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寥 > 第92章 屠刀
    山外有烽烟,山中有炊烟。

    烽烟是死亡的前奏,炊烟是生命的进程。

    佛屠子正拿着菜刀恣意的切割手里的白菜,好似花落雨,莲白纷纷扬扬掉落在案板上。艾沫在旁边一目不瞬的看着佛屠子做菜,在她眼佛屠子不是在切菜,而是在施展一套绝世刀法,如同就象山涧中的泉水一样,顺畅自然,没有丝毫停顿。

    白菜只切了一半,佛屠子道:“你来。”他将菜刀递到姑娘手上。

    艾沫平时里是个怯怯的姑娘,可她手上一握住刀,就有了一股神气,仿佛一刀在手,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她们姐妹过去都是无根的浮萍,因此季寥传她们武学后,艾沫就拼命的习武,因为以往都是她姐姐保护她,但她也想保护自己的姐姐,用武功来守护姐妹俩的命运。

    艾沫在武学上的确有惊人的分,她犹豫了好一会,才切下第一刀,很慢很慢,却没有生涩的停顿。

    渐渐的刀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流畅。

    当然佛屠子的刀法是山涧奔涌,而她的刀法更像是无声的细流,可都一般流畅清澈。

    半颗白菜终于被切干净。

    佛屠子摸了摸姑娘的头,笑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已经知道怎么用刀了,自己去练习吧。”

    艾沫点了点头,道:“佛爷,那我就出去了。”

    等艾沫离开,季寥又走进来。瞧着案板上的白菜,道:“没想到她居然有练刀的分。”

    季寥本以为像艾沫这样秀气的女孩子,是练不了刀法的,毕竟刀法相比其他兵器,其实很霸道。

    佛屠子道:“她有慈悲心,守护心,我正在考虑,传她一门很可怕的刀法。”

    季寥道:“什么刀法?”

    佛屠子道:“屠刀,又叫阿鼻刀法,此刀只有一式,练成之后,鬼神不容。”

    季寥笑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看来你这刀法是要成佛的刀法,你自己创的么。”

    佛屠子不免摸着光头,道:“正是我创的,贫僧还是有成佛的梦想的。”

    “所以也只是梦想啊。”血伞不知道从哪里蹦蹦跳跳出来,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季寥已经司空见惯两人的斗嘴,他此时目光落在血伞斩业身上,道:“你刚和人打过架?”

    血伞的伞尖上有一丝血迹,按理正常的血液落在她身上,都会被吸收掉,但这一丝血迹始终不散去,像是污点一样。

    血迹也是黑红色的。

    血伞道:“尊主,我可没有招惹是非,这次要怪夜摩诃,而且还得你去救一下它。”

    季寥道:“它整都在发呆,怎么会惹事。”

    血伞道:“尊主,你练功的时候,夜摩诃突然下了山,我见它不对劲,就跟着去瞧瞧,结果渐渐听到一丝奇怪的笛音出现在一片林子里。原来是有人用笛音,不知怎么便诱惑到了夜摩诃,它就傻傻的往笛音来源走。那人厉害得很,我还没确定她的具体位置,便被她一指头点杀到我面前,我跟她硬拼了一记,还好我够厉害,用伞尖刺破了她的指肚,那血迹便是她的。我猜她应该不是人,可能是厉害的妖魔。”

    她又补充道:“她很强,所以我先逃回来了。”

    季寥很想问血伞一句,你们不是好多年的朋友了,就这么不讲义气。不过在血伞的字典里,估计也没有义气这个词,她的观点是,既然打不过,肯定不能留着,先走为妙。

    夜摩诃还是要救的,这家伙是魔神之体,对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肯定有大用。他伸手往伞面的血迹一抹,记住了气息,便化为一道狂飙冲了出去。

    自灵飞派的清风徐来创出之后,只怕他是第一个将这潇洒恣意的遁法用得如此狂暴。

    没用多久,季寥就遁出百里,在一片林子下顿住。

    狂风大作,地上的草木都摇曳不定起来。

    夜摩诃正呆立不动,仿佛一座石像。

    它头上是一片星光,正在不断涌入它的身体。

    季寥挥了挥袖袍,绝强的丹力轰向星光,将其打散。一声冷哼响起,自林子里走出一个身上罩着黑色长袍的美貌女子。

    长袍仿佛流水一样,变化不定。

    季寥能看得出,她身上的长袍是一件神物。

    季寥凝神看着她,这女人的气息很危险。

    “修士,你是道门五派的人?”女子打量季寥,她的眼眸有些像蛇,阴冷,漠然,不带丝毫感情,让人瞧着便害怕。

    季寥摇头道:“我不是道门五派的人。”

    女子缓缓点头,道:“那就好,我不是很想得罪道门五派的人,既然你不是,也没什么好让我顾忌的了。修士,你打搅我收取这头尸,须得向我磕头道歉。”

    季寥道:“它是我的朋友,我要带走它,而且我没有磕头的习惯。”

    女子很是奇怪的看了季寥一眼,道:“它只是一个躯壳而已,你居然会当它是朋友。”

    季寥道:“也没有规定,朋友不能是躯壳吧。”

    女子道:“你话里透出一股平等的韵味,见性是功,平等是德。难不成你还修行过佛法,莫非你跟那烂陀寺有关联?”

    季寥道:“我跟那烂陀寺也没关系,你不用猜了,我没有什么背景。”

    女子道:“那就好,如果你是五派出身,或者本是那烂陀寺的人,却不出来,那你死了也活该。”

    季寥笑道:“看来你很喜欢欺软怕硬。”

    女子道:“这不是很正常么,得罪不起的人,我从来都不得罪,所以很多比我强大的存在都死了,但我还活着。”

    季寥道:“这么来,你现在也只是得罪不起那烂陀寺和道门五派了?”

    女子道:“当然,我毕竟独来独往,如果被几个跟我差不多的修士追杀,肯定讨不了好,而世间也只有这些地方才能找出几个跟我差不多厉害的修士。”

    季寥笑道:“可能你的判断有些差错。”

    女子道:“你是想你也很强大么?”

    “你试试便知道。”

    雷音炸响,季寥先声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