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微微的微笑》 > 正文 分节阅读_39
    的低下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要失去很珍贵的东西一般,心脏如针扎一样的刺痛。

    却找不到处理的方法。

    “敬文,或许是我们的相处方式有些问题,我想,不如我们冷静……”

    “可不可以,不要把你当主席的那一套,用在我们的感情上。”叶敬文冷冷的打断了他,“林微,我再问一遍,你喜欢我吗?”

    “喜……欢……”

    林微吐字艰难,为什么气氛这么压抑,呼吸都有些困难,总觉得今天的叶敬文不太一样……

    “那么,证明给我看。”

    叶敬文说罢,走过去抱起林微就往卧室的方向走。

    林微有些害怕,虽然知道叶敬文不简单,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

    他的力气那么大,黑亮的眼眸,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大海一样可怕。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林微百思不得其解,想要反抗的时候,已经被叶敬文压在了床上。

    铺天盖地的吻在他脸上密密的洒下来,林微想躲,可搂住他腰身的手臂却像铁铸的一般,林微挣扎着,反抗着,却让自己越来越痛,越来越难过。

    他的吻明显带着惩罚的味道,在自己口腔里肆虐的舌,如狂风般扫过脆弱的粘膜,没有往日的温柔和怜惜,有的只是狠狠的惩罚,疼痛从舌尖蔓延到全身,特别是心脏,一阵阵的抽痛。

    他眼中赤裸的欲望,自己当然懂,可是,必须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对他的爱吗?

    明明……已经很努力在适应,在接受了。

    林微觉得有点委屈,在叶敬文的舌滑向他锁骨的时候,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推了他一把。

    叶敬文吻得投入,一不小心,整个人被推翻到地上。

    林微有些尴尬,看着他这样,又是心疼,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敬文沉默着坐在地上,用袖子擦了擦刚才激吻时被林微咬破的嘴角,淡淡的笑了。

    “敬文,别这样……”林微伸手去扶他,却被他拉住,两人在床上滚了两圈,叶敬文把林微拉到了自己身上。

    “如果是你,我可以在下面。”叶敬文的笑容很温柔,却让林微有一瞬的失神。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指尖滑过,想抓住,却错失了一样……

    “林微,抱我。”

    灼热的呼吸吐在耳畔,林微的脊背轻微的颤了颤,叶敬文伸手环住他的腰,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和他滚烫的身体毫无缝隙的贴在一起,好像快要融化了。

    如果能融化,能和他融为一体,那该多好。

    不要考虑家庭,朋友,种种负担……

    不再顾忌自尊,羞耻,原则习惯……

    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

    那该多好。

    激烈的吻,浓浓的情欲,疯狂的占有欲……

    叶敬文的眼睛红得可怕,林微想推开他,又怕伤害他,只能让他的舌亲吻着自己,被动的承受着他的激情。

    被动的承受着,只是因为对他的包容。

    叶敬文很快就把手伸进了林微的衣服,两人缠绵亲吻着,最后一层的衣物也被褪尽了。

    趁林微恍惚的瞬间,叶敬文微微一笑,一个翻身转换了体位,让林微舒服的躺在床上,自己的身体则滑了下去,张口含住林微的性器。

    “敬文!”林微惊叫出声,不仅是因为身体上的刺激。

    需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的热情里透着股绝望,为什么觉得,你带着笑,可是比哭还难受呢……

    今晚的气氛为什么这么难受?明明有打算好好跟他一起过个生日……

    林微胡乱的反抗着,双手却被对方固定在头顶,动都不能动,他的力气很大,手腕都要被他捏碎了一般。

    林微想用脚踢,可重要部位却被对方掌控着,两腿发软没了力气。

    叶敬文的舌温柔的爱抚着林微的分身,舔弄吞吐,还一圈圈打着转,力求给对方最大的刺激。

    林微在性事上很生涩,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刺激,跟叶敬文用手做的那两次虽然很舒服,可今天的感觉却不止舒服那么简单……

    一阵阵快感如潮水般涌上,从下身直窜头顶,林微感觉自己像是海面上浮浮沉沉的船,茫然无助,一波波快感如同涌起的潮水,快要将他整个人淹没。

    林微想要控制自己不要在欲望中沉沦,然而叶敬文有技巧的舔弄,却让林微一次次在灭顶的快感中,失去思考的能力。

    “林微,抱我,占用我,让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想知道……”

    “让我感觉到你的爱,让我感觉到好吗?”

    “抱我,请你抱我……”

    叶敬文蛊惑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那种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一般,要把林微拉向无底的黑洞。

    眼看叶敬文主动坐在了自己的腰上。

    不能这样……不可以……

    林微内心挣扎着,狠狠咬了咬牙,趁叶敬文松开手撑在床上想要往下坐的瞬间,再次狠狠的推开了他。

    两人对视着,急促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刚才的欲望如同被当头浇了盆冷水,早已消失殆尽,没有了对方的温度,周身突然冷了起来。

    很冷。

    空气里的温度似乎骤然降低了几十,空调在背后嗖嗖冒着冷气。

    两人尴尬的沉默着,对视着,可是,明明爱着的人,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会觉得好陌生?

    良久之后,叶敬文轻轻叹了口气,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

    “林微,这是你第几次推开我,你记得吗?”

    你或许不记得。

    可是我记得很清楚,每次在你推开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好像用刀狠狠的捅着我的心脏,那胸部靠左的位置,疼得我快要窒息了。

    我还有胃病的,现在连胃都开始造反了,好像全身都在疼。

    你不会发现,因为你根本不关心。

    叶敬文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刺眼,林微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叶敬文默默起身下床,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浴巾围在身上。

    “生日快乐,林微。”

    “礼物我放在桌上,希望你喜欢。”

    “我先去洗澡,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今晚就住我这里吧。”

    “敬文……”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请你放心。”

    用了个请字,一下子,就把距离拉开了。

    叶敬文落寞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林微有些难过的按住胸口。

    为什么不能彻底接受他,为什么会排斥跟他太过亲密的接触,为什么会觉得恶心,为什么总是不能突破这最后一关……

    如果是天生的同性恋就好了。

    如果是天生的同性恋。

    如果是的话。

    就可以满足他的要求,可以跟他毫不顾忌的上床,可以让他满足欲望的同时,又爱得快乐。

    而不是现在这样辛苦,又难过。

    林微长长的叹了口气,

    从床边捡起衣服,默默穿好。

    口袋里的项链,刚才过来的路上明明已经捂热了,现在握在手心里却是冰凉的。

    心里也好像被揉了一把冰一样,凉得透彻。

    “我会为了你做改变,敬文,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在他的手机上留下一条短信,林微轻轻走出了房间。

    ***

    次日,天气晴朗。

    叶敬文神清气爽的回到学校。

    原本安排在周一的人体解剖实验,因为学校突然来了什么考察团,所以跟周三调了课,还把下周的课提前了。

    这个星期的课程排得很紧。

    叶敬文在医学英语的课堂上,有些无聊的玩着手机。

    昨晚洗澡出来之后,胃痛得厉害,到现在好像还没好。

    虽然林微离开在预料之中,可看到那空空的床铺,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他一次又一次的推开自己,只是因为厌恶同性间的亲密接触?

    昨晚的做法确实激烈了一点,可是,也证明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他对自己没有爱。

    或者说,还没到爱的程度。

    他只是利用自己来治疗他的伤口,只是想试试能不能爱上我。

    这样一想,以前的一些事就更加清晰了。他当初拉周放进来,或许就是在试探,试周放,试我,还有他自己。

    周放那边没可能了,于是拿我补上,不伤到他自己,也不会让周放尴尬。

    多么三全其美的想法啊。

    林微,果然太小看你了。

    可惜没办法,早就知道你不是善良天使,却还是爱上了你。

    删掉了手机上他留下的短信,突然收到了一条新的消息,叶敬文打开一看,是哥哥发的。

    “老哥已经平安到达,不过告诉你个很好的消息,一星期之后老哥又要来骚扰你了。”

    叶敬文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叶敬辉,怎么总觉得他说法的方式有点幼稚。

    “你要来随便,别住我那。”

    “没问题,还有,下周是你生日,要什么?哥从美国带回来给你。”

    “要你的命。”

    “啧啧,这孩子说话真是不讨人喜欢,好吧,哥给你带一台最新款的手机如何?摄像的哦,可以把你的小情人拍下来存起来睡觉的时候亲一下。”

    “我没你那种变态嗜好。”

    “好拉,我给你带手机,黑色白色?”

    “随便。我要上课,不跟你多说了。到了给我信息,我去接你。”

    “嗯嗯,拜。”

    叶敬文想了想,于是给林微发了条信息。

    “林微,周末是我生日,可以陪我过吗?”

    这次回复倒挺快,“好啊,想要什么礼物?”

    很想要你啊……可惜你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