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吧_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神级大药师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上门示好
    东山老街,济世堂。

    “李老板在家吗?”刘强站在门外,伸手在敞开着的门上敲了三下,与此同时抻着脖子往屋子里面望。

    李东正在后院熬药,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拎着烧火棍走进药铺,看到刘强后,冷笑着道,“我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刘总,不知道刘总来我这个药铺干什么?砸玻璃吗?”

    李东挥了挥手中的烧火棍,手臂粗细的棍子被他挥动的‘呼呼’带风,这要是打在胳臂或者腿上,必断无疑,不是棍子,是胳臂和腿。

    刘强听到后脸色一变,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李老板你误会了,我怎么敢砸李老板的店?就是过年回来之后,一直没来看看李老板,今有时间,所以过来拜访。”着把放在地上的两瓶酒拎了起来,以表示自己真的没有恶意。

    李东看了看刘强,如果因为这两瓶酒就让他对对方的印象改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再,他差这两瓶酒?“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很好,你可以走了。”李东不客气的道。

    “别介,李老板,我人都来了,好歹让我进去坐坐,我知道你对我的印象不好,可是我是真改了,而且我已经见识到了李老板你的厉害,如果还敢打你的主意,那我不是找死吗?”刘强苦笑着道。

    “挺长时间不见,你的嘴变的倒是比原来会话了,就是不知道的是真是假。”老话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想看看,对方这次又想搞什么,“进来吧。”李东完转身回到了后院。

    刘强乐不颠儿的进了门,把手里的两瓶酒放在桌上,然后跟着李东来到后院,他没坐,就那么站在院里,乐呵呵的,什么也不。

    李东一边熬药,一边瞄了眼刘强,不会又盯上了他的金创药吧?不过他现在熬制的是减肥药,而且,药都已经下锅,对方应该没那闻香识药的能力,更何况这是神药,方子以前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李东故意没搭理对方,他相信对方这次来,绝对不只是拜访他那么简单。

    果然,十几分钟后,刘强站不住了,二十几分钟后,刘强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躁动不安,等到了半个时候,便开始抓耳挠腮的。

    “刘强。”李东突然叫道。

    “诶!”刘强赶紧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微微的弯着腰,恭敬的等待着李东的吩咐。

    李东笑了,无意之间的反应,是最能体现出一个人内心真实一面的,看来对方是真被他修理怕了,这样也好,省的他还要一直提防着。

    “刘强,咱们认识半年,也算是老相识了,有什么话就直,别在这里吞吞吐吐的,一点儿不像爷们儿。”李东道。没错,和对方以前干就干的性格比起来,现在的对方看起来确实像个娘们儿。

    “李老板的眼力真好,我有话都能够看出来,你真神了。”刘强一边笑一边冲着李东伸出大拇指。

    “你就别给我拍马屁了,有话赶紧,没看我忙着吗?再不,我可要撵人了。”李东冷下脸,他现在是大忙人,没时间陪客。

    咳咳!

    刘强咳嗽了两声,然后来到李东的身后,声的问道,“李老板,那个,齐山村那边的事,你知道吗?”

    “齐山村?什么事?”

    “就是那里的村民跟我们公司的田总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冲突,都已经好几了……”

    “听过一些传闻。”李东道,这事虽然发生在齐山村,但是涉及到了周围好几个村,又发生在现在最火的药材种植基地里,闹的整个东山都已经传开了,海昨过来的时候,还跟他过这件事。

    “李老板,你这个田中阳可气不可气,去年承包土地的时候,我明明都已经跟各个村子搞好了关系,他来了可倒好,又挑村民的毛病,又降低村民的工钱,更可气的是,还派人去砸村民的窗户,你,这些都是人干的事儿吗?”刘强气愤的道。

    李东只是笑笑没有话,这些确实不是人干的事儿,但是这话从海的口中出来,和从同一个公司的人口中出来,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从海的口中出来,那叫八卦,最多叫幸灾乐祸,可是从刘强的口中出来呢?这就不得不让人细细琢磨了。

    其实李东也听过一些有关刘强和田中阳的事,两人虽然是一个公司的,但却是两路人,其实想想也是,刘强跟顾学林打下了东山这片承包地,本来应该是分公司总经理最合适的人,结果现在却变成了副经理,刘强能跟这个新总经理好吗?肯定尿不到一壶去!

    刘强一直观察着李东,见到对方什么都没,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可是一想到自己来都来了,脸皮都已经豁出去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于是道,“李老板,你可能不知道,田中阳这个人,有些目中无人,以前在总公司那边就是,现在被安排在这里,心里有些不平衡,更是变成了见谁咬谁的疯狗,连我都被咬过,我想同在一个县,又是竞争对手,他将来肯定也会来咬你的。”

    “好啊。”李东笑着道,“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他的牙一个一个的掰下来,看他以后还怎么咬人。”

    “李老板,我知道你的本事,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到时能够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要防患于未然吗?”刘强问道。

    “防患于未然?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才还手。’这样咱也有理啊,就算闹到公安局,我也不怕。”李东回头看了一眼刘强,那眼神好像在:你有体验,应该懂得。

    刘强尴尬的笑了笑,他确实有领教,要不然也不会在手下被打断腿的时候,还不敢报警,谁让是他理亏呢?

    刘强心里这个急呀,自己都已经把话到这种份上了,难道李老板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吗?

    “李老板,你,是我成为总经理之后对你有利,还是田中阳是总经理对你有利?”刘强问道,用这话直接来问竞争对手,他也是没辙了。

    就田中阳干的那些事,他本来想向老板打报告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为这里的副总经理,如果打总经理的报告,取而代之的意图就太明显了,而且顾老板对他这几次把事情搞砸也很生气,能不能相信他的话,还是个问题,所以几次拿起电话,最终都放下了,于是他想起了李老板,想起了李老板的种种手段,如果有李老板出面,那一切就简单多了。

    “无所谓有不有利,毕竟东山药材基地的格局都已经定下来了,你们跟各个村子签订了那么多年的承包协议,不可能再把村子承包给我,而且我现在忙我手上那点儿地,都已经不可开交了,暂时没有扩张的想法。”李东着着突然笑了起来,“其实你们公司现在这种情况对我最有利,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不合,总经理又是一个不明乡情的傻-逼,我估计以现在这种情况继续闹下去,等不到秋收,齐山村的村民就能把你们赶出齐山。别跟我提什么承包协议,能给村民带去好日子,那是协议,带不去,那协议还不如个屁。”

    刘强脸色很难看,他承认对方的有道理,一个内外交困的竞争对手,总比一个团结一心的竞争对手要好。

    “李老板,话是这样,但是中康就算没了齐山村,还有其他很多的村子,只要田中阳在这个总经理的位置上待一,对大家就都不是一件好事,你也不希望他把东山的药材市场搅浑是不是?”刘强又向李东凑近了几步,道,“如果我能够成为这里的负责人就不一样了,首先我保证不跟李老板作对,其次可以用我们中康药材公司的专业经验来帮助李老板,而且是义务的,不收分文费用,再则,秋收之后,我可以用高出市场的价格,来对李老板公司卖不出的药材进行收购,而且如果咱们能够联手,那就等于垄断了东山一半的药材市场……”

    李东盯着炉坑儿里面的火苗,干柴遇到烈火,不断的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其他什么的,李东都不在意,但是刘强所的,给他经验上的支持,却令他非常的心动。

    中康药业毕竟是大药厂,上市公司,不管是从上游的药材种植,还是中游的药物生产,亦或是下游的药品销售,都是非常专业的,如果刘强能够把中康先进的种植经验和经营理念传授给他,那么他的药材基地岂不是将告别现在的无序化的管理,走上专业的道路?

    特别是市场这一块儿,大药厂能够时刻掌握全国药材市场的情况,如果有了刘强这个卧底,那么他在这方面倒是会省下很多工夫。

    只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李强这个人到底可不可靠,值不值得去信任,如果对方过河拆桥……

    照片,对呀,他有对方的照片啊,难道还担心对方反悔?

    李东回头瞥了瞥还在絮絮叨叨讲着各种有利的刘强,不耐烦的道,“行了,别了。”

    刘强一顿,看到李老板的样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以后我怎么,你就怎么干,有问题吗?”李东淡淡的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刘强赶紧道。

    “那就这么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