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芙殇【明月珰】 > 正文 分节阅读_40
    己的心上人,一个怨龙轩帝欺负了自己的同志。

    封纤寻再好的自制力也为眼前男人的不解风情而恼怒。

    “三成。”封纤寻咬牙还价。

    龙轩帝淡笑不语。一副不愁没有买家的拽样。

    “五成,不能再加。”封纤寻坐直身子,收起媚功。

    “如封小姐所愿。”龙轩帝一副恩赐的样子,怕是如他所愿才真。

    可是封纤寻也没有办法。穿月楼一代传一代,如今到了自己手里已经远不如建楼当初的辉煌。如今对手林立,有朝廷背后支撑的“迎风舞”颇有取而代之的野心,自己一介女子与官家无亲无故,凭实力走到今天已属不易,断不能让祖辈传下的家业毁在自己手里,所以当初才刻意给七王爷放水。想不到今日炎夏皇朝的天子能够光临,封纤寻自然不能错过这等机会。

    皇帝题词背后的意义不言而喻,如今朝廷成了穿月楼成功的最大受益者,相必今后的穿月楼能恢复昔日的光辉吧。

    “既然我同意了封小姐的请求,封小姐是否也能满足在下的请求了?”龙轩帝道。

    “刚才不是~~”

    龙轩帝笑着摇头,“我并没有提出请求不是吗?”潜台词是刚才是你请求我,我才勉强同意的。

    芙洛抛给封纤寻一个万分同情的眼神,还夸张的做了一个手绢摸泪的动作,惹得轩逸在一旁发笑。

    龙轩帝的手在芙洛的腰上掐了掐,芙洛赶紧谄媚一笑,对封纤寻送出的眼神是至少你比我幸运。

    “这个请求就让七弟来提吧。”龙轩帝很大方的抛给轩逸一颗芝麻,大饼他都吃了,自然要赏给自己的弟弟一点芝麻,不然轩逸肯定要怨他了。

    轩逸有点儿结巴的说:“我想请,请~~”芙洛觉得他可爱极了,当初对着自己的那种王族贵气和霸气,在封纤寻面前散得丝毫不胜,像只温顺的小狗。

    “就请封小姐做个东道,明日和我们同游栖鹤湖吧。”芙洛在一旁越俎代庖的道,生怕轩逸提出什么没有建设性的话,自己可是很想和封纤寻有个私下的亲密交谈呢。

    轩逸在一旁心底哭喊,嫂嫂怎么能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啊,纤寻要是拒绝,那岂不是再无机会。

    哪知封纤寻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这一夜轩逸肯定会高兴得整夜无眠,忘了芙洛话中的我们,估计封纤寻也是为了这个“我们”才同意的吧。

    “大哥,觉得纤寻怎么样?”

    轩逸不待龙轩帝回答,又巴巴的加了一句,“我早已发过誓,如果娶妻非纤寻不可。”语气中的坚定让芙洛听了心动。封纤寻不仅比自已优秀,还比自己幸运许多。

    轩逸的话中有话,一来是表示龙轩帝无论反对与否,他对封纤寻的心是不会变的,二来是警告,也是乞求,怕龙轩帝对封纤寻了有兴趣。其实从一开始轩逸就没打算让龙轩帝见到封纤寻,可想不到芙洛居然能连过两关,这也是意料之外。

    “封小姐天人之姿,只要她不反对,我也自然不会反对。”龙轩帝暗叹一口气,有点忧虑轩逸的未来,无论娶没娶到封纤寻,日子都不会好过了。

    要说自己对这样具有挑战性的女子,如果说没有征服的欲望那是假的,可是却也不值得兄弟反目。

    芙洛高兴的走到轩逸的身边,“该怎么谢我呢?”

    乘马车回客栈的途中,芙洛笑开花的脸长开不败。想起怀里那滚烫的五千两银票,睡着都会笑醒的,自己的第一桶金终于到手了。太高兴的她忽略了后面狐狸般的笑容。

    房中,龙轩帝主动的为芙洛宽衣解带,芙洛吓得连连后退,这银子可见不得光。可惜拉扯间银票还是不争气的飘在了地上。

    “五千两。”龙轩帝高挑眉毛。

    芙洛连忙上前解释,“这是七弟给我的见面礼。”

    “胡说,明明是你这个小丫头从老爷我这里偷的,说,该怎么惩罚你?”龙轩帝认真得芙洛觉得给他个奥斯卡影帝奖也不为过啊。这该死的皇帝,记性不是一般的好。

    最终的结果是,芙洛穿着单薄的亵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瑟瑟发抖,如小媳妇般的叫:“老爷,饶命啊。”

    芙洛心里只能很阿q的安慰自己,还好不是玩变态公公和媳妇的游戏。

    次日清晨,芙洛腰酸背疼的起身,看着龙轩帝理所当然的将五千两纳入怀中,心里那个恨啊,“那个真的是七弟给我的见面礼。”

    龙轩帝穿衣服的手顿时停住,回头看着一副惨遭蹂躏样的芙洛,大手再次抚上那对坚挺,“胡说,明明是你这丫头偷老爷我的,难道你还想再玩一回?”龙轩帝很暧昧的将芙洛再次压在身下。看着他变得深不可测的眸色,芙洛赶紧摇头。

    “来不及了。”龙轩帝可恶的笑着,低下头,用嘴含住那樱红,辗转吮吸。

    芙洛迷朦着双眼再次醒来,看见龙轩帝拿着银票在自己眼前晃动,敢怒不敢言。“这是谁的银票啊?”龙轩帝问道。

    “是你的,是你的。”芙洛赶紧答道,生怕他不满意。

    龙轩帝很高兴的握住芙洛的手,在她的掌心印下麻酥酥的一吻。“今天晚上玩什么好呢?”龙轩帝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芙洛。

    “刁蛮千金和小厮的游戏。”芙洛恶狠狠的说。

    龙轩帝摇摇头,“既然洛儿对当小厮这么有兴趣,那就玩少爷和小厮的游戏吧。”龙轩帝故意歪曲芙洛的意思。然后眼光恶劣的瞟向芙洛的臀部。

    芙洛顿时就领悟了他的邪恶,双手反射性的抱住屁股,“你休想。”眼泪汪汪的大叫。

    龙轩帝大笑着走出门。

    可恶,又被他耍了。我可怜的银子啊~~~

    [正文:第五十八章 为了明天]

    轩逸看到眼前的芙洛时,才想起昨天她说的是“我们”。

    芙洛娇若春花的脸在他的眼里,现在比狗尾巴草还难看。

    “嫂嫂。”轩逸不满的行礼。

    结果芙洛就像没看到他似得,直接走到封纤寻的面前,亲热的挽起她的手,轩逸反而成了灯泡。

    “嫂嫂。”轩逸在后面大叫,芙洛不耐烦的回过头,真是个烦人的苍蝇,自己和封纤寻的谈话还没进入正途呢。本不想理他,眼光一扫正好扫到他手上挥舞的纸张,那好像是一张银票,上面写的好像是一千两。

    切,芙洛又转身背对着轩逸,而手指却伸到背后,比了一个五的姿势。轩逸咬咬牙,又逃出四张银票来。

    初次见芙洛时,只觉她美若天仙,才华横溢,但这样的女子深宫一抓一大片,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吸引了龙轩帝,能让大哥以史无前例的宠溺对待。如今算是明白了,两个人一样的贪钱,一丘之貉,狼狈为奸,这一点上真是绝配。

    芙洛开心的将银票收入囊中,“我和纤寻讲几句私几话就走。”

    轩逸看到眼前的女子拿了钱还不走,真是恨不得踢死她。

    芙洛走回纤寻的身边,大开双臂给封纤寻来了个熊抱,“同志,我终于找到你了。”

    没有意料中的热情回抱,封纤寻迅速离开了芙洛的怀抱,一副惊吓迷茫的样子,“同志是什么?”

    芙洛不相信,那些诗词无疑不是穿越的标志,难道她以前不是中国的。接下来芙洛用国际上最为流行的英语对她进行了问候,结果她还是一头雾水。

    芙洛的手心紧张得出了汗,真希望封纤寻是在演戏。

    “那些词,那首《水调歌头》,那首《鹊桥仙》你是怎么知道的?”芙洛急急的问。

    “纤寻也很好奇夫人是怎么知道的?这些诗词都是纤寻的祖辈传下来的,每代只传楼主,夫人是如何知道的?”

    “祖辈?!”芙洛不敢相信,可是听封纤寻的意思,难道那个穿越人和自己不是穿到一个时代?自己千算万算却算漏了那个穿越人也许是先于自己而来。

    “封小姐,你能把你的那个祖辈之事详细告诉我吗?”

    “此乃我穿月楼的不传之密,还请夫人见谅。”

    芙洛盯着封纤寻的脸,那眼睛里闪烁的是商人的精明,“怎样封小姐才能告诉我呢?”

    “穿月楼由初主一手建立,初主还填下了许多传世名曲,只是大多残缺不全,夫人既能填出《鹊桥仙》,想必其他的词夫人也能填出。”

    芙洛笑了笑,“我自当尽力,只是能填出多少,我也不知道。”

    “无妨。”

    那穿月楼代代相传的名曲封纤寻早已倒背如流,如今念出来一点也不难,芙洛挑了三首词填写了完整,其他的她也能填,可是就是不想太便宜眼前这个精明的商人,这个让人嫉妒的女人。

    封纤寻是第一个让芙洛嫉妒的女人。她,美绝人寰,聪慧无双,富夹一方,在这种时代还能拥有自己的事业,活得如此有滋有味,还有以为位高权重的王爷痴心爱慕,这样的女人幸福得让人嫉妒,偏偏她还是一副本来就该这么幸福的样子,芙洛真真是嫉妒了。

    芙洛听封纤寻缓缓道来她知道的关于那位建立穿月楼的初主的故事,听到最后,脸色苍白得无法形容,从封纤寻残缺不全的讲述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位初主也是一位穿越人,但最终也没能回到现代,反而在古代终老一生。

    真的回不去了吗?真的回不去了吗?芙洛眼前一黑,整个思绪都被回不去的绝望所淹没。

    “夫人。”两声尖叫在静谧的空气中响起。弄影和碧梧疾步跑向晕倒的芙洛。

    轩逸赶紧找来马车将芙洛抱了上去,回头对着封纤寻道:“封小姐,先回去吧。”轩逸害怕龙轩帝问嫂嫂是怎么晕倒的,怕龙轩帝伤害封纤寻。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而封纤寻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一定要面见龙轩帝,就怕他误会此事,对穿月楼不利。

    众人将芙洛扶回客栈,龙轩帝不在,他们请来大夫问诊,期望芙洛能在龙轩帝回来之前醒来,可惜直到黄昏也不见她醒来,而那个大夫也查不出原因。

    龙轩帝回来时看到等在客栈大堂的万全和轩逸脸色苍白,二人不敢隐瞒芙洛晕厥未醒之事。

    龙轩帝疾步上楼。

    “洛儿,洛儿。”龙轩帝轻摇芙洛,不见她有丝毫反应。

    “她为什么晕倒?”

    封纤寻将今天的事细细道来,龙轩帝听后也不觉有任何不妥,只猜不到芙洛为什么突然晕倒。

    却也并不责怪封纤寻,“有劳封小姐了,七弟替我送封小姐回府吧。”

    次日清晨芙洛醒来的时候,睁眼就看到弄影欣喜若狂的样子。

    “夫人你终于醒了,吓死弄影了。”

    芙洛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只要一想到不能再回到自己的时代,心就如撕裂了般疼痛。

    弄影一边为芙洛着衣,一边喋喋不休的道:“夫人,昨晚爷不合眼的守了你一天呢,今儿早如果不是宣公子来找爷,爷肯定不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