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52
    下心去听,其实彼此的呼吸都是可以听到的。霄白想不通,难道是回到这世界后的日子太过安逸,让向来浅眠的她连基本的防备都给丢了呢,还是因为他进来毫无恶意,所以不大容易察觉?

    尴尬,绝对是见鬼的尴尬啊。

    “醒了?”不愠不怒的声音。

    霄白不出声,沉默。

    ……

    ……

    “……嗯……”

    她认命地睁开了眼睛,对上裴狐狸一双无波无澜漆黑得让人心慌的眼,小心肝开始跳。

    “嘿嘿,裴狐、王爷,你回来了啊。”

    霄白干笑,眼睛开始乱瞄,首先看到的是自己放在床头的昨天晚上解下的绿衣服,而裴狐狸昨天准备的红衣服还叠得好好得放在桌边呢。怎么办?当着他的面穿绿衣,那是血淋淋的挑衅啊挑衅,他不借机整她才怪!

    “起来吧。”裴狐狸微笑。

    霄白的小心肝哆嗦了,眼神奇惨无比地在遥远的红衣服和床边的绿衣服指尖徘徊着,最后认命地拿起了绿衣服披上了,下床,干笑。

    “坐。”裴狐狸笑得越发温文尔雅,伸手比了比身边的座位。

    霄白的心像是筛子上的黄豆,哆哆嗦嗦扒着边沿,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她战战兢兢走到桌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眼神飘啊飘,不敢正眼看。

    “喝茶。”

    裴狐狸优雅地伸出手,拿过茶壶替她斟了一杯茶,笑容可掬。

    “……”

    霄白决定不喝,万一有药就玩完了,别下个麻药什么的,然后把她捆起来抽打。

    “不想喝?”裴狐狸似笑非笑。

    “……”霄白利索地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出息是什么?对不起,她不知道。

    沉默。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屋子里,在地上斑斑驳驳投亮了一片树影间隙,随着外头的风跳跃着,好几束找到裴言卿的身上,好看得紧,画面要死的和谐。

    霄白觉得,她才是这个和谐的世界里唯一一个不和谐的东西。越早滚蛋越好。

    这厢,裴狐狸又斟了一杯茶。霄白很有自知之明地主动接了过来,喝掉。

    再斟,再喝。

    其实刚刚起床是挺渴的,只是三杯茶下肚也差不多了。加上房间里这诡异的气氛,霄白终于稳住了哆嗦的心,开始安抚这只虽然表面上风淡云轻你我哥两好,但是实际上恐怕已经炸毛的狐狸。

    “那个、我那天晚上啊,是想去查一些事啦啊哈哈,所以才走的……”

    裴狐狸微微一笑,替自己斟了杯茶。

    “那天晚上你睡了嘛~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呀,你身体那么差咳咳,多休息好!”

    裴狐狸继续微笑。

    “后来,后来师父出了点事,我就留在摘星楼帮了点小忙嘿嘿。”

    微笑。

    “……狐狸,对不起啦。”

    沉默。

    能说的都已经说了,霄白已经泄气了,看来他是不打算原谅她了,悲剧啊。

    “你这次是打算待几天?”裴言情总算是开了口,语气淡淡的,全然没有记忆里那个少年的气急败坏。

    “估计是到师父回来啦。”

    “呵。”

    狐狸低眉一笑,这下是打算彻彻底底当她空气了。霄白这才发现说错话了,后悔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还是瘪瘪嘴招供:

    “狐狸,师父有危险,我不能不管的。你再生气,我也……没办法。”

    裴狐狸抬起头,一瞬间,他的眼里划过一些什么,转瞬即逝。

    轰隆隆——晴好的天又打雷了。霄白的小心肝又被老天爷给提了上来。狐狸的样子,好像是真生气了……

    “你当我裴王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裴狐狸挑眉,眼眸漆黑。

    “我……”

    “霄白,你是真傻,还是……”裴狐狸轻轻放下了茶杯,盯着她的眼,“装傻?”

    “……”

    “前几日段陌来,以你不在为由,搜查裴王府。”

    “啊……”

    “我裴王府,还是第一次被人从里到外翻。只要有一点点漏洞,足够段陌借机发挥,让我人头落地。”

    霄白沉默了。

    “霄白,我说过不逼你就绝不会逼你,可你……也不能挥霍得……”

    裴言卿的脸上带着笑,可是那双眼没笑。

    那双眼水润水润的,有淡淡的光泽,像是最好的琉璃。

    被那样一双眼盯着,霄白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什么都原形毕露了。她其实知道,她一走,裴王府就不会轻松……否则,否则她怎么会急急赶回来呢?不是想凑热闹,不是想干什么,只是愧疚,愧疚啊。

    而眼前这个人,他其实很包容她,他都可以纵容她在摘星楼上门的时候斩杀裴王府的人的时候,让她在一边看着就好……

    “裴狐狸……”她咬牙。

    裴言卿却只是笑了笑,他说:“霄白,你该试试给自己第二条路的。”

    “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霄白觉得,裴狐狸的笑,怎么看着却好心酸?

    正文 霄白惨烈记事(下)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霄白惨烈记事(下)ˇ

    霄白,你该试试给自己第二条路的。

    裴狐狸的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他的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有着一丝微光,明明灭灭,居然有几分小心翼翼。

    霄白捏着杯子想,那个嚣张跋扈的混球呵,什么时候变了呢?

    “霄白,云清许是你师父?”狐狸垂眸低笑。

    “嗯。”

    “养育你的人?”

    “嗯。”

    “三年前你那么狼狈,也是因为他?”

    “……嗯。”

    “即使是这样,他有难,你还是……会帮着他?”

    即使是这样,他有难,你还是……会帮着他?

    很轻的一句话,少有的正经。

    霄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皱着眉头想,本来想打哈哈敷衍,可是对上他那一双沉寂的眼,她忽然笑不出来了,只能在原地纠结。而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你心里放着的,是不是云清许?”

    裴言卿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微微有些收敛,脸色却还是柔和的,只是这柔和像是白天的露珠,风一吹就会干一样。

    你心里放着的,是不是云清许?

    霄白手里的杯子险些跌落到地上,她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霄白,别用你的脑袋衡量别人的。”他居然笑了,只是颇为无奈,“你的心思,太好猜了。”

    “……”

    “是不是?”

    裴言卿难得正经起了语气,漆黑的眼眸盯着她。

    霄白不说话,不抬头,不去看他,把一个鸵鸟能做的事情做绝了。

    “是不是,嗯?”

    是不是?她也在问自己,最后干干脆脆抬起头,咬牙道:“是。”

    五岁那年霄青“死”了后,她霄白的世界,就只剩下一个云清许。爱也好恨也罢,所有的吃穿住行都是他给的,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他给的,她心上放的,只是他云清许。

    “呵。”

    裴言卿微微笑了,像是花了很多精力后虚脱了,笑容也带了倦意。他沉默了许久,才慢慢开口,眼神带了几分凄冷,他说:

    “可是,他负你。”

    沉默。

    “那么多年,你是不是该试试第二条路?”

    沉默。

    “霄白,我……不比云清许待你假,我裴言卿做的事情,可曾入过你的眼?”

    我裴言卿做的事情,可曾入过你的眼?

    从头到尾,就只是这么一句话是他想说的。四年前的相遇相知结下的债,他还了好久好久了。可是债主却是块木头,他该如何?放弃木头么?他试了,结果失败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赌。

    “狐狸……”

    “你除了摘星楼就没有其他牵绊吧,”裴言卿微笑着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她手上那个快被她捏碎的杯子拿了出来,放到桌上,“试试看,让自己多牵挂些东西,这样……才像个普通人。”

    牵挂的东西?

    霄白的脑袋有些发晕,迷迷糊糊想着,什么才是可以牵挂的呢,云清许一个,摘星楼一个,还剩下什么?她疑惑的目光撞上的是裴言卿镶了金丝的衣袖,那袖子耀眼得很,让她更加晕眩。

    云清许的轻笑声就在她头上响起来,他说:

    “譬如,我啊。”

    ***

    裴狐狸果然挖了个大坑。

    霄白也不知道,怎么会由惶恐地等着他算账,到后来被他说得差点没挖坑把自个儿埋进去,再到后来的稀里糊涂被他迷汤灌得稀里糊涂答应了陪他先对付完小白眼狼,直到他有事出门,她才惊醒过来,掉坑了掉坑了!小白眼狼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啊!

    再然后,中午了。

    董臣带了几个丫鬟送来了膳食进房,说是王爷交代的。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铺满了一整个桌子,看得她又是一阵头疼。昨天甜点吃撑了,现在还没缓过来。

    ……

    又过了半日,黄昏。

    裴狐狸从外头回来了,她尴尬得很,只是在原地干笑。他似乎是形色匆匆,简简单单沐浴了会儿就出来了,似笑非笑看着她。

    “……干、干嘛?”不详……

    “你居然还没换衣服。”裴狐狸皱眉。

    “……嘿嘿,忘、忘了……”

    “过来。”

    “……”

    “霄小白?”

    “我马上换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结果呢?

    结果,霄白后悔得那叫一个痛不欲生。裴禽兽顺手一拉,她就失去了平衡跌了,他居然真的想自己动手扒衣服,他的功夫本来只是一般般,也不知道哪来的技术,脱起衣服来那叫一个顺溜。

    “停停停!”霄白被他抱着面红耳赤,最后拽着裴禽兽的衣襟咬牙切齿,“混蛋这就是你让我选‘第二条路’的方式么!”不大鱼大肉供起来就算了,居然死性不改禽兽依旧!

    裴狐狸眯眼一笑,眼里光芒星闪,他说:“当然,我不需改。”

    “……”

    “怎么,霄小白你想违约?”

    “谁跟你又有什么约了?!”霄白暴跳了。

    “上次。”裴禽兽微笑,“你吻我的时候。”

    “……”

    “三日阁的那次。”禽兽眯着眼补充。

    “……”那是……那是……

    “霄小白,你不会想始乱终弃吧,嗯?”

    如果前一句始乱终弃讲得是可怜兮兮,那后面那声嗯则是带了明显的威胁意味,配上某禽兽眯起来的眼睛,霄白发现了,她会死得很惨,很惨很惨。

    “不要叫我霄小白!”这个称呼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呵。”

    “……”

    混乱的一天终究是过去了,霄白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回想着一连串的乌龙事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好在裴言卿并没有坚持住一个房间,不然就连晚上都不得安宁。不过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在主卧边上腾出了个房间,她现在住的就是紧挨着他房间的那个地方。

    静下来的时候,思绪也渐渐理清了。

    霄白想起了小时候被师父抱着的岁月,那个时候多单纯,一心一意地相伴,没有摘星楼,没有杀父仇,没有一切的烦恼事。她一直是看着他的,一转眼,居然已经那么多年。

    裴禽兽说,给自己第二条路,指的就是试试除了云清许外,还有什么留恋的吧?她抱着被子叹气,这路,哪里是说走就能走的?裴禽兽今天已经把话说那么明白了,她就是个傻子,也听得出他话中意到底是什么。可是他要的东西,她真的给得起吗?

    那个禽兽不是个好人,却一次次地为她破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