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寥 > 第118章 恐怖的大魔王季寥!
    风羽清晰感受到自己足下的地面正在不断隆起拔高,一座如倚之剑般的孤峰凭空在山里出现,峰顶如剑尖,已经入云,有惊世骇俗的剑意自孤峰爆发出来,举世可见。

    风羽咋舌道:“这……山峰不会就是前辈你练的剑吧?”

    无生道:“我的剑是我自己。”

    他背起手,看向苍茫云海,风羽一时间竟不能发现无生的气息了,不,无生的气息已经浑融在地自然之中。

    身即地,道法自然。

    作为玄门正宗五庄观的弟子,风羽一下子便认出无生的境界便是千万年来无数炼气士苦苦追寻的境界。

    “所以前辈他的剑是自己,自然也是这片地?”风羽突然意识到无生剑道的可怕之处。

    无生缓缓道:“你可以走了。”

    风羽早就不想被无生折磨,但是惊喜来得太突然,他道:“真的?”

    无生一拂袖,一股柔和却坚韧之至的剑气将风羽推走,眨眼间他便从峰顶如流星般坠入不知多遥远之处。

    “你不怕他被砸死在地上?”有人悠悠道。

    前方云海豁然分开,走出一个清俊的年轻人,正是季寥。

    无生道:“不会,我计算过。”

    季寥道:“你真无趣,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还这么认真。”

    无生沉吟道:“我下次会试着附和你的。”

    季寥哑然一笑,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无生道。

    季寥道:“我还以为你会觉得这种事很无聊。”

    无生道:“本来就很无聊。”

    季寥道:“那你为什么愿意去做?”

    无生道:“无聊的事便不能做了么?”

    季寥不由失笑,无生这一句话,居然很有道理。

    两人闲侃间,云海里荡起如水般的涟漪,白云之上,落日杳然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新月,如一柄刀。

    月光如水倾注下来,破开云层,大地上便有一轮明月升起,那是一个人,柳生刀斋。

    只是此时,他同上那轮弯月,好似并无区别。

    季寥看着渐渐升空,直到跟他们平齐的柳生刀斋,道:“你过去的法是水月之法,至阴至柔,更难得的是,你自身的体质却是极阳的阳明之体,阳气极盛,可以你一直都在修行并不符合你自身体质的功法,这等于是逆水行舟,偏偏你纵才情,克服了自身体质的障碍,超越了一般炼气士的极限,真正在修行上登堂入室,成为大家。

    若仅是如此,你的成就早该止步,但你居然从书身边,悟出三阳合一之法,以阳极而阴生,彻底将你的水月之法驾驭,从而再无迟滞,当今世间,能够接下你刀法的人,我想屈指可数了。”

    柳生刀斋微微一惊,他跟季寥交手过,虽然已然了解对方短时间内进步极大,也料想不到他居然能一眼看穿自己的虚实。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如今季寥已然看穿他,而他却没法看穿季寥。

    柳生刀斋皎洁无瑕的道心,不由自主蒙上一层阴影。

    他修行入微,立时察觉到这丝不对劲,豁然挑出刀尖,指向季寥道:“口舌无用,还请圣皇子见识过我的刀法后,再做点评。”

    柳生刀斋起初中意的第一个对手其实是无生,因为无生的剑意,实是代表了此界剑道的极致,如夜空下最令人瞩目的星辰,谁都想将其摘下来。

    可是季寥一来就给柳生刀斋一个下马威,导致柳生刀斋不得不改变目标,先行挑战这位山海界目前最恐怖的大魔王。

    他没有选择,若是避战,立时就得道心蒙尘,将他好不容易圆满的境界打破。

    得道容易守道难,一旦失道,对于他这级别修行者的打击,甚至比肉身遭遇重创还严重许多。

    季寥偏头向无生道:“这个对手本该是你的,现在没办法了,只能我来出手,好在你还有凤凰这个更厉害的对手,所以你不会生气吧。”

    无生道:“生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

    季寥笑道:“看来我们的友情真是经不住考验,等这次风波过去,我请你吃酒喝肉,你会消气么。”

    “会。”无生道。

    “你们有完没完?”柳生刀斋对于季寥无视他的举措,生出一丝忿怒。这忿怒不会干扰他的心境,如佛生出无名怒火,化身明王,扫除魔障。

    季寥负手向柳生刀斋道:“我刚才很松懈,你不偷袭我,已经失去胜利的机会了。”

    柳生刀斋忽地神情平静下来,如古井,没有一丝波澜,深邃的眼眸,似藏有沧海之力,不生波涛,也教人不敢觑。

    他刀身平直,朝前一点。

    凝练至极的刀光,似彗星横空,耀眼不可一世。

    季寥露出欣然至极的微笑,像是一位美食家,发现了令人惊叹的美食。

    他指尖点出,指肚和指甲覆盖上了一丝金色,这是那烂陀寺的金刚指,从他手里施展出来,俨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指甲贴上刀光的一面,轻轻颤动,淡淡的金光,覆盖上了耀眼的刀光,没有惊动地的大爆炸。

    季寥旋动指尖,刀光似绕指柔般缠在他手指上。

    以血肉之躯接下柳生刀斋的刀光已然不可思议,何况季寥还将刀光直接好似蚕丝般玩弄。

    这种法,简直不可想象。

    偏偏这是事实。

    柳生刀斋没有被吓住,季寥适才轻轻颤动指尖一共用了数十种不同的发力技巧,皆是妙到毫巅,才能造成他将刀光肆意玩弄的情景。

    只是他纵然看破了这一点,亦不得不承认,在精神修行上,季寥已然高出他一截。

    这确实是山海界巅峰级别的技巧,可要将其施展出来,依仗的不是境界,而是海量的精神力,将其计算准确,才能得到如此结果。

    所以柳生刀斋更清楚,在技巧上,他不可能胜过季寥了。

    因为他一切招数,都会给季寥强大的精神力直接破解。

    这跟当初钱塘君传季寥那破解他刀法的一招有些相似,但本质上区别很大。季寥应当是从中获得启发,不过他没有钱塘君那般高深的境界,于是采取用精神力取代那一招法意的办法。

    如果遇上跟季寥同等精神力的人,这一招季寥很难派上用场。

    可是山海界如今,或许是找不出那样的人来的。

    “这个家伙真是如恐怖魔王般啊。”

    柳生刀斋感叹之后,抛开一切杂念,暴喝一声,凌空再度跃起,飞上更高远的空,背影和上的弯月重合。

    虚空泛起涟漪,有实质水滴渗透出来。

    季寥神色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