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城城的秘密 > 正文 分节阅读_17
    城城一听也懂了,他可是和好几个大哥哥搞那些五四三好久了,要怎么让大机机吐水出来,他可熟悉得很:「我懂我懂,城城这个最厉害了。」

    「你弄弄看。」把城城的小手拉过来,将掌上托着的茎身放到他手上,城城的手掌不知是因为刚才的紧张还是怎样,比平常还要热也还要软嫩,阿六爽得双眉一挑,明明画得一副瞠目怒视的表情竟是显出一丝色急模样。

    吉仔瞧阿六哥准备占用城城的小嘴,自己自然是不敢跟阿五哥抢用城城后头的小穴,不过阿五竟然对他努了努嘴,让他上前。

    阿五哥的意思是……要让自己先来吗?会有这么好的事吗?吉仔在心中偷偷肖想中,却被阿五下一句话给从天堂打落地狱:「你先把他弄湿了,我没带。」

    没带什么,三个心怀鬼胎的人都知道,是没带润滑用品。城城虽然很习惯被人干穴,但毕竟还是个小孩,而且给人干穴用的又是个不像女生浪泶会出水的小屁眼,没有使用外物润滑下不只城城难过,插进去的机巴也会磨得生疼。

    这当中唯一的特例,就是吉仔了。因为吉仔还是个十二岁的半大不小的孩子,荫.经虽然会勃起,不过尺寸还没有发育起来,就像一根小硬管的胖胖笔程度,在插入城城的小肛门可说是刚刚好。

    吉仔自我安慰,就算是充作润滑先峰也好,能在阿五哥阿六哥在时打头阵可是难得的机会,不然每次都是要等到两人搞了两次三次以后才轮得到自己呢。

    绕到已经开始舔起阿六机巴的城城后头,吉仔把城城的小短裤脱掉,又把他的蓝色小内裤脱掉,城城身上就只剩下一件白色t恤与球鞋,看起来竟然是比平常全裸还要诱人。

    一想到现在大家都在外头,兴奋感更是强烈,吉仔只觉得胯下荫.经已经勃起得生疼了,赶紧把长裤往下一扯,掏出的是兴奋得开始冒水的亀头。

    把亀头对准了眼前白白胖胖像是两颗包子的嫩屁股中央,吉仔朝前一挺腰,只觉得有些阻抗,但还是能把他的胖胖笔给插了进去。

    「嗯~~」城城嘴里含着阿六的荫.经,喊不出来,不过他很清楚后面另一个神将把什么塞进他的小屁屁了,依经验告诉他,塞进去的应该又是另一只大机机。

    大机机都是这样,想要塞到他的小屁股里面,然后会捅啊插啊磨啊的,最后大机机会『咳』出塞在机机嘴里的水,这就是平常大人们跟他玩的游戏,他再清楚不过了。

    果然,就在屁股里的大机机和嘴巴里的大机机『就定位』之后,两边的大机机都开始退出一点点又插进来更多,弄得城城小身体只能一前一后的摇摆,连站都要站不稳了。

    四周不知在何时变成一片黑,所有的阵头都已离开,连同围观群众都消失了。前方的庙方人员也不知在何时把灯光都给关了,只剩下庙口的长命灯还点着,淡淡的红光微微摇晃着。

    声音也全都消失了,只有远远传来的鞭炮声让几人知道绕境还持续着,只是越来越远。

    周围,只剩下一点点的虫鸣,似乎被刚才的热闹给吓到似的,连虫子也偶尔鸣叫个一声两声,接着就是死寂般的寂静。

    在这样的环境下,喘息声显得更是大声。

    阿六与吉仔大力抽气,他们需要更多的氧气好进行这种刺激的运动,好让他们的少年荫.经能更加充血,也让他们的律动能够更加强大、急速。

    阿五的呼吸也加快了,眼前两个人同时操干着一个小男孩的嘴与屁股,这虽然已经是他们常玩的游戏,可是和平常却有着极端的不同。

    那两个人,脸上涂满五颜六色的脸谱,身上穿着粉红与浅黄的道服,嘴里装的假獠牙在喘息时大开的嘴边显得更是惊人的逼真,就像是真的獠牙似的。

    「喔!喔!喔!」吉仔已经不行了,才十二岁的他很容易就会冲到兴奋的顶点,也就是男人在身寸.米青的瞬间。

    灼热的液体从睪丸囊涌了出来,挤进青涩的输精管中,然后从尿道口喷射出来。

    「唔唔!」感觉到热流撒入体内深处,城城不自觉的缩紧屁股,这可把吉仔给夹得又喷出余精,虽然不像第一道精那么强力,却也着实的打在城城的肉壁上头。

    瞧吉仔身寸.米青了,早就快要等不及的阿五上前,让吉仔把他软了下来的机巴拔出来,接着就马上把他十五岁的荫.经给挺了进去。

    十五与十二,才三岁的差距,却在青春期这时候明明确确的反应在发育上头。

    不只是荫.经的长度、直径,就连后头睪丸的尺寸也不一样,更别提上头的黑色荫毛,已经长得差不多,可以覆盖住睪丸囊的一带。

    就着吉仔数量不多却已经达到润滑功用的米青.液,阿五一股作气的插到底,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好爽啊……男童的身体是如此柔软与紧窒吗…一个想法突然冒上心头。

    咦?阿五愣了一下,可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停下来,握着城城的腰就是一阵疯狂般的菗餸。

    「啊!啊!」城城被晃到小嘴再也没能含住阿六的荫.经,嘴一张发出稚嫩的啊啊叫声。

    连声音也是顶极啊,这真是再棒不过的贡品啊……脑中奇怪的想法又出来了,阿五慌了,想要开口喊阿六和吉仔,却发现嘴巴已经不听他使唤,动也不动。

    城城被干到脚再也踩不住地,眼看就要往前倒去时,吉仔从旁边走过来抱住他,环住他的腋下让他能保持平衡继续给阿五干屁眼。

    阿五想喊吉仔却喊不出来,他紧盯着吉仔想要让吉仔注意到情况不对时,他突然觉得,很奇怪。

    对,很奇怪。

    吉仔……有这么高吗?

    阿五与阿六发育得早,才十四五岁就破了170,相对的吉仔才刚抽高,平时俩人总要低头才能与吉仔视线相对。

    可是现在,他不用低头,就能看到吉仔的眼睛。

    急忙往一旁看去,阿六就站在一旁,他的身高竟然和吉仔差不多。

    不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城城要被捅坏啦!要被捅破啦!」小小的尖叫声拉回了阿五的注意力,他的身体继续操干着城城的小肉洞,就在他分神时,彷佛有自己的意识一样。

    阿五低下头,又僵住了。

    在那里,一根紫黑色的粗大荫.经,正插在八岁城城的小屁眼里疯狂菗餸。

    那陌生的荫.经……是从自己的道服中伸出来的。

    这不是他的荫.经!

    才十五岁的阿五虽然发育得不错,却也只是比平均值长上那么一点,绝对不是现在双眼看到的,几乎有婴儿手臂粗长的肉木奉。

    「不要再变大了!城城会坏掉!」城城唉唉叫着,他只知道插在身体里的大机机好像会长大似的,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变粗变大,几乎要捅破了他的小肚子。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什么情况!?

    阿五知道不对了,什么都不对了,不只是自己的荫.经,他抬起头看到前面另外两人从道士服缝隙露出高举的荫.经也一样,那绝对不是十四岁的阿六与十二岁的吉仔所拥有的青少年小机巴,而是惊人尺寸的粗大阳巨。

    『鬼关啊,滋味如何?』眼前,『阿六』开口了,声音是从未听过的男人声响,低沉而稳重。

    『呵呵,紧若处子,却不会夹得生疼。』阿五听到自己回答,一样是从未听过的声音,更不用说是出自他自己的嘴巴。

    阿五隐隐约约知道了,他们真的…真的被神明给上身了。

    在刚开始跟个庙祝学习关领将时,他们几人是真的相信,一旦开脸后是真的会神明上身,可是一次又一次感觉不出任何异常时,阿五他们觉得,终究这只是迷信,阵头也不过是人在假装成神。

    从何时开始,仅有的信仰消失了,对神明们的尊重也消失了呢……

    不知何时,城城已经不再叫出声音了,低头一看他双眼微闭,也不知有没有在吸气……

    城城!城城!阿五嘶声大喊,没有声音的,城城你怎么了!

    『喔喔,别喊得我头疼,这小童没事的。』阿五的身体开始说,应该是说,鬼关将军开口说。

    『那家伙不错啊,阵头步是跳得不怎么样,被你上身后还能保有意识,以后应该是了不起的人物吧。』附在阿六身上的鬼领将军笑了笑,朝阿五的方向挥了挥手,突然间阿五只觉得头昏眼花,意识离自己越来越越远。

    『你就先睡一下吧……别吵到我们兄弟几人享受难得的好料……』蒙眬中,阿五只听到这句话,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

    就和所有的神怪故事发展一样,第二天,所有的人都醒来了。

    阿五先跳起来,发现自己是躺在双人床上,和每一个早上一样,隔壁是抱着枕头睡到流口水的阿六。

    「阿六!起来!」毫不留情的把阿六推下床,也不顾他的头撞到地上发出的巨响,阿五拉住他的衣领披头就问:「昨天的事你记到哪里?」

    「痛痛痛……啥昨天的事?昨天……昨天!!」抱住后脑的阿六突然间也想起来了!「昨天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干城城的嘴,吉仔干城城的屁股,然后、然后……怎么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到底有没有干到城城的屁股?」

    受不了弟弟在意的重点,阿五抓着阿六就跑出门,直往吉仔与城城家的方向。

    「吉仔!」还来不及敲门,吉仔刚好从他家的门口跑出来,满脸惊慌的问:「阿五哥!阿六哥!昨晚怎么回事!我好像梦到好怪的梦。」

    「什么样的梦?」阿五没先告诉他那不是梦,总之先打听吉仔记得的部分。

    「我梦到我和阿五哥阿六哥一起干城城,我先打第一炮进城城屁股后,就换阿五哥插进去,可是…可是阿五哥的……的机巴怎么越捅越长…越捅越粗……我吓得直盯着瞧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阿五一听,就知道吉仔至少比阿六好一点,至少撑到亲眼目睹自己的变化,就像自己看到吉仔长高一样。

    「那不是梦……我们昨晚玩过头,惹得将军们上身了。」阿五脸色铁青,没错,那是鬼关将军与鬼领将军们……是关领将!

    「那……」阿六也是青着一张脸,微微发抖的嘴唇勉强说到最后:「那城城……呢?」

    三人都是身体一僵,接着同样一个箭步冲到吉仔家隔壁的木门口,也不敲门的就冲了进去。

    「城城!」三个人分别大喊,声音里是赤裸裸的心急与不安。

    最清楚城城家的吉仔冲在前头,碰的一声打开他小房间的门后,动也不动的僵在门口。

    阿五与阿六也停下脚步,同样僵住了身子。

    「啊!你们这几个死囝仔!」在房间内,有个人和他们三个人一样僵住身体,不过他很快的就发出怒吼。

    那是城城的阿公,他正在城城的床上,拉开城城的小短腿,用他的老屌操干着城城的小肉洞当中。

    城城也是吓了一跳,两颗黑溜溜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问:「阿五哥哥、阿六哥哥、吉仔哥哥……怎么了?」

    「城城……」吉仔退了一步,想了想,又进了一步,问:「城城昨晚……唔,不提昨晚了,你今天早上起床后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城城歪头,怎么吉仔哥哥三人一早跑进人家家里就是为了问这个,不过被吉仔哥哥一问,城城也觉得似乎哪里怪怪的。

    「有啊,城城一早起来就屁股好痒好麻喔,好想要大机机进来磨一磨捅一捅,所以就缠着阿公玩游戏啊。」阿公本来就经常和他玩这个游戏,不只阿公,城城的爷爷、爸爸、叔叔们,还有好多人都常陪他玩呢。

    听城城这么一说,三人小组都不知该怎么回话了,该说是城城天赋异禀,被三位神明给奸淫过还会觉得不够满足,隔天一早就拉着亲阿公再来搞他屁眼……

    「你们这几个死小鬼是看够了没?我乖孙是找我玩不是找你们玩,还不快把门关上滚出去!」曾老生气了,难得城城一早就爬到他身上舔他老机巴把他舔醒,正在享受祖孙愉快的晴色早晨时,就被这三个七早八早诱奸了他家城城屁眼的坏囝仔给打断。

    「知道了,这就走。」眼见吉仔还想多说什么,阿五赶紧摀住他的嘴,拉着阿六就往外跑。

    「别多说,别忘了我们昨天没和城城说出真面目。」阿五到了客厅后提醒吉仔和阿六。

    听他这么一说,吉仔与阿六才想到,昨晚故意不接下城城道歉的糖果,还欺负他来给大家乱搞,才会引起那样莫名其妙的状况。

    不论如何,城城看起来似乎还好,或者应该说是……太好了……

    回想到刚刚看到的城城,脸露红光,全身粉红,两只小短腿还缠在他阿公的老腰上,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