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云色倾心【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267
    ”望着晓云一脸的难色,知道她是因为同去的姊妹们皆与静珣平日走动较近而为我担心。

    痛定思痛(04)

    “奴婢知道郡主本是不愿去的,可是瞧您刚才的眼神儿,奴婢便知道您是因为想起从前和静珣郡主争执时,曾用松枝误伤了她面容才会不忍拒绝同去踏青的。虽然静珣郡主她口口声声说是知错了,可是,可是奴婢还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儿似的,您还是不要去了吧?”晓云皱巴着小脸,恳切切地望着我。

    见自己的心思竟被晓云猜中大半,心中先是一惊,之后便是开怀莞尔。这个丫头,如今已经大不同于往日,倘若我出嫁后想必也不需再为她而担忧了。

    轻轻一笑,我拉过晓云的手低声保证道,“今时不同往日,明日的我,将是未来的太子侧妃呢,放心吧。”

    “是。”见我主意打定,晓云也不再多说,只是一双杏眼中仍然匿着丝丝隐忧。

    ——

    ——

    翌日一早,便有静珣前来打门,穿着一身轻便利落的宽大胡人衣着,英姿飒爽地立在门口。

    “静华姐姐真是国色天姿,即便是如此不着脂粉却要比旁人更加出众三分呢!”见晓云送我出门,静珣冲我翘起了拇指,啧啧称赞着。

    “马车可已备好?”不习惯与静珣如此亲昵的对话,只是无谓地点了点头便带着晓云朝院门走去。

    “嗯嗯,马车已经备好了,其他妹妹们都已经在车上了呢。”对于我的疏离,静珣似乎并未察觉,仍是满脸笑意地紧随在我的身后。

    “奴才参见大郡主!”刚出了院门,便有一人从墙角冲了上来行礼,倒是唬了我一跳。

    “你不是陆教头吗?”立定了脚步,抚着胸口我细细打量着来人。

    “回郡主,这正是咱们松涛园中一直随侍在王妃身边的路远路教头,王妃听说您今儿要上山踏青,本来是要陪您一起的,可是因为要张罗大婚的事情而分身乏术,所以昨儿个便将她身边武艺一等一的路教头给拨了过来。刚才一番忙碌,奴婢倒忘记预先告诉郡主了。”不等来人起身回话,跟在身后的晓云便上前一步,朗朗回道。

    “哦。”乍听到晓云生怕我会听不清楚的大嗓门,我微微皱了皱眉。这丫头可是从不曾因为忙碌就忘却什么事情,也从来不会在我面前如此莽撞说话的。除非她是故意忘却,故意要如此大声。

    痛定思痛(05)

    心中一动,我便不着痕迹地去望晓云。

    只见小丫头面上端着的是一副规规矩矩的神情,眼角余光却是在偷偷地睨着一旁的静珣。我面上一动,心中猛然间顿悟。她是故意说给静珣听的,她是担心静珣会在路上对我使坏。晓云竟是为了我如此上心,一股暖意自肺腑深处油然而生。

    “静华姐姐,静华姐姐……”随着静珣踏出松涛园的大门,便看到一辆漆油铮亮的淡青色宽敞马车,马车旁花花绿绿的人群中,静珞向前探出了大半的身子,冲我摇晃着胳臂。

    对视着静珞的笑脸,我点了点头,便搭着晓云的手臂往马车走去。

    “参见静华姐姐……”

    待我走近了马车,一旁候着的小郡主们便纷纷向我行礼。

    “行了,都起吧。”眼光微一梭巡,我便转了头脸向静珣道,“怎么不见旻轩?”

    “回静华姐姐,旻轩哥哥临时接了爹爹的一份差事,今日便由陈管家陪咱们一起出门。”眨巴着一双大眼儿,静珣笑眯眯地回话。

    “哦,那便有劳陈叔了。”略一沉吟,我便转向和车把式并排站了的陈管家。

    “奴才本分,奴才本分。”陈管家微一躬身,回了我满脸的恭敬。

    “好,那咱么便走吧。”轻撩了裙摆,我扶着晓云的手臂率先登上马车。

    许是因为多了我在,马车里除了静珣叽叽喳喳的谈笑声,再不闻其他几个小郡主的声音。看着身边一张张面色恭谨的脸庞,我也只是端着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巴巴地寻了话题,一边努力烘托着随意的气氛,一边刻意表现着对静瑜姐妹的亲近和投缘。

    马车忽然一阵猛烈的晃动之后便停了下来,一直说个不停的静珣显得更加兴奋,她略一躬身,便抓住了我的手腕,“静华姐姐,咱们到了。”

    “嗯,下车小心着些。”轻轻卸下静珣的手臂,我淡淡地提醒着。

    “静华姐姐快下来,真是好看。”第一个跳下马车的静珣一边为我掀着车帘,一边絮絮地低声嚷着。

    —————————————————————————————————————————————————

    下午会有二更

    痛定思痛(06)

    “静华姐姐快下来,真是好看。”第一个跳下马车的静珣一边为我掀着车帘,一边絮絮地低声嚷着。

    缓缓踏下马车,我轻轻抬眼,不由便深深吸了口气。

    只见眼前三面环山,一面傍水,天边初升的新日,似要冲破天际的云层一般投射出霞光灿烂,近观是郁郁葱葱,溪水叮咚,山石小径处更是时不时便有一弯清泉淙淙而下,满眼新绿,确实令人身心愉悦。

    “咱们早就应该出来走走了,是不是?”静珣一边拉着我的衣袖一边指着迷蒙的远山道,“我要在那半山的亭子里赏这郊山的景色!”

    “只要你有那般的体力。”睨了一眼兴奋的静珣,我的心情也被眼前的怡人之景所迷。

    “静珣自然有这般的体力!只是不知,静华姐姐可有否?”松开握我衣袖的手臂,静珣飞快地回道。她定定地望着我轻扬起唇角,仿佛水波荡漾的眸底似有一抹颜色飞速闪过,快得令我看不清楚。

    “呃……”莫名一阵心悸,再看静珣,却是一张明媚笑靥灿烂娇艳。

    “来来来,妹妹们快快下车。”正在思索间,静珣已经转过身去,颇有架势地吆喝着随车的仆妇们各自搀扶了自己的主子下车。

    “回大郡主,若想登上那半山的亭子,怕是需要花上大半日的功夫呢。”陈管家先是安排了随行的侍卫,然后便来到我的身旁候命。此时看到我抬眼望着远山似在出神,这才微微躬了身子对我说道。

    “哦。”收回脑中飞速的思绪,我对着陈管家轻轻笑了一下。

    “啊,静敏妹妹你看,这小溪中的鹅卵石多好看啊!”

    “是啊是啊,姐姐你看山头那片云朵衬着朝霞,多漂亮啊!”

    想是因为常年呆在府院之中,如今得了这样的机会上山踏青,王府中妹妹们甫踏下马车,便在我身后响起了一片热闹的惊叹声。

    痛定思痛(07)

    “走走走,上山去,就去那个亭子!咱们姊妹之中,谁能第一个到了那亭子的话,我出彩头!”一片热闹声中,静珣的声音最为拔高,我轻轻转头去看,只见她正将一支发簪从发际拔下高高举在手上,“喏,就用我头上这支白玉簪!”

    “真的吗,真的吗?”望着那支被静珣擎在手上熠熠生辉的白玉孔雀,马上便有几个妹妹涌了过去,将静珣围在中间。

    “自然,本郡主什么时候说过不算?”众星拱月一般,静珣言之凿凿地傲然巡视着周遭,说着便上前一步,将簪子递到了我身旁的陈管家面前,“这就把簪子交给陈管家,也好为咱们姐妹做个见证。”。

    不等静珣音落,静敏和静瑶便各自扶着贴身的丫头快步而去,独留下被静珣拉在手中的静瑜和静珞。

    “静华姐姐,咱们也快走吧!”松开一边的手,将我挽起,静珣分别扯了静瑜姐妹和我,不由分说便向前冲。

    一通狂奔之后,终于看到那半山的飞檐凉亭近在眼前,而一直走在我们前面的静敏和静瑶更是眼看着便要得了第一,拿下静珣的彩头,却硬是被阻在了亭外。

    看着那亭中并无人迹,却有几名玄衣男子于亭外戒备森严,捺下心中的疑惑,我示意陈管家去唤了静敏他们回来。

    “那亭子无名无姓,又不是他家的,干吗这么霸道地自己不进也不许咱们进!”在侍卫陪同下回转的静瑶撅着嘴唇,一步三回头。

    “算了吧,那几个人看起来也非善类,咱们还是不要计较了。”看着静瑶愤愤地模样,年纪略长一点的静敏温言相劝。

    “就你胆子小!他们不是善类,咱们就好欺负了吗?若不是静珣姐姐吩咐了今日不许露出身份,哪会容得他们几个毛头小子狐假虎威!”狠狠白了静敏一眼,静瑶气呼呼地甩开了手臂,大步走回。

    “既然那亭子被人占了去不得,咱们便到别处玩就好了,可不要因此而坏了咱们本来的好兴致。”斜斜睨了一眼亭外那几名男子,我迅速收回眼光,柔声劝慰着静瑶。

    “静华姐姐说的对,咱们的好兴致最重要嘛。”见我出声,静瑶却仍是一副不甘的神气,静珣使了个眼色,示意身旁的丫头到陈管家那取了簪子送了过去,“即或是没有进到那亭子,咱们大家也是看到你最快的嘛,这簪子便算作你赢得的就是了。”

    痛定思痛(08)

    “真的吗?”接过那只欲振翅而飞的白玉孔雀发簪,静瑶顿时欢欣起来。

    “听说帝都的金凤楼花魁今日会在郊山办什么诗会,那亭子会不会是她们先占的地方啊?”拍了拍手,静珣转身来到我身旁,低低地说着。

    “金凤楼花魁?”口中重复着静珣的话,心中却已经否定了她的猜测。

    刚才我便已经注意到,那几名玄衣男子不仅身材魁梧,而且个个眸含精光,分明是身怀功夫的高人。我不相信区区一个烟花女子,能够有这样的力量驱使他们。不过若真是如静珣所说,那么这名花魁也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郡主,您坐在这边歇歇脚吧。”一直跟在我身后的晓云将足边的一块大石擦拭了干净,捧着绢帕送至面前。

    “来,你们也歇会儿。”接过锦绣帕子胡乱在脸上抹了两下,我抬手拉过气喘吁吁的晓云,示意静瑜姐妹一同挨着我坐下。

    “是啊,这边的树荫伴着阵阵凉风,也很是舒服呢,咱们歇会儿。”睨了我一眼,静珣笑眯眯地招呼着。

    “主子们要不要用点儿水?”见我拭着额上的汗意,陈管家躬身捧上一截粗壮的竹筒。

    “好啊。”点了点头,我便吩咐晓云去取杯子,为各位郡主分水。

    “静华姐姐要不要尝尝我带着的梅子茶,生津止渴最好了呢。”见晓云到不远处警戒的侍卫处取水杯,静珣猛地站起身来。

    仿佛讨好一般,不待我回答便吩咐了身边的丫头取过一只沉甸甸的水囊,先是分给其他郡主,然后满满盛了一杯交到静瑜手上,“端给静华姐姐尝尝。”

    “静华姐姐,您尝尝看。”静瑜点头来到我身边,双手捧着一只淡绿色的翡翠杯盏。

    痛定思痛(09)

    “郡主……”睨了一眼旁边热热闹闹分梅子茶的静珣,回转的晓云捧着盛了清水的杯子匆忙出声,。

    “静华姐姐尝尝吧,在府中时,静瑜和妹妹便经常饮用,确是美味。”冲着晓云淡淡一笑,静瑜重新转过脸来,双手举高。

    望了望静瑜正对着我的清亮眼神,又望望眼前这杯荡漾在淡绿色包裹之中的玛瑙样汁液,我伸手接了过来,轻轻送至唇边,浅浅啜了一口便盛赞出声,“嗯,味道果然极佳!”

    “姐姐喜欢就好!”静瑜浅浅笑着,转身回去帮着静珣继续为姊妹们分那水囊中的梅子茶。

    “郡主?”见大家都在笑闹,无人注意我们,晓云才紧紧张张地低低唤了一声。

    “不妨。”对晓云安慰地笑了一下,我便借着抬手拭汗的动作,随手将那翡翠杯盏倾了开去,任那酸甜适口的梅子茶尽数没入石边的土地之中。

    虽然之前静珣眼神中飞快闪过的不明情绪令我莫名不安,可是她既然会分与这么多姐妹同饮这梅子茶,想来是不会蠢到在其中掺杂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所以我才会喝下了那一口。

    此时这番倒茶的举动,不过是为了让素来紧张我的晓云心安的多余之举罢了。

    “好了,咱们也歇够了,再到那山头看看好不好?”一阵休憩过后,静珣站起身来,满脸兴奋地高声吆喝着。

    “好啊。”静珣的提议马上便得到了静瑶的回应,她一把扯起身边的静敏,一撩裙摆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朝高处继续攀去。

    “静华姐姐,走吧。”静珣笑眯眯地来到我的面前,将我手中的杯子夺过塞到晓云手中,硬是拉了我便要上路。

    “不了,你们上去吧,我想在此处多歇会儿。”拂开静珣的手臂,我婉言谢绝。这半日的攀登,倒真是有点累了。

    “那,那咱们就过去了,姐姐好生歇着。”见我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