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芙殇【明月珰】 > 正文 分节阅读_60
    时候,最最亲爱的王大婶出现了。

    “老板你回来啦。”王大婶热情的上前拉起芙洛的手。

    芙洛感激得泪眼汪汪的,总算有人能证明自己才是这里的老板了。

    王大婶的眼神穿过芙洛,望向她身后的龙轩帝,理了理衣服,抹了抹微乱的鬓发,“这位是?”

    芙洛讶异的看着王大婶,感叹俊男的魅力真是所向披靡,只要无视内心,龙轩帝这副皮相,无论是对少女还是师奶,杀伤力都是极强的。

    “这是我表哥。”芙洛大言不惭的开口,看着龙轩帝的面容从明朗转向阴暗,心里窃喜。

    辛掌柜的此时拿了装着账本和银票的盒子出来,芙洛正想接(抢)过来,就被龙轩帝无情阻挡了手臂,被他死死的搂在怀里,他顺利的接过盒子,看得辛掌柜目瞪口呆,看得王大婶一副明了暧昧的表情。

    此时却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了过来,“爹,我回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相逢的那位月少和他的丫头,花丽丽,原来这位辛掌柜就是他的父亲。

    芙洛一看龙轩帝看了看二人,眯了眯眼睛,一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的潜台词,吓得芙洛赶紧挽起龙轩帝的手,“相公,我们不是还急着赶路么?”

    龙轩帝转头看了看芙洛,没说话,拥着她离去。

    芙洛悄悄的转头,“那天谢谢了。”当然只是摆口形而已。

    身后的月少不由自主的感叹,“鲜花的宿命就是插在牛粪上。”

    花丽丽华丽的接过了一句,“就像包子的宿命就是被吃一样。”

    “啪”月少的扇头打在了花丽丽的脑袋上,“你除了吃还会什么?”

    马车上

    “这是我的钱。”芙洛嚷道。

    “袁记。”

    “那,我不是已经抄了祖训了么?”芙洛的声音降了一度。

    “那是惩罚,这是赔偿。”

    真怀疑龙轩帝是学法律的人穿越的。

    心中呐喊,“你除了会抢钱还会什么?”

    [正文:第八十六章 印加至宝]

    这一路回宫也不算难熬,只要每天对自己说上一句,“忍无可忍,再忍一忍”就可以了。

    当然也绝对称不上无聊,每天抄祖训抄得手发抖。

    直到马车停在那巍峨的宫门前,芙洛才不情愿的醒来。最终还是没能逃离这座宫城,好像是第三次进宫了呢。

    自己的命运兜兜转转,却怎么也离不开宿命的终结点。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的心,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的举动,只是这么随遇而安,无奈的回来了。

    掌握自己的不再是命运,而是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真让人愤怒。

    马车驶进宫门,两侧跪满了迎驾的人,行至端仪门才停下,龙轩帝优雅的迈下马车,凛然的走在地毯上,留下芙洛走在他身后,狐假虎威的享受着天子的仪仗。

    两个人明明很近,却仿佛再次隔了千山万水。

    心,闷闷的。

    龙轩帝仿佛感到了芙洛迟疑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害得正在悲秋伤春的芙洛差点碰到他背上。

    他伸出手,在宽大的袖袍下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走到尽头。

    芙洛努力的想抽回手,如此明目张胆的亲密,真是要害死人的,而且还是如此的名不副实,芙洛绝不承认她和龙轩帝之间有任何“不正当”关系。

    她,是被他陷害的。

    昆谕殿,万全带着哭意的奔出,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皇上”。他的手里还紧紧抱着一个木匣子,“皇上这诏书~~”

    “毁了。”龙轩帝不呆他说完,就下了令。

    芙洛好奇的看着万全拿来火盆,将那明黄诏书扔进火里。他们转身进入内殿,芙洛估计落后,从盆中捡出烧得只剩一角的所谓诏书,实在是太好奇了。那诏书上只剩下了几个字,分别是“传位于”和落款日期还有龙轩帝的玉玺。

    看时间应该是龙轩帝出征破虏城的时候,传位于,难道就是所谓的遗诏?

    芙洛仿佛想到了什么,却突然猛摇头,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过,走了出去。

    没见到身后转出的万全,点燃了剩余的诏书。

    唉,他能为龙轩帝和芙洛做的也就只有这些小事了。

    芙洛再次回到了菡萏轩。

    从冷宫出来仿佛就远离了这个地方。如今走进去,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想不到自己居然命大的活到了今天。

    一切依然窗明几净,当年做的水晶镜,藤椅都还在,只是屋子里的侍女都是些生面孔。走入书房,桌上依然放着那盏“海上升明月”(夜明珠灯)。

    只是突兀的放着一张薛涛笺,像主人没来得及放到书里一般。

    芙洛记得那是自己闲暇时做的,录了当初在接天池畔咏的那首《种莲》。

    清塘引水下藕根,

    春风带露沾侬身。

    待到花开如满月,

    揽胜谁记种莲人。

    背面还加录了一首李益的《写情》

    水纹珍簟思悠悠,

    千里佳期一夕休。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楼。

    明明记得是放在书里的,怎么突然又落在了桌子上。

    享受的在白玉池里沐浴后,披上睡衣,任侍女轻柔的擦拭头发,忽然又觉得皇宫也有值得留恋的地方。荣华富贵,安逸享乐,有几人能放下。

    “娘娘,皇上今夜在昆谕殿批阅奏折,不过来了。”那名叫甘泉的菡萏轩大侍女走了进来。

    芙洛的睡意顿时去了,“本宫并没让你禀报皇上的行踪啊?”

    回到这里,连自称都不知不觉变了,连自己都在变,如何指责别人。

    甘泉嗫喏不答话。

    他,掌控着自己身边所有的人,所有的嘴。

    今夜无论他在哪里,却惊醒了芙洛幻想的美梦。

    他,是皇帝呀。

    龙轩帝在昆谕殿呆了三天才批阅了所有积累下来的奏折,还没休息,印加国的战降贺礼就来了。

    他并没有占领印加国,没有那样的人力物力,只是逼迫印加国向炎夏全面开放而已,两国的商人从此可以自由贸易,两国的人民可以自由通婚,他不仅想占领它的土地,还要吞噬它的文化,让两国水乳茭融,成为真正的一家。

    龙轩帝支持了印加太子登基,成为新王,曾经的敌人,因为特殊的原因又成了盟友。

    凝芳殿灯火辉煌,招待着远方来的客人。

    芙洛坐在龙轩帝的右首,其她的嫔妃依次落座,这是回宫后第一次看见他的嫔妾,前几日都已身体不佳推了,可是无论怎样逃避,总是逃避不过现实的。

    印加国的使者行了九九大礼后,献上了他们国家所谓的至宝。

    一袭鲜亮的金色衣裙飘入了大殿,银铃在随着她的脚步叮咚作响,悦耳如山泉击石。她蒙着面,从那绚丽扭动的身姿,妩媚迷人的姿态,可以看出,这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绝色佳人。

    可是她的美并不在她的容貌上,而是在她的舞姿上。

    仅仅是惊鸿一舞,便让人目眩神迷,意犹未尽,整个殿堂都为她安静了下来,就连龙轩帝的百年冰山脸都露出了欣赏的微笑。

    最后待她急旋中扯落面纱,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虽然喘息伏地,依然媚态百生,娇艳不可方物。

    眉似远山多秀丽,眸如秋水多灵气。肤如凝脂多粉晕,腰如细蜂多野性。

    她有整个宫里的女人都缺乏的野性魅力,蛊惑着所有人的热情,让人忍不住想与她同台飙舞,一畅平生。

    “罗蜜雅扣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她的声音透着童音,纯真而清亮,让人顿生好感。

    “公主请起。”龙轩帝的声音听在芙洛的耳里特别柔和。

    她睁大明亮的眼睛,不知畏惧的看着龙轩帝,有一种兴奋和雀跃,她的使命就是来到这位君王的身边,用一个女人特有的柔软和妩媚,俘虏这个男人的心,为她的国家,为她的人民换来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他,俊美非凡,气宇轩昂,这是每一个少女都期待的夫君。

    “常闻贵妃娘娘,舞艺空前,罗蜜雅不才,想请娘娘不吝赐教。”

    这是赫赫然的挑战,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也是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罗蜜雅公主,这位天才舞者,从十岁起就称霸整个印加国,号称舞神,柳阿蛮对她称赞备至。她今日代表着她的民族,一个战败的民族,依然气质高昂的站在这个凝芳殿里,挑衅着龙轩帝宠妃的地位,挑衅着她后面的王权。

    她的哥哥,从龙轩帝为芙洛不惜深陷险境而看到了女人的重大作用,所以送来了这位印加第一美女,印加的舞神,罗蜜雅公主。

    芙洛没有想到矛头会直指自己,众妃的幸灾乐祸一目了然,谁能打败舞神呢,如果输了,她估计也就输了全部。龙轩帝的恩宠,谁会恩宠一个失败者呢?谁会恩宠一个让炎夏颜面全失的妃子呢?

    龙轩帝示意芙洛上前,用他和她才能听到的话道:“你愿意吗?”

    他的眼里满是笑意,满是信任,让芙洛非常惊讶。

    “袁记的事一笔勾销。”芙洛快速做答,反正不答应是怕输,等于输了,答应了输了也是输,可是赢了便有生路,为什么不答应。

    “好。”

    芙洛觉得龙轩帝仿佛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一种奇怪的感觉,酸涩泛甜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为了种种的利益关系,只是为了一个爱舞的人,遇上另一个爱舞的人,切磋之心也无法抑止。

    何况还关系着一大笔收入。

    “一个月后,设宴接天池畔,为罗蜜雅公主和爱妃庆功。”龙轩帝朗朗出生。

    “罗蜜雅认为不妥。”众人惊讶于她居然反驳龙轩帝,只有她知道一个男人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女人(我没有贬低芙洛的意思哦。)

    “妾身以为设在京城莲月湖畔更好。”

    莲月湖是为纪念莲月皇后而得名,比舞设在京城,天下众目下,龙轩帝即使想徇私也不可能了,如果在宫内,罗蜜雅认为很难保证公平。

    “允了。”龙轩帝倒也大气。

    [正文:第八十七章 芙殇]

    为了排练好那支舞,芙洛“闭关锁国”了整整一月,不让任何人打扰,只是关在婉梨院排演,忽略一切和龙轩帝有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