上眼睛。

    产婆把两个孩子收拾好,包在襁褓里,一个自己抱着一个由宫女抱着,一起抱到方檀的面前说道“皇上,皇后为皇上生了龙凤双胞胎。小皇子先出来,是哥哥,小公主晚出来一些,是妹妹。”

    方檀瞧了一眼两个孩子,挥了挥手说道“抱下去吧。”目光又移回到宋应遥的脸上。

    “赏!”

    产婆抱着孩子兴高采烈的应道“谢皇上!”产婆把孩子抱到外殿的时候,正巧碰到闻讯赶来太后,便将孩子交给了她。

    女大夫看到方檀手臂上还在流血的伤口,走到她的身边来说道“皇上先出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属下和产婆还要帮皇后收拾一下。”

    方檀握着宋应遥的手,目不转睛的瞧着她说道“可是朕想要守着皇后。”

    女大夫再次劝道“皇上在这里我们不好处理。”

    方檀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把宋应遥手塞进被子里,帮她掖好被角。对女大夫叮嘱道“朕先出去了,皇后要是有醒过来一定要唤朕。”

    “是。”

    等宋应遥休息够了,便苏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见方檀满是笑容的脸“你醒了?”

    宋应遥迷茫的瞧着她点点头,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不小心扯到下身伤口,撕心裂肺的痛。

    “你别乱动。”方檀阻止她道,来到她的身后,把她扶起来在背后靠上枕头问道“这样可好些?”

    宋应遥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坐刚刚合适,既舒服又不会容易产生酸痛。

    方檀帮她弄好之后,便坐她对面,带着笑意问道“饿了吗?”

    宋应遥摇摇头,她刚醒来并不觉得饿,目光在殿内寻了寻问道“孩子呢?”她在睡着之前,迷糊中还是有听到方檀和产婆的谈话的。

    “在外面呢,我去抱来。”

    方檀把两个孩子抱来了,一个让宋应遥抱着,一个自己抱着,坐到了宋应遥的身边。

    和她一起看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除了刚出生的时候,哭了两声,便一直在睡,此时也在睡。

    “你抱的是妹妹,我怀里这个是哥哥。”方檀为她指着,得意洋洋的说道“你看我就说会是一男一女吧。”

    宋应遥瞧着自己抱的女孩,笑的合不拢嘴,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孩子薄薄的嘴唇,看着她努动了一下嘴巴。又看了看男孩道“像檀,也像我。”

    “这么早就看出来?”方檀仔细的端详着怀里孩子的脸,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宋应遥肯定的说道“当然,我们的孩子当然像我们了。”

    方檀一笑,倾身过去亲吻着她的额头道“辛苦你了。”

    宋应遥笑着摇摇头问道“檀为孩子想好了名字了吗?”

    “我想了一下,觉得然和煦两个字不错。”方檀一边想着一边说道“煦:温暖也,然:自然,天真也。”

    “本来是想起几个,让你挑的,但是为了和熙儿的名字相似,我没有找到几个含义好的字,就这两个字不错。”

    “檀觉的好就好。”宋应遥不以为意道,口里慢慢品味着“方煦,方然…”

    方檀点了点头道“男孩叫方煦,女孩叫方然。”

    宋应遥嫣然一笑道“就用这两个字吧。”方檀征得宋应遥的同意之后,便将他们的名字昭告天下。

    方煦和方然满月之时,已经又一次入冬了,方檀在宫里举办了一场宴会,让大臣们带着家眷入宫来。本意是想让他们赏赏宫中的雪景,没想到大臣们都以为方檀是准备选妃了,让各自家中的女儿打扮的花枝招展带进宫来。

    宴会上,那些大臣的女儿完全不把坐在方檀身边宋应遥放在眼里,只顾着在方檀的面前,展示着自己的才艺和美貌,争奇斗艳,还时不时的走上来向方檀敬酒,瞧瞧那勾人的眼神,恨不得把方檀拆入腹中吃掉。

    京城第一想嫁之人,果然并非浪得虚名,宋应遥忿忿的想着。更可气的是方檀还笑呵呵的接过她们敬上来的,她坐在她身边脸沉都快滴下水来了她都没看见。宋应遥看着方檀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简直恨的牙痒痒。

    扭回了头看到面前盛满酒的酒杯,趁着方檀不注意,端起来就一口闷了下去。喝完之后受不了酒水里的辛辣,忍不住连咳了几声。方檀听到了,转身一手揽着她的腰朝她问道“怎么了?”没有注意到已经变空的酒杯。

    宋应遥感觉脸上慢慢发烫,捂着咽喉摇了摇头,避开方檀低声说道“喉咙有点不舒服,我出去走一走。”说着就要站起来。

    方檀瞧了瞧在场的人,看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要随着她站起来道“要不我陪你去?”

    宋应遥按住她的肩膀说道“你离不开这里,我一个人去就好了。”说着便一个人离开的,方檀想追上去,被被大臣缠住,脱不开身来。

    宴会之后,方檀将三个孩子都抱到了寝宫内,和她们嬉闹了一阵。方熙一会就累了,倒头趴在床上就睡了过去。方檀把她抱起来,让宫女带了下去。

    看了看蜡烛觉得时间也不早了,宋应遥不知道去那里了,现在都还没回来。皇宫内现在很安全,她并不担心她,准备为两兄妹换完尿布就寝了。

    脱下哥哥的裤子之后,哥哥哇哇大叫,妹妹也随着叫了起来,方檀不知道他们要表达的意思,也学着他们哇哇叫。

    方檀叫的时候,孩子就停下来,等方檀停下来之后,他们又开始大叫,仿佛听的懂方檀的话一样回答她。方檀一乐,觉得甚是有趣,一边为两人换下尿布一边附和着他们叫。一大两小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懂谁在说,却能聊的很激动。

    方檀为他们换好之后,和他们告了个别就让奶娘带着他们各自下去了。

    独自去沐浴之后,宋应遥还没回来,想等到她回来之后再休息,心里忽然想起宴席上的酒来,回味无穷,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便吩咐宫女弄了一个小火炉来,摆在桌上用来温酒。

    宋应遥知道方檀不喜欢她喝酒,刚才在宴会上的时候,一时赌气才喝了那一杯。怕她发现所以才找借口遁了出来。去洗了个澡等身上酒的味道完全散去,她才敢回寝宫。

    推开门,发现方檀正拿着小竹斗,从小火炉里舀出一斗酒来倒在酒杯里,整个寝宫内弥漫着幽幽酒香。

    方檀闻声抬起头来透过雾茫茫的蒸气,看到她走了进来随口问道“应遥你回来?”

    宋应遥面无表情的应道“嗯。”目光在殿内左右扫了一下问道“孩子呢?”

    方檀端着酒杯刚要入口答道“我让奶娘带下去了。”说完之后,便轻抿了一口,灼热一直从喉咙烧到胃底,让她舒服的长叹一口气。

    宋应遥卸了妆脱了外衣之后,坐到她的身边。方檀一时间忘了不能给她喝酒,拿着小竹斗给她倒一杯酒。端到她的面前说道“尝一口。”

    宋应遥心里还赌着一口气,见她居然肯拿酒给她喝,果断的接过了,抿着杯沿,将酒一杯都倒了下去。

    方檀来不及阻止她道“别喝的那么急,这是外藩进贡的酒,入口初为甘甜,后为辛辣,要认真尝才会品的出来,而且后劲很大。”

    “是吗?”宋应遥吧唧吧唧嘴,没品什么味道来,酒杯推到方檀的面前说道“再给我倒一杯。”

    方檀挑了挑眉,便又给她添了一杯。两个人一杯一杯的喝着。

    酒过三巡之后,宋应遥的脸像被酒气熏得酡红,浑身柔软无力的的瘫在方檀背上,目光盯着手上的酒杯,念念叨叨口是心非的说道“檀你要是想纳妃呢,就纳吧,我不会怪你的。”

    方檀还很清醒,才不会相信她说的鬼话,肩膀笑得颤了颤,半响才把手臂伸到宋应遥的背后去,揽着她问道“怎么突然想让我纳妃了?”

    宋应遥把手上酒杯里的酒喝得一干二净,然后随意的把酒杯一抛道“我看你在宴席上遇到那些年轻的姑娘,很开心的样子。”

    方檀眯着一只眼睛,侧头问道“怎么又醋了?”

    宋应遥强辩道“不然你为什么处理这么久,都还没有把那些老臣处理好?”一不小心就泄露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方檀手指夹着酒杯,眼睛迷了起来道“时机未到而已。”

    宋应遥一把把方檀推到了床上,骑在她的腰上道“不信!”

    宋应遥产后恢复的很好,身上没有残留一丝赘肉,即使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方檀的身上,方檀也不觉得重。任由她骑着,眯着眼睛在她身上打量,从嘴巴里吐出两个字来道“不信?”

    宋应遥抿着唇点点头。

    不管过了多长时间,宋应遥的身体仍然对方檀有致命的诱惑力。

    方檀为了她肚子的孩子,硬是强忍了十个月的*。现在宋应遥的这个动作,就像给她开了闸,汹涌的*顷刻间心底涌了出来。她坐了起来,贴着宋应遥的耳朵,口里喷着炽热的酒气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让我很想把你吃掉,然后吞到肚子。”然后错开脸去,目光毫不遮掩的凝视着宋应遥。

    宋应遥红着脸怯怯的瞧了方檀一眼。看到她眼底欲吃了她的灼灼目光,吓得要躲开去,但是方檀早就忍不住了,一把她捉住按在了床上。

    在宋应遥理智尚存的时候,她听见方檀对自己说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紧接着就堕入了欲海中。

    在欲海漂泊的时候,她紧紧的抱着身上的人,仿佛她是她的救命稻草,她是唯一解救她的药。她的这一生都将紧系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又开始扑簌的下起雪来,屋内依旧温暖如春。小火炉内温的酒沸腾了起来,翻滚着冒出一个个气泡来。

    床帐内风起云涌,肌肤相亲挥汗如雨。酒香和暧昧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熏得人不由陶醉在其中。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向晚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一年方檀特开恩科,大举选拔英才。待那些英才长成了之后,方檀直接让他们替换了那些昏庸的大臣。那些思想已腐朽的人早就应该被剔除出来,朝廷需要新鲜的血液,才能源源不断的焕发生机。

    到次年那些已经老迈昏庸大臣几乎被换了一个遍,只剩下那些有能力有责任感的老人,有了他人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再提选妃的事情。而那些年轻的大臣壮志满怀,誓要创造出一个新的盛世来。没有空管天子的闲事,选妃的事再次被方檀一笑而过。

    永平元年,永平帝登基。

    永平三年,永平帝降低赋税,改革律法,大力发展农商业,为后代创下万代之基业。

    …

    永平十年,天下太平,国富民强,万国来朝。

    永平十五年,永平帝退位于其子方煦,升为太上皇。

    短短十五年内,方檀就一举创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世。

    后来呢?后来的事就无人可知了。

    只知史书上记载着,太清四十年,永平帝其子太清帝方煦及长公主,二公主,携带着一干皇眷,突上泰山朝圣。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去了泰山,据说是泰山出现了两位老神仙,他们赶着去朝拜,至于真相如何无人可知。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