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田野花香 > 正文 第078章 罪恶的快感
    一秒记住【 书包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炎哥啊!那么早呢?”

    谢振豪的声音有些困意,看来还在睡觉。

    陈炎没好气的说:“我这当老板的都比你勤快,一天到晚的到处去腐败!睡又睡那么晚,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这不是为了以后的生意调节一下生活习惯嘛!”

    谢振豪一听陈炎的语气有些不好,慌忙解释道。

    “不说废话了,我现在在家呢!我那辆新车你让人开过来。”

    “好的,我这就让他开过去!”

    把电话挂了以后,陈炎懒洋洋的躺在太师椅上对自己的未来做了个规划,泡妞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必不可少的就是金钱。女人一多没钱怎么养得起,虽说bd和tx那投资的钱以后肯定会有大的回报,但按自己以后的人生这钱还真不一定够花。未来又是金融海啸又是这流感那病毒的,也是不稳定的因素。最好还是趁现在多积攒一些钱财下来比较好!想着想着竟然在温热的夏风里缓缓的睡了过去,陈炎睡得特别的安稳。

    “炎哥!”

    睡了好一会感觉有人在轻轻推着自己,睁开眼睛一看是眼镜和小东站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叫着自己,有气无力的说:“把钥匙放旁边吧!”

    说完直起身来打了个哈欠后问:“你们一会怎么回去啊!”

    “我开摩托来的!”

    眼镜将钥匙放下后答道。

    陈炎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感受手里的人不够用了!自己又忙着泡妞没去闲空。很多的计划现在都搁浅了,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小东算得上是机灵。眼镜虽然不太熟但听说以前还是个高才生,不由的开口问:“你们俩现在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

    眼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现在ktv不还没开业吗?没什么事做帮家里看看店,空闲的时候过去毫哥店里坐一下。”

    小东却是一脸的猥亵:“我的生活就伟大了不少,为了祖国的花朵不被别人糟蹋。我自己先将她们糟蹋掉!不过现在也学着记帐什么的。豪哥说以后肯定越走越正规。不能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

    陈炎满意的点了点头,谢振豪到底是去大地方混过的。还满有大局观的。看了看眼镜后问:“你是什么学历?”

    眼镜有些自豪的说:“我是nk大学的,不过高二的时候退学了。感觉在那没什么前途。”

    陈炎不禁问:“那是个好地方啊,怎么就没前途了?”

    “我读商业管理的,不过觉得课本上的很多和社会实践不一样。有空我宁可多看看一些富人的自转之类的还觉得现实一些。”

    陈炎也认同,毕竟已经开始出现的大学生无工作大潮就证明了他的观点!很多单位现在对于什么名牌大学不感冒了,有工作能力和经验才是第一位的。想了想后朝眼镜说:“回去告诉阿豪,去工商局注册一家房地产公司,小规模的就行了。我有用处。”

    “好的炎哥!”

    两人站起身这就要走的时候,陈炎喊住了小东:“小东你留下,我有事交代你。”

    眼镜先出去等,小东坐回原地疑惑的说:“炎哥还有什么事吗?”

    陈炎给他发了根烟,自己也点上以后缓缓的问:“你现在一个月多少工资?”

    “以前一千吧,不过现在好了一些两千!都花女人身上了。”

    小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对于一个喜欢玩喜欢闹的混混来说这钱确实有些不够花。

    “你知道县里靠近市东郊的清溪镇吧?”

    陈炎缓缓问道。

    小东点了点头:“那能不知道吗?我就那的人!”

    陈炎心想正好,轻轻的吐了口气后说:“镇外有一个已经倒闭的金属二厂,你去问问看那整体卖的话卖多少钱。还有周边的地价多少钱,那里不是农业的用地有多少!全给我调查一遍。”

    小东想了想,金属二厂周边都是一些破房子!谁家的猪舍什么的。要问那破地方干什么,不过好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恩,我今天就回家去问问看。不过炎哥,那块鸟不生蛋的地方你问他干什么?”

    陈炎摆了摆手:“你去问就行了。别的事先不用管!去吧!”

    小东见陈炎不说也不好细问,应了声后和眼镜就骑车走了。陈炎这时候没心情去看自己的新车,脑子里盘算起了两个月以后会在那动工的新华小区项目,虽然现在金属二厂那块地方很偏僻荒凉。不过这从这个小区建设以后,在市里大力的炒做什么绿色环保,生态家园的把那也炒火了。清溪镇也成了周围地价最高的地方,趁现在还没定下来的时候先掐上一部分也是发财的门路,而且还不累。

    坐了一会以后,一看时间已经四点了!这才上前打量起自己的新车来,车身是厚重的灰黑色,有两排坐椅。后边是放东西的地方,牌子还挺不错的:0555。符合拉风的要求,坐上去以后马上就感觉到了纯进口德国车比起日本车的优越性。柔软舒适的全新感觉,豪华但又不显得奢侈的配制,一打开空调凉爽的空气把夏天的炎热全都驱散了。坐起来也舒服。

    将大门锁上后惬意的开着新车到了陈宁雅家的门口,进屋后一看见小美女收拾好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而美妇也洗漱一新,安静的躺在了炕上。陈炎看着像搬家一样的行李不禁笑道:“yy你搞什么啊,这么多东西一起收拾!大逃亡啊?”

    陈宁雅本来也想少拿一些的,但收拾起来什么都舍不得。又觉得什么都用得上,不知不觉就多了起来。好一阵脸红以后才难为情的说:“我也不知道,整理了一下东西就多了起来。”

    陈炎扫了一眼,感觉头有些晕。衣服什么的就算了,拖鞋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但这y头居然连镜子什么的都带上了,顿时就打趣道:“yy,叫你收拾点日常用的东西就行了!又不是叫你收拾嫁妆,弄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陈宁雅一听这话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打开包裹左右看了一下为难的说:“人家不知道该把哪些留下嘛!”

    陈炎捂着脑袋:“算了,你就带你们的衣服就行了!”

    “可是牙刷毛巾什么的都得带啊!”

    “大姐,我求你了!我没开货车来,这些东西买新的就行了。”

    “好吧!”

    陈宁雅拿起了两个不太起眼的黑色塑料袋,里边装的都是她和母亲日常换洗的衣服。站起身后有些为难的说:“黑子哥,你能抱动我妈吗?我一个人没办法!”

    陈炎看着美妇那玲珑有致的优美曲线,心里不禁荡漾了一下。不过脸上还是一副正常的样子说:“好,你先去开一下车门!”

    说完就直接走到了炕边,一只从美妇柔软无骨的脖子间穿了过去,另一只从她的膝盖下握住。稍微一用力就将整个身体横抱在了怀里。

    “黑子哥,你真有劲啊!”

    陈宁雅在前边走着,不时回头说道。

    陈炎心里这个爽啊,美妇看起来虽然很重。但抱在手里还没有一百斤,尤其是她身上的触感,虽然没有运动显得没多少的弹性和健康。但却无形中多了一些病态美和柔软的感觉。抱起来相当的舒服!陈炎这时候有些起色心,想捏一捏她的屁股是不是也那么的柔软,不过看陈宁雅时不时的回过头来也只能作罢!

    “啊,是宝码!”

    陈宁雅原本以为陈炎回开个面包或者夏利什么的,但没想到居然开了一辆宝码车过来,顿时惊呼了一声。不过还没马上打开了后边的车门!

    陈炎抱着美妇像没有骨头一样的娇体坐进去后,将她斜靠在靠背上。朝陈宁雅招手:“路有点陡,你扶着阿姨吧!”

    等她扶好以后,陈炎直接关了车门到了驾驶位,发动车子朝镇里开去,一路上小美人都在好奇的看着车子,不过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把车子弄脏了。

    “黑子哥,这是你的车吗?”

    好一会后陈宁雅终于架不住好奇心的诱导问道。

    陈炎知道香车对于美女的杀伤力是极大的,尤其是这种怀春的少女,不管拜不拜金都是一样,有些得意的说:“是啊,刚换的!”

    随后又问:“我还不知道阿姨叫什么名字呢?还有你姐姐!”

    陈宁雅一边轻轻的将母亲摆正一下轻声说:“我妈的名字可好听了,叫赵水清!我姐姐叫陈宁雪。好听吧,不过黑子哥你还真是没心没肺,小时候你在家里挨打可都是我妈妈护着你的!怎么连她的名字都忘了。”

    赵水清,赵水清!陈炎脑子里反复的念叨了几遍,突然脑子一闪想起了那个漂亮的寡妇,马上问道:“赵水宁是你家什么人啊。”

    “是我小姨啊!黑子哥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陈宁雅答了声后一脸好奇的问道。

    靠,难怪老觉得她娘眼熟,原来她和赵水宁是姐妹啊!太tm刺激了,这村里兜来兜去的亲戚多。陈炎想到这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要是把这对美妇姐夫花都收进囊中的话那该多好啊!不过有些遗憾的是赵水清是个植物人,而且自己脑子里似乎没多少yy她姐的印象。万一是个恐龙的话就全程完蛋!

    “没事,我就是后来忙得有些迷糊了!对了,你姐姐现在工作怎么样了?”

    陈炎从后世镜里打量了赵水清那木然的美貌,心里不禁叹息这样漂亮的美人怎么就成了植物人了!真tm可惜啊。

    “她说挺好的,我也不知道!最近给家里的电话少了一些,对了黑子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我在镇里有个房子,你先住那吧!”

    陈炎心想这时候应该不会撞上叶柔,心里也不觉得紧张。

    将车缓缓的开到小区楼下,陈炎又抱起赵水清柔软的身子带着小美人走到三楼,说实话这地方还没来过。也不知道里边缺不缺住人的东西,好在经过了装修应该没什么问题,将门打开以后陈炎才松了一口气!这里的装修已经做完了,虽然简单但却是透露着精巧的心思。

    金碧辉煌的欧式吊灯,柔软高档的真皮沙发!硕大的电视和整套的音响,其他家电家具更是一应具全!两大一小三间房子都布置得精致简洁,除了小屋子外其他两间都自带卫生间,热水器和浴盆也安装得妥妥当当,透露着现代气息的双人床上只有柔软的床垫,被子什么还没有!

    精致高档的装修把陈宁雅看得眼花缭乱,好一会后才缓缓开口:“黑子哥,我们真住这吗?”

    陈炎这时候已经把赵水清放在了双人床shang,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胳膊后一脸坏笑的说:“目前我是不住这的,不过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不介意在这组成个三口之家。”

    “讨厌,你坏死了!”

    陈宁雅娇羞的白了一眼,随后又好奇的摸了摸沙发,看了看吊灯。

    陈炎知道金老板绝对不敢给自己弄些拖泥带水的事,做到沙发上后打开了玻璃桌的柜子找到电视遥控打开后,笑呵呵的说:“你姐姐不是在镇里吗?你也可以让她一起来这照顾阿姨!等过几天房子修好了再搬回去。你们姐妹俩应该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陈宁雅感动的点了点头,可是又有些为难的说:“电话在哪?”

    陈炎一边拨着台一边把电话递了过去:“一会还得买点吃的去,毕竟现在这里除了家具加点还没别的东西!”

    陈宁雅满是感激的接过电话后,轻轻的拨了一个号码:“姐,你下班了吗?”

    “我现在和妈在镇里呢!”

    “不是,妈没什么事你别担心了,家里要修房子我们先在这住两天。”

    突然脸红色有发红但却是带着娇喜的看了陈炎一眼:“不是,咱们村的黑子哥,恩!在文化小区1单元3楼。你过来的时候打这个电话就行了!”

    说完以后轻轻的把电话放在玻璃桌上,脸色娇羞的说:“黑子哥,一会我姐姐就过来了。她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

    陈炎拿过电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后问:“你姐姐在什么地方上班的你怎么不知道啊?”

    陈宁雅摇了摇头:“我也没问,不过听说她现在只是个临时工!还没转正呢,上次她说过找到了一个有前途的好工作。”

    陈炎也不想细问,毕竟也不知道长得像人还是像鬼。点了根烟后说:“你坐着吧,我去买一下被子枕头什么的!”

    说完就要站起身来!

    陈宁雅慌忙说:“我去就行了,我认识路!你刚才累了休息一下吧。正好我姐姐一会过来你给她开一下门。”

    陈炎心里那个爽啊,真是体贴的y头。自己也是懒得去,想了想说:“你身上有钱吧,顺便去楼下有家小饭馆!要几个菜和啤酒上来,阿姨能吃的东西你也买点!”

    “恩,黑子哥我先下去了!”

    陈宁雅记下以后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五百块钱后走了。

    电视上依然是无聊的广告和肥皂剧,陈炎拨弄了好一会以后感觉心里越来越躁动。里边的屋子还睡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美妇,一想起她那种柔软的感觉不由的有些想真实的摸一下。但对方却是一个病人,纠结了很久以后,陈炎咬了咬牙决定还是进去,反正陈宁雅手上没钥匙,要好一会才能回来!只要自己不过份就行了。

    想到这心里不禁一阵兴奋,走到房间里后轻轻的将门关上,明明房子里没人。但陈炎还是有些做贼心虚,站在床边看着美妇已经闭上的双眼,想必她那能稍微转动的眼珠也知道自己到了一个新环境了。长长的睫毛,微微张开的小嘴,这张漂亮的脸怎么看都觉得不像一个已经有这么大孩子的母亲,尤其是她手臂上的肌肤没有丝毫的皱纹,病态样的苍白看起来就像一个婴孩一样。

    上身薄薄的小花衣无法掩盖她哺育过两个孩子后那对肥美的大白兔,长期营养跟不上的原因,细细的腰肢甚至比起那些妙龄少女也不呈多让。一条青色的小短裤包裹住了清瘦细长的玉腿,汗毛很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脉搏和血管。陈炎叹息了一下:如果她不是植物人的话那该是多么让人迷恋啊。

    脑子里一直告诫自己这是一个凄凉坎坷的病人,而且还是陈宁雅的母亲。但另一个声音却战胜了这种罪恶感:你连秦兰都上了还怕什么。眼前的美妇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而且时间充足。不享受一下的话对不起自己。

    第二次的纠结,道德很快就被本能的欲望所掩埋。陈炎看着眼前这具就像在召唤自己去品尝一样的傲妙身姿,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自己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手,捏住了美妇的衣服后,将她毫无力气的双臂向上放好,轻轻的将算不上阻碍的小衣服慢慢的拉了上去,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越来越清晰的风光。心理竟然产生了一种罪恶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