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微微的微笑》 > 正文 分节阅读_48
    就像是很知心的朋友一般。

    萧凡总是会不经意间,把话题往爱情上引,叶敬文笑着接招。

    因为已经心有所属,所以叶敬文对萧凡只是“你随便说我随便听”的态度。

    萧凡倒也乐得在他面前表演,或者说,在叶敬文面前展现自己的才华。

    法律系的才子,口才好,知识渊博,观点独特,思维敏捷。

    这些优点叶敬文当然看得出,只是,对于他的良苦用心,叶敬文只是“多谢了”,却不接受。

    “敬文啊,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平?”萧凡笑得很无奈又无辜,“我们之间共同话题这么多,聊起来也很开心,为什么不能更进一步?”

    叶敬文淡淡的微笑,“我不是滥情的人。”

    “我欣赏专一的人,可是,专一的对象可以换,不是吗?”

    谬论。

    叶敬文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如我们来试着交往一段时间?”

    “我有喜欢的人,你知道的。”

    “不考虑出轨?”

    “火车偏离轨道,只有死路一条,明白?”叶敬文的手指扣了扣桌子,无意间学着林微的动作。

    萧凡笑了笑,点头道:“唔,有道理。”

    “我们可以是朋友,或者不再见面,你选呢?”

    萧凡无奈的耸了耸肩,“有你这样的朋友,看得到吃不到,会让我心情很抑郁,你知道吗?”

    “呵呵,我知道,所以才让你选。”

    “不过我宁愿继续抑郁。”萧凡灿烂的笑了笑,“那就朋友吧,两个大男人纠缠下去也挺不雅观的。”

    “我承认,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话题,只是,除了爱情。”叶敬文举杯和萧凡碰了碰,“我们太相似,不适合。”

    萧凡也很爽快的把一杯啤酒喝了个精光。

    “好吧,追你这么久,你还不动心,我看,不是我没魅力,是你没眼光。”

    “嗯,我的摄像机焦距坏了,只投在林微身上。”

    两人对视半响。

    萧凡突然诡异的笑了笑,“你知道周放吗?”

    叶敬文面不改色,“知道。”

    “作为朋友提醒你一下,周放就是活动火山,随时都可能喷发。”

    “当然,喷出来的火,会不会烧到林微,我就不知道了。”

    叶敬文叹了口气,“只要你别喷发,周放那边的火,我自有办法。”

    “可是我也想喷发呢?”萧凡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对林微怎么样,我虽然有点无耻,但还没那么卑鄙。”

    “虽然我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为了避免给你留下长舌妇的印象,我不会在你面前说出来。”

    “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发掘,敬文,我希望,那一天并不远。”

    “你很聪明。”

    说完,便优雅的起身付钱,扬长而去。

    叶敬文低头轻轻笑了笑。

    萧凡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叶敬文第一次有一种茫然的无力感。

    晚上回家的时候,林微并不在。

    最近林微经常亲自下厨给叶敬文做饭,说是要调理他的胃,他突然不在家,让叶敬文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去冰箱里弄了些吃的,叶敬文自己下厨去炒菜。

    其实他也会做菜,只是,很享受被林微照顾的感觉,于是就假装自己什么都不会。

    林微经常会把他赶出厨房,说他碍手碍脚,很喜欢那个时候林微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敬文叹了口气,真是,满脑子都是他。

    做好饭后,给林微打了电话。

    “林微,什么时候回来?今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敬文我突然有急事,你自己吃吧,我今晚不回来了。”

    “什么急事?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先挂了啊。”

    叶敬文叹了口气,吃着菜都觉得很无味。

    林微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跟自己说。急事,朋友出事了,我有点事,我今天没空……

    这样莫名其妙的理由听了那么多次,都有些麻木了。

    萧凡的话让叶敬文有一点不安,自己入学不久,对林微周放他们的了解当然没有萧凡多。

    或许,他是在暗示着什么?

    叶敬文皱了皱眉,突然脑海里滑过一个画面。

    刚开学的时候,论坛上那个告白贴,被林微以版主的权利删除,而潇潇雨歇的那个帖子似乎没被删?只是得到了林微的站内短信回复。

    同样的帖子,为什么态度迥然不同?

    叶敬文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赶忙打开电脑登陆论坛,用搜索功能找到潇潇雨歇的那个帖子,下面有一条回复。

    “上次来一个清风吹过,现在又一个潇潇雨歇,强。”

    发帖者:tt独自舞。

    这是温婷。

    也就是说,温婷看到这个帖子之后,给了林微消息,林微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的站内短信。

    “谢谢你对我的欣赏和喜欢,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他还没有彻底接受我,但是我会像你一样,为爱情努力的。”

    他。

    而不是她。

    叶敬文心头一跳,以林微严谨的态度,是不可能随便打错别字的。

    在学生会的文件他都反复修改润色,何况,区分男女的那个他字。

    那么林微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排除他以版主的身份知道潇潇雨歇是谁的可能。

    如果不知道,就当他在开玩笑。

    如果知道潇潇雨歇就是叶敬文,那么,他故意写出这句话,是想让当初的叶敬文知难而退呢,还是……这是他真实的想法?

    叶敬文只觉得心脏一片冰凉,或许,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林微是喜欢周放的,当初把周放拉进来,只是想试探他们之间有没有可能。

    跟周放相处中,知道两人没可能之后,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叶敬文,来治疗他受伤的心?

    “我会像你一样,为爱情努力的。”

    一句话就像扎进心头的刺,让叶敬文痛得难受。

    手指快速点着鼠标,再次进入那个熟悉的周放的博客。

    周放最近果然非常不顺,书被盗版,好像在跟出版商打官司。

    林微演讲比赛回来的那天,周放在法庭上。

    生日的那天,出事的人,也是周放吧?

    叶敬文冷笑着,给叶敬辉打了电话。

    “小弟,什么事?不会又要让我给你准备游泳池吧?拜托,那个vip浴池不是你想去就能要到票的……”

    “我问你。”叶敬文严肃的口气让叶敬辉也收敛的笑容,竖起耳朵听着,“我生日那天,你在哪绑到林微的?”

    “呵呵,我跟踪了他很久,从学校到医院,从医院到附近的住宅区。”

    “是北山住宅区吗?”

    “是的。怎么了?”

    “没什么,那边住了我一个朋友呢……”叶敬文冷冷的笑了笑,握住手机的手指瞬间收紧。“新世纪出版社,你熟吗?”

    “我不熟,不过我有朋友是搞出版的,要打听什么内幕?告诉哥,嗯?”

    “帮我查一下,大作家宝丁的真实身份。”

    “好,明天给你消息。”叶敬辉轻轻的叹了口气,“哥哥早就跟你说了,你们不合适。”

    “谢谢,不过,我会再努力一次的,最后一次。”叶敬文笑着挂掉了电话。

    林微,别我让再失望了。

    我迁就你,不代表我会抛弃叶敬文的自尊。

    ***

    林微回来的时候,发现叶敬文安静的躺在床上看书。

    戴着眼镜的叶敬文看上去有点邪气,可脸色却说不出的柔和。

    林微走过来拿起叶敬文手中的书看了一眼,《过往》,宝丁的作品。

    “怎么,换口味了?”林微轻笑着亲了下叶敬文的脸颊,叶敬文则顺手拉住他,一个翻身,把林微压在床上。

    狠狠的亲吻着,好像在发泄什么一般。

    林微感觉有些不对,皱着眉忍受着口腔里火辣辣的疼痛,强忍着不推开他。

    然而叶敬文的吻却变得放肆起来,舌头在口腔里翻江倒海,擦出一片火辣的痛觉。

    难道这也算是情趣?

    林微翻了翻白眼,尽量放松自己,张大嘴巴被动的承受着他有些粗暴的亲吻,手臂轻轻攀住叶敬文的肩。

    眼镜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对方,林微干脆闭上眼睛,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亲吻结束。

    火辣的吻后,叶敬文摘掉了眼镜,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林微。

    “你,看过宝丁的书吗?”

    林微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我连周放的都没看过。”

    “林微,你喜欢写作吗?”叶敬文继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怎么这么问?”林微皱了皱眉,腰间勒紧的手臂,让他有些不舒服。

    “我觉得这本写得不错啊,念一段给你听。”

    叶敬文清了清嗓子,诗歌朗诵一般开始读《过往》中的情节。

    “那个院子里有很多小孩,他是年纪最大的。他很高,在我还在地上爬来爬去抓泥巴的时候,他已经在院子里踢着皮球。我很想快点长大,却总是追不上他。”

    “他经常捉弄我们,还说吃了鸡蛋以后会生出来,那时候傻傻的我,把他当成神一样崇拜着,偷偷拿着生鸡蛋,躲在无人的角落里,想吃又害怕的心情,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可笑。”

    “后来,他的父母离婚了,他跟爸爸搬到了别的地方,我只记得临走的那天,很多孩子都哭了。我站在角落里看着他的影子,在夕阳下拉得很长很长。”

    “再后来,那片住宅区拆迁了,有很多年,我们失去了联系。”

    “很久之后,我经常回忆起年少的时光,那些不用担心前途、谣言、人生理想的日子,那些不用相互猜测、算计、勾心斗角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