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网游小说 > 清穿之四爷的萌妻驾到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宫内的消息
    >

    在清宴未出阁的院落里,费扬古和觉罗氏还保持着原样,仅是把房间里面的红木雕花的大床,换成了清宴陪嫁的床铺,等胤禛和清宴在这里留宿时,二人不用再适应了。</p>

    “素兰,你去把阿克敦叫过来!”清宴总觉得郡王福晋好似很了解家里的府邸,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吗?</p>

    稍晚,阿克敦从外面走了进来,赶紧给清宴行礼。</p>

    “阿克敦,那位是否常来?”清宴卷着手帕,在旁边询问道。</p>

    阿克敦颔首,费扬古和觉罗氏二人一直在躲避着那两位,基本每隔几日,就会过来联络感情的,甚至连觉罗氏很远的亲戚,都说了一个遍了。</p>

    如果推算日子,他们应该后日才会过来,当然,这个不排除,郡王特意派人来看着,胤禛和清宴过来后,就直接过来的。</p>

    “福晋,新宅每日都会有不少人来摆放,主子都是闭门谢客的。”阿克敦觉得费扬古真是改变了很多,连一边的武将宴请,全部都拒绝了。</p>

    清宴心里发苦,费扬古是个非常喜欢和朋友喝酒的人,她未出嫁时,费扬古基本每周都会去与通辽们喝酒的,如今,同僚们请不到他了。</p>

    “阿克敦,等到没访客了,你去与阿玛说,只要正常的交往是没有问题的!”清宴赶紧保证道。</p>

    在过来时,胤禛特意叮嘱了清宴,费扬古如果真的要出去,仅是在一旁喝酒,聊得也是一些家常的事情,根本没有涉及什么的。</p>

    “是!”阿克敦清楚了,清宴不过是给家里一个定心丸罢了。</p>

    在正殿,费扬古得知了清宴直接躲开了,心里看非常的开心,面前的郡王不死心,还是想要与胤禛拉关系的,当然,胤禛也不会多说什么,听着那人在旁边说着。</p>

    他不做任何的表态,让郡王有一种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p>

    费扬古认为胤禛的做法很对,找上门来的麻烦,也无法赖在胤禛的身上的。</p>

    “小乖,你怎么自己回来了?”赛托走了进来,瞧见清宴拿着一个话本,靠在了窗前的美人榻上看着。</p>

    “阿诨,你这么早就下值了?”清宴愣了,赛托这么早就换班了?</p>

    “今日休沐,军营内爷是一样的!”赛托摇摇头,清宴一点不关心他了。</p>

    清宴吐吐舌头:“阿诨去西山大营了吗?我还以为你们要慢一些呢!”</p>

    赛托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茶,今日过来,就是特意和清宴叮嘱一番,西山大营那边挪动了很多的将领,有一些与胤禛的关系还是不错的。</p>

    “小乖,等到回府,你把这封信交给四爷,记得,等到没人的时候交给他。”赛托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个信封,清宴赶紧拿了过来,直接塞在了袖子里面,准备听着赛托的话。</p>

    傍晚时,胤禛和清宴用了晚膳,在费扬古的再三催促下,他们坐着马车直接离开了,清宴靠在胤禛的身上,听着胤禛说正厅的事情。</p>

    “小乖,过几日进宫参加赏花宴,额娘邀请了蒙古诸部的女眷,那日的情况会更急迫了,蒙古的女眷们都带了诸部的待选秀女,应该就是为了皇子们过来的!”胤禛收到了蒙古那边送来的丰盛,最近,蒙古连连遭灾,所以,那些郡王们心有不甘,希望能找到依靠。</p>

    这次进京时,部落里面都提前召开了会议,把这些能之魂的皇子们的性子,全部分析了一边,大家都觉得胤禛这里是最难的突破口,若是能够突破,却是可能收效最大的地方。</p>

    清宴一脸懵,蒙古这些人就不能放下心里的想法吗?安分的生活不是更好吗?</p>

    康熙对蒙古的态度越发的不明朗了,朝臣们哪个敢与蒙古那边牵扯的?</p>

    赫舍里氏谋逆,康熙责罚了索相,连赫舍里氏的那些势力,基本都已经梁恩八旗了,所以,蒙古的首领们都是被警告过了。</p>

    马车抵达了府邸,清宴跟着胤禛进了房,她挥退了所有的奴才后,把赛托给的信递给了胤禛。</p>

    他翻看了信件,看着里面的内容,西山大营这边动作很大,康熙把胤给叫回来,也是有预谋的。</p>

    在皇子里面,只有十福晋是蒙古的后裔,她与胤的感情还是不错的,所以,很多的蒙古福晋基本都去她哪里报道了。</p>

    “小乖,你多与十福晋来往,她是个护短的,在蒙古,她的身份绝对的贵重,所以,她能够帮你阻挡这些人的刁难。”胤禛直接说道。</p>

    三日后,佟贵妃安排了赏花宴,在畅春园的梅园里面,种了不少种的梅花,在这个季节都开放了。</p>

    “额娘,这花真的很美!”清宴走进了梅园,就被眼前的的美色所吸引了,认为佟贵妃把她提前带来,是为了照顾她的。</p>

    “这里的梅花,都是万岁爷亲自挑选的,佟太后非常喜欢梅花,所以,我们想姑姑的时候,就会过来欣赏。”佟贵妃是为了膈应科尔沁的人,当初,他们一直在压制着八旗的后妃,所以,佟太后才会生活的那样的憋屈的。</p>

    “原来是这样,额娘,四四还说,让您多休息一下,没有必要与这些人有什么牵扯的。”清宴尽心的把胤禛的话专属出来。</p>

    佟贵妃抿嘴笑道,胤禛是真的担忧她的,所以,才会说了这话,在康熙的眼里,无人能比佟贵妃更好的。</p>

    “嗯,我知道的,小乖,有没有人过去?”佟贵妃听说了胤禛和清宴回去,居然被人堵在了新宅里。</p>

    “当然了,除了赏赐的人外,科尔沁的两个郡王也都安奈不住了,直接找上门了!”清宴街道了帖子时,她都愣了住了。</p>

    胤禛不厚道的笑起来,科尔沁已经没有了对当年的霸气,现在的首领们无法高高在上了,他们只有投靠不同的阵营,以求得以后的荣耀了。</p>

    “万岁爷有了一些小动作,清宴明日起,不论是谁邀请你,都不要再出门了!”胤禛也被当成了靶子,清宴若是出门,稍有不慎,就被人给套路了,那时,胤禛就算帮着清宴摘出来,也是不可以的了。</p>

    “嗯嗯!”清宴点头了,“额娘,今日还要宴请蒙古诸部的福晋们吗?”</p>

    “当然了,她们可是目标!”佟贵妃已经拿到了康熙指婚的名单,这次不过是透透气而已。</p>

    ,精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