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黑道第一宠婚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私情私了
    章节名:第一百六十三章  私情私了

    半山腰、密林中,安芯蕊、张妈还有格来梅朵被绑成了一团儿坐在地上。藤子面带讥诮的笑容看着面前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可惜了,本以为这次会一起捉到莫小北和她的两个孩子的,没想到她们命大,没有在家。

    安芯蕊这是自从知道了她身份之后的第一次与她正面相对。她心里抖的厉害,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大的年纪,当初居然会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好几年。

    藤子仰天哈哈一笑,走到安芯蕊的面前,脚丫子蹬在她的脸上面部表情狰狞恐怖,“安芯蕊,好久不见,听说你过得还不错?有儿子儿媳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娃娃,怪不得比从前更水灵了呢!嗯,逆生长啊?啧啧,不过也好,就让你这张不老的脸定格成你生命中最后的样子!你不用谢我,念在当初你带我不薄的份儿上,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此时的藤子,凶残无比,她已经不必再掩饰她凶狠的本性。啪的一响,安芯蕊另一侧的脸颊顿时红肿了起来。嘴角也现出了丝丝血迹,但是安芯蕊没有吭声,虽然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对待,虽然她内心真的很恐惧,脸上真的很疼。但是她告诉自己,她是楚殇的妈妈,她今儿就算是死也不能让楚殇以身犯险。她眼睁睁的看到藤子等人在她们的周围埋上了多么密集的炸药!还有底下密密麻麻插着尖尖的铁棍儿的陷阱,还有金属质地的软网,每一样都让安芯蕊心惊。

    人都怕死,但是在儿子与自己的性命面前,母亲本能的会选择挡在儿子的面前,这一刻,母亲的光辉伟大的形象就树立起来了,这一刻,真正的就是名副其实的伟大的母爱了。

    她的心被这一个重重的巴掌扇的沉静了,扇的勇敢了,她仰着那张高高肿起来的脸,突然笑了,嘴角处挂着丝丝鲜血的美丽笑脸看的藤子退后了一步,她厉声的怒斥藤子,“没良心的狗东西!我对你那么好,你却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是个杀人狂魔!”

    藤子从没见过安芯蕊这样的神情,没听过她这样的话语,在她的印象中,安芯蕊是说话刻薄但是内心软弱的。但是今天的她看起来特别的像……民族英雄?

    “呵……哈哈哈……”藤子一愣之后就是无尽的笑声。她笑自己怎么把安芯蕊和民族英雄牵扯到一起?她笑不可遏的指着安芯蕊,笑着笑着突然瞪着眼睛冲她大吼,“好,我是杀人狂魔!我是!我承认!但是你儿子呢?他杀了我的妈妈,然后又杀了我的爸爸,要不是我跑得快,我也就被他杀了!还有我在水牢里受到的那些侮辱和虐待,我必须要找他算账!哦,不,这些都是那个小贱人莫小北的主意,我今天一定要让她血债血偿!”

    仇恨中的女人最可怕,她的眼里心里满满的装的都是恨意,看的安芯蕊心惊肉跳。目前她担心的不是自己这条老命还能不能保住,要是用自己这条命能够换来张妈和梅朵还有她儿子儿媳孙子孙女的安全,她非常乐意。可是,面前的藤子看上去像个疯子,她恨不得报复所有的人。

    “藤子,你真的想好了?”一直在她身边沉默不语的端木突然开口了。这一次,他们没有依照日本政府的意愿,而是单独行事,故意在z国的卫生发射站附近引爆了炸药,制造了慌乱,成功引走了楚殇他们,然后在楚殇的住宅放火,让他前后不能照应。目的吗,自然就是逼出楚殇的亲人,这就相当于挟制住了楚殇的命门。藤子说,一旦报了仇,她就和他埋没姓名,做一对闲云野鹤,不再服务于日本政府,坂田英硕对他们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失望透顶。

    “对。我想好了,我要报仇。我再次回来这个地方,我保住性命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报仇。”她的眼睛,此时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仇恨,只是杀戮。

    端木嘴巴动了动,却看着她没有说话,他想说,他还是喜欢从前的藤子,现在这个样子的她,让他都感到浑身发凉。但是他忍住了,他想,也许等她真的报完了仇,她就会回到从前的样子,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就会浮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他期待那样的俊脸会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黯淡下去的眼神,又重新恢复了一点儿光彩,端木再一次的提醒她,“藤子,这个决定也许就会注定咱们今后的一生漂泊,一生动荡,坂田英硕是不会就这么放过咱们的。”

    唰的扭头,藤子看向端木的眼神一凛,说出的话既无情又伤人,“端木,不愿意跟着我做就立马滚!不过我提醒你,就算你现在收手的话,也已经晚了,咱们背叛坂田的事情已经坐实了。”

    “你说什么呢?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对你的心吗?就算是你让我去为你死,我都毫无怨言的!”端木比较激动,藤子眼神下移,看到了端木少了一根手指的手,又觉得自己刚才对端木的态度又有点儿过分了,正如端木所说的,他对她真的是可以连命都舍弃了的。她的双手猛然攥紧,但是,她就是对他喜欢不上来。她的心里,甚至还在想着那个杀了她父母的楚殇。

    一抹苦笑爬上了她的脸颊,感情这个东西,真是折磨人。端木一闪身走了,藤子知道,他是去引楚殇他们过来。她的心在不安的跳动着,她想着前些日子在新天地商场的天台上匆匆的看到他的模样,他还是那么冷、那么令她着迷,她本来以为自己会因为仇恨对他恨之入骨,她也是这么和端木说的,她说她很楚殇,她要亲手杀了他,但是她骗得了端木却骗不了自己的心。见到他的时候,她的心是多么的狂喜,多么的痴恋,多么的悸动。可惜,他们始终都是在一个对立的界面中。他的眼中看到的从来都是莫小北。

    她不好吗?不漂亮吗?为什么他就从来都不肯拿正眼来看她?心中越想越郁闷,转过身便对那几个人一番拳打脚踢,安芯蕊一个劲儿的骂她,什么难听骂她什么,没多会儿,藤子的拳脚就光招呼在安芯蕊一人的身上了。

    张妈和梅朵不停的劝安芯蕊不要再骂了,也不停的在求藤子手下留情,但是安芯蕊却一秒钟都不肯停的大骂,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这个疯狂的女人才不会把注意力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她不想因为楚殇而使别的人也跟着受罪,她今儿就抱着被打死的心理,也要尽可能的护着张妈和梅朵少受折磨,尽管这里危险重重,尽管她知道楚殇一定会来,但是她还是相信楚殇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有办法惩治这个女人的。

    自古邪不胜正,这个杀人魔女怎么可能还让她逍遥法外?脸上火辣辣的疼,身上哪哪儿都疼,安芯蕊的脸已经肿的看不清原本的容貌。藤子还不解气,将他们三个单独的绑了,从地上拽起安芯蕊扯着她的头发往一旁的大树上撞去。

    树干上渐渐有了血,张妈被吓的昏了过去,梅朵隐忍着眼眶中的眼泪,不住的哀求藤子住手。

    “哼,相比较我妈妈和爸爸的死,她这算什么?”藤子瞪着红了的双眼,手上的动作不停,等到她感觉有些累了,手一松,安芯蕊就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她的额头已经破烂不堪。她一笑,转身瞅着还瞪着眼睛瞅着她瑟瑟发抖的格来梅朵。她走到她的面前,俯下头看她,“别怕,我现在打人打的心情舒畅了多了,就先不打你了,一会儿你男人来了,我就当着他的面把你从这里推下去,我提前帮你看好了地方,喏,就是你身后那里,碎石颇多,我想你滚下去之后就算不被摔死,也肯定被碎石刺烂了皮肤,到头来还是免不了一死。我呢先歇歇了,养足了精神,欢迎我的敌人前来送死。”

    格来梅朵抿了抿唇不说话,她知道慕容云霜是爱她的,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她来说,和别人相较起来,就不那么显得惧怕死亡了,她今天若真的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因为她知道她会一直活在心爱的男人的心里。

    “呵果然是不一样的女人。怪不得慕容云霜会喜欢呢。”藤子见梅朵的镇定略略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又检查了一下自己所布置的陷阱,这才坐下来休息,做着守株待兔的美梦。

    失火的现场,此时已经渐渐的被消防队员控制住了局势,莫小北让秋痕把两个孩子暂时送去了凌露那里暂为照顾。她看着烧之殆尽的房子,想着他们在这里的所有欢乐,心思沉重。保险公司的人前来测算房子的受损程度,小北摆摆手,无意与之交谈。

    在漫长又紧张的等待过程中,楚殇接到肖哲的电话,卫星发射心中纯属一场恶性的恐吓事件,卫星和所有的设施均未受到损失。楚殇淡淡的嗯了一声,他的心里早就知道了,自从听说城堡起火他从发射基地的事发现场往回赶的时候,他就感觉有异常,再看了那个视频,见到他母亲恐慌的眼神,他就更加确定,这看似没有关系的两件事情,其实就是藤子的声东击西之计。只不过他没有料到的是,她居然不听从日本军方的安排,擅自行动。

    本来应该从公事上做个了断的,现在看来,要私了了。他安排了冬辙随时待命出动肖哲研发的世界上最先进的隐形机。还安排了战神小组和猎鹰两个最精锐的特种兵小组随时待命。

    现在,就是静等了。

    等待的时候,就显得时间过得太慢。楚殇握着小北的手,陪她一起沉思。

    “楚楚,你说,藤子这次会不会不找咱们,直接就对人质撕票啊?”莫小北突然抬头,眼睛担忧的望着楚殇。

    “不会,别瞎想,她最想对付的人是我。她还得留着她们引诱我过去。”楚殇将她拉进怀里柔声的安慰着。

    小北咧嘴苦笑,“不是的,她最恨的人是我才对!”

    “别担心,会没事的。”楚殇的大手一搂,将她揽进了怀里,在她看不见的角度,他的眼里,堆积了很深沉的忧郁。

    “大姐姐大姐姐。有个叔叔让我给你的!”

    他们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他的一手攥着一张折好的纸,令一只手还攥着一张百元钞票,一看就知道,那张纸币,就是那人让这孩子送信过来的酬劳。

    小北拿过那张纸,那孩子就跑开了,他们往四周看了看,这里由于刚刚失火,人很多,车也很多,那人能够很方便的隐藏自己的身形。

    她急忙打开那张纸,上面只有寥寥的几个字:城东的磷石山。

    这山平时很少人去,因为其山势险峻,且怪石林立。一个走不好的话,就会有翻滚下去的危险,慕容云霜的视线从那张纸上抬起来,有点儿冲动的说,“我马上就去救她们。”

    “云霜。”楚殇沉声喊住转过身预备离开的慕容云霜,“你上再陡峭的山都能轻而易举,但是,山上肯定有陷阱,人眼是不可能看的出来的,也许你能用你的古武和你的速度自保,但是梅朵她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旦有闪失,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那怎么办?我都要急死了,凝雪死了,我不能再失去梅朵了!”

    “走,边走边商量。”

    小北跟在他们的身后上了车,朝着城东驶去。在路上,楚殇安排了战神小组和猎鹰小组的任务。战神小组负责在冬辙驾驶的隐形战机上执行营救人质和狙杀目标的任务。猎鹰小组负责在密林中执行人肉搜捕,这次绝不放走一个歹徒。计划虽然缜密,但是谁也不知道现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都不敢掉以轻心。各小组做好准备之后,楚殇领着小北,身旁还有云霜一起开始上山。

    楚殇的腰间别着肖哲给他的炸弹探视装置,一旦五米之内有雷它就会震动提示。他们一路小心翼翼的上山,山路很静,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和偶尔被惊动的鸟儿煽动翅膀的声音。

    当他们上了半山腰处的那个平台,看到了藤子和端木正拿着手枪对着他们,小北扫了一眼,见安芯蕊满脸是血的倒在一边生死不明,张妈好像是晕厥了,只有梅朵还被五花大绑的坐在地上,她的嘴巴这时候被堵住,她想告诉他们四处都是陷阱,但是她被布团儿堵住的声音全都是呜呜的单音节。她看到云霜的时候,倔强的眼睛里,这才让泪水流了下来,她不住的摇头,云霜看的心疼。

    看到这一幕的同时,楚殇腰间的测雷仪器就开始不停的震动起来,他的脸色冷峻,暂时停滞不前。几人就这么对峙着。

    又爱又恨的男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她曾那么迷恋过他,他却无情的杀死了自己的父母,现在,只要她一扣动扳机,他就会死,父母的仇恨,以及自己受的委屈就都了结了,但是她的手就像是被焊住了,怎么也狠不下心来。她杀别人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但是唯独对楚殇,她不舍得。

    “藤子,你要是下不去手,不如我帮你动手。”一旁的端木心里委屈,就算是到了现在,藤子看楚殇的眼神也是从来都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过的。他嫉妒,他恨。他立即就想杀死楚殇。他手一扬就瞄准了楚殇的脑袋。

    就在他想扣动扳机的时候藤子却喝止了他,“端木!你给我住手!我说过,我要亲手杀了他!”

    端木哼了一声,压制了自己的冲动。藤子接着说,“不过,在我杀死楚殇之前,我要先让她看着他的老婆是怎么死的!莫小北,你过来。”

    楚殇的手一握,已经攥紧了她的手,凉凉的口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让听到的人忍不住浑身发抖,“你做梦。”

    “哼,哈哈,我在做梦?楚殇,你真以为你们这次还能活着吗?你以为你们会永远那么的幸运吗?”看到楚殇握着小北的手的那一幕,藤子眼睛刺痛了。她心口憋得喘不过气来,虽然笑着,她自己却知道,她的手在抖,她的心在痛,她的思绪在凌乱。

    楚殇的眼神凛冽,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一片的情况,地面上有的地方的树叶有被移动过的痕迹,土质的颜色也有一丝不同,虽然他们埋雷或是做陷阱的时候都特意的在上面覆上了老土或者树叶作为掩饰,但是楚殇曾在山林中居住过,很轻易就能够发现哪个地方是人为的,哪个地方是天然的。他很轻易的就发现了他们为方便自己出入而留出来的那条小路,靠近右手边的一条弧形的道路是没有布置陷阱的。他的拇指,悄无声息的在小北的手心里绘制出了安全的线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