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吧_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 第135章 分忧
    陌上秋进来以后,紧接着太子也笑眯眯地进来了。

    平西王冷冷地瞥了太子等人一眼,也没有起来打招呼的意思。反倒是太子见到平西王一家,眼睛一亮,“王叔、王婶也在。”

    “家宴,不便招呼太子,太子请便。”平西王不客气地开口。

    太子……

    陌上秋从进门开始,心里就正在琢磨着到哪一桌蹭饭的可行性要高一些。当他看到连太子的身份,在平西王,面前都不管用的时候,果断地转身往容峘一桌走过去,“恭喜王爷喜得佳人。”

    这厮绝对是没脸没皮的人,而且相当会钻空子。一声道贺之后,他顺势看准容峘身边的椅子就想坐下。

    容峘冷冷瞥了他一眼,很温柔地送了他一个字,“滚。”

    一个滚子出口以后,他还附送了虎虎生风的一脚过去。

    陌上秋嗷地叫了一声,捂着屁股就跳到了一旁,“越清王身手果然不凡呀。”

    等一道道大菜上的差不多的时候,叶子衿带着一身油烟味和一头的汗水从厨房里出来了。

    “丫头。”八皇子立刻开始套近乎。

    容峘听了他的称呼,冷冷地送了犀利的眼神过去,八皇子顿时打了一个寒战,腆着脸改了称呼,“瞧我这张嘴,你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按照惯例,我应该叫你六嫂才对。”

    “这谁呀?”没想到叶子衿更不客气,直接越过他,然后坐到了容峘身边,“你认识的熟人?”

    “不认识。”容峘果断地回答。

    “我们也不认识。”李玲珑否认得更快。

    八皇子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操作?他好像并没有得罪丫头,丫头怎么就将他给记恨上呢?

    难道丫头在皇宫里被吓傻了,得了失魂症?

    “姐,丑虾来了。”摇光、玉衡、如兰各自端着一大盆的龙虾过来。

    “这儿。”叶子衿跃跃欲试。

    不大一会儿,机自力更生,也到厨房端了一大盆的龙虾出来。

    “王爷,请净手。”如冰先端了一盆温水出来。

    “去去,洗手吃龙虾。”叶子衿催促,顿了顿,她又觉得不妥,“你背部和内腑都受了伤,能吃辣吗?”

    “少吃几个应该可以。”容峘淡笑着回答,随即站起来,在水盆中清洗了双手。

    “你们两个也别讲究了,去去,赶紧洗手去。”叶子衿再催李玲珑和李婉儿。

    “你怎么不洗?”李玲珑和她攀比。

    “我刚刚洗完了才出来。”叶子衿已经剥了一个龙虾美滋滋地吃起来。

    真不愧是厨子,龙虾到了她的手里,她一只手抓住虾头,一只手抓住龙虾的腹部,轻轻一扯,虾头和身体就分开了,接着她再从虾的腹部轻轻一转,整个的虾壳就和虾肉分开了。

    “尝尝。”叶子衿知道容峘有洁癖,故意用手捏着虾肉丢进了容峘面前的碟子中。

    谁知容峘根本不嫌弃,直接用筷子夹起了虾仁,然后放进嘴里吃起来。

    “就这样直接用手?”李玲珑傻眼了,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讶之色。都是油,还是红油,她才不要直接下手了。

    “尝尝。”就在李玲珑话之间,叶子衿已经熟练地剥了两个龙虾,她也不吝啬,一个分给了李玲珑,另一个则丢给了李婉儿。

    李婉儿对吃得向来来者不拒,“谢谢叶姑姑。”

    谢完以后,她毫不客气开吃。

    “好好吃,有点儿辣。”可怜的李婉儿到底年纪,一口麻辣龙虾下肚,辣得她不住吸气,却根本舍不得吐出嘴里的虾。

    “别指望我给你们剥,想吃的话,直接下手。”叶子衿开吃。她嫌剥开的虾仁味道不足,还特意倒了一点儿龙虾的汤放进碗中蘸着吃。

    龙虾的味道真的出乎意料好,虾肉紧而嫩滑,辣中带着麻,麻辣中又带着不清道不明的香味。连容峘这种喜欢甜食的人,都忍不住叫好起来。

    李玲珑见他们一个个表情都那么陶醉,而且叶子衿吃起来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她皱着眉头用筷子夹了虾仁放进嘴里。

    一口虾下肚后,她再也顾不上矜持了,用筷子夹了几个龙虾放在自己面前的盘子中,然后卷起袖子开始剥起来。

    “蘸汤更有味。”叶子衿出售经验。

    李玲珑听了,赶紧从盆里舀了一些汤放在碗中。

    剥虾是个技术活,李玲珑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剥了一个,虾肉却断开了。再看叶子衿,连气都不带喘的,接二连三已经有五六只虾下肚了。

    “叶姑姑,我不会。”李婉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叶子衿。

    叶子衿笑呵呵,扭头看着容峘剥。

    容峘的手指白皙而修长,这家伙剥第一个虾的时候,动作还不熟练,但一个之后,他的速度明显快起来,后来居然不比叶子衿慢了。

    叶子衿怂了一下鼻子,然后剥了几个虾丢进李婉儿的碗中,“告诉你,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吃丑虾最大的快乐就是动手的过程,明白吗?来,我教你。”

    盆里的玩意难道味道真的很好?平西王一家从虾送上来,其实并没有人动筷子。不过,即便他们不相信别人,但李玲珑和李婉儿却是自己人,两个吃货夸张的表现,已经充分告诉他们,盆里的丑虾味道可能真的不错。

    李乘风和李成宇不约而同同时伸出了手,一人抓了一只龙虾在手。

    “去掉头以后,从腹部开始,一圈一圈剥,虾仁出来就是完整的。”叶子衿还在对李婉儿孜孜不倦地指导。

    平西王一家全都竖起耳朵,将她传授的“秘诀”充分地记在了心中。

    李乘风手一转,果然白白胖胖的虾仁就出来了。他学着叶子衿的动作,也从盆中盛出了半碗的汤汁,然后用手里的虾仁蘸着吃。

    美味,下美食中的一绝呀。

    李乘风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快起来。

    李成宇倒还不错,将第一只虾递给了王妃,王妃吃了一口虾以后,眼巴巴再看着李成宇。

    李成宇……

    平西王府一家人吃相比较文雅,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再好吃,他们也不能丢了脸面。

    机那边一桌就完全没有了这一层的顾虑,特别是桌子上还多了臭老头和玉海棠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整个吃虾抢下的过程,简直堪比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死不要脸的老头,你已经吃得够多了。”桌子上,老头吃得最多,因为他的武功最好,所以动作最快。加上最不要脸,所以根本算是无敌的存在。

    “臭子,你吃这么多,不怕遭谴?”偏偏,该死的老头自己吃得多倒也罢了,他还眼红别人,其中饱受欺负的就是坐在他身边的玉海棠了。

    玉海棠根本顾不上和他斗嘴,哼,嫌弃他吃得多,也不想想,一大盆的丑虾,他只吃到了五只好不好?

    “你不能多吃。”叶子衿见容峘吃了七八只以后,还在剥虾,立刻开始当起了管家婆。

    “不是我自己吃,给你的。”容峘的手上满是油,他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嫌弃的神色,正认真地剥虾,他剥好一只虾就丢给叶子衿一个。

    叶子衿似乎是想故意气李玲珑,她吃一只虾,就啊呜一声。

    李玲珑手再快,也比不上他们两个人,气得鼓着嘴瞪她。

    她一生气,叶子衿就高兴。

    三张桌子上的人吃得十分热闹,平西王府一桌上,连王妃和世子妃都顾不上矜持,直接对着丑虾下手了。

    八皇子、太子和陌上秋顿时觉得心塞,他们盯着看,倒是两剥虾的技术看得一清二楚。技术学到手又有什么用,他们根本就没有虾可吃呀。

    陌上秋看着盆中红彤彤的龙虾在一只只减少,顿时觉得人生都开始变得灰暗起来了。

    “叶姑娘,一壶上好的花雕,换姑娘一碟虾如何?”欧阳楚手里提着一个坛子过来,他既没有和平西王打招呼,也没有和容峘、太子、八皇子和陌上秋打招呼,而是直接过去站到了叶子衿的面前。

    “成交,其实你不给我酒也无所谓。”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丫头,酒你不喝,送给我。”老头大喊。

    “我勉强看你入眼,我告诉你,给你丑虾可以,但你必须保证不能让别人吃到,否则的话,以后就没有你的份了。”叶子衿笑嘻嘻地回答。

    “可以。”欧阳楚也很干脆。

    于是,两个当事人决定了以后,很愉快地就相互换了。

    “给你。”叶子衿将一壶酒丢给了老头,老头连忙伸手接住了,“你这丫头,也太毛躁了,要是掉地上摔碎了怎么办?”

    “碎了的话,明你没有口福,本领不强,怨我干什么。”叶子衿瞪了老头一眼。

    好吧,会做美食的厨子最厉害。老头被她喷的顿时无言以对。

    欧阳楚又点了云客来中几个招牌菜,还厚着脸皮向叶子衿讨要了一碟的酒鬼花生米,然后自斟自饮起来。

    陌上秋看到他独自享受着一大盆的丑虾,羡慕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八皇子期期艾艾就开始往欧阳楚面前靠。

    “八皇子,想必你也听到了叶姑娘所的话。八皇子不会想害本将军以后和美食无缘吧?”就在他快要靠近桌子的时候,欧阳楚淡淡地开口了。

    八皇子……

    八皇子觉得好心塞呀,他觉得自从叶子衿来到京城以后,周围的人,一个个全变得不正常了。更可恶的是,这丫头将周围的人似乎全都带成了毒舌,一个个只要一张嘴就能噎死人。

    “欧阳将军,不如我们打个赌。”陌上秋见八皇子吃瘪,立刻换了一个方式。

    “我们很熟吗?”欧阳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想打赌也成,明日开始。本将军忙着剥虾,不像你闲得发慌。”

    陌上秋的胸口顿时像被利箭射中,这家伙太坏了,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子衿看到陌上秋和八皇子一起吃亏,高兴得忍不住又塞了两只虾进了嘴里。

    “没有了,最后一只给老头,要尊老懂不懂?”边上的一桌又开始吵起来。

    “我们比你了好几轮,你怎么不爱幼呢?”开阳冷笑着。

    话很犀利,也有道理。

    但道理这玩意对老头来,半点儿用途也没有。

    他手疾眼快,直接将丑虾抢到了自己的碗中,然后虎视眈眈瞪着每一个人。

    “得了,不就是几只虾吗?后厨房多得去了,机,到后面再端一盆出来就是。”叶子衿乐呵呵地。

    “叶姑娘,你好像是专门请我们吃饭。我们的虾也没有了。”李乘风的声音很淡,不过可以听出他很不高兴。

    这么快就吃完呢?叶子衿听了一愣,扭头看过去。果然,平西王府一家桌子上的盆里只剩下了汤汁,盆中一开始堆满的虾子全都剩下了壳。

    战斗力爆满呀!叶子衿叹口气,又吩咐摇光,“给平西王府再上两盆,剩下的你们几个赶紧吃,否则的话,等会儿就吃不到了。”

    对于自己人,叶子衿向来很护短。

    摇光几个听了,笑着答应一声,然后从厨房中端出了两盆虾放在了平西王府桌子上。

    “子衿,我也要。”李玲珑护食,这边桌子上盆中还有虾,但数量不是太多,她一听虾要没有了,立刻就急了。

    “你急什么,一口气不能吃个胖子。我已经让人明日送虾子过来了。你老爹和老娘算是客人,明日就没有他们的份了。你和婉儿住在王府中,你还怕没有吃的?再了,今做得急了一些,汤料还没有彻底入味了。等明日我们早点儿做,晚上再吃的话,味道就更绝了。”

    李玲珑一听,眼睛立刻亮了,“你答应我明日还做,可不许谎。”

    “你什么时候见我话不算数过?”叶子衿斜睨看着她。

    李玲珑见她眼神不对,赶紧带着谄媚恭维她,“错,我错了,叶子衿你向来话算话,明做,明肯定会做。”

    平西王……。

    唉,人家都闺女是贴身的棉袄,看看自家的棉袄,为了一口吃的,完全将自己这个当爹的给抛弃了呀。

    不八皇子、太子和陌上秋馋得口水要留下来,就周围的食客吧,看到这边三桌人海吃胡吃,更是馋得厉害。

    丑虾谁都见过,不过这玩意张牙舞爪,平时根本就没有人看上眼。鬼知道,叶子衿居然将其烹饪成了一道美食。

    虽然大伙都没有尝到丑虾到底什么味,但大家闻到散发在空气中的味道,口水就已经开始泛滥了。如果不是顾忌到三桌人,他们都得罪不起。有人肯定就动手抢了,或者用银子砸,也要砸一碗过来尝尝呀。

    “叶姑娘。”就在众人抓耳挠腮盯着越来越少的龙虾,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救星冒了出来。

    “是你?”叶子衿看到周城,笑眯眯地和他打了招呼。“好巧。”

    周城很想告诉她,他过来其实是早就打听好了才过来的,和凑巧根本搭不上边。

    “姑娘做的虾,味道太好了。光是闻起来,在下就觉得馋了。不知道姑娘明日再做的话,有没有兜卖的计划?”

    卖龙虾呀?周城的话引起了叶子衿的思考。

    实在话,在做龙虾之前,她还真没有想过要做龙虾卖。不过周城的话,给她提了一个醒,一斤龙虾收购上来的价格,最多是六文钱,但是经过加工以后,兜售出去的话,价格可就任由她来定了。

    “容峘,我和你商量一个事。”想到有钱赚,叶子衿决定将龙虾作为招牌菜在云客来提供。不过,利钱嘛,她得和容峘好好谈谈。

    “不用商量。我的东西自然全是你的,你想将这道菜在云客来兜售,整个云客来都给你也无妨。”容峘太了解她的性子了,叶子衿一张嘴,他就猜到了叶子衿要什么。

    容峘给的礼物有点儿大,看着容峘深情款款的眼神后,叶子衿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容峘的大度,衬得她是不是太气呢?

    “呵呵,我就是,咱们现在都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还分什么彼此。”底气不足之下,她讪讪地,颇有些自嘲的意思。

    容峘宠溺地盯着她看。

    “不过,常言,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了。咱们现在不是还没有成亲吗?所以,账目就更应该要分得清楚一些才对账是不是?”忽然,叶子衿声音高起来,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李玲珑不客气地直接给了她一对大白眼,该死的叶子衿,果然还是家子气。亏她刚刚还觉得叶子衿改了性子了,没想到死丫头还是这么抠门呀。

    平西王妃听了忍不住轻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贪财得如此理直气壮。

    “常运,立刻拿着云客来的房契去衙门改了户主。”容峘扭头吩咐。

    “是,王爷。”常运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半点儿含糊都没有带。

    “等等。”叶子衿叫住常运,“龙虾分开来算就行,我和酒楼五五分成。等会儿,你写个合约给我看,明日我要过目。至于房契什么的,我才不要了。”

    完,她睁圆了双眼瞪了容峘一眼,张开嘴巴无声地对容峘“”了几句话。

    容峘看懂了她的嘴型,嘴角忍不住又勾了起来。“照着王妃的去做。”

    “是,王爷。”常运心翼翼地看了叶子衿一眼后,又看着容峘认真答应一声。

    八皇子等人见到容峘和叶子衿的交锋,都忍不住暗自摇了摇头。啦,这还是越清王吗?完全是个妻奴呀,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未来越清王是个怎样的妻奴。

    龙虾的味道真的很好,欧阳楚一个人就干掉了满满的一大盆。

    这一晚,最觉得心塞的就是八皇子和陌上秋了。美味当前,他们居然只能远观,却没有办法品尝,个中滋味,也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到了。

    “掌柜,明日可有丑虾卖?”还是陌上秋聪明,他见无法从叶子衿身上下手,只好来一个曲线救国了。

    常运笑眯眯地回答,“回相爷,你问的话,不会好。店中的厨子暂时没有人会做丑虾,什么时候学会,我也不好,都是各位捧场,我也不能蒙大家不是。”

    这话得很漂亮,不过等同于没。

    陌上秋在他这儿也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更觉得心塞了。“你问问你家主子不就知道了,本相觉得在场的各位肯定也想知道,大伙对不对?”

    “对,掌柜,你就甭卖关子了,我们也想知道云客来什么时候卖这种丑虾呢?”

    “要是有丑虾卖,可以不可以预定呀?”

    “就是,掌柜,你可不能将生意往外推呀。”

    ……

    别,陌上秋这一手玩得很漂亮,一人的提议好拒绝,众人的要求就不好直接推掉了。云客来毕竟要开门做生意,而且做的还是贵人有钱人之间的生意,要是将人全都得罪光了,肯定会影响到酒楼的营业额。

    常运不敢怠慢,他满脸堆笑应对大家,“大伙儿都别急,这几日肯定会推出。”

    “明日开张,除去八皇子和丞相以外,想吃的人进店抓阄,谁抓到了可以单点。”

    “为什么不许我点?”八皇子第一个炸毛。

    “不为什么,我乐意。”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八皇子,谁叫你老欺负叶姑娘了,人家叶姑娘肯定看你不顺眼。不过,叶姑娘,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向来……”利益当头,陌上秋很不要脸地先出卖了八皇子。

    八皇子……

    “很不好意思,他欺负我不假,但我看你更不顺眼。”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我不顺眼的话,你们大可反过来欺负我呀。”

    这叫什么话?八皇子和陌上秋听了,气得肝脏都在痛。

    该死的丫头,身份改变了,果然变得更加无耻了。反过去欺负她,亏她出口。

    要是能欺负得了她,他们还傻站在边上干什么?

    李玲珑看到叶子衿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成功地秒杀了南靖国比较难缠的两位大人物,顿时她对叶子衿的敬仰达到了空前的高度。高,实在是高呀,这样欺负人简直太爽了。

    李玲珑忽然觉得以往她和人对吵什么的,简直是弱到家了。

    “多谢叶姑娘,那明日我早点儿过来。”周城拱手见叶子衿似乎将他这个大活人忘记了,连忙轻声向她道谢。

    果然,他这一手成功地引起了叶子衿的注意,“呵呵,周公子呀,起来,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这样吧,明日你也不用太早过来,明日你那一份,我亲手做。”

    “多谢叶姑娘。”周城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

    虽然,云客来中的厨子厨艺都不错,但即便他们是跟着叶子衿手把手得学会如何做丑虾,以周城的私心,他还是觉得叶子衿的厨艺更胜一筹,叶子衿亲手做出的菜式味道就是不同。

    其他的食客听了他们的对话以后,眼中也全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其中,陌上秋更甚。

    该死的丫头,居然将他排斥在外了,他好后悔呀,早知道叶子衿和容峘一样气,受一点儿委屈就瞎吃必报的话,打死他在宫中也不会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他是那样谨慎的一个人,怎么就犯了那样低级的错误呢?

    可以,这一晚完全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不少食客回去的时候,脸上都带上了兴奋的神色。

    “姑姑,明日我们还可以过来吃虾吗?”李逸周兴冲冲地过来问。

    叶子衿一愣,她只打算请平西王府一顿,没打算包圆他们以后所有的餐点呀。

    不过,当她看到李逸周眼巴巴的眼神以后,拒绝的话,还真不好出口。

    “子衿,你看父王和母妃都喜欢你做的虾,明日,你就再为他们做一顿吧。”李玲珑帮着自己人情。

    “行,不过明日只有限量版的一大盆,多了没有了。其余的菜,你们自己点酒楼中的。”叶子衿斜睨看着李玲珑,顺便给她一个鄙视而凶狠的眼神。

    这丫头,还真不见外呀。吃她的,喝她的不,居然还想她承包整个平西王府的伙食,美得死丫头!

    李玲珑被她眼神碾压也不生气,用傻笑应对就是,反正她不吃亏。

    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顿时也让叶子衿尝到了心塞的感觉。

    “不想做就别做。”容峘看着她,然后漫不经心地看了平西王府那边一眼。

    李乘风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讥讽,气得他心肝痛。不过,李乘风也学聪明了,愣是没有站起来和他理论,哼,抠门的李凌莫,想激怒他黄了明日的宴请,没门!

    最后,双方是在各怀心事的情况下分道扬镳了。

    “周儿,干得漂亮。”回去的路上,平西王难得夸奖了自家孙子一句。

    李逸周这会儿倒是知道脸红了,想让自家人占便宜是一方面,另一方也是因为他太喜欢叶子衿做的饭菜呀。

    “王爷,叶姑娘,你们回来呢?”李玲珑吃饱了喝足了以后,和叶子衿一路斗嘴回到了王府。反观年纪的李婉儿倒是像个大孩子一般,一只紧跟着容峘的脚步。他们一行人刚回到王府,就看到了一张哀怨的脸、一张温柔的笑脸。

    “呵呵,是呀,刚回。”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她们又不是没长眼睛,用得着你解释吗?”李玲珑瞬间就站到了叶子衿一边,故意挤兑冷纤雪和费蓉儿两个。

    冷纤雪听了,脸顿时变得更加黑沉了。

    她觉得好委屈,晚上这一顿饭轮到她下厨,下午的时候,容峘外出,她根本不知道。越清王府的规矩多,而且下人们十分守规矩,她的人就算愿意花银子,也甭想从下人口中打探出半个字的消息出来。

    等她忙乎了半后,准备将饭食送到花厅,请容峘出来品尝的时候,却被管家告知,越清王根本不在府中。

    容峘出去做什么,冷纤雪肯定不敢明目张胆打听。不过她很聪明,婉转地旁敲侧击问了府中的丫头,要找叶子衿商讨一些事情。最后终于她也确定叶子衿一根本没有回府,只是将在外面购买的东西让人送回来了。

    冷纤雪不傻,她猜想容峘肯定外出去找叶子衿了。

    不过,即便她心里对此有准备,可当她看到容峘真的是和叶子衿一起回来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委屈。

    偏偏,李玲珑还好死不活地故意在她面前讥讽她。

    就那么一瞬间,冷纤雪差点儿就忍不住去要发火。好在,在最重要的关头,她的理智又回去了,她硬生生地压下了自己心头的火气。

    相比之下,费蓉儿要比冷纤雪有城府得多。她从看到叶子衿和容峘开始,脸上的笑容就没断。哪怕李玲珑就差指名道姓讥讽她,她依旧还是笑得得体。

    叶子衿看不得别人好,特别是她看不顺眼的人,要是在她面前嘚瑟,她统统都会给予反击,因为她认为对方在挑衅她。

    可惜,费蓉儿自认为算计得不错,还是输在了不了解叶子衿真实性子上。

    “哎哟,真是累死我了。”叶子衿没有顺着李玲珑的话下去,当然更没有指责李玲珑得太直白,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容峘开口,“王爷,王府里财政吃紧,你可不许拦着我。费姐和冷姐都出身名门,又是皇上特意指派过来为王爷分忧的人,我和她们比起来,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所以了,王爷也不能只压榨我一个人,怎么,这事也得我们三个人一起商量着来做才行。”

    李玲珑……

    越清王府财政吃紧,她怎么不知道?

    容峘看着叶子衿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叶子衿什么,他都没有反驳,不过,他也没有多看边上两个傻乎乎张大嘴巴的女人,“累了一,早点儿回房休息。”

    “王爷,你也太偏心了。”叶子衿假装怒视容峘,然后又凄凄惨惨地看着费蓉儿和冷纤雪问,“两位姐,王爷遇上难题,你们不会袖手旁观吧?”

    费蓉儿……

    冷纤雪……

    两个女人都不傻,叶子衿在她们面前唱作俱佳地表演了这么一通,还硬拉着她们下水,叶子衿对她们显然是没安好心。

    但明知前面是个大坑,冷纤雪和费蓉儿当着容峘的面,两个人都不好直接拒绝叶子衿。

    费蓉儿脑子转得最快,“叶姑娘得极是。我和冷姐奉旨到越清王府来照顾王爷,自然不能让王爷和叶姑娘两个人忧心。如果是王府财政吃紧的话,我手头正好还有些银子,王爷和叶姑娘也甭客气,遇上难事,大家同舟共济也是应该的。”

    聪明!如果费蓉儿不是对手的话,叶子衿倒是想为对方鼓掌喝彩了。费蓉儿果然是聪明人,简短的几句话就将她的态度表明了,同时还提升了她自己的地位。

    一方面,她等于告诉叶子衿,她是皇上派来的人,叶子衿最好不要对她太过分。另一方面,她连私房钱都拿出来了,叶子衿也不好过多的为难她。第三点,自然是强调了她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可以,费蓉儿就差明着告诉叶子衿了,她费蓉儿就是奉旨进府当侧妃的人,以后叶子衿少为难她。

    费蓉儿已经表态,冷纤雪哪能甘心落后。她冷冷地瞥了叶子衿一眼,接着又看了容峘一眼,笑着下嘴唇,“我手中的私房也有三万两银子,只要王爷需要,我自然乐意为王爷分忧,绝不会心疼。”

    呦呵,又是一个很会耍心机的女人。冷纤雪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这是在向叶子衿示威了,她冷纤雪愿意出银子的对象是容峘,银子而不是给叶子衿的。同时,她还故意露出了家底,无非是像叶子衿显摆一下,她到底多有钱。

    冷纤雪见叶子衿愣了一下,顿时心里一喜,只要能打击到叶子衿,不管用的是什么方法,她都高兴。

    李玲珑像看傻子一般看着冷纤雪,这女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驴子给踢了。难道冷纤雪年纪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她怎么就这么快忘记,叶子衿刚进京城,就坑了冷纤雪的五千两银子呢?再了,叶子衿在几场比赛中赢得银子可不算少,这还不算,别忘记了,叶子衿卖出的价菜,林林总总加起来的话,李玲珑猜想,叶子衿身上肯定不会少于三万两的银子。

    容峘听了费蓉儿和冷纤雪的话以后,脸已经黑透了。该死的两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她们是不是故意想让外人知道,他越清王是吃软饭,靠女人挣银子活下去的男人?

    发怒的容峘似乎完全忘记了,话题明明是叶子衿先挑起的,要罪魁祸首,他应该找叶子衿算账才对。

    但护短的容峘才不管别的了,他认定了就是冷纤雪和费蓉儿的错。没办法,实力超强的男人,任性起来就是这么无赖。

    “停,打住。”没等容峘发飙,叶子衿先开口了,“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的意思。”

    误会?费蓉儿和冷纤雪一下愣住了,叶子衿开始的不就是她们理解的那个意思。

    ------题外话------

    感谢各位的支持,打赏、月票、评价票都顶上了,再放一个星期的章节。除夕哟,大家又长了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