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之流年转 > 正文 分节阅读_72
    ,每一晚我都没有看到有疑似侍卫的人出现。

    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为所欲为地寻找我想找的东西。在看完最后一间房时,还是没有收获,海皇宫殿里的房间我几乎都看过了,除了——海皇本人的房间。我的心里一动,难道真是藏在他的房间里?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只有等明晚了。

    在往回走的时候,我忽然在墙角发现了一样黑糊糊的东西。我弯下腰定睛一看,不由微微一惊,原来是一根黑色的羽毛。而且,这根羽毛,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对了,小孔变成的潜水鸟!我连忙捡起了那根羽毛,拿到眼前再仔细一看,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背后冒起了一股寒气。羽毛的根部,赫然沾着一点已经发黑的血迹!

    怪不得小孔一直没有出现,难道……难道它……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有股寒气不停地从内心深处渗出来。

    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第一次遇到它的情形,无论是在罗马还是巴比伦,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希腊,它都紧紧相随,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早已把它看成了自己的伙伴,看成了不可缺少的朋友。不自觉地,我捏紧了手中的羽毛,小孔,千万不要有事……

    我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怎么也无法冷静,一想到它可能已经被……我就觉得快要呼吸不过来,当我从混乱的情绪中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罗兰加洛的房门前。我抬起了手,犹豫了一下,还是重重地敲了上去。

    等了好久,门才被打开,露出了一张还带着睡意的脸,也许刚被吵醒的缘故,平时锐利而敏感的少年,此时似乎收敛了所有乖戾的脾气,脸上难得的露出了柔和的表情,只是在认出是我时,他的嘴角边已经勾起了一道嘲讽的弧度。

    怎么,比我还等不及吗?这么急着来投怀送抱?”

    我没有心思理会他的恶言恶语,恶狠狠地盯着他道:  “你把小孔怎么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小孔?什么人?”

    “你别装糊涂,我在这里找到了它带血的羽毛!”我扬了扬手里的羽毛怒道。

    他似乎有些惊讶:  “羽毛?难道你说的小孔……是只鸟?”

    我心里一沉,牢牢盯着他的脸,想找出一点端倪,可是他的惊讶看起来似乎不是假装的。

    他愣了愣,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冷哼一声:“我没有听错吧,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会为了一只鸟这么冲动?”

    “你真的不知道?”这个结果让我感到更加不安,如果不是他做的,又会是谁?小孔它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算死了也不过是只鸟。”他的眼底闪动着冷酷的光泽。

    “对我来说,它不只是只鸟!”我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忽然有种想铰了他舌头的冲动。

    他静静站在那里,只披了睡衣的身影被房内昏黄的烛光晕上一层淡金,也让他的脸显得朦朦胧胧:“那只鸟就算死了也该安心,至少还有你这么重视它。”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打扰了。”我不想再多待,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断断续续、几不可闻的声音:  “如果……如此重视我,该多……”

    回到房间以后,我根本没有心思入睡,看着小孔的羽毛发了会儿呆,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和它一起的片段,心里越发难受,目光落在了那点血迹上,我忽然眼前一亮,刚才太着急了,居然没有想到这招!

    我双手合十,嘴里念着咒文,将羽毛上的那一小点血迹转移到了我的手指上,虽然不能查清它的下落,但是,只要我的身边出现曾经碰过它的人,这点血迹就会变成鲜红色。如果真的有人伤害

    了小孔,我必定以牙还牙。

    ~可可制作!

    在辗转反侧中,我迎来了成为海皇的新娘——这个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一大早,那群美人鱼们就开始折腾我,什么珍珠、贝壳,都往我身上戴,特别是其中一串由各种颜色的珊瑚石制成的项链,更是华美动人。不经意地扫过那串珊瑚石,我发现偏偏少了红色的珊瑚,不由抿了抿嘴角,看来罗兰加洛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无情。

    在举行婚礼的水晶大殿内,我看到了今天的男主角——海皇大人。华丽异常的外表,遮掩不住他内在的低沉阴暗,望向我时,他的嘴角边勾勒出一丝奇异的笑容,我感到那更像是一种深刻的挑衅。

    “还不到我的身边来,我的新娘?”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朝我缓缓伸出了手。

    我不大情愿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在他拉住我的手时候,我暗暗使劲,狠狠将指甲掐入了他的手心里。

    他的神色并未异常,只是眉毛微微动了一下。

    在我们的面前,是一座金色的祭台。祭台上,正摆放着一样祭祀品——一只捆绑着的海牛。这时,一位身穿白衣的长者走到了祭台前,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我从没有听过这种语言,所以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好半天,他才好像说完了,接着,只见他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一刀插进了海牛的脖子里,顿时鲜血四溅!立刻有人递上了一个金杯,他拿过杯子,接了一整杯海牛的血,转过身来,看着我们道:  “陛下,请开始吧。”

    他的话音刚落,立刻有美人鱼上前递上了金针。罗兰加洛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接过了金针,在自己手指上轻轻一戳,一滴鲜血顺着他的指尖优美地滑入了金杯内,荡开了一层浅浅的涟漪。

    “小晚,该你了。”他第一次用这种让我感到头皮发麻的语调喊我的名字,面带笑意地将我的手抬了起来,就在我以为他也要用金针在我手指上扎一下的时候,没想到他迅速地低下了头,一口咬在我的手指上!

    我大吃一惊,缩回手指的时候,只见上面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鲜血正从那里冒出来,不偏不倚地滴进了金杯,和那杯鲜血混合在了一起。

    “你居然咬人!”我轻轻咒骂了一句,可恶,这不是侵犯吸血一族的专利嘛!

    他的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报复性的愉悦,随即眸子又黯淡下来,重新恢复了那种带着憎恨的眼神。他举起杯子喝了几口,又把杯子递到我的面前:  “喝下去。”

    “为什么?”我蹙起了眉。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这是婚礼中的程序,如果你不喜欢,只喝一口也可以。”

    我犹豫了一下,接过了那个杯子,心怀戒备地低头闻了一下,这杯东西应该没有问题,更何况刚才他也喝了这么多。为了找出三叉戟的下落,算了,就喝一口吧。

    我只是浅浅饮了一口,立刻将杯子还给了他。在接过杯子的瞬间,他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奇异的神色。  “陛下,现在你们可以交换信物了。”那位长者在一旁提醒道。

    罗兰加洛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一粒圆润的珍珠,珍珠在烛光繁流转着七彩的颜色,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周围传来的惊叹声。就连那位长者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这是一颗罕见的珍珠,但毕竟不过是一颗珍珠,至于这么惊讶吗?

    罗兰加洛将珍珠按在了我的手心,只见一道蓝光闪过,一道蓝色的水波花纹出现在了我的手腕上:“这是我号令整个海族世界的海神珠,从现在起,你将享有和我同样的权利,今后可以号召七大洋内的任何海族。”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个花纹,不会吧?他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当成信物给我?为什么?他娶了我不过是想折磨我,又何必要这么做?就算演戏也不必演得这么逼真啊。

    “那么,你的信物呢?”他似乎意料到了我的吃惊,不忘提醒了我一下。

    我将目光从手腕上的花纹上收了回来,抬头望着他:“我不知道该送你什么。”

    “不知道吗?”他勾起了嘴角,“那么——就交给我一样东西好了。”

    “什么?”我不明其意地挑了挑眉。

    他微笑着启动双唇:“你的——自由。,,

    我刚想说话,却惊觉忽然间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厚重的天鹅绒地毯上仿佛伸出无数只冰冷而苍白的手,牢牢地抓住我的足踝。彻骨的寒意从足底渗透进来,沿着血脉一路上升,接着,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全身骤然痉挛,好像蠹虫啃噬般不能超脱。

    “你怎么了?”他似乎有些惊讶。

    我发不出声音,心里却是比任何时候都清醒,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杯血有问题!可是,那杯血并没有被下药,海皇自己也喝了,而且就算是有毒的,也应该对我没有效果,为什么会这样?

    见我痛得快喘不过气来,他顺手一下将我拦腰抱了起来,大步向殿内走去。我皱着眉抬眸望去,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浅蓝色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焦急和不解。

    “陛下……需不需要请精通医术的海马大人?”美人鱼怯怯问了一句。

    “不用。”他的声音毫无温度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一进房内,他就将我毫不客气地扔到床上,冷声问道:  “你到底怎么了?”

    难道你没有看到吗?我实在懒得给他一个反应,蜷在床角不想说话,如噬咬般的疼痛渐渐集中在了我的脚踝处,如果不是因为不能出声,我恐怕会忍不住呻吟出来。

    “怎么不说话?”他看上去已经快没了耐心。

    我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摇了摇头。

    。  他先是一愣,随即脸色一变:“你是说你不能说话了?”见我点了点头,他的眉宇间涌动着一丝复杂难辨的神色,脱口道:“不应该会这样……”还没说完,他就风一般出了房门。

    我握紧了双手,他刚才说了那句话,不应该会这样……虽然这是他无意中的口误,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他已经料到了有事情会发生?他到底想怎么报复我?

    在我疼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他又一阵风般推门进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说不出话来,我只好用眼神表达自己

    他坐到了我的身边,低头凝视着我,浅蓝色的眼眸就像大西洋的海水幽蓝而冰冷,轻轻道:“放心,你死不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用眼神再一次重复了我的愤怒,要折磨我就正大光明地来,这么做算是什么!

    “你也不用激动,因为你刚才喝下去的血里有我的血,你的身体一时承受不了神的血液,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等七天后就会恢复正常。”他转过了目光,“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信不信由你。”

    他的这个说法勉强还说得过去,但我还是心存疑惑。如果是这个原因,为什么他刚才不说?而且,他刚才好像也有一瞬间的惊讶,这又是怎么回事?其实,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倒更希望这是他用来折磨我的,他特地解释给我听,反而让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安,脑海中蓦地想起了一个词——欲盖弥彰。

    脚踝处传来的疼痛让我不能再正常思考下去,我将手按在了那里,只觉得仿佛有什么将我的骨头~根根生生拆开,又再次拼装……

    “很疼吗?”他的神情微微一动,忽然伸出了手来摸我的脚踝,就在触及我的皮肤的那一瞬间,他仿佛被火烧着了一样缩回了手,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最后幻化为了一个冷漠的表情。

    “这点疼是疼不死你的。”他哼了一声,转身往门外走去,“要是就这么死了倒干脆了!”

    对他的恶言恶语我已经习惯了,但今天听起来,我心里却多了几分怨气和不爽,抓起床边的贝壳灯就朝着他的背影狠狠掷去!

    “砰!”只听一声碰撞的响声,那个大贝壳居然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背,他居然没有躲闪,也没有发怒。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一定知道些什么,刚才没有避过我的袭击,这不就是心虚的表现吗?

    将近半夜的时候,疼痛渐渐减轻了,我终于能合上眼睛小睡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睡到了快天亮的时候,阴魂不散的疼痛又开始折磨我,不过奇怪的是,疼痛从我的脚踝处转移到了小腿处……又是那种拆骨剥皮的剧痛,我咬着下唇,不一会儿,就感到有丝腥咸的液体从唇上渗了出来……

    七天,还要七天吗?我想快一些找到那把三又戟,快一点将妈妈……大脑像是冻僵了一样开始无法思考,连想件事都没有力气,于是就这么一片空白地在一片黑暗里躺着,意识又渐渐模糊起来,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