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 > 正文 分节阅读_20
    一惊,唯一能联想到就是路征对自己做的事情。她定住不动,头皮发麻,里面却没有了声音。接着,哗啦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翻。

    “你迟早要翻船的。我告诉过北江多少次。他自己就吃过这样的亏,为什么还不知悔改!你倒是和他学了。你…。你…。想气死我!”

    还好,说得不是自己,她正松了一口气。

    哗啦——门被大力拉开,路征从里面走出来。她来不及动弹,还矗在那里。路征看见了她,也是一愣,黑暗中谁都看不清谁的脸。几秒钟后,他走向她。

    他站在她的面前,不及一尺的距离,第一次,他回来之后,他们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她甚至能借着昏黄的灯光判断他的瞳孔正放大着。他突然皱了眉。“你喝酒了?”

    她完全不会言语,呆呆的。突然,他伸出手,那手还未触及,她却反射性的向后躲开,他显然被她的动作伤到了,伸出去的手也停在半空中不动。

    “住手,你在干什么?”身后路北川出来了,“混蛋,悠远是你妹妹,你难道又要打她不成?”他显然是对所看见的产生了误解。

    悠远想要解释,但是要怎么说呢?

    “她是你妹妹!!!”路北川突然急躁的跺脚。

    路征的脸上变了厉色,甚至面对着的是自己的父亲,他转过去怒吼,“她不是我妹妹!我不会承认的!”

    这样的话,六年前,无数次,他对她说着,喊着,哀求着。她了解,可是路北川不了解,他以为自己养了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孽障,喘着气喊着,“滚,滚,你给我滚!”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墙边,手捂着胸口。

    “爸爸!”悠远顾不得那么多,急忙跑过去,掺扶路北川。“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远处,路征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他看的竟不是路北川,目光悉数落在悠远身上,随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悠远拨了院子里面值班医生的电话。医生和沈亦清同时赶到。沈亦清的脸冷冷的,一把推开悠远。她恨极了,自己只是给他们父子俩个谈话的留点空间,不想,两个人又闹出了大事,她是断定了,这事情是和悠远有关!

    “他怎么样?”沈亦清一脸的焦急。

    医生安顿好,把沈亦清和悠远带出会客室。

    “现在没有什么大碍,这是因为情绪失控造成的。路书记前几天有对我说过,他心绞痛的厉害。鉴于他以前的病史,我开了一些丹参片。我建议明天给书记做个全面的检查。还有他的血压高,你们最好注意,不要惹他发怒,那样就很危险的。”

    “对了,书记家有心脏病病史吗?”医生突然又问道。

    “没有的。我没有听说过。”

    “书记心脏是不好的......还是明天查查吧。”

    看着医生欲言又止,沈亦清脸色阴郁,悠远觉得害怕。探头又看看那个昏躺在沙发上路北川。爸爸......

    .

    |收藏|引用回复|评分|举报

    原野1990

    粉丝:1金币:38威望:295注册时间:2012-07-13.

    发私信关注ta

    .

    发表于2012-08-06 18:11 只看该作者

    4#.

    路北川的升级,加上路征的归来,定期的身体健康检查被忽略了。拿着体检报告,一切的指数都变了。路北川的高血压一直都有,可是,心脏病,还是头一遭,医生说是高血压和工作繁忙造成的。这几天卧床休息是少不了的,戒烟,戒酒,戒躁看来将来也是必须的。

    知道书记生病了,访客络绎不绝,但是路家对外宣称,都说是小病不碍事。路北川每每见了来人都是精神抖擞的样子,可是人一走,马上就窝在那里发呆。陈秘书每天来报道事务,总是会关了会客室半响,两个人在里面商量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天从早到晚,路北川一直开着房间里面的电视,谁进去都发现,他什么都不干,一直盯着电视屏幕。悠远觉得蹊跷,便进去陪他。

    屏幕晚间的新闻终于出现——路征。悠远知道爸爸在等什么了。那是条关于清润国际和中天合作的发布会新闻。屏幕上路征穿着西装,全场的瞩目,他和中天的老董交换了文件签署,女主持人的画外音。“清润国际和中天维持几个月的磋商,终于有了结果,双方于今日在xxx国宾馆签署了合作协议,两大巨头的合作将目标投向08年的中国国家级工程建设。据悉,在近一个月内双方将会共同接手新的项目。”

    路北川不说话,默默的放下遥控器。“唉——他还是不听我的。”

    悠远不明白,“爸爸,这不是好事情吗?”

    路北川黯然的摇摇头,“什么好事情?!悠远啊,你不会懂得。”

    两人陷入一阵沉默,路北川才觉得不妥,在自己心爱的女儿面前又转了慈爱的笑脸。“悠远啊,乔牧今天回来?”

    “爸爸,您什么都知道的比我还清楚。”的确,乔牧的一举一动,出差升职,路北川都是第一个知道。

    “呵呵,傻丫头!”他顿了一会儿,突然问,“你幸福吗?”

    明显的愣住了,她是没有想到父亲竟会突兀的去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半天才木木的点点头。

    路北川牵过她的手,慈笑。“悠远啊,爸爸希望你幸福啊……”

    从小是个倔强的主儿,自己一直以为都是遗传了路北川的铁血性格,但是今日,这个半百老头,窝在病床上,两鬓斑白的对她说这番话......爸爸真的老了,自己呢?是不是成熟了?能够接受真正的独立了?她禁不住,眼眶微微的湿润。

    “悠,别哭啊。我路北川的女儿可是世界一顶一的棒。怎么能哭鼻子呢?”

    “一顶一的棒?”她破涕而笑。

    “对啊,你是我一顶一的,全世界最棒的女儿。只是......我不是最好的爸爸......”轮到他哽咽。

    “爸.......”

    “悠,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两个。是我负了你妈妈......”那泪水就顺着他皱纹的晰径一下子流了出来,最坚强的男人,每每提到这样的话题却止不住自己感情奔腾。

    “爸爸......别说了,您是好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路北川看着悠远,揽着她进怀里。“真的吗?悠啊,我知道,你从小就憋屈着自己,你受委屈了吧?”

    她躺在路北川不再坚实的怀里,依旧觉得温暖安全,却又凭添了不安,什么时候自己会失去这份温暖和安全呢?泪水也模糊了双眼。

    “悠,你原谅征儿,他是你哥哥,兄妹没有隔夜仇……”

    她还是不能够回答——原谅他……原谅他什么?怎么原谅他呢?

    “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是有血缘的啊。”

    同父异母——爸爸,你又知道什么呢?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我们理当相亲相爱,但是只能如手足般的啊……我们怎么能…。。他对我做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啊!

    “悠,爸爸哪日死了也会不瞑目的…。。”

    “爸爸,你胡说什么!您怎么会死,不会的!我原谅他,我原谅他……”

    “真的?悠啊,爸爸就放心了。”

    “您别再总提让悠伤心的话了。”她呜咽着。

    “不提不提。爸爸还要等着看我们悠穿上白纱,嫁给乔牧,然后生个漂亮的宝宝,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呢!”

    “爸爸……对啊,您还要看着女儿幸福呢。您怎么能说那样的话?!”

    “不说了,不说了。悠,你和乔牧,爸爸会安排好的。你放心,你会幸福的。”

    禁·爱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章节字数:1167 更新时间:08-08-11 19:47

    乔牧公差回来,路北川的病还在恢复中。路征和中天的合作一直是城里的头条大事,他的身世让媒体对他的追逐到了颠峰,但是由于种种的缘由,谁都没有捅破他是现今权势的后代,大部分的外界只知道他出身显赫。与中天签署合作合同的不久,清润摆了酒会,邀请了各界的名流,当然也给路北川发了帖子,他推说病未痊愈,没有出席。

    期间,路征再没有回过路家,只是派了那个精明的秘书来过好几次,替代着送送补品,送送请柬。那个秘书叫袁梓桀,一个男秘书,玲珑八面,事无巨细将清润里面所有的事情都包揽了。路北川对悠远说——这是一个厉害角色。

    巨头合作,才开始,就接下粤北码头的兴建,路征也南下去督工。春天就繁花似锦的开到了尽头,整座城迎来了夏,变得声色浮动,悠远准备着毕业事宜。这日,沈老爷子亲自来了路家,他此次来也是送帖子的。路征的工程第一期破土成功,督工顺利,人也开回总部来,庆功宴——作为某种宣传手段,那是必须的。这请柬——被沈老爷子送来,路北川去,那也是必须的。

    宴会开在路北江郊外的避暑别墅里面,政商名仕,还邀请了少数的新闻媒体。

    路北川嘱咐了乔牧,要他监督着悠远去试穿各式的礼服,终了不满意,还亲自带着去看。悠远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般,他都回答,喜欢看她与乔牧郎才女貌,还逗她说,小心那日宴会美女如云,乔牧倒戈她人怀抱。直到她穿了一身藕荷色的低胸长摆裙——胸前曲线若隐若现,群纱透露出大腿——,乔牧和路北川正在一旁笑谈,被她的出场炸了个突兀,盯着她不动,一个是男人看心爱女人的惊艳,一个是父亲看女儿成熟的惊叹,总之都是摈了呼吸。

    “爸爸,这衣服夸张了些…。也不是去参加自个儿的酒会。”自己不是主角,这样风头尽显……怪异!加上这些许的暴露,也不符合自己的性子。

    “不会,我瞅着这衣服好啊!乔牧你说是不是。”

    一旁的乔牧笑得幽幽,看在悠远眼里都是狡诈。“我瞅着也好。路叔,真羡慕您。”

    “哦?羡慕我什么?”

    “您女儿真是美人胚子!”他倒自如,在长辈面前也敢调戏她了。

    她娇目瞠着,眉目恐吓着他。他也不怕,还做欣赏羡慕状。

    “呵呵呵……”路北川笑得不停。“乔家小子羡慕我啊,好啊,那我把我女儿许给你好不好啊?”路北川也演上了。

    悠远瞅着眼前这两个男人一唱一和,无可奈何。

    “路叔,您不能食言啊,可有这么多人见证呢?”他又装作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手指着店里的店员。

    悠远这才发现一旁还围了一众人,羞得皱鼻子。

    “好好好……”路北川笑得开怀。

    “喏,就给我老婆订了这件!”他支手吩咐店员。

    执拗不了两人,看着父亲和乔牧的开心样子,自己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