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微微的微笑》 > 正文 分节阅读_53
    故意转移话题缓和气氛。

    然后,叶敬文学长就会用凌厉的目光瞪着黑森林,嘴角轻轻挑起一个固定的弧度,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再比如,叶林两个人在某方面意见不合的时候,林微又会很温和很亲切的对黑森林笑。

    “不如,森林来做决定吧。”

    黑森林只能抓抓头,看看笑得邪恶的叶师兄,再看看笑得温和的林师兄……

    行了,两边都不好得罪,我自己想个新的办法。

    三人合作了一个月,黑森林只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死亡数量突破历史新高,并且不断飙升。

    瞧,叶大学长又发信息过来了。

    “小森林,今晚八点记得来实验楼呀,亲~”

    黑森林头顶黑线如瀑布,这位变态学长动不动就发骚扰短信过来,搞得黑森林心情一直很抑郁。

    于是经常找借口说,我要去人解实验室,我今晚有选修课,我今天肚子疼,我昨天发高烧……

    来逃避叶林之间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灾难。

    “学长,今晚是做dna提取那部分吧?我要去人解室,麻烦你们两位做完,明晚我一个人去做电泳,好不好……”

    “啊,要去人解啊,不如学长来陪你啊,我也很久没见尸体了呢。”

    黑森林有些郁闷。

    本来只是骗他,现在却骑虎难下,不得不去人解室了。

    准备好白大衣和工具箱,黑森林一步一个脚印,大义凛然的去了人解室。

    叶敬文很快就赶了过来,虽然笑得温柔,却让黑森林觉得后背一股又一股的冷气……

    “森林你穿白大衣还蛮有感觉的。”叶敬文笑着赞扬,修长的手指拍了拍黑森林的肩膀,“看着你的笑脸,感觉自己像是见到了——黑天使。”

    “嗯,学长你也很像天使。”

    叶敬文玩味的笑着,手指挑起黑森林的下巴,“你的嘴唇很好看,果冻一样呢。”

    黑森林不动声色的躲开,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遮住“果冻”一般的嘴唇。

    “你要做哪部分?”

    “胸部是吧。”

    叶敬文也从包里拿出口罩,手套,戴好,露出的眼睛又黑又亮,看得黑森林有些眼晕。

    “是的。”黑森林严肃的点了点头,“还好学长来帮忙,我一个人可掏不出来。”

    “呵呵,跟我还客气,见外了不是。”

    黑森林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低头专心解剖。

    叶敬文在旁边笑,时而给黑森林递工具,帮忙分离皮肤肌肉。

    “师兄,这条血管怎么分……”黑森林被他看得额头直冒冷汗。

    “傻子,那是神经啊。”

    “呃……”黑森林尴尬的笑了笑,抬起头,却发现站在门口的林微。

    “啊……林微学长,你也来了……”

    黑森林后背也开始冒冷汗。

    叶敬文扭头看了眼林微,坏坏的笑道:“学长,怎么有空光顾呢。”

    林微轻轻一笑,“你们倒是很悠闲嘛。”

    然后,突然冷下脸来,“今晚要做实验,忘了?”

    “dna提取今晚不完成,整个进度都会受到影响,我拜托你们,既然报名参加了就用心一点ok?”林微的表情很严肃。

    “呃……对不起。”黑森林笑的有些尴尬。

    “我不是跟你说。”林微冲黑森林笑了笑,然后冷下脸来转向叶敬文,“说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dna提取啊,你自己完成不就好了,你有手有脚的,有时间写小说,没时间做实验哦?”叶敬文悠闲的拿着手术刀划开尸体的皮肤,“我对尸体的兴趣比对你大些,不想看到你那张脸,明白?”

    “好,那以后的实验你也不用来了。”

    “你以为我想来?”叶敬文嗤笑了一声,摘掉口罩,眼睛深深的看向林微,“你以为我想?”

    林微沉默了很久,然后低下头,转身走了。

    “既然这样,我回去写一下分工,我们尽量避免见面。”

    黑森林看着林微落寞的背影,觉得有点难受。

    “学长,你对林微学长的态度能不能稍微婉转一点呀……”站在水池边,看着叶敬文一根一根洗着手指,黑森林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我对他够好了,是他自己不懂珍惜。”叶敬文冷哼了一声,“对某些人,不能太好,否则他会把你的好,当成伤害你的武器。”

    “哦。有道理。”黑森林严肃的点了点头。

    “不能太宠着他,会把他宠坏的。”

    “就算爱,也要爱得有尊严,明白吗小森林?”叶敬文冲黑森林笑,笑得黑森林摸不着头脑,只能随口答应着

    “嗯,嗯,明白。”

    自己一米八几的身高,被他叫小森林,后背的寒毛真是如雨后春笋。

    ***

    林微分工的表格很快就传到了黑森林的邮箱,黑森林觉得他们之间有些怪异,却不知道怪在哪里。

    或许叶敬文那个人本来就比较怪异吧。

    次日晚,一起做完dna提取的实验之后,林微请黑森林去隐湖餐厅吃夜宵。

    黑森林倒是不客气,点了很多糕点。

    林微点的东西都是辣的。

    “学长,我听说能吃辣的人,性格比较开朗,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压抑……”

    “是吗?”林微淡淡的笑了笑,吃下一块鲜红的辣椒。

    再次抬头的时候,林微好像有些失神,目光瞄了一眼黑森林的背后,然后又低下头来。

    黑森林扭头一看,看到背后的叶敬文和一个帅气男生。

    因为隔着一个大柱子,他们似乎没有发现这边的两人。

    黑森林扭了扭脖子转过来,竖起耳朵听着身后的对话。

    “我是决定要考研的,而且考本校,你别劝我。”那个男生的声音带着一股傲气。

    “呵,萧凡,你别说是为了我,舍不得我,想陪我,我会把早餐都吐出来的。”叶敬文冷笑着。

    “我个人认为像你这样没眼光的家伙,不值得我再付出,都这么多年,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你的愚蠢,顽固,和迂腐。”

    “我也同样认识到你的虚伪,自私,和无耻。”

    “彼此彼此,咱半斤八两。”萧凡喝了口啤酒,然后轻笑道:“t大和国外学校一直都有合作,不知道那位会不会考虑出国。”

    “他最好走得远远的,免得我看了心烦。”

    黑森林看到林微握住杯子的手颤了颤。

    脸色有些奇怪。

    “森林我先走了。”林微的声音压得很低。

    黑森林点了点头,看着林微风一样飞速出了餐厅。

    身后的两人也吃完了,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谈论着。

    “真希望他走?”

    “他要是出国,我会追过去的,你把心放回胸腔里吧。”

    “呵呵,嘴硬的人真是不可爱。”

    “对了,你不是保送研究生的吗?”

    “几个名额争得头破血流的。”萧凡的语气很是嚣张,“我放弃了,凭自己的本事,又不是考不上。”

    “果然是萧凡,很自信嘛。”叶敬文轻轻笑了笑,“预祝你考研成功。”

    “你是不是很得意?等我开始读研之后,团工委书记就要换人了,咱们也不会被人拿在一起,讨论断袖不断袖的问题。”

    “还是你比较了解我啊……”叶敬文轻轻叹了口气,“打算学什么?”

    “刑法。”

    “嗯,非常适合。”

    “你呢,是不是将来学妇产科?我觉得很适合你,孕妇一见你,孩子都生不出来啊……”萧凡的笑声很洪亮。

    “外科吧。”叶敬文很严肃,“我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将来你要是得个病什么的,我亲自给你开刀,顺便送你去见阎王。”

    “你就这么讨厌我……”

    声音渐渐远去,黑森林皱着眉头看了看桌上。

    林微那一盘炒辣椒,用勺子拨来拨去,没有吃,都凉了。

    真是浪费。

    黑森林夹起一块辣椒塞进嘴里。

    我的天啊,这是人吃的吗?

    辣得人眼泪直流。

    叶林黑三人的合作依旧是以黑森林为中心,两位学长互不相见。

    林微在q上给森林留了言,说是想加快进度,在毕业之前快些完结掉这个实验。

    黑森林答应了,然后又转达给叶敬文。

    作为炮灰和话筒的存在,让黑森林很是无力。

    实验到了最后阶段,所有实际操作都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论文。

    林微作为队长,召集两人去开会。

    叶敬文和林微又开始争论。

    叶说实验流程很重要,林说结果分析也不可忽略,叶说重点在过程必须详细,林说没有结果再好的过程都是纸上谈兵。

    黑森林坐在椅子上叹气。

    “不如这样吧,我们三个分工,每人写一部分。”

    林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森林你起草前面的实验原理和目的,敬文搞定详细的流程,我来做结果分析和最后的汇总。”

    “这几天去图书馆查一些资料,还有网上的参考文献,周三动笔,最好下周一能完工。”

    林微用笔在纸上唰唰写出一些有用的网址及图书资料,交给两人。

    果然是曾经当过主席的缘故吗?做事干净利落条理分明。

    “你快毕业了吧。”叶敬文突然说。

    “嗯……”林微写字的动作有略微的停顿。

    “考研?出国?还是直接工作?”

    叶敬文突然平静下来的声音,让黑森林有些不习惯。

    “还没确定,这几天正在跟老师谈。”

    “哦,一切顺利。”叶敬文笑着扔下一句话,然后拿起桌上的计划表,转身走了。

    黑森林有些奇怪,怎么叶师兄的脊背看上去也挺僵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