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孽缘:总裁,离婚吧! > 第十六章 她的幸福只有你能给
    最快更新孽缘:总裁,离婚吧!最新章节!

    茶室里有低柔的水一样漫过的音乐,听了可以让人觉得身心放松,宁静安然,可是室内的江越舟却一脸凝重,呼吸似乎都带了分量,他在最初的几秒钟内,如同失去了一切知觉,就像整个人都陷进梦魇里,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

    他怎么能想到,又怎么能相信,命运还有如此神奇的峰回路转,他自身的隐疾一直如同一座山一样悄然无声的压在他心头,可是莫名其妙中,他的儿子已经一岁多,并且聪明乖巧,健康可爱,他今天已经意冷心灰的接受了叶贝贝要出国远走从此他失去心中所爱的这个事实,可是黎明朗又给他送来了柳暗花明的机会。

    重重的惊讶和意外,让素来镇定自若的江越舟也彻底的失态了,他坐在那里,感觉浑身虚软,连移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黎明朗停顿了半晌,如同在给江越舟接受和消化这个事实的时间,继续说道:“贝贝这次回来,执意的疏远我们,跟这个孩子的身份一直有关系。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前一段时间,在你和贝贝旧情复燃的那天,小墨言生病了,吴姐怎么都联系不到贝贝,正巧我赶上了,就带着墨言去医院看病时,结果我就发现了这个秘密。”

    慢慢清醒过来的江越舟,恢复了理智,他压着心头百折千回的情绪,不得不耐心的听着黎明朗不紧不慢的讲述。

    “当我知道小墨言是你的孩子时,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甘心吗,贝贝爱你,念你,就连生个孩子也是你的!”黎明朗低头啜了一口茶,明明是上好的龙井,入口清香,但他却感觉苦到心头无处可抵。

    “当时我觉得自己是彻底的输了,但我不甘心,于是我就伪造了一张dna的化验单,想办法让贝贝相信墨言是我的孩子,所以她一半是因为孩子,一半是因为你家老太太的关系,所以最终才会答应嫁给我的。”

    江越舟听了黎明朗的讲述,如同被激怒了一样,他满脸涨得通红,连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双目突突的鼓出,咬牙切齿的说道:“黎明朗,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样做为我和贝贝造成了多大的误会?还有,还有,我跟那个孩子……”

    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么久以来,黎明朗对他和叶贝贝的生活一览无余,而自己居然全不知晓,这其中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有隐疾在身,对孩子的事情上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另一方面,则是他太过轻敌了,把黎明朗想的太高尚了,他没想到黎明朗连这样的花招也能用出来。

    黎明朗对江越舟的质问好似不以为意,一直以来,高傲轻狂的他,除了叶贝贝,是从不在意其他人的感受的。他知道自己爱上叶贝贝的这样的人,只是他的自讨苦吃,其中就算他机关算尽,背着骂名,到最终后,终是虚妄。

    他静了静,望着手里的茶杯,氤氲的水气在眼前模糊成一片,他突然有些喂叹,眼睛里也似乎蒙着雾:“我以为自己可以这样自欺欺人的活一辈子,以为自己可以不要她的心,她的爱,不要她的回应也能跟她生活一辈子,但后来发现,终究是不行的,看见她想念你的样子我难受,看着她看着那孩子的神情我更难受,她每当对那个孩子好,我就会觉得她是在对你好,所以我只能选择告诉叶贝贝真相,我们和平分手。”

    “你是说贝贝已经知道小墨言是我的孩子了?”江越舟只觉得一阵郁闷,偏偏罪魁祸首还不在眼前,让他发作不得,这个小丫头,既然早知道了小墨言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来找自己,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自己。

    黎明朗看着江越舟又震惊又郁闷的样子,终于露出几分开心的笑容,但只是一瞬间,他的情绪就再次低落下去,“爱上叶贝贝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其实她不是什么完美无缺的女人,甚至优秀的女人都算不上,性格上的缺点一大堆,但没办法,爱了就爱了。”

    “你别这么说她。”江越舟忽的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黎明朗,目光清冷,“黎明朗,贝贝身上固然有一些缺点,性格上也有一些小缺陷,但是如果你不在其中无事生非,我们之间不会这样,她也不会有今天的难过和伤心!”

    黎明朗也站起身,仿佛在看着江越舟,目光又仿佛透过他停在远处,“江越舟,我做的对与错,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来评判责难,要怪你也只怪自己不够聪明吧!我之前说了,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叶贝贝,我只是希望她以后的人生可以幸福,我不想再看见她的眼泪。江越舟,我今天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把她留下来,因为,她要的幸福只有你能给。”他说完这番话,调转了头,步伐坚定的离开,不再回头。

    江越舟看着黎明朗离开,心里的那口气一松,如同再也坚持不住了一下,重新跌坐回椅子上。

    从黎明朗告诉他小墨言是自己的孩子后,他的灵魂放佛就没有了着落,想着这么久以来,叶贝贝带着两个孩子艰难的生活,想着她吃过的苦,遭过的罪,江越舟感觉身体都发凉了。

    他实在没有办法想像,叶贝贝在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时,承受的那种心理压力和折磨,她找不到出路,这些话又无法对别人诉说,所以她只能把所有人排斥在内心之外,宁可自己忍受一切世俗的艰辛,她如此坚强又倔强,倔强到将自己所有的后果都自己承担。

    想着自己对叶贝贝一次次的逼迫,在她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伤心绝望,才会宁可带着孩子离开,也不肯告诉自己事实的真像啊!她到底有多恨他,才不愿意承认他是小墨言的父亲。

    一种从未尝过的无力挫败浮上江越舟的心头,他仿佛正在失去叶贝贝,可他不能失去她,绝不能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