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扭曲 的 人生 > 正文 分节阅读_177
    要陪著吃饭,再来,还有余兴节目。

    女孩推开门,看著那大大的沙发,几乎感动的要哭了。

    “慢点慢点……我来!”感受到了女孩的急切,男人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後来到沙发前,轻轻将她放下。

    若语此刻也不注意什麽形象了,将婚纱胡乱的压在身下,一头歪在沙发上,她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要断了,而那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她心中仍很幸福,此刻也难免娇气起来:“浩天,你家的亲戚朋友可真多,再有几桌,我还真就撑不住了。”

    男人笑了笑,为女孩拖去了高跟鞋:“我知道,我知道,为了我,你也要坚持住。”

    听他这麽说,不知怎的,女孩的脚不怎麽难受了,再加上男人小心的按摩,一时间,只剩下,满心的快慰。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对看了一眼後,男人起身开了门。

    “田宇……”男人看到他的时候,怔了一下,随即马上将他让进屋内。

    若语看到他,表情有些僵硬,可马上恢复了笑脸,可终是有些无措,她该怎麽称呼他?还能叫田叔叔吗?

    一时间,女孩只剩下尴尬的笑了。

    “若语,浩天祝你们新婚快乐。”田宇面色很平静,伸手同男人握了下手,表达自己的祝福,而後看了看男人,又看看若语。

    “谢谢!”男人道了谢,看他欲言又止,似乎有什麽话,很难开口。

    两个人毕竟很长时间没联系了,所以一时间还是有些生疏,再加上,他是唯一知情两个人禁忌关系的人,所以男人心底对他还是有些忌惮。

    “我进来,是想对你们说件事。”田宇深吸一口气:“其实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浩天!若语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这就好象三伏天,下了场雪,男人和女孩一时间都僵在了那里。

    “什麽?”慕浩天蹙起眉头,难以置信的看著他。

    “当年,我看若语可怜,所以才假造了那份鉴定书,本想你看在她是你亲生女儿的份上,能善待她,可我没想到……”田宇面上波澜不惊,可若语已经被惊的血液都凝固了,她听到了什麽?

    “是吗?”男人冷冷的盯著他看了片刻,最後挤出这麽句没什麽意义的话。

    随即他的眉目都舒展开来。

    “谢谢你,不过那些对我们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但还是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

    田宇点了点头,似乎颇感安慰,他看向女孩:“对不起,若语。”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而女孩仍愣在那里,久久无法回神。

    “宝宝,你还好吗?”慕浩天脸色温和,单膝跪倒在沙发前。

    “爸爸,他……说的……是真的吗?”若语不想哭,但是声音却沙哑的很难听,破碎的不成样子。

    慕浩天想了想:“也许吧。”

    “我们去验血吗?”女孩颤抖著问。

    男人摇了摇头,笑了笑:“宝宝,那还有必要吗?”

    若语看著他,他也盯著女孩看,一时间,她似乎明白了什麽,裂了裂嘴角,笑的很难看,可马上嘴角的弧度就圆润了起来。

    “爸爸,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我真的都不在乎了……我只在乎你。”

    男人挑了挑眉:“你认为是我让他这麽说的?”

    若语摇了摇头:“我不想知道,呵呵,有你在身边,那些都不重要。”

    慕浩天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是的……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还有了孩子,这就足够了。”

    窗外,月亮一点点从乌云的遮蔽下,挪出清悦的脸庞,温和的照在那一对,紧紧相拥的男女身上,这个夜晚对大多数人来讲,没什麽特别,而对於他们……是幸福的开始……

    ──────────正文完!翻外待续!

    番外:竹马对竹马1

    part1

    经过慕浩天和若语商量後,决定送儿子去‘启明’私立学校──那的教学条件好,而苏白的儿子,苏杭也在那,两个小家夥在一起,还有个照应。

    这一天放学後,苏家的汽车并没有来接小少爷,不是因为他忙,而是小家夥,想去慕家做客。

    两个小夥伴,年龄相差了2岁,但丝毫不影响两个人的友谊。

    手牵著手下了汽车後,就有下人过来帮著提书包,而後两个人洗了手,便来到餐厅吃晚饭。

    苏杭已经是慕家的常客了,有了他的陪伴,慕家的小儿子很开心,而两位老人家,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都是鲜嫩漂亮的宝贝。

    晚饭後,两人一起去书房温习功课──这书房,可不一般,面积百十来平,装饰的很是考究,想当初,小家夥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手的。

    那天小家夥从苏杭家回来,甩下书包,直奔父亲的卧房,见只有母亲在,转身一路轰隆隆的碾进书房。

    慕浩天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蹙起眉头看向来人,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在慕家如此大胆无理的,只有这个小人。

    “宝宝,爸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要先敲门。”男人放下手中的工作,从桌子後站了起来。

    “爸爸!我有事跟你说。”小家夥象完全没听到他的训责一样,紧走几步来到男人的跟前。

    慕浩天挑了挑眉,低垂著头看向儿子,一副等著他发言的样子。

    “我想要书房!”小家夥目光炯炯,语气中透著坚定,好似非它不可般。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玩味的笑了笑,书房?他没听错吧,这小子才4岁,用书架都闲空,还要书房。

    慕浩天双手环胸,朝著儿子咪咪笑,嘴角那弧度,有些刺眼。

    “什麽?你要书房?”

    小家夥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要书房做什麽?”慕浩天半蹲下身子,迁就著儿子的高度,他觉得小家夥仰头看他,有些累。

    “要书房学习呀。”小家夥理直气壮的回道。

    男人直直的看进儿子的眼里,发现小家夥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

    “你没学习的地方吗?平时不都是在房里有妈妈或者爷爷奶奶辅导你做功课吗?”慕浩天不觉得那是理由。

    “那不一样。”小家夥挺起了胸脯:“我不要在房间里学习,我要专门的书房,就象你的一样。”

    说著小家夥还很羡慕的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

    慕浩天也随著他的视线看了一圈,的确,他的书房够大,可这小家夥,现在就觊觎这些,是不是太早点。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爸爸,你都说话呀。”小家夥有些不耐烦了。

    慕浩天轻吐一口气,站起了身,而後走到自己那两排高高的书柜前,随便从里面抽出一本书来。

    “你看的懂吗?”他将书递到儿子面前。

    小家夥看了看封皮,那上面五个大字,他只认识其中的两个‘中国’,随後他有些疑惑的看向父亲。

    他才4岁,他怎麽可能会懂!

    “既然看不懂,那没办法了,等你认识足够多的字,有很大的学问的时候,再跟我提这个要求吧。”

    慕浩天故意作出很遗憾的表情,看也不看儿子气鼓鼓的小脸,转身将书又放了回去。

    “你什麽意思,是不是欺负我小,就不给我独立的书房了?”小家夥心里很委屈,父亲向来疼爱自己,要什麽都给买,怎麽今天要间书房就那麽难。

    家里也不是没空房?

    他的语气很差,这让男人十分不悦,慕浩天转过身来,面对著儿子──小家夥两颊憋的通红,眼睛更是冒著火光。

    “慕泽,不是年龄大小的问题,而是你要书房真的没有什麽实际意义。”

    在小家夥的一再请求下,两位老人,经过多次商议後,终於帮他改掉了软绵绵的‘甜’名,取了很大方的‘泽’字。

    父亲脸色不太好,而且唤了自己的大号,显然这是他发怒的前兆──慕浩天很少爆发,上次大动肝火,是因为小家夥爬到树上,不小心挂在上面下不来了。

    急的一家老少团团转,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弄下来,可脚刚沾地,父亲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拍在了後背上!

    尽管力气不太大,但是小家夥那麽小,一下就给拍趴下了,吃了一口土,连牙都给卡歪了。

    刚才在树上吓著了,现如今又挨打满口腥甜,小家夥哇的一声号啕起来,老爷子一看孙子糟了罪,想也不想就给了慕浩天一脚。

    “你这是干什麽,看把孩子吓的。”

    小家夥哭直了眼,看著父亲觉得那就是凶猛的野兽,平时看著是绵羊,可到了关键时刻,就要变成老虎咬人地。

    慕浩天挨了踹,身板仍挺的笔直,目露寒光的盯著小家夥喊道:“慕泽,你给我记住今天的教训算清的,下次再这样乱作,看我怎麽收拾你。”

    老爷子一看,这还了得,赤裸裸的恐吓他的宝贝,刚想补第二脚,还没抬腿,儿子一转身走了。

    可他走了不要紧,怀里的孙子哭的更凶了,一个劲的大叫:“爷爷,爷爷!”那声音凄厉而委婉,好似真的受了天大委屈般。

    现如今,回想起那时的一幕,还心有余悸,尽管如此,小家夥并没有退缩,他定了定神,开口道:“爸爸,苏杭也不大,他都有书房了,为什麽我没有。”

    慕浩天听了儿子的话,略微诧异,几秒後,则是有些了然,儿子不是无‘理’取闹,看来是听到‘风’,回家来要‘雨’了。

    见父亲没说什麽,小家夥多了几分底气。

    “我今天到苏杭家,他带我去了他的书房,好大好漂亮,我很喜欢,爸爸,你就也给我弄一间吧。”

    说著小家夥几乎要掉下眼泪。

    慕浩天默默的看著他,心中暗忖,苏白还真是宠儿子宠到极至,弄的他都不好做父亲了,要是不答应儿子,肯定要落下不好的印象。

    “好,期末考试,如果你能拿到全百,我就给你间书房。”

    小家夥眼中含著泪珠,转了转,晶莹动人,映衬著他白嫩的小脸,惹人怜爱,他眨了眨眼睫,那金豆子,没什麽感情的滑落下来。

    这还有条件?尽管如此,小家夥聪明的没有反驳父亲,但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爸爸,期末还有几个月呢,太晚了,期中吧。”

    慕浩天知道小家夥头脑聪颖,语文,数学,英语,考个全百不难,这书房恐怕早晚是要送给他。

    只是还有个装修的时间问题?既然送,就送好的,男人是想倒个时间差,用在设计装潢上。

    男人思索著,一抬眼,便看到了小家夥那双水灵灵盛满渴望的大眼睛,随即想到了爱妻,儿子同她最象的就是眼睛了,一时间,慕浩天完全妥协了。

    “那就期中吧!”

    听到父亲吐了口,小家夥高兴的拽著他的裤腿猛蹭,象只小狗似的撒著娇:“爸爸,你真好,我爱你。”

    慕浩天露出欣喜的笑容,一抬手,将儿子抱了起来:“爱我?如果我不答应给你书房,你还爱我吗?“

    小家夥怔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父亲会这麽问,但反应很快,搂著男人的脖子,在他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你是我爸爸,怎麽都爱你,呵呵!”

    见苏杭满眼赞叹,慕泽不无骄傲的问道:“怎麽样,漂亮吧?”

    6岁的苏杭比慕泽高了大半个头,他半垂著眼睫,迎视著小家夥闪耀著喜色的黑炯:“很好。”

    尽管嘴上不甚夸奖,可暗地里苏杭不得不承认,这书房比他自己的要好──他现在用的,本来是东东的,只是人家有了新的,旧的才轮到了他。

    上次,带了慕泽去参观,大肆的炫耀了一翻,没想到才一个多月……

    听到他的答话尽管有些不满意,但是小家夥也不计较,谁好谁差,用眼睛一看,就很清楚了。

    “这是爸爸,送我的,我期中得了全百,爸爸说我很聪明,将来肯定能做大事,所以才送了我这麽大的书房。”

    慕泽眉飞色舞的说著,手还广阔的一挥,有几分大人的气度。

    “是吗?”苏杭低低的从鼻孔里哼出这两个字,而後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