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花间提壶方大厨 > 正文 分节阅读_38
    能,可这每一个都气死了,那就有些蹊跷了。”

    这时候,沈杰进来了,和沈一博研究起了掘坟验尸的事宜。

    沈勇和方一勺也就不再打扰,都了退出去。

    “娘子,你怎么看?”沈勇回到书房,举着一本伤寒杂病论翻着,边问方一勺。

    “嗯!”方一勺点头,我也觉得可疑得很!”

    沈勇失笑,“我知道可疑,咱们要不要想法子查查?”

    方一勺眯起眼睛瞄沈勇,“你想去烟翠楼呀?不准去!”

    沈勇愣了愣,随后大笑,伸手捏方一勺的腮帮子,“傻丫头,吃什么飞醋,我才不去呢。”

    方一勺脸上有些红,自己捂住脸不让沈勇掐,问,“那你想要怎么查啊?”

    “我们去查查那张秀才?”沈勇问,“如何?”

    方一勺想了想,道,“他现在是个半酒疯儿,怎么查呀?喝醉的人不讲道理的。”

    “你没听他刚刚说什么么?”沈勇道,“生又何欢死有何惧啊!这说明了他觉得自个儿活着没什么意思!喝醉了更好!”

    方一勺单手托着下巴,看沈勇,“哦?你是觉得,趁着他喝多了问他?”

    “咱们去试试看?”沈勇一脸的跃跃欲试,“说不定有什么收获呢,爹爹他们走明面儿的,咱们查案子,讲究野路子!”

    “好。”方一勺点头,正看着沈勇笑呢,就听沈勇“哎呀”一声,盯着门口。

    方一勺好奇地转过脸,一看也惊了一跳,就见门口四个小泥人儿。

    方一勺仔细看了看,就见是石头、莲儿、莫冬冬还有小结巴。这四个小孩也不知道上哪个泥潭子里去扎了个猛子,满身的泥土。

    “你们四个上哪儿疯去了?”沈勇道,“还不快去洗澡,小心一会儿挨揍啊。”

    小结巴和莫冬冬抹了抹脸上的土灰,问方一勺,“嘿嘿,少奶奶会不会做蛋卷儿啊?”

    方一勺一愣,点头,“会啊。”

    四个小孩儿对视了一眼,都笑眯眯,莲儿拿出一篮子鸡蛋来,莫冬冬手上一篮子的野葱。

    “呦。”方一勺凑过去,拿起几根野葱看了看,道,“这野葱老肥了,上哪儿弄来的?”

    “后山的老曲头儿家田里种着的。”石头道,“我们给他拔葱去了,拔了两个时辰,他给了我们鸡蛋和野葱,说让回来做葱炒蛋,不过我们想吃蛋卷儿。”

    方一勺见四人一身的泥巴,满脸馋样,也有些无奈,小孩儿都馋些零嘴儿,估计是想着蛋卷儿吃了。

    “你们去洗澡吧,我给你们做。”方一勺接过葱和鸡蛋掂量掂量,心说,这老曲头儿还挺大方的,这些个够做好些蛋卷儿了。

    四个小孩儿一听到方一勺说给做,都欢天喜地地跑去洗澡去了,方一勺便拿着鸡蛋和野葱跑去了厨房。

    沈勇本来想着在书房里继续看书,不过方一勺走了,他的心也就野了,手里端着书,心就飞到灶房去了。

    想来想去,沈勇索性拿着书,去灶房看!

    灶房里头,方一勺正在理葱。

    “娘子,做什么呢?”沈勇凑上来看。

    “洗葱啊。”方一勺说着,将葱浸入一个木盆水里头,然后又放了一勺面粉进去。

    “娘子,干嘛放面粉洗?”沈勇好奇地问

    “相公呀,凡是细的、圆的,洗起来很麻烦的东西,大多可以用这个法子洗。”

    “什么法子?”沈勇好奇,“就是放一勺面粉?”

    “嗯。”方一勺点头,“葡萄呀、葱呀、韭菜都可以。”说着,将葱从水中捞出来,来到井边,打出水来,用瓢冲了冲,再一看,就见这一把葱碧绿,甩干了水之后,干干净净。

    “这么神啊?”沈勇不无惊奇。

    方一勺跑回了灶房,用刀快速地将葱都切成了葱末,然后开始打蛋。

    沈勇接过盆子帮她打蛋,方一勺边往盆里放面粉和芝麻,还有刚刚切好的葱末。

    没多久,蛋和面粉还有葱、芝麻都打匀了。

    方一勺起灶,用一只大羊毫的毛笔,在油碗里头蘸油,刷锅底。

    随后,她左手一把勺子,右手一双筷子,两手一起忙活。左手从盆里舀出一勺蛋面糊糊来,往油锅里头一转,出现了一个薄薄的片儿,然后右手筷子轻轻一撩,一打卷儿……夹起来往旁边的干盘子里头一放,一个黄澄澄香脆好看的薄蛋卷儿就做成了。

    方一勺的动作极快,做了二十来个后,就又刷一层薄油在锅底,接着做。

    沈勇见一盘子很快就满了,伸手捏起一个薄脆蛋卷儿来塞进嘴里,“咔嚓”一口……脆生生的蛋卷儿,有野葱的鲜味、芝麻的香味,当然,还有浓浓的鸡蛋味……好不可口。

    “嗯!”沈勇边嚼边点头,“娘子,真好吃啊!”

    “好吃吧?”方一勺笑眯眯,“多做些,给那些小馋鬼们磨牙。”

    沈勇身后接过那只大羊毫,帮着方一勺刷油,方一勺抢过笔,瞪他一眼,“看书!”

    “是,娘子。”沈勇咳嗽一声,开始在方一勺身边晃悠,边念那伤寒杂病论。他每念两段,就被塞进一个鸡蛋卷。咔嚓咔嚓几口吃完,接着念,沈勇突然觉得,人生就是这个样子,才叫惬意吧。

    大概半个时辰后,就见灶房门口,石头、小结巴、莲儿和莫冬冬并排坐在台阶上面,一人拿着一个大盘子,盘里堆了小山儿一般的鸡蛋卷儿,四个孩子在门口,“咔嚓咔嚓”吃得跟小耗子似的,美得都没工夫说笑了。

    灶房里面,方一勺取来了一个食盒,往里头放了两大盘子的蛋卷还有一壶好酒。

    沈勇不解,“娘子,你出门呀?”

    方一勺将食盒给沈勇,道,“走,咱们找那秀才喝酒去。”

    沈勇愣了愣,赶紧接了篮子点头,“对,咱们让那秀才酒后吐真言!”

    说完,沈勇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拉着方一勺,嘴里叼着蛋卷儿,出门。

    糖烧饼和疯秀才

    方一勺和沈勇晃晃悠悠出了衙门,一路打听,终于知道那张文海秀才住在东巷府南城老弄里头的梁园。那是以前他师父的宅子,据说张文海从小便失了爹娘,是梁夫子将他养大的,两人情同父子。正巧梁老夫子又无子女,因此两人一直相依为命地住着,感情深厚。

    “梁老夫子死了,那张秀才一定很伤心。”方一勺对沈勇道,“所以才每日借酒消愁了吧。”

    “谁让他自个儿不争气了。”沈勇不屑地道,“那窑姐是有多好?要搞得如此天翻地覆?就算是真心爱上了,做男人好歹有些担当吧。大错铸成了才来后悔有什么用,所以说酸臭书生都这个德行,优柔寡断。”

    方一勺含笑看他,道,“相公,有些事情很难说呀,每个人处境不一样。”

    沈勇耸耸肩,反正他不太待见那样的,做事情拖泥带水,到后来连累一堆人跟着受苦。

    两人在老弄里转了好几个圈儿,终于是找到那隐在巷子深处的“梁园”

    这房子老了,黑色的木门,上头一块颇有些书香之气的小匾额,黑底白字,写着“梁园”。屋檐下面,挂着一盏白色的纸灯笼,上面无字,连个“奠”字都没有,却有些说不出的凄凉在里头。

    沈勇和方一勺对视了一眼,都无奈摇头,方一勺接过沈勇手上的食盒,沈勇走上那三级石头台阶,扣动门环。

    “啪啪”两声后,门内无人作答。

    又敲了一阵子,“吱呀”一声,隔壁的一户人家将窗户打开,有个半大不小的丫头探出头来,问,“你们找梁夫子么?前不久过世了。”

    “哦,我们找张秀才。”方一勺道。

    “找那狼心狗肺的作甚?”那姑娘一脸不待见,便要关窗户。

    沈勇赶紧拦住,道.“姑娘等等,我是梁夫子的学生,听说师父他老人家去了,所以想找这秀才讨个说法。”

    “哦……”那丫头又将窗户打开了,看了看沈勇和方一勺,叹了口气,“你们若是找他算账,也便拉倒吧,自从夫子去了,那秀才也不知道挨过多少顿打了,每次打他,他不过傻笑而已,还说打得好,后来大家都当他疯了,也不再为难他。”

    沈勇和方一勺暗自皱眉,这书生有些可怜。

    “那他可在梁园里头?”沈勇问。

    “在的,估计是喝醉了吧。”丫头道,“你们就算敲门到半夜,他也未必会醒来开门,估计要等到他再去买酒,才会出门。”

    “他不吃饭的么?”方一勺忍不住问。

    “吃什么饭呀,他那就是作死呢。”丫头摇摇头,这时候,就听她身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问,“妮子,和谁说话呢?”

    “奶奶。”小丫头回头去,沈勇和方一勺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走了过来。

    “他们找张秀才呢。”小丫头扶那老太太。

    老太太看了看沈勇,有些担心地道,“你们别打他了,他是好人。”

    沈勇和方一勺都松了口气,这世上还有一人说这秀才是好人的。

    “老人家,我们不打他,就找他问问话。”沈勇道,“我想知道,梁夫子怎么死的。”

    “唉……梁夫子也不知道为何就看不开了呢。”老太太摇摇头,“我之前与他聊,他都说他已经想开,不就是爱上个窑姐么,也不是大过错,孩子还是好的……可第二日便自尽了,害得那孩儿如今疯疯癫癫。”

    “啊?”沈勇一愣,问,“老人家,你是说……梁夫子已经想通?就是说他不反对张秀才娶那窑姐儿?”

    “嗯。”老太太点点头,“我与夫子有时候会在院子里坐坐,说说闲话,他虽然对文海甚是严厉,但是也疼爱得厉害。再说了,谁还没年轻过啊,感情这种事情,可不是一张嘴能说得清楚的。梁夫子之所以反对,是怕文海以后后悔,但这孩子既然自己想清楚了……那就随他去呗,儿孙自有儿孙福么,这可是夫子跟我说的原话,可谁知第二日便死了呢?”

    沈勇和方一勺心中打鼓,这有些蹊跷啊。

    “老人家,那窑姐儿呢?”方一勺问,“后来她如何了?”

    “哦……我听说,那窑姐儿叫鸾儿,知道了张秀才这事情后,内疚外加受不了这千夫所指,后来便想不开投河了。”

    “也死啦?”沈勇吃惊不已。

    “这倒是没有,据说让人救活了。”老太太叹了口气,道,“不过她也无心了,张秀才本来都已经准备好了给她赎身的银子,还是将她赎了出来,后来那鸾儿上了长乐庵了。”

    “做姑子去了啊?”沈勇皱眉,“头发剃了?”

    方一勺看他,心里也有些无奈,沈勇有时候想事情和别人都不太一样。

    “嗯……”老太太摇摇头,“这个……不知道了,不过秀才和她,都再没见过面了吧。”

    “怎么会这样呢,本来其实也是一段姻缘的。”方一勺自言自语。

    “我见过那鸾儿,可漂亮了。”这时候,那小丫头突然小声道,“声音也好听,她在梁园里头弹过琴,唱个小曲儿,嗓子和黄鹂鸟似的,难怪张秀才喜欢了。”

    “她来过梁园?”沈勇有些意外,“也就是见过梁夫子?”

    “见过!”小丫头小声道,“所以说她狐媚子呢,见了一面,连老夫子都晕乎乎就答应她和秀才的亲事了……哎呀。”

    丫头话没说完,耳朵就给旁边的老太太掐住了,嗔怪道,“叫你学人家说嘴!”

    “哎呀,不敢了奶奶……”小丫头赶紧求饶。

    沈勇和方一勺问得了,方一勺又给了那丫头一些蛋卷儿吃,丫头道了谢,便关窗和奶奶一同去后头了。

    回到了梁园的门口,沈勇和方一勺站在门口琢磨了起来。

    沈勇双手抱着胳膊,摸着下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