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男神第一妻 > 正文 分节阅读_56
    她又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脑袋并不是特别聪明的她还真想不出哪里不对劲了。

    不过,当听到郭天说木泽宇对她的一份真心时,心里边突然生出些惆怅的情绪,脑袋里又想到她和木泽宇交往的那几年的清新小日子。

    或许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拥有那么纯洁干净的爱情了。

    想到木泽宇,林莉居然又有点想念那段过去,那是个帅气的男人,也是个非常贴心的男人。

    她还记得他们交往的时候,木泽宇总是能贴心替她想到很多事,天热的时候会给她买冰淇淋,带她去有冷气的甜点店吃东西;天冷的时候会特别地赶到学校给她送暖水袋,还会带一盒热乎乎的点心给她吃。

    那时的她是多么容易满足,只是这点东西她都能高兴的不得了。

    可是后来,她变了,变得不再容易满足了……

    回想这些往事,林莉突然发现,她和郭铭在一起时还从没感受过像木泽宇给予她的那些贴心行为,郭铭从不屑做这些事情。

    心里边轻轻叹息着,她跪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郭天也不急,他坐在沙发上透过墨镜镜片看着林莉,等着林莉给他答复。

    林莉想了很多,但依旧避免不了她恨木泽宇,如果不是木泽宇的那张画像,她和郭铭也不会走到今天,郭铭都已经跟她求婚了,现在一切都搞砸了。

    她知道郭铭总有一天会看到木泽宇的女装扮相,所以平时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小心翼翼的,然而要来的终究还是会来,怎么也避不了,所以她恨木泽宇。

    她抬头看向郭天说:“不可能。”

    郭天早就预料到林莉不会同意,他微微一笑说:“你说这三个字之前,都不考虑考虑我知道的小秘密吗?”

    林莉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把柄在这人手里,她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妥协,不然她还怎么跟郭铭复合?

    于是她改口道:“可以,不过我不想正面。”

    “可以,等下就发个视频去网上。”郭天说道。

    你不正面,我有办法让你正面,郭天摸了摸口袋的手机冷笑道。

    林莉点了点头,她站起身正要进房间,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身后的郭天,她说:“他确实挺幸福的,这么多人支持他,爱他。”

    为了他,一个粉丝都来找她澄清当年的事情,为了一张画像,郭铭也跟她分手了,她真的很嫉妒。

    “木泽宇低调内敛又努力,像他这样的人,没人不喜欢。”

    郭天夸起自家媳妇那真是毫不遗余力。

    林莉眼底划过一抹不甘,但却什么都不能说,之后她拍了视频,把当年关于木泽宇被偷拍的事情整个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她没有提及李磊、郭铭、胡大鹏的名字,只是隐晦的提了这件事里还涉及三个人。

    就连前些天她在z国那个杀青宴上做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一旁的郭天听到后,顿时脸都黑了下来。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做了这种事情,那是木泽宇很期待的一个机会,就这么被林莉给破坏了。

    木泽宇回家后自始至终都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不仅如此,他居然还惦记这种女人,这让他真的很想敲开木泽宇的那榆木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视频拍完后,郭天要了一份存在了u盘里,就开始实行第二个计划,他看着林莉说:“从现在开始,离开a市,不要再来木泽宇可能看到你的地方。”

    林莉猛地抬头看向郭天,问:

    “为什么?就算你是他粉丝,也没权利要求我做这种事情吧?”

    她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有她的工作,有她的活动圈子,如果离开了,那她又该重新开始了。

    郭天没有回答林莉的问题,也没有重复第二遍,只是起身离开了。

    不离开也不行,他有的是办法让这女人主动离开。

    林莉坐在房间里看着郭天离开的背影,而郭天自始至终都带着帽子和墨镜,林莉没办法看清郭天长什么样。

    郭天走了,林莉也没有把郭天的话当一回事,她真的当郭天是木泽宇的粉丝,是替偶像来打抱不平的。

    然而,她把事情想太简单,视频被郭天拿走后,就匿名发给了于夏。

    于夏是什么人,那也是个狠角色。

    为了能让木泽宇火起来,可是用尽了各种办法,厚道的,不厚道的他都用过。

    虽然结果他不满意但依旧不放弃,现在收到了这样的视频,他能不好好利用起来?

    当看到这个视频时,于夏有种终于扬眉吐气的感觉,大刀阔斧地就干了起来。

    第111章 脑补过头的郭天

    于夏随便搞搞,只是一十下午的时间,发到网上的视频点击量就破千万了紧接着就有人开始人肉林莉,虽然她视频的时侯是侧面,但是发在网上的却是正面的视频,把她吓坏了,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才明白自己被那人设计了。

    接下来,于夏开始雇人围堵林莉,让林莉把视频中提到的三个人说出来,林莉吓得都不敢出门了。

    门外,记者天天蹲富士康,这让林莉苦不堪言,她想我郭铭求救,可是她打电话给郭铭时,郭铭直接就拒接了她的电话。

    求救无望,林莉只能每天躲在家里,原本靓面的外表在这几天惊恐紧绷的状态下,变得憔悴不堪。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林莉不堪忍受家门外的围堵,和记者在狂轰滥炸的采访,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收拾着她的东西悄悄离开了a市。

    在坐上火车的那一刻,林莉突熬想起木泽宇那个粉丝让她离开a市的话,那个时候她没有在乎,以为只不过是一个粉丝而已,能有什么大能耐?

    却不想到最后就算没人逼她离开,她也不堪忍受各方压力,悄悄地一个人离开。

    这个时候,林莉又再一次想到了木泽宇,她在想如果在她和木泽宇交往的那段时间,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木泽宇肯定会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安慰她,还会想办法让她高兴。

    她拿起手机,找到了一直存在手机里却没有删掉的号码,眼泪突熬糊住了她的双眼,手指颤抖地在木泽宇的名字上,想点又不敢点。

    她知道,只要点下去,只要拔通了,木泽宇听到电话响声,肯定会接她的电话,一定会。

    迟疑好一会儿,她终于忍受不了一个人承受如此痛苦,手指点了下去。

    她在想,等木泽宇接通电话,她要说点什么,结果耳边传采的声音告诉她.她不用费心去响了。

    ——您所拔打的号码是空号。

    为了避免胡大鹏的找到自己,木泽宇听从了于夏的话,早就在很久之前换了电话号码,林莉的心思一直都在郭铭身上,一直想着要怎么嫁入豪门,自然是不会关注木泽宇的变化。

    如今,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冰冷电子女声,林莉终于明白,她被所有人都给抛弃了,没人会在她伤心的时候体贴她,安慰她,给她温暖。

    火车上,林莉放声大哭,周围的乘客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猜测着这可能是一个失恋的女人。

    列车轰轰轰地开往不知名的地方,林莉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色不停哭着,脑袋里的思绪也跟着飘远……

    已经回到水乡村的郭天时时刻刻都在关社事态发展,当看到视频大量转载时,他就没收了木泽宇的平板,也不让他上网,每天就是带着要泽宇去忙着去忙那。

    在林莉离开a市之前,他可不想让要泽宇看到这个视频,省得要泽宇心疼,跑去a市安慰那个女人,那他所做的这一切都白费了。

    等到他收到林莉离开a市的消息时,这才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情敌什么的,那都是小意思,分分钟搞定。

    情敌走了,郭天的心情也睛朗了,或许是对木泽宇有点小愧疚,他特地抽了一天的时间带着要泽宇去市里逛逛,还给要泽宇买了很多好吃的零食。

    着着郭天不停给自己#lf也爱吃的零食,木译宁说:“你今天很奇怪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郭天淡定地把一个真空包装的鱼蛋去在篮子里,嘴里边说:“我平时对你不好吗?”

    木泽宇拿着一袋牛肉干,说:

    “也不是,但是今天特别的好,总觉得有问题。”

    “想太多了吧你,我这么忠厚老实,哪里套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郭天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你老实?”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偷偷把他衣服脱光,他这人睡眼质量一般都很好,睡着了很不容易醒,每次都是早上起来才发现,那混蛋厚颜无耻地说裸睡对身体好,明明就是这家伙精虫上脑,老实个屁!

    郭天但笑不语。

    两人从零食铺子出来时,手里的袋予都装满了,全是吃的。

    他们站在店门口,郭天对木泽宇说,让他在这等,他去把车开过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身边还站了四个人,四个穿警服的男人,其十一个人拿着对讲机说:“全部便衣行动,今天那个盗贼特别的狡猾,我要今天的行动万无一失!

    “是,队长!”

    那人把对讲机收掉后,一转头就看到了正在跟木泽宇说话的郭天。

    嘿,是这小子!

    拿着对讲机的警察走到郭天面前,抬手拍了拍郭天的肩膀,说:“郭天。”

    那人喊出了郭天的名字,郭天奇怪地看向那位警察,没认出这人是谁,要泽宇也很好奇,郭天什么时侯认识警察了?

    那位警察说:“不认识我了?”

    郭天一脸疑惑,他说:“不认识。”

    “嘿,就知道你不……”

    警察还没说完,他的同伴就叫他了,“队长,有情况!”

    那位警察立刻拍了拍郭天的肩膀说:“有空再见!”

    说完,他就跑开了,跟着他的同伴开始执行任务。

    木泽宇着着四位警察,说:

    “你什么时候跟警局里的人有交情?”

    郭天摇了摇头,“我真不认识他。”

    “那他怎么认识你?”木泽宇笑道。

    “不请楚。”郭天也很疑惑。

    “算了,不管了,你赶紧去开车过来吧,我们回去。”

    木泽宇催促着,郭天点了点头就去开车过来,载着木泽宇就回了水乡村。

    木泽宇这几天在封闭的水乡村,因为没有上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已经因为他的事情而闹翻天了。

    等他接到于夏的电话时已经是林莉离开的第二天了。

    “你说什么!有人匿名给你发林莉澄清当年新闻的视频?”

    木泽宇震惊不已,他也不过是几天没上网没刷微博而已,怎么就发生这么大事情?

    “是啊,我也非常吃惊,也不知道是谁拍下那个视频的,诶,我不是已经给你发了视频吗?你没看?”

    早在他收到视频的第一天他就给木泽宇发了过来,让木泽宇高兴高兴,结果听这小号的语气,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

    “没啊,我没着到视频啊!哦,忘记了,我这几天忙得都没时间上网。”

    木泽宇说道。

    “事情都发生一个多星期了,现在很多记者都在找你,想要给你做个传访,不过都被我给推了,不能他们想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告诉他们你在度假,没时间接受采访,不过可以发个视频回馈,让他们把想要的问题写给我,问题我也都发到你的邮箱了,你有空就发个视频给我,我到时交给一些有影响力的记者工作室。”于夏心里边各种爽快,虽然那都是旧新闻,但因为这个视频让木泽于开始受到更多关注,这比他刻意做公关的效果来得更好。

    “你还真是能搞花样。”

    木泽宇忍不住笑了,这家伙确实是有一套。

    “搞花样不也是为了你这小子?也不知道你走的什么运,居然有人让林莉拍这样的视频,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这还是觉得胡大鹏的事情跟你有关,而且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做的!”

    “是吗?”

    木泽宇也有点怀疑了,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