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凹凸 > 正文 分节阅读_51
    另一方有着愧疚的心里,那么他们的地位就将不再平等,他们就是以后生活在一起,那么在将来漫长的岁月里这份愧疚中将成为他们的硬伤。

    沈渭南在苏然去美国的这段日子里,终于兜兜转转的想明白苏然在那些日子里始终拒绝他的原因。在他想明白以后才终于渐渐一次次的看清楚苏然,他才终于明白苏然原来是一个这么睿智的女子,每当他一次次觉得她够好了的时候,她又一次次的让他吃惊。

    沈渭南按着当初苏然告诉他的路线走去了她当时支教的地方,这一路走下来他用自己的眼睛亲自去看苏然当时她所看到的一切,亲身去体验苏然当时所经历的一切,他看见了层层叠叠让人压抑的大山,他看见了贫瘠的生存环境,他走在苏然支教的那个小镇,体会着她当时的孤独与彷徨,他站在苏然住过的那间宿舍门口看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弯腰在一个煤炉前做饭,他仿佛看见了当时的苏然,他感觉心酸,他站在流经那个小镇的河岸边,体会到了苏然的寂寞。这样一个女子她不貌美,不聪慧,但她隐忍,执着,对爱情坚定从不曾放弃,他终于明白了真正的苏然,这样一个女子他从心里尊重她,热爱她

    从贵州回来后,沈渭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终于动身去了美国。

    沈渭南是从他妈那里知道苏然在美国的地址的,这段时间他们好像都很有默契的从来没有联系过。

    苏然现在住在美国的波士顿,她住的地方紧邻着莫言的学校是个富人区,沈渭南找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时分,这个生活区里环境优美人烟稀少,周围很安静,苏然住的房子前面有一块打理的很好的草坪,院子的角落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小花圃。

    沈渭南提着简单的行李,漫步走过安静的院落,站在房子的回廊前他按下门铃的那一刻心里心里充满了紧张和喜悦的心情。

    可是沈渭南所有紧张和喜悦的心情都白搭了,因为他扑了个空,苏然和孩子根本不在家。

    给沈渭南开门的是一个有点上了年纪的中年女人,那女人告诉沈渭南苏然带着孩子去超市购物了,要一会才回来。

    保姆因为不知道沈渭南的身份也不敢随便放他进去,两人在门口僵持了一会,沈渭南觉得挺挫败,终于不得不问那保姆:“那请问莫先生呐?”

    保姆听沈渭南问莫言很是热情的指着对面的房子高声告诉他:“你是问苏小姐的哥哥吗?他就住在对面,不过他现在应该还在学校,晚上他会过来吃晚餐。”

    沈渭南很惊讶莫言竟然没有和苏然住在一起,他想了一下问那个热情的保姆:“你知道苏小姐去哪里购物了吗?”

    按着保姆给的地址,沈渭南在两个街区外找到了那家超市,这会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超市外人来人往,很热闹,他站在街边考虑了一下,找了个休息的长椅坐下,他觉得自己就这么进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干脆在这里等好了。

    那一天的苏然,没觉得这一天会有什么不同,可能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这一天她的宝宝特别乖,一次都没有哭,还老是朝她留着哈喇子笑。

    下午的时候,宝宝开始有些不安生,老是看着窗户外面,身子老往外面挣,苏然想着宝宝可能是在家里呆着闷了,就带他出来买东西让他透透气。

    宝宝这孩子在家里闹的欢出来没一会就爬她身上睡着了,苏然随便买了一些晚餐的材料,身前用婴儿背篼固定着宝宝就出了超市,从超市出来天空已经黑透了,超市前面的街道旁各种店铺的灯光璀璨,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苏然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么多的人中她一眼就看见了沈渭南。

    沈渭南坐在一条街边的长椅上,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大衣,他头顶上路灯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精致的五官,他的眼神幽暗,身体靠近椅背里,有些疲倦的姿态,苏然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沈渭南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平静,他们中间隔着来往的人群,互相注目着,两人清淡的表情下有什么东西在流动着。

    最终苏然还是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问:“等了很久吗?”

    “就一会。”沈渭南平静的答道。

    苏然解下胸前的孩子,举着孩子的两个肩膀伸到沈渭南的面前:“那,宝宝,他睡着了。”

    沈渭南伸手要去接,苏然往出递的手忽然停住,一脸严肃的问:“你会抱吗?”

    沈渭南被哽了一下,他停了一会犹犹豫豫的说:“应该行吧,我试试。”

    苏然递出孩子,沈渭南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让他趴在胸口,孩子还在安睡着一会就留了一滩口水在他的衣服上。

    沈渭南看看怀里的孩子,又看看旁边的苏然问:“这段时间还好吗?”

    苏然看着前面回道:“还好。”

    两人沉默一会后,沈渭南几经运量终于咳嗽一声后开口:“跟我回家吧?”

    “嗯?回哪啊?”苏然回头看着他有些搞不明白,这在美国好像是自己的家吧?

    沈渭南看着孩子,说的理所当然:“当然是咱们在c城的家啊。”

    这会苏然被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她才憋出了一句:“那房子是我的。”

    沈渭南搂紧孩子老神在在的说:“没说不是你的啊,可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你的东西也有一半是我的。”

    “啊?!”苏然瞪大了眼睛,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沈渭南。

    沈渭南根本不看她,他低头看着儿子,慢悠悠的说:“在女方妊娠期办的离婚手续时无效的。”

    “啊?!”苏然彻底被沈渭南的话雷到了。呆滞的坐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

    沈渭南也没理她,抱着孩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提过苏然身边的购物袋对苏然吩咐道:“走了,回家了。你提我的行李。”他说完也不看苏然抱着孩子往来路走去。

    走了两步,回头一看苏然还坐在那,沈渭南提高声音叫她:“快点啊,我坐了一天的飞机累死了。”

    苏然好像才忽然反应过来,这孩子已经被沈渭南忽悠住了,她提着沈渭南的行李追上去,不死心的问:“真不算?”

    “真不算。”沈渭南冷静的回她。

    “凭什么啊?”苏然气愤的吼。

    “法律规定的。”沈渭南语气平静很好心的给她解释。

    “晚上吃什么?我饿了。”沈渭南终于决定岔开话题。结果等了半天,没见身后有人回答他。

    沈渭南转身看见苏然提着他的行李低着脑袋走在后面,情绪看一眼就知道很低落。他站在原地等着苏然走到他身边,然后对着她的后脑勺说:“然然,我错了,以后都会对你好,你原谅我,跟我回家好不好。”

    苏然低着的头过了很久终于抬了起来,她看着耐心等着她回应的沈渭南终于轻声的说:“没买多少东西,晚上吃番茄炖牛腩吧。”

    “好。”沈渭南微笑着牵起苏然的手,一路走了下去。

    热闹的街头三个人彼此身体相连,慢慢的走过繁华,璀璨的灯火在他们身上打出一个光晕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