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云色倾心【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334
    抑着想要流泪的冲动,硬是狠下心肠,“如今我已和你说清,倘你还偏要将我认定成别样女子,那都是你家的事,与我再无关联。”

    “好,我懂。”曲洛池迅速地接下了我话,扬着唇角定定地望我。明明眼中是说不尽的隐痛,面上却还要偏偏做出一副不甚在意,云淡风轻的笑颜。

    我知道,他这般地委屈自己,只是,为了令我没有负担。

    顶不住他的炯炯注视,我双眉一蹙,倒身躺下,任曲洛池再如何逗我,始终都只是合了双眼,不置一词。

    ——————————————————————————————————————————————

    上午更新一章,下午更新一章

    再赴千佛(22)

    翌日刚刚拂晓,曲洛池便来唤我,说是陈王府的马车已入寺庙。

    待陈王妃看到本应人在建州的曲洛池竟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自然免不了大大一番惊诧。

    可是很快,她的诧异便被巨大的喜悦压制而下。因为随后,她见到了我。虽然仍是颤颤巍巍,却总是一个鲜活的我。

    坐在寺庙主持早已安排好的上房之中,陈王妃静静地听着曲洛池精心准备给所有人的说辞。

    太子侧妃进香祈福半途之中遭遇山匪劫财,一番打斗之后跌落山崖险丧性命,昏迷之中幸得山下猎户搭救送往千佛寺疗伤养病。就在侧妃伤势刚刚好转,神智也微微清醒之际,巧遇进香而来的陈王妃。

    听了曲洛池的说辞,虽然陈王妃心中似乎仍有疑问,可是望着我俩神色各异,她终是点头应下。

    陈王妃入寺本就是为了失踪的我祈福而来,如今我已寻到,她便一边打发仆从速速下山通报仍在寻我的官兵,一边于主持安排之下匆匆还愿。

    将一切事务安排妥当之后,她便带着我踏上了返程。

    马车之中,我只是安静地依偎着陈王妃,一言不发。倒是陈王妃,看着我面容憔悴,又是满身伤痕,絮絮叨叨地将那帮山匪给诅咒了上千遍。

    行至半山之时,马车忽然停下,陈王妃正要过去看个究竟,却听曲洛池隔着车帘沉声告别,“约莫再有半柱香的功夫,山下的官兵便会赶了过来,既有他们保护,洛池也不便于此处久留,就此别过。”

    陈王妃并不看我,只是转了头脸到另一侧的车帘处,似被外头景观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一般。感念着她的体贴,我终是颤巍巍地挑开和曲洛池隔着的车帘望了出去。

    对着他的眼睛,心中千言万语,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我又如何说得出口。

    “珍重。”见我无语,曲洛池淡淡一笑,驾了坐骑转身而去。

    “洛池!”看他便要走开,挽留不由自主地溢出口去,待他重又转头,我却只是深深望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匆匆放下了帘子。

    听着外头清晰响起一阵窸窣之声,知是他正离去,我死死抓着马车窗棂,拼命竖起耳朵,听那马蹄奔跑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至再也听不见。

    “启程。”对着车帘外头吩咐了一声,陈王妃转回脸庞,伸手将我揽过怀中,紧紧地抱着。

    听着头顶陈王妃轻轻的叹息,我垂了眼眸,也用力地回抱着她。眼泪,终于可以自由地滑落出眼眶,尽情发泄它们的痛苦。

    洛池,你要平安,永远平安……

    寻访墨莲(01)

    因为我有伤在身,容不得耽搁,所以返程的马车日夜兼程,不过三日便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这三日里,陈王妃细细地对我说着我失踪之后的所有事情。

    那日和山匪的一番打斗平息之后,高达等人才发现我不见了。几乎翻遍了整个山岭,才在那爿山崖处拾到了我的一只鞋子,和尽是血迹的外衫。

    我失足摔落山崖的噩耗传至帝都,闻者无不失色。

    帝后震怒之下迁怒都城防卫司一应官员,限令防卫司十日之内剿灭那伙儿匪徒。

    素来温恭谦和的太子更是不顾有病在身,一边颁出悬赏万两的布告,一边亲自带领了帝后拨派的禁卫军一路查寻我的下落,那爿发现我衣物的山崖以及附近的村庄城镇几乎便要被皇家禁卫给翻了个底朝天儿。

    “太子殿下他下令封闭四城,每日酉时便行宵禁,更是发狂一般巡查在帝都四周。终于在你失踪的第四日,有消息传来说是当日袭击你们的那群山匪已遭太子殿下军队血洗。可即便是如此惊天动地的阵势却仍然一直没有你的消息,这个时候我再也坐不住,央了皇后娘娘恩准,往千佛寺来为你祈福,却不曾想真会在此遇上你,真是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陈王妃絮絮地说着,颤抖着的声音泄露出她对我失踪后的无比后怕。

    “放心,如今静华不是安然回来了吗?”反手握了握陈王妃微微战栗的手臂,我柔声宽慰着她。

    “嗯,好,好啊。”陈王妃点了点头,长长出了口气,稍做停顿之后复有微微小心地对我说道,“眼见着帝后以及太子殿下待你如此用心,娘亲总算是放心不少。倘你回府,想必日后定有后福。”

    待我用心吗?

    毕竟我的身份乃是当朝太子侧妃,又是陈王府大郡主,竟在去往千佛寺的途中遇到如此亡命之徒落得下落不明的地步,实在不啻于有人狠掴皇室体面。

    帝后的举动无非是为了要找回一点点皇室的尊严,至于龙嘉寰,他虽待我用心,可是却要看和谁人相比。若是福雅叙和我齐齐遇难,我的赢面又能有几分?

    对陈王妃的感慨,我心中虽然不置可否,可面上却仍是不露痕迹地点头应了。

    寻访墨莲(02)

    忽然一阵纷乱杂沓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便是马车的骤然止行,睡梦中的我不甚清醒地睁开眼睛。听到外头隐隐刻意压低的人声,我同陈王妃一起挑了车帘,借着外头荧荧的灯光齐齐望去。

    “回禀娘娘,是太子殿下赶到了。”刚自车帘之后露出头脸,一直随侍在马车旁的仆从便探身过来向我通报。

    龙嘉寰?

    他放下帝都一应事物,连夜赶到此处只为迎我吗?

    瞧着天际不过刚刚泛出一抹鱼肚白,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尚未等我理清思绪,便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身边马车之外传来。猝不及防地,马车帘子已经被人掀起,伴着一盏探进马车的大红灯笼,还有被那烛光映照出满是担忧,以及汗意的一张脸。

    “你来了?”对着陈王妃微微一笑,我转向龙嘉寰。

    “你醒着?”龙嘉寰低唤一声,顺手将灯笼插至马车右壁上的一处凹槽,大红色的光芒登时充满了整个昏暗的马车。

    “嗯。”想起当初福雅叙主仆要我代行祈福时他爽快的允诺,心中微微有些矛盾,可是听出他此刻无法自抑的慌乱,我仍是捺下了心头些微的不满,坐直了身子轻声应了。

    见我应答自如,龙嘉寰面上的揪心放松下来,他急匆匆地张开双臂卡住了我的肩膀,急切问道,“听消息回报说你落崖了,可伤到什么地方了?我带着太医呢,这就唤来给你瞧瞧。”

    “得蒙千佛寺那些师傅们的照顾,如今我都已经大好了。”见他扯起窗帘便要唤那太医,我匆忙拉住他的衣袖,微笑着仰起头脸,迟疑着问出我心中的疑问,“秀蓉,秀蓉她……”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记挂旁人?她没事。”面上微露不满,龙嘉寰放下手臂,将马车上那盏灯笼给取了下来,就那么一手揽着我一手挑着灯笼举过我的头顶,“可是真的都已大好?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听说秀蓉平安,心头大石顿时落地,欢欣着还来不及发出声音,整个人便已经落入他的怀抱。

    寻访墨莲(03)

    “让我好好看看你。”毫不顾忌的,龙嘉寰猛地握住我的双肩,手掌胡乱地磨蹭着我的额头、鼻梁、耳朵、嘴唇、发丝,一处地方也不愿放过地夸张表现着对我的思念。

    “坐了整日的马车,浑身的不自在,我这就出去透透气。”轻轻咳嗽一声,陈王妃微微躬身,将一件绣花斗篷盖上我的肩头,后转向龙嘉寰说道,“殿下小心静华的手,倘若治得晚了怕是后果严重。”

    “手?你的手怎么了?”龙嘉寰动作顿了一下,顾不得和陈王妃过礼,便紧着眉头垂眼望我。

    望了望陈王妃的背影,我我抬高了双臂,轻轻笑道,“得蒙千佛寺中那些师傅们的照顾,身上的伤几已治愈,只除了这双手。”

    “让我看看。”龙嘉寰英眉一耸,迅速便将灯笼搁在了一旁的小案,抓起我的双手细细查看着,只见他轻轻抚过我手掌上的伤痕,眉头越皱越紧。

    “疼倒是不疼的,只是这手指怕是伤到了筋骨,不似之前那般灵活了。”浅浅笑着扬起手臂晃过他的眼前,借着大红色的灯光映照,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龙嘉寰低垂着眉眼,嘴唇紧绷。

    “小心!”仿佛托着什么宝贝一般,龙嘉寰重将我手抓住而后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抬眼望我,“这么深的伤痕,怎么可能会不痛?”

    看着眼前这双同样深邃幽黑的眸子中,同样写满了深刻的心疼和怜惜,胸口猛然一窒。那张生命中最为熟悉的面容重又浮出脑海,和龙嘉寰的面容交叠,重合。

    我口唇微动,本欲辩解的话语再也无法说出口来。

    “今日带着何源何太医呢,他最擅处理此类折骨伤筋的病症。”龙嘉寰低低吁了口气,掀起车帘便要传唤。

    “好。”拦阻不及,我也只好点头应了。虽然当初千佛寺中最擅药理的元非大师曾经说过除非那圣药墨莲丹,否则任是谁人恐怕都要对我的手指望而兴叹的话,可是既然这何源太医如今便在身旁,唤了他来瞧上一瞧也是不多。

    ——————————————————————————————————————————————

    下午更新两章

    寻访墨莲(04)

    龙嘉寰命了省却所有繁文缛节,径直传了何源太医上到马车之上,只为精心于我诊断。

    “娘娘这伤……”好麻烦的一番检查过后,何源终于徐徐开口。却是一边抚摸长须,一边微微现出难色。

    “侧妃娘娘一手琴技惊世绝俗,这样的妙音不应成人间绝响,若不是娘娘伤势疑难,我又何必传你何太医?如今你便小心着诊治就是了。”见不得何源端着如此一副神情,龙嘉寰手臂柔柔握于我的肩头,面对何太医的口气却是生硬异常。

    轻轻扯住龙嘉寰的衣袖,要他耐心些,我将眼光转向何源轻轻问道,“何太医可是想说,我这手掌已伤至筋骨关节,如今不曾全然失却知觉,能够恢复至此已是万幸?”

    “娘娘,娘娘怎么知道?”听我说话,何源登时面上一松,却又盛着满眼诧异望向我来。

    “因为千佛寺中元非大师也是如此一说。”眉眼一弯,我对着龙嘉寰微微一笑。

    “下官恰与元非大师意见也是一致,这手倘要回复以往那般灵巧只怕是……”经我出语解围,何源面上现出了然,可是睨到龙嘉寰仍旧一副厉色神情,想必是担心自己会被迁怒,于是匆忙垂眼献言说道,“殿下莫急,下官曾经听闻师尊说起过世间一种灵药,名为墨莲丹。此物能够起死回生,倘能够得获此物,想必治愈娘娘这般断筋之症自是不在话下。”

    “墨莲丹?传说治愈了我大齐开国先祖的圣药灵丹?”龙嘉寰眉间一松,迅即现出一股欣喜,“可不是嘛,我怎么忘记了这等神物?快快快,何太医,咱们这便调转方向,取道千佛寺!”

    “是。”何源躬身领命,拎了药箱便跳下马车吩咐车队转向。

    龙嘉寰满面笑容地垂眼望我,口气之中满是兴奋,“当年皇祖征战沙场,积年累疾后又身中毒箭,几乎奄奄一息,可是得了那千佛寺中墨莲丹后竟是奇迹好转,不过月余便已是大好,而且体力大增,再赴沙场之时生龙活虎仿佛二十多岁的青壮年,之后更是高寿九十七岁。虽这传闻甚是离奇,可我想总应*不离十,放心,你这手必会恢复到此前那般灵巧,一定会!”

    “嗯。”轻轻点了点头,任他抱我入怀。

    寻访墨莲(05)

    面对龙嘉寰此刻的兴奋,我却微微有些担心。

    毕竟此前曲洛池一提及墨莲丹时,千佛寺主持元觉大师便是一副讳莫如深避之不及的神情,想必那墨莲丹实乃寺中之宝。龙嘉寰虽是贵为太子,可我实际上却没有当日于曲洛池面前言之凿凿能够取得墨莲丹的那份肯定。

    “静华……”龙嘉寰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似乎微微带些颤抖,“听闻你落崖失踪,你可知道我有多怕?此行为我祈福,却害你受伤如斯,真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