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田野花香 > 正文 第040章 陈父受伤,夜勤病栋?
    一秒记住【 书包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嘿嘿,老弟!咱哥俩能认识那是缘分啊!说真的,哥哥以前还不知道咱们这小地方藏着你这样的大人物呢。这次书记的位置哥哥是有力的竞争者,有机会的话你也帮我美言几句。”

    刘明刚才听许建国说陈炎是直接和省里接触的人,坐在车上的时候马上就巴结上了。

    陈炎谦虚的笑了笑:“老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做些小生意赚俩钱而已。你们这些事我可不懂。”

    刘明笑笑:“老弟,你这就有点太谦虚了!算了,咱找地方玩去!先不谈这个事了。”

    就在陈炎纳闷他想去哪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然想起来。一拍脑袋才知道坏事了,答应了小姨今天放学去找她的,这下好了!肯定是捅了马蜂窝,赶紧接起来:“喂,小姨啊!对不起,我今天有点事。”

    陈炎还没解释完马上就被打都断了。

    “喂,黑子你在哪?快点过来一院这。你爸被张二狗打了!”

    电话里小姨的声音特别的着急,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我cao,等我!马上去。”

    陈炎接完电话一脸狠阴的朝司机说:“快去一愿,快点!”

    刘明见陈炎接完电话后脸色极度难看,马上问:“兄弟,怎么了?”

    “mlgb的,一个小小的村主认敢动我爹。我宰了你们!”

    陈炎狠狠的骂着,随后又冷静下来,朝刘明说道:“老哥,看来得马上你一下了!有个不长眼的把我爹给揍了。现在在一院呢。”

    刘明一听这还得了,刚和许建国保证完马上就出事了。未免也有些太倒霉了,马上拍着说:“兄弟你放心,这事我包了!”

    一路上陈炎脸色阴沉,车子开到了一院门口后。陈炎马上就看见了急治室门口站着满脸忐忑不安的小敏,开了车门跑过去问道:“爸在哪?人怎么样了?”

    “哥,你来了!爸现在在里边查呢。张二狗和他儿子也在里边!”

    小敏见着哥哥就像见了主心骨一样,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陈炎走进去一看,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仗,原来是张二狗正边抽烟边朝着张玉芬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张玉芬边哭边点头。乐乐和张玉香有些惊慌的站在角落里,张二狗的儿子张小伟还色的看着他们。

    “噢,阿豪!给我带人来一院。”

    偷偷打了个电话后,陈炎才走了进去。一把抓住了张二狗的领口骂道:“我有种!”

    说完直接一拳头揍到他脸上去。陈炎的身体本来就壮得和牛一样,一拳打过去直接就把还回不过神来的张二狗打到了地上。

    “我cao!”

    张小伟反应过来的时候刚想动手,陈炎顺手抓住了一个点滴的药瓶往他头上砸去,玻璃一碎开顿时张小伟就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陈炎的手也被碎玻璃割了还几道口子。

    “你们干什么,这是医院!”

    马上就有大夫跑了进来,显然对这样的事见惯了。只是说着也不上前拦。

    “陈兄弟,凶手在哪?”

    刘明识趣的等陈炎揍完以后才进来,不过却没有亮身份。看地上哼哼的两人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哥,马上你去帮我爸安排一下病房。要最好的单间!”

    陈炎恨恨的看着张家父子俩,朝刘明说道。刘明也是个聪明人知道陈炎的火气还在,偷偷的说了声别弄的太过分直接就跑了出去。

    “黑子,你可来了!”

    张玉芬一见儿子顿时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哥哥!”

    乐乐和张玉香也上前,张玉香还好一些。乐乐早就吓得和泪人一样了。

    “黑子,这王八蛋太欺负人了。”

    张玉香恨恨的说着。

    “谁是陈国忠的家属,过来一下!”

    张家父子趁他们不回神的时候一下就跑到了保安那去告状了,陈炎也懒得去管他们。这时候急诊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扶着陈国忠走了出来。

    “爸,你没事吧!”

    陈炎马上松了口气,看陈国忠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事。小敏,乐乐和张家姐妹赶紧围了上来。

    “张二狗那王八蛋呢,老子要劈了他!”

    陈国忠脸上还有些血迹,恨恨的骂道!不过这一动却是疼的直咧嘴。

    “你们是陈国忠的家属吧!这是他的诊断结果 全身三处外伤。左小腿脚骨骨裂,其他都没什么大问题。住一两天的院观察一下就行了!你们送他去住院部吧!一找个人去交一下情!”

    医院递过来一个本子后说道。

    “谢谢医生!”

    陈炎说完后朝乐乐,小敏和母亲说道:“你们送爸去一下住院部,我都安排好了!在上边照顾他,我处理一下这些事。”

    说完给张玉香递了个眼色后走了出去。

    刚好刘明的司机跑了过来:“陈大哥,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可以直接入住,在三楼的单间!”

    陈炎点了点头:“谢谢了,马上你带我爸他们过去一下。”

    司机点了点头后去帮忙搀扶陈国忠。

    “到底怎么回事?”

    陈炎看了看还躲在保安室里指天骂地的张家父子后,朝张玉香问道。

    张玉香也是一脸的恨意说道:“还不是那个赵寡妇的事,姐夫本来就不想去管。但没办法乡里乡亲的去了一趟结果就得罪了张二狗,今天好像说是什么买地包山的事和他吵了起来,结果气乎乎的回家。可这张家父子居然追上门把姐夫打了一顿,那个张小伟还说脏话调戏小敏,如果不是山叔他们听到动静过来的话估计这事没那么容易就完。”

    陈炎这下脸彻底的阴了,这王八蛋真该死!

    张玉香见陈炎的表情就像上次砍人的时候一样,顿时惊慌的拉着陈炎的手说道:“黑子你别激动,这是医院!别在这乱来。”

    陈炎也不说话,现在身价有了哪还用得着自己动手。

    “陈兄弟,手续都办好了!”

    刘明笑呵呵的跑了过来,看见张玉香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但马上又收了回去,看了看陈炎的表情又看看张家父子,马上就悄悄的说道:“医院这边我打过招呼了,看来我不方便在这!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恩。谢谢老哥了!”

    陈炎满脸的谢意,这家伙真是个人精啊!看这样子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张玉香看着刘明上了桑塔纳,有些疑惑的问:“黑子,这老头谁啊!没见过。”

    陈炎嬉笑着说:“一个老屁精,别管他。”

    张玉香疑惑的功夫,突然医院大门开进来十多辆的赛车。每辆车都坐着两个人,个个手上拿着棍棒。领头的赫然是谢振豪,见陈炎示意其他人在原地等后。停车走了过来:“黑子,什么事!”

    谢振豪今天没有穿上衣,满身的刀疤和纹身把张玉香吓了一跳。

    陈炎朝保安室努了努嘴:“你来的人太多了,看没看见保安室那没穿制服的两人!把他们腿根给我砸了。晚上派两人去派出所自首,明天我去捞他们出来。”

    谢振豪一听也不多说,毕竟现在已经做好了在人家手底下吃饭的准备。再说了进去一晚上再出来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也挺轻松和习惯。二话不说转头就朝人堆里走去,说了一会以后走了七八台车。剩他自己和上次见过那个叫小东的小工五人,拿着棍棒揣开了保安室的大门后,进去照着张家父子就是一顿乱棒。

    陈炎也不想去看,拉着张玉香的手就走进了住院部。爬楼梯的时候张玉香一言不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对这个外甥一点都不了解了,良久以后才开口问道:“黑子,我怎么发觉好像不认识你一样!今天那个胖子是谁,那帮看起来像b社会的又是谁。你怎么认识的这些人!”

    陈炎知道这也是一种关心,脸色一贱笑道:“傻瓜,我还是那个对你情有独钟任你欺负的小外甥。那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你就别问那么多了。”

    “死相,你还有心情说这些!”

    张玉香小脸一红,手却不自觉的拉着陈炎温暖的大手。心里的疑惑也被喜悦取代了。

    看着小姨含羞而喜的表情陈炎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不过眼下快到了病房还是收敛些好。走进了病房里边后张玉香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表情,这病房总体安排的不错,自带一个卫生间!有电视,环境也干净卫生!还有一个可以通风的阳台,比起公寓来也差不到哪去。陈国忠睡在病床上还在骂着,乐乐和小敏坐在床边一个劲的劝他,张玉芬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陈炎笑着走过去:“爸,你干嘛那么大火气啊!这王八蛋我已经找人收拾他了。”

    陈国忠骂归骂但一听儿子的话马上紧张的说:“黑子,你可千万别干出格的事啊。”

    陈炎示意小敏往后坐一点后,坐到了病床上笑呵呵的说:“行了,我做事你就放心吧!过两天让他这个村主任乖乖的滚蛋。”

    “黑子,你不知道多气人!赵寡妇那事我已经碰了一鼻子灰,这次我去找他想包象鼻山那一片,这片地方交通不太好一直都包不出去!结果这狗孙子居然跟我说三十年的话得连那片湖一起包,一年十万!你说说,哪有这么贵的。像村口二楞子他家包的比这还大,地点好多了一年不过才八千多!”

    陈国忠放下心来马上唠叨开了。

    张玉香笑了笑:“我说姐夫啊,你就安心的养病得了!现在都受伤了火气那么大可是对身体不好。”

    “我就是憋不下这口气!”

    陈国忠还是有些不乐意。

    陈炎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了,转头朝张玉芬说:“妈,你带小妹她们先回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晚上我在这就行了,家里不留人的话容易进贼。”

    乐乐马上站出来:“哥哥,我明天不用读书!我在这陪着。”

    陈炎知道小y头是想赖自己,估计是有点想要了应该。也不介意的说:“小姨,你晚上到我家睡吧!乐乐在这我还正好有个伴。我俩看着就行了!”

    张玉芬想了想说:“那黑子,你照顾好你爸!我们先回去了。”

    “哥,那你们照顾点爸!对了,后天乐乐就去办入学手续了,读初一,到时候你带她去吧!”

    小敏比较懂事,知道自己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马上就点头答应道。

    “恩,你们坐面包回去了!大晚上的不太安全。”

    陈炎说道。县里离家还得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车程,三个女人一起的话确实也有些不太放心。

    三女应声后走了,陈炎坐在床头和陈国忠聊了起来。原来是张二狗那家伙故意抬杠老爹才会和他吵起来的,自己以后还办的事还多!要留这么个人在的话也不太好,陈炎想了想决定把张二狗的屁主任职务给他弄掉。父子俩聊得挺好的,旁边的乐乐碍于和陈国忠不太熟也不敢过于撒娇,跑到一边拿了个苹果想削给陈国忠吃,憋红了小脸一副认真的模样,可是怎么削都不准。到最后削出来的苹果居然是正方形的,把陈炎父子俩逗得大笑起来。乐乐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陈国晓看她都快哭了,慌忙把苹果拿过来咬了一口:“好吃,我家小闺女削的苹果就是好吃。”

    “真的吗?”

    乐乐怯生生的问道,小脸上明显有些开心了。

    陈国忠笑笑的摸了摸乐乐的头:“当然是真的啦,你看我的样子像骗人吗?”

    乐乐这才笑了起来,陈炎马上在旁边打趣道:“小乐乐,爸爸这么疼你,我都有些吃醋了。要估计是我削的话不是太软就是太硬,不是皮太多了就是肉太少了!这简直是没天理啊。”

    “呵呵,你吃醋了,哥哥吃吗?我给你削一个!”

    乐乐笑了起来后,像受到了鼓励一样小眼里满是企盼的看着陈炎。

    陈国忠笑了笑:“我住院你给他吃什么,你要吃自己削!别给他吃,浪费了。”

    陈炎马上配合的一指:“你看。我说的对吧!咱爸疼闺女不疼儿子!”

    三人有说有笑的,父子俩时不时的逗一下乐乐,看她脸红的小模样倒也是高兴的很。看着乐乐那副可爱的样子,陈炎差点就想扑上去咬她几口。眼见时间都快十点了,这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老医生领着两个护士走了进来,陈炎一看顿时就楞了,不会这么巧吧,其中一个就是肖红。肖红看着陈炎也是呆了一下。不过马上装做不认识的跟着医生做起了检查!

    老医生看了看陈国忠的身体状况后,朝陈炎说道:“晚上这病房我们要放氧让病人睡觉的似乎吸收,他脑子里有一小些的淤血。清理及时就不会有什么毛病落下,所以晚上你们不能在这个房间,会打扰到病人的休息。”

    陈炎有些为难的说:“医生,我是病人的家属!在这陪护的。”

    老医生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值班室里随时都有两个护士在!你没必要在这,而且病人的床头有呼叫铃,有什么事我们的护士会马上过来的。”

    陈国忠马上开口:“黑子,没事的!爸有些困,正好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你别担心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找个地方和乐乐早点去休息一下吧!”

    最后陈炎没办法,老医生说隔壁的病房没住人!要是想看护的话可以在那住一晚上,陈炎感谢了一会后。偷偷的塞了个红包给他,医生满意的将它装进了口袋里走了出去。乐乐乖巧的帮陈国忠整理起床柜上的东西,护士也在量着血压。肖红她们检查完后也走了出去。陈炎明显感觉到肖红看着乐乐的时候眼里有一丁点的亮光闪过。

    就在开始放氧的时候陈炎带乐乐走出了病房,开信息一看,顿时就脑子,原来是肖红发来的:想不想玩夜勤病栋啊,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