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女生寝室全集 > 正文 分节阅读_136
    张曼玉的《甜蜜蜜》。”

    “那么老的片子,也只有你和他才有兴趣看。真要看的话,我从网络上下载一部给你们看就是了。”沈嘉月怕星星反悔,干脆把她的后路也堵住。

    事已至此,星星也只好随大溜。四人洗漱完毕后,一起走出女生宿舍。在女生宿舍区的铁门处,秦渔正提着几个袋子站在那里。不用猜,肯定是给星星准备的早餐。

    八月的阳光,依然毒辣,秦渔站在那里,额头上全是汗。虽然是暑假,但南江医学院的管理员们却不放假,女生宿舍一向是南江医学院男生的禁区,他也只能站在这里等星星了。

    沈嘉月笑嘻嘻地迎上去,一点都不拘束:“秦渔,这么好,又送早餐给我们星星?累了吧,来,擦擦,东西我来拿。”

    没等秦渔明白过来,沈嘉月伸手就把袋子提过来,放在石桌上,一一打开:“没看出来,秦渔还真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同学。酸奶、鸡蛋、馒头、包子、苹果,真丰富啊。”

    星星脸皮薄,耳根子都红了,狠狠地瞪了一眼秦渔。

    秦渔知道这些人不能得罪,赔着笑脸说:“我不知道你们都在,要知道的话,就多买几份。”

    “现在知道我们都在了,是不是?”

    秦渔脑筋转得也快,忙答道:“是的是的,如果各位美女不嫌弃的话,就由我来做东,请各位小撮一顿,各位要赏光哟。”

    “赏光、赏光,怎么不赏光呢?你们说是不是?秦渔同学,前面带路吧。”沈嘉月挥了挥手,仿佛宫中娘娘使唤太监一般。

    秦渔无法,对星星苦笑一声,一个人走在前面,四个女生跟在后面。没走几步,星星加快脚步,走到秦渔身后,故意踩秦渔的鞋后跟。

    秦渔不敢作声,知道星星不满,加快脚步,远远地把四个女生抛在后面。

    苏舒看着这对小情侣,心中好笑。想到自己孤苦无依,又有些落寞。

    谁也没想到,走出校门时,差点发生意外。原来,在校门的道路旁,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体形巨大的杂种警犬,趴在那里,瞪着凶恶的眼睛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为什么,看到苏舒她们走过来,突然站直了身子放声大叫,对着女生们张牙舞爪,似乎随时会扑过来,把苏舒她们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

    秦渔听到狗吠声,连忙赶回来,捡起石块,护着女生们,慢慢地后撤。此时,苏舒惊奇地发现,那只杂种警犬竟然是一直望着沈嘉月大叫,看上去虽然穷凶极恶,其实是在掩饰它的胆怯,它的眼神里分明充满了害怕与恐慌。果然,女生们没走多远,那只杂种警犬停止了叫声,竟然夹着尾巴反方向迅速逃跑了。

    5

    出了医学院,秦渔本想带女生们去“好口福”中餐店,沈嘉月却坚决反对,提议去肯德基。结果可想而知,秦渔被女生们狠狠地宰了一顿,一个月的生活费报销了。结账后,秦渔还想拉着星星去享受二人世界,被沈嘉月和小妖严词拒绝了。

    “怎么了?不是说好的一起去湖滨影院看电影吗?票都买好了……”秦渔不乐意了,脸色有些难看。

    “我……”星星看了看女生们,欲言又止。

    沈嘉月不给星星反悔的机会:“今天是寝室的集体活动日,我们早就约好了一起去西山万寿宫游玩。电影有的是机会看。”

    小妖笑容可掬地说:“是啊,秦渔啊,你不会管得那么紧吧?星星和我们出去玩,不会也要你批准吧。”

    星星咬了咬嘴唇:“秦渔,我们下次再去看。我今天要和她们去西山万寿宫。”

    秦渔有些不甘心:“那……我陪你们一起去西山万寿宫,总可以吧。”

    “不行,不行,这是我们寝室的集体活动,说好了的,只能是我们寝室的人去。你想想,你一个男生,和我们四个女生走在一起,多尴尬。”沈嘉月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小妖随声附和:“是啊,如果你和我们在一起,这气氛,呵呵,我就不多说了。秦渔同学啊,我看你还是放星星一天假吧。”

    不得已,秦渔只好恨恨告别。临走时,反复叮嘱星星,旅途中需要小心的事宜。如果不是沈嘉月在旁骂他婆婆妈妈不像男人,真不知他要和星星说多久才会结束。

    女生们总算一起坐上了去西山万寿宫的公共汽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下了车,一座古老小镇屹立在面前,镇门的横匾上赫然写着“西山”两个描金大字。走进去不过几百米就到了西山万寿宫。这是为纪念晋代著名道教人物许真君而修建的一座宫殿,环山绕水,青翠秀丽,是江南一带的道教名迹。

    许真君原名许逊,字敬之,祖父、父亲都是修道之人,自小耳濡目染,于天文、地理、阴阳等道学皆有所涉猎。曾当过县令,为官清廉,大举废除苛政,名望远播。后因局势动荡弃官回归故里,隐居于南江城郊潜心修道。许逊精于医道,经常免费为百姓治病,深受百姓爱戴。相传,南江地区以前曾有一条蛟龙,翻江倒海,残害乡邻。许逊运用道家神通擒住蛟龙,铸铁柱锁住蛟龙,镇于八角井底。此后,南江地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许逊活到一百三十六岁时,携带全家四十二口以及鸡、鸭、犬、羊等“拔宅飞升”。这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典故的出处。每年的农历八月初一,是西山万寿宫的朝觐节,那时会聚集邻近县市的诸多香客,真的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到处是敲锣打鼓声,鞭炮齐鸣,彻夜不绝。

    此时不是上香时节,游客不多。女生们买了门票,信步游览。宫殿里古色古香,炉香缭绕。正殿屋顶盖的是琉璃瓦,飞檐画栋,金碧辉煌。中央端坐着许真君塑像,英武伟岸,不怒自威。正殿前耸立着几棵参天古柏,苍翠遒劲,四季常青,一派仙风道骨的气氛。相传最老的一株已有千年之久,为许真君亲手所植。

    和其他宗教胜地一样,万寿宫中也备有功德箱,供人许愿烧香,求签算命。苏舒早就听说万寿宫的签极为灵验,入宝山当然不能空手而回。于是,在火工道人的指点下,苏舒捐了些钱,诚心上香跪拜许真人,求得一支签,捡起来一看,却是下下签,心里不禁一凉。签是这样写的:短垣凋敝不关风,吹落残花满地红;自去自来孤燕子,依依如失主人公。

    苏舒虽然不能完全看明白签文内容,却也知道不是好签,心里更加郁闷了。

    沈嘉月没看出苏舒郁闷的脸色,没心没肺地问:“苏舒,怎么不去解签?听听道士们怎么说?”

    苏舒没理沈嘉月,面无表情地把签插回签筒中:“有什么好听的。想听的话,自己抽支签就是了。”

    沈嘉月碰了个软钉子:“抽就抽,我倒要看看,我会抽到什么签。”

    沈嘉月抽的也是一支下下签:银烛一曲太妖娇,肠断人间紫玉箫;漫向金陵寻故事,啼鸦衰柳自无聊。

    “什么签嘛!”沈嘉月嘟起小嘴,看到“下下签”三个字,哪还有什么心情去解签。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拉住小妖:“小妖,你也来抽支签试试。”

    小妖耐不过沈嘉月的纠缠,只好随便抽了支签。奇怪的是,小妖抽到的竟然还是下下签:路险马羸人行急,失群军卒因相当;滩高风浪船棹破,日暮花残天降霜。

    小妖也愣住了。虽然她并不怎么相信抽签,但看到下下签,心里总是不舒服。沈嘉月还想叫星星抽。星星才不想因为抽签破坏自己的心情,死活都不肯抽。

    沈嘉月一肚子怒气没地方发泄,转眼看到一旁的火工道人,大声叫道:“你这里供的是什么神、拜的是什么仙,我们诚心诚意给它上香进贡,你却拿这些吓人的下下签来骗我们!”

    火工道人诚惶诚恐:“小姑娘,莫要叫,莫要叫,这可是许真人仙逝飞天之地,得罪了神明,可不是好玩的,会惹祸上身。”

    “还得罪神明呢,现在是神明得罪了我!不把事情说清楚,就把钱退给我们!”

    “神明得罪你?哎,小姑娘,怎么会呢!有什么事,过来慢慢说,慢慢说。”

    沈嘉月把签筒往桌上重重一放:“你说说,这签是怎么回事?怎么三个人抽到的全是下下签?难不成这签筒里放的全是下下签?”

    火工道人呵呵一笑,把签筒里所有的签都倒出来,微笑地说:“小姑娘,你仔细看看。”

    果然,里面的签是上、中、下都有,而且以上签、中签居多,下下签总共才几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三个人竟然鬼使神差连续抽到下下签。

    “会不会是这签有问题?”沈嘉月把自己抽到的下下签与其他上签对比,大小、长短、重量都一样,并没有发现异常。

    火工道人年逾花甲,神采奕奕,眼神里颇有神采:“小姑娘,我看,你还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吧。抽签算命这种事,真作假时假亦真,也不必太当真了。”

    说完,火工道人从自己的身上掏出几十元,递给沈嘉月:“你们刚才抽签的钱,是献给许真人做功德的,不能退的,就由我来还给你们吧。”

    沈嘉月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个农民模样的火工道人会真的把钱还给她。

    火工道人仔细端详四位女生的面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看,各位晦气绕眉,霉星高照,为人行事,还是多加小心才是。”

    说罢,也不理女生们,自顾自去烧香磕头,虔诚而神圣。

    女生们各自想着心事,闷闷不乐地回到医学院。谁也没想到,火工道人说的话,当晚就应验了。

    第19卷 第二章 鬼铃再现

    6

    苏舒屏住呼吸,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颤动,眼睛慌乱地到处张望。幸好,日光灯是开着的,灯光虽然看上去显得有些阴森森的惨白,却总比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要让人安心得多。

    吃过晚饭,女生们回到了寝室。立秋了,地处亚热带地区的南江市依然持续高温,女生寝室仿佛一个蒸笼似的,到处冒着热气,被阳光照射过的桌椅和床被如火一般烫手。女生们打开吊扇和电风扇,使劲地吹,可吹来的风还是热气腾腾的。跑了一天,女生们都出了一身的汗,争先恐后地去洗冷水澡。

    苏舒是最后一个洗澡的,出来时,寝室里已经空无一人。星星肯定是被她的男朋友秦渔约走了,小妖自然也不愁没男生找她。最奇怪的是沈嘉月,本来也和苏舒一样在医学院是孤家寡人,现在不知跑哪去了。

    苏舒没地方可去,闲得无聊,到星星的桌上寻了一本《宋词三百首》,慵懒地躺在床上随手翻看。偶然看到李清照的词:“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被深深震撼,苏舒心里一阵酸楚,一行清泪无声地滑落。她真的很羡慕别人,可以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地生活,有人爱,有人疼。可自己形单影孤,落寞一生。别人的世界,绚丽多彩,笑声不断;自己的世界,却是一部无声的黑白电影,机械而冷漠。

    有人说,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可她却感受不到;有人说,父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可她还是感受不到。如果没有外婆,她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爱这种情感。外婆走了,把对她的爱带走了,把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也带走了。从此,她陷入了孤独的万丈深渊中。她憎恨孤独,却已经习惯和孤独相伴。

    苏舒缓缓地闭上眼睛,仿佛空屋里关上了最后一道门,眼前一片黑暗。这样很好,她喜欢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让别人无法窥视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耳边响起一阵悦耳的铃声。铃声清脆响亮,充满了大自然中森林的清新气息,仿佛一个跳跃的灵魂,欢快地歌唱。苏舒的思绪随着铃声轻轻飘浮,尽情地感受音乐的魅力。宛如荡漾在温暖的大海中,轻盈的身体随着海水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