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真相只有一个 柯南 火影 > 正文 分节阅读_40
    唤醒大蛇丸后,一直有好好照顾他的大蛇丸大人,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现在大蛇丸明白了他的心意,已经向他敞开心扉(原话是:兜,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干什么都行!)

    而畅销读物《亲热天堂》也迎来了大结局,听说卡卡西为此还抱着慰灵碑痛哭了三天,之后理所当然的感冒了,卧病在床的他被鸣人贴身骚扰了整整三天零二夜。那书的结局是昔日的蒙面小孩后来成了一名带有忧郁气质的人民教师,被他老师阳光般朝气的孩子逐渐感化,最后两人喜结连理。这个结局……为什么他感觉熟悉得触目惊心?佐助莫名地寒了一下,果断地把这事抛在脑后。侦探的直觉告诉他,这事的真相不去追究比较好。

    鼬有些昏昏沉沉,但却无法真正入睡,而这都是因为他脑后的某双手。

    佐助信誓旦旦地说梳头有助于活血,所以每天都会帮他梳头。轻柔的手按在头顶,细密的梳子从发间滑过,活血什么的他是不知道,但催眠的功效倒是立竿见影。

    佐助每次提出梳头时都兴味盎然,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没怎么玩过玩具,所以现在童心未泯地找上他了?鼬迷迷糊糊地想。

    算了,他小时候也有玩过佐助,回报一下也没什么。这种情况,是不是叫做以身相许?唔,好像不是他要表达的意思……

    鼬昏昏欲睡的大脑低速运转,在大脑几近休眠的状态中,他听到佐助在头顶上说:“听说斑最近不太好过。”

    “嗯。”鼬实在困,只能勉强回以一个单音。

    “小南给他做了一整桌料理,好像有一百道菜吧,传说他吃胃药太多,现在已经快产生抗药性了。”佐助继续八卦。

    “嗯。”鼬在考虑要不要就这样睡着算了。

    “佩恩肯定也很惨。”佐助接着说,“所以我蛮庆幸的,有个力挺自己的青梅竹马真好,必要的时候还能推自己一把。”

    “嗯……嗯?”鼬惊醒,睡意全消,转头看向佐助。青梅竹马是指那个叫春野樱的女孩吗?那他说的“推你一把”指的是……

    佐助正视鼬的眼睛,回以微笑:“当年跟宁次的那个吻让我困惑了一段日子,但跟你的那次却让我明白了不少。”鼬的眼睛倏地睁大,佐助的微笑也在他的瞳孔中放大。

    能看出斑跟佩恩遮遮掩掩的感情,却无法发现自己的真心,嗯,值得检讨。

    佐助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俯身凑向鼬,将他的检讨烙印在鼬的唇上。

    此刻,冬天不再寒冷。

    <fin>

    番外:一次小小的剧烈运动

    夜深了,是时候该做些夜间运动了。如是想着,鼬跨坐在佐助身上,却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

    相比一脸为难的鼬,佐助单手枕在脑后,倒显得悠然自得:“哥,怎么了?”

    居然那么镇定!鼬有些恼了:听说那个很疼,他还不是怕弄痛佐助啊。“既然你都不在意,那我也不客气了。”凑近佐助,轻吐出这句话后,鼬就开始行动了。

    鼬扯开佐助松垮的睡袍,大片白皙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那一片美好的白甚至比月色更皎洁。当此美景,鼬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膜拜。他用额头轻触佐助的额头,然后虔诚地一路从眉心吻过鼻梁,在诱人的红唇稍事停留后,又再度一路向下,向下,直到……鼬停了下来。尽管月色不是很明朗,尽管鼬的表情变化很细微,但佐助还是破译出了鼬层层掩饰下的真情:尴尬。

    果然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呢。也对,富岳不像会在这方面言传身教的样子,而在叛逃后,鼬更没有机会接触这类知识。看来这人生的第一课,还是得他来上啊。佐助一脸的意料之中,扶上鼬的肩说:“哥,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哥哥你不行啊。”

    “什……”鼬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佐助猝不及防地推倒在床,反身压在他身上。鼬还试图挣扎一下,抬头却看到佐助漆黑圆亮的眼睛,片刻之前的不情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前他对佐助做的那些事他永远也弥补不完,就让一次又何妨呢?于是鼬的挣扎变成了妥协:“下手轻一点。”

    这不是在刑讯。佐助黑线了一下,倒也没嘲讽,因为他看出了鼬的紧张,手下鼬细细的脉搏跳动得剧烈。他轻声安慰:“放心,兜有借书给我,我有仔细研究过。”

    药师兜?那个把大蛇丸折腾得快脱皮的家伙?鼬的心沉了一下,说:“佐助,你真的不用安慰我。”越安慰越惊悚。

    哦?心理建设这么快就好了?不愧是我哥啊。佐助讶异了一下,然后合掌虔诚地说:“我开始了。”那神情,活像饭前的那句“我开动了”。

    佐助温热的唇贴上鼬的,舌头在鼬的唇瓣上试探地轻舔。等到鼬微微张开嘴,舌头就乘虚而入。当碰到静躺在内的同类时,它就盛情邀请它与之共舞。鼬的味道,混合着清冷的气息和丸子残留的清香,是如此熟悉的味道。有些感慨,佐助更为专注。天才就是天才,虽然刚开始双方都略显生疏,但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机理,两人全情投入后,一瞬间只有翻搅的水声以及低喘声。

    温度在两人之间灼升,很快衣服就成了阻碍,佐助了然,伸手挑开鼬的腰带,剥离他的上衣,虽然有些迫不及待,但每一个动作都如同破解机关一样,轻巧而精准。

    等到扯开鼬的裤子后,鼬的身体明显一僵。佐助安抚地吻上他的额角,鼬也就缓缓放松开来。如果是佐助,他可以承受他的一切……鼬任由佐助胡作非为,甚至他还主动承担起帮佐助脱衣服的任务。对方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散发着令人神迷的诱惑,两人手下的动作不由加快。很快,两人就坦诚相见了。

    鼬的皮肤上有一个又一个浅浅的伤痕,这都是他忍辱负重被岁月留下的见证。佐助轻轻抚过那一处处痕迹,动作轻柔得似乎一声浅浅的叹息,所到之处带起鼬一阵战栗。“佐助……”鼬轻声唤着,绯色不知何时攀上了脸。

    这样的鼬可是第一次见到啊。佐助笑了笑,低头吻上鼬的身体,呼吸着特属于自己兄长的气息。比手指更温热的唇带给鼬的刺激是不可比拟的,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敏感的身体染上一层薄红。而佐助此刻正好吻到某处,鼬本来有些酥软的身体猛地绷紧:“佐助!”鼬瞪向佐助,但已经沙哑的嗓音和潋着波光的眼睛没有多少威胁可言。

    “这是必要的步骤。”佐助有些无辜地回望鼬。

    “……事先要打个招呼。”鼬单手抚上脸,暗暗责怪自己对佐助的轻易退让。

    “哦,”佐助看出了鼬的软化,笑容更为张扬,“那现在算是打过招呼了吧?”然后他伸手握住鼬的炙热,自学成才地上下套弄起来。鼬不由惊呼了一声,从未有过的快乐冲上大脑,让他无法思考。突然身体一阵颤抖,有什么释放了出来,他的手脚也因此变得软绵绵的。

    “哥,伺候得舒服吧?”佐助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鼬听得含含糊糊的。他微微皱了皱眉:这话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哦,温泉旅行那次。莫非那次就是预演吗?(鼬哥,该打,居然把佐助想得那么不纯洁)

    佐助突然欺身上来,擒住了鼬的唇。这个吻绵长而激烈,鼬很快就因呼吸不足而有些气喘,他看向佐助,佐助只回以四个字:“这是麻醉。”

    鼬正在疑惑,突然瞳孔因疼痛而放大:有、有什么插进了他的下身!鼬疼痛难忍地摆动身体,想让那个异物出去,但却因此让它在体内擦过了更多地方,疼痛加剧,他不由紧咬住下唇。

    “放松点,否则会很痛的。”佐助暗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明显他也在强忍着什么。鼬试着去习惯那个异物,终于缓缓平静了下来。

    见状,佐助适时地插入了第二根手指。鼬的身体猛地一弹,眼睛因痛苦而微红,然后在佐助细密的吻下才乖乖松弛。

    直到第三根手指也插入后,鼬的额头已有一层薄汗。佐助怜惜地吻住鼬,将鼬痛楚的哽咽悉数吞下。佐助的手指在鼬体内小心地前进拓宽,擦过某处时,鼬不由搂紧了佐助,呼吸变得剧烈,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但就在此时,下身的异物突然撤去,失落蒙上了他的全身。他不满地扭动身体,像在呼唤什么。很快,他的呼唤有了回应。

    某个灼热的硬物抵上了鼬的下身,还没等他明白那是什么时,那个灼热突然硬闯进他的身体。鼬硬生生地抽了口气,痛得几近失去知觉。

    佐助也不好受,他的分身被鼬紧紧夹住,进退不得。果然太急躁冒进了吗,但是这时候谁还能忍住了啊?欲望呼啸着要前进,但他明白那样鼬一定不好受,所以他强力克制住自己,对鼬循循善诱:“哥,放松,放松……”他原本清亮的嗓音此刻早已暗沉,摩挲在鼬的耳边,弱化了鼬的痛楚。

    鼬咬了咬牙,试图坦然接受那个异物的入侵。幸好佐助睿智地在他身上四处点火分散注意力,鼬渐渐敞开了身体。

    得寸进尺是弟弟的专权。佐助见鼬放松了,立刻长驱直入。鼬还没来得及惊呼,佐助已经灵巧地冲到深处。他的分身在鼬体内一次次试探、挑逗,成功地让鼬不由自主地搂住了佐助的腰。

    “所以是那里吗……”佐助低语,再度狠狠擦过那里,鼬如触电般扬起脖颈,痛并浓浓的满足让他不由浅浅呻吟,然后随着佐助的律动,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高亢。

    佐助也变得难以自持,他扶着鼬细窄的腰身,抽出自己的身体,再狠狠插入。鼬呜咽了一声,极致的快感冲撞上大脑,他不由摇摆起腰,以便佐助更方便地攻城略地。佐助不负所托,一次次擦过鼬的敏感点,鼬满足地呻吟。透过迷蒙的汗水,看到佐助被兴奋点亮的脸,鼬心下一动,抬身主动吻上了佐助。正好佐助此刻释放了,灼热的液体四散喷洒在内壁,使得鼬一个激灵,原本只是浅浅的吻,就此演变成激烈的交缠……

    “你太用力了。”激情过后,鼬只觉得腰肢酸痛到无以复加。

    佐助侧身搂着鼬,沉默了片刻,在鼬的头顶说:“我那是在帮你做运动啊。”

    狡辩吧你!鼬瞪了一眼佐助,蒙过被子。

    “还有一个真相你要听吗?”佐助拉下被子,吻上了生闷气的鼬,“那就是我爱你,我的笨蛋哥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