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名著小说 > 异端裁判所 > 第三百五十章、任务进行中
    猜到了这几个鬼鬼祟祟的仆人可能会有什么问题,但罗泽没想到问题会如此的严重。他现在只庆幸还好在给他下了魂蛊之后,就已经强迫他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

    突然得来这么多的信息,还都是爆炸性的,即使对方因为胆小非常的配合,但是罗泽还是花了不少时间了。

    现在他得赶快回到进入曼切斯家族的核心区,否则身负重任,更容易被怀疑,他必须以这个身份,迅速回到路非尔他二伯那里复命。

    虽然最后还是晚了点,但是进入黑屋中,罗泽低声恭敬地说了一个名字,然后立刻乖乖地进入旁边已经半跪下的队伍中,也算是过了入门这一关。

    罗泽喊的,正是那个偷偷跟着这个仆人的头领的名字。而背对着他们,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在他回来之后,也终于回过身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应该是接受了他理由。

    接下来,就是一波的阴谋诡计洗脑了,整个计划都来自于这位二伯,虽然只是听着就发现了好几处问题,但是罗泽没有提示出来因为这个计划中,其中大多数的细节都与罗泽没有任何关系。

    准确来说,是罗泽根本就不在意这个计划的成功或失败,他只需要这能够成为他的一个掩护就好了。

    他在意的,是在从那个仆人那里得知的,和金有关的那一部分计划!

    对于这位不甘于现在的地位,想让自告奋勇想他来当下一任族长的路非尔的二伯来说,应该是非常的不幸了,自己一直盯着那兄弟俩,防着他们,却被突然出现的罗泽来了一招“潜伏”。

    只不过罗泽所冒的险也不小,他现在是这位二伯的“心腹”之一,接触久了,他就算小心翼翼也避免不了被发现的结局。

    所以,他并不打算给对方任何可能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的时间!

    终于,在对方将自己的一些意思委婉地表达出来之后,便让所有人散了去,而罗泽,却是在假装一同离开之后,又偷偷返回了,面对着眼前人的不解和一点点愤怒,他请求道:

    “主人,这第一步,就交给我吧!”

    “哦?”

    对方听到罗泽的这请求,也有点惊讶,停顿了一会儿问道:

    “你确定?金那家伙可是最棘手的,一不小心的话……”

    罗泽的声音坚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十分忠诚的手下:

    “主人,您的计划必须要有这一步,而我,只是一个仆人,如果能为您做点事情,就是我的毕生荣幸了,请您相信我,一定能将炼金木拿到手!”

    罗泽此刻低着头,神力内敛,看不到对方的表情。经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的沉默,他终于听到了回应:

    “暂且相信你这一次,记住,出了任何事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不过这次,可能会有人暗地里帮助你。”

    “是!”

    罗泽赶忙应下,退了下去。

    没过多久,待在仆人房间的罗泽就收到了命令,让他送些东西给大少爷金曼切斯。最重要的事情终于要来了!

    罗泽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的幸运,从这位二伯这里得来的任务,居然和他在影杀盟中得到的任务一样,都是从金那里取来炼金木。

    不过影杀盟的任务,这只是其中的一半。在影杀盟的任务中,取来炼金木的七天之后,还得送回去。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既然是任务,照做就好。可罗泽现在有了另一个猜测,因为之前这位二伯说的那一句:

    “可能会有人在暗地里帮助你……”

    暗地里?难道指的是影杀盟的杀手?不会这任务就是他拜托影杀盟发出的吧?

    不过他仔细想想,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他真的耗费了那么多精力和影杀盟联系上并且发出任务,那为什么不直接要求杀了金,这样不是对他取得族长之位更方便吗?

    思考了一番,罗泽已经来到了金曼切斯的住处。刚到这院子外,他就能察觉到,面前的院子被一层能量笼罩保护着,一想到金那模样,需要被如此保护着倒也正常。

    “请进来吧。”

    金的声音传出来的同时,那层保护罩也裂开了一道,然后往外扩散直至形成一个正好供一人通过的通道。罗泽微低着头,踱了进去。

    首先落在罗泽眼中的景象,金依然坐在兽形傀儡之上,看来很有可能是彻底将这傀儡当成了自己的双腿。

    罗泽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当然,这也是金早就知道的,他不过是重复强调了一遍罢了。

    “大少爷,这是漆奇石。”

    漆奇石,是一种珍贵却难以用一般的神力或焰火就能炼化的异石,不过有了炼金木辅助的话,这一困难也就能够轻易被解决了。

    这就是罗泽得到的那位二伯的计划,通过用炼金木炼石的借口,让金把炼金木拿出来。

    “我已经从二伯那里听说了,这炼金木虽然是父亲赐予我的,但也是家族最为重要的几件宝物之一,借予二伯用用也是理所应当。你和我过来吧……”

    有些粗矿的上身,声音却是意外的轻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罗泽总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勇于战斗的典型战武魂脉拥有者,却生生地变成了文弱之人。

    不过罗泽在习惯了这种奇怪的违和感之后,反而开始越发的能够感受到金身上原本的噬战的血腥味。

    这也让罗泽不由得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

    金将他领到的地方,是一个很简单的房间,房间内就只有两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大大的石坛。罗泽即使都快将天泽学院的奇物书籍翻阅完毕了,都无法判断出这石坛是由什么炼制而成。

    不过金好像也没有任何想要为他解释的意思,直接将神力汇聚于指尖,在空中画着什么。不久之后,就有一个东西突然慢慢从虚空之中出来。

    那是一个黑金色的木盒。

    等木盒完全从虚空之中出来,金才控制着那木盒到自己的手中。从始至终罗泽都保持着自己一个仆人该有的样子,不多说,连眼睛也不多动。

    金就这样在罗泽的面前,将木盒打开,取出了那一条炼金木,然后直接扔到了一个石坛之中,对罗泽说道:

    “把你手中的漆奇石也扔进去吧,我这石坛是特制的,应该不需要太久,这漆奇石就能完全被炼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