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天才狂少的男妻(全本) > 正文 分节阅读_45
    有发现。

    不过,上次他还没有下来这么深的地方,自然是没有可能发现到这个地方了。

    雪熊朝他们招了招手,郝毅就大步跟了进去。

    没多久他就看见了一道木门,雪熊熟练地把木门上的锁打开,这才把木门反面的景象展现在了郝毅面前。

    “这是你主人曾经住的地方?”郝毅问道。

    雪熊‘呜呜’地点头回应道郝毅的问题。

    郝毅抬步走了进去,而后就被床上一个人给吸引了注意力。

    还不等他去看床上的人是谁时,就听见雪熊惊恐的哀嚎声音,因为躺在床上的丁轩嘴边满是白色泡沫,明明刚刚他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就这么点时间这人就变成这样了?

    好像……好像更严重了……

    审干,白球变翻译道:

    “那人可能出事了!雪熊情绪很不好!”

    郝毅立刻就走了过去,低头一看,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小轩?!!!他,他怎么来了!!!

    看到丁轩面目呈黑色,郝毅呼吸都快停止了,那一刻他竟然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昏眩感侵袭他整个脑袋。

    “他怎么变成这样!!!!”

    郝毅冲着身后的雪熊怒吼道。

    雪熊被吓住了,它赶忙指着还放在桌上的黑果,嘴里这呜呜的说着什么,白球朝桌上一看,立刻就感应到桌上的东西是什么了,它惊恐道:“天啦!你个笨蛋!!!你竟然把黑木果给他吃?他不是修炼者,根本受不了黑木果的药性刺激!!!你这是想要他的命吗!!!”

    雪熊赶忙摆着手,它很委屈地看着郝毅,眼睛湿漉漉的。

    其实它也只不过是想要给这个人治病而已,它哪里知道这黑木果这么看可怕?

    明明 主人吃了都没事,而且这人都吃了几天了,除了脸变黑了,高烧一直不退,也没有其他症状,可是现在白球却说这黑果会要了这人的命。

    不行!这绝对不行!它不要这个人死!

    雪熊急了,眼眶也有些微红,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只能默默地站在角落里看着盛怒中的郝毅……

    第96章 千页派

    郝毅听到白球提到‘黑木果’,脸上表情一滞,他猛地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黑果看了看,竟然还真是黑木果!

    如此严寒的地方这里竟然会有黑木果!!!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很快,他的激动就被丁轩此刻的状态给打破了,他猛地转身看向床边的丁轩,快步走了过去,他把丁轩扶了起来,感觉丁轩身上臃肿的衣服,郝毅知道丁轩这是特地来这找他的,不然也不会准备这么充分。

    看着这样的丁轩,郝毅很心疼,心头划过一抹奇妙的东西,但是很快就划过去了,但未让他抓住。

    他抬头看向雪熊说:“点火,把温度提上来!”

    雪熊立刻就出去了,搬了更多的木柴进来,然后点着,室内温度很快就上来了。

    郝毅把丁轩的外套脱了,紧接着又是一件毛衣,当把毛衣脱下后,他的动作顿了顿,眼睛盯着丁轩身上穿着的那件手工缝制的马甲,脸上表情柔和了下来。

    这小子果然是特地来找他的,只是不知道这人怎么找到这里的?

    这里这么冷,怪不得会生病。

    “在家等我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出来呢?”

    郝毅心疼得说道。

    紧接着,他替丁轩把那件马甲脱了,直到上身赤着,他这才开始替丁轩治疗。

    他先是让雪熊去烧点水,等水开了,又从储物戒里拿出一瓶药倒进了碗里用水化开喂给了丁轩吃,紧接着他又运气把丁轩体内的黑木果逼出来。

    然而,很奇怪的是,当他的真气才刚刚进入丁轩体内,他就看到丁轩的脸开始有变化了。

    “奇怪,还没开始逼毒,怎么就有好转了?”

    郝毅很不解。

    这个变化过程很短,才一分钟丁轩的脸彻底恢复了,完全看不到刚刚那可怖的黑色。

    雪熊看见丁轩恢复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白球也放心了。

    它真心爬到郝毅身边,问:“帅哥,他是谁?真的是来找你的?”

    郝毅‘嗯’了一声没说话。

    白球又看向雪熊问:“你怎么和他遇上的?”

    雪熊就把那天他在冰窟门口遇见丁轩,以及丁轩拿出手机,问它有没有见过上面的人时它才知道这人是来找郝毅的。

    听完雪熊的话,郝毅又再一次看向丁轩,他的手指一直在丁轩手腕上,在确定丁轩没事了,这才替丁轩穿好衣服,然后让丁轩躺下,又拉过被子替丁轩盖好。

    看了一会儿丁轩,他才下了床走到雪熊面前,“谢谢。”

    如果不是雪熊把丁轩带到这里面,那丁轩早就被冻死在雪地里了。

    虽然雪熊把黑木果给丁轩吃差点把丁轩害死,但出发点却是好的,不管怎样,丁轩能扛到现在等他来救,也算是雪熊的功劳。

    听到郝毅的道谢,雪熊摇了摇头,然后它纠结着要不要继续说服这人继承它主人的东西。

    原本,他还想着救了这人的朋友,它不可以名正言顺地继续说服这人继承主人的东西,可是现在它却有些不敢了,毕竟躺在床上那人差点就被它给害死了,它哪还敢在这个时候提要求?

    可是……错过了这一次,它就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这人见面了?

    思及此,雪熊决定豁出去试一试,它抬头看向正要转身去床边的郝毅,呜呜了几声,白球立刻朝它瞪眼,说:

    “你还好意思让我家帅哥继承你主人的东西,帅哥的朋友都快被你整死了!”

    雪熊委屈得低下头‘呜呜’着,然后它又跑到郝毅身边,把它想说的话给郝毅听,而后它期待地看向白球,希望白球能够替它翻译。

    白球受不了它那种哀求的小眼神,只能对郝毅说:“它说,他主人的门派已经被别的门派给灭了,现在门派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如果你继承他主人的东西,依旧是独门独派,整个门派都是由你说了算,你不需要被门派以前的规矩约束,如果你喜欢的话,你也可以自己自定规矩!”

    说到这,白球倒是有些赞赏地看向雪熊,觉得雪熊还挺聪明的,竟然想到这个方法说服他家帅哥,倒也不笨,于是它帮着雪熊劝着郝毅:“帅哥,其实我觉得挺好的,白得了一个门派,而且这样你就是云峰山上的人了,到时你若是想要再问云峰山的事情,别人就不会不告诉你了,还能得到这笨熊主人的东西,一举两得啊!”

    郝毅听着白球这话,觉得挺有道理的,既然这个门派一个人都没有,那么他也就不用受谁约束了,他依旧逍遥自在。

    他朝雪熊看去,在雪熊满眼期待下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答应,那你主人的门派名字叫?”

    “千叶派。”

    白球替雪熊翻译道,而后又自顾自说道:

    “千叶派?那是什么?都没有听见过。”

    雪熊立刻跑到房间里的柜子前,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本书又来到郝毅面前,把那本书递给了郝毅。

    而后,他们才知道,雪熊说的门派名字竟然是——千ye派的ye是书页的页,而非的树叶的叶。

    “千页派?主要是做什么的?有没有门派最厉害的神通?”

    郝毅问道。

    雪熊却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自己,嘴里边说着什么,说完后,就听白球炸毛道:“你说什么!!!竟然要我家帅哥契约你才告诉帅哥门派内的神通!!!不要!!!帅哥只是我一个人的主人,我才不要多一个兄弟!!!”

    雪熊就把视线移向郝毅,等着郝毅自己做决定。

    郝毅没想到一来这里就一下子要契约两个家伙,一个小家伙已经契约,一个大家伙他得考虑。

    “契约?我这个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跟兽类契约,除非你有让我契约的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不然免谈,我宁愿不接受这些东西。”

    郝毅把要他契约的条件说了出来。

    雪熊抓耳挠腮的,而后它突然紧握双拳,超大的身体突然往上一跳再落地,那重量直接让这地面抖三抖,紧接着郝毅面部抽搐地看着雪熊紧握双拳,眼睛用力闭着,整线熊脸都皱了起来,整一便秘的经典表情,也不知道这家伙要做什么。

    结果下一秒,郝毅睁大双眸看着雪熊突然张大嘴巴,一个淡蓝色的东西从它嘴里慢慢飞了出来,落在了雪熊的熊掌上,雪熊献宝似得跑到郝毅面前,把手里的东西递到郝毅面前,看样子是要给郝毅。

    郝毅接过那东西,眼底浮现惊异的神情。

    这,这,这怎么可能!!!三生液!!!可以让人死而复生的绝世宝贝,不过只能用三次,不然也不会叫三生液,这笨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白球显然也被震惊了,它仅仅盯着郝毅手里的三生液,不丁轩置信道:“天啦!笨熊,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雪熊似乎突然找着底气了,听到白球这么问,它有些得意地拍了拍熊胸,呜呜道。

    白球朝雪熊看去,眼底有些炙热。

    “真的?这是你生下来就有的东西?那你怎么没有给你主人?可以让你主人复活啊!”

    然而,雪熊却难过地低下了头,嘴里边呜呜道,白球听后叹了一声,就对郝毅说:“它说,自从它主人知道它有三生液时,无意中跟心腹聊起这件事时,不知道被谁听了去,让别的门派得知消息,害得千页派被灭,他觉得是他让千页派面临如此危机,愧对创立门派的师祖,在被恶人中伤后,他叮嘱雪熊,在他死后不能用三生液,不然他活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把雪熊杀了,然后再自尽。”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白球在心里边叹着气。

    郝毅听后,只能惋惜地看着雪熊,他毫不迟疑地把三生液收进了储物戒里,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实在是没理由不要。

    白球见状,知道郝毅要契约雪熊了,心里边有些不高兴了,它使着小脾气扭头看向一旁,嘴巴也嘟得老高老高,来表示它的不满。

    这时,雪熊又说了什么,郝毅看向白球说:“翻译。”

    白球:“就不!”

    郝毅无语。

    他看向雪熊说:

    “契约你可以,但是你又不能跟我离开这里,契约你也没用。”

    雪熊立即又做出便秘的表情,郝毅惊愕,还以为雪熊嘴里边又有什么奇珍异宝,结果奇珍异宝没有看见,却见大型雪熊慢慢缩成了迷你小熊,然后‘咚咚咚’地跑到郝毅脚边,熊臂抱着郝毅小腿,仰起脑袋眼睛湿漉漉地看着郝毅。

    看着迷你型的雪熊,郝毅差点被这小萌物萌出血来。

    要不要这么刺激?巨熊变小熊,简直萌呆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雪熊缩小,他绝对不会相信这就是刚刚扑杀雪兔的那只凶残的猛兽。

    中是……

    他抬手扶额道:

    “变小了又能怎样?难道你以为变小了,就能离开这?别忘记了,你是雪熊,只适应这里的气候生活,去了外面你只有死路一条。”

    这智商,真是……捉急。

    第97章 千页派,坑爹的门派!

    然而雪熊却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他呜呜呜说着什么,郝毅自然是听不懂,只能看向白球,结果白球早已经转了个身,留给郝毅深沉的背影,以此表达它此刻坚定的决心,它就是不给翻译!!!

    郝毅有些好笑地看着幼稚的白球,他说:

    “刚刚不是你劝我答应它收下它主人的东西?怎么这会儿又这么小气了?”

    “我才没有小气!”赌气的同时,还不忘辩解。

    “好了,别闹,等契约了小熊,你就有欺负的对象了,多好?我答应你,绝对不会让他变大,这样你就想怎样就怎样!”

    郝毅劝着白球。

    雪熊无辜躺枪:“……”

    那满布惊恐的眼睛,似乎已经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

    白球听到郝毅这话,竟然有些心动了,它转头看向郝毅,见郝毅一本正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