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天才狂少的男妻(全本) > 正文 分节阅读_170
    双眸,看着那人问:“你让人伪装成我,就是为了引出他?”

    说完,他指向了丁轩。

    那人冷笑一声,说:

    “是又怎样?反正我们做到承诺了,饶你不死,还不快滚!”

    那人才刚刚说完,一旁的一个同伴用手扯了扯他的衣服,说:“林旭明不是在那吗?”

    那人一听,猛地就朝同伴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就看见恢复容貌的林旭明站在那看着他们。

    他当即脸色大变,明白是遇上正主了,紧了紧拳头,他们往后退着步子。

    郝毅看着他们,说:“也就是说,你们是凌风派的人?”

    原本叽叽喳喳的男人,现在不说话了,而且看向一旁的同伴说:“还不赶快把掌门叫来!这人我们对付不了!”

    “哼,你觉得你们还有这个机会?”

    才说完,郝毅已经从他们正前方,移动到了他们的背面,而他手里则是拿着雪月刀。

    下一秒,那些人全倒地了,头颅四处乱滚,吓得周边的客人惊恐不已,女人更是尖叫声不断。

    然而,一声更大的女尖叫声从走廊那边传来,所有人都惊恐的看过去,发现一身红裙的连夫人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提着头发走了过来。

    他们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一时之间都愣住了,丁轩惊愕地看着这个男人,不可思议道:

    “怎么回事?少爷,你,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提着连夫人的那个郝毅,把连夫人一丢,就丢在了丁轩脚下,而后身体一晃就往站在丁轩身边的郝毅冲了过来,合二为一了。

    原来,刚刚那个是郝毅的分身,连夫人一走,分身就跟了过去。

    这时,一个女人突然跪在了郝毅脚下,眼睛泪水朦朦,她说:“这位先生,谢谢你惩治了这个女人,我们不少女孩都是被她给胁迫的,有一些女孩不从,不愿接客,就被她找来的人活活打死。之前她仗着连家撑腰,做尽坏事,现在又仗着凌风派是她父亲创立的门派,更是嚣张不已。”

    “你说什么!她逼迫你们在这接客?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丁轩就气愤不已。

    而这个女人,正是刚刚跟着那个林旭明的女人,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位小姐,林旭明来这不仅仅是找花子,还找其他小姐。

    “对!而且,我之前有偷听到她和她父亲聊天,说是要给她哥哥穆恒找一个双性人练功,想必应该就是说你。”

    女人又看向丁轩说道。

    “放屁!她就是在造谣!”

    郝毅则是走到一脸狼狈的连夫人面前,抓着她的头发,说:“办公室在哪?”

    连夫人不知道郝毅想做什么,可能头皮被扯得很痛,她也不敢说不知道,只是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说:

    “那边……”

    郝毅当即扯着她就往那边走去,丁轩见状,赶忙跟上。

    他们来到了连夫人的办公室,然后一把就把连夫人丢了进去,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关上。

    郝毅缓步走了过去,连夫人见状,不停的用手抱着肩膀,以为郝毅要对她做点什么。

    郝毅手一转,一份文件出现在他手上,他把文件直接丢向了连夫人,说:“签了,你没有选择,还有,就你那点修为,别想着跟我斗。”

    连夫人脸色白了白,她捡起那份文件,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转让书。

    她猛地抬头看向郝毅,说:“你,你竟然要让我把这会所转让给你!”

    “别废话,签!”郝毅没耐心了。

    丁轩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

    “不可能!”

    连夫人把文件一丢,丁轩见状,当即往连夫人身上靠,眼见着满身的刺要扎进连夫人那娇嫩的皮肤,吓得她抬手就扯出一张符,想要丢向丁轩身上,然而那张符还没靠近丁轩,就被烧成灰烬了。

    连夫人大惊,还想扯出什么东西,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东西竟然全不见了。

    那一刻,她知道她没退路了,为了保命她赶忙捡起那份文件,什么也没说,就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郝毅把转让书收回,然后蹲下身子看着连夫人,说:“既然你那么好奇双性人,不如我就来成全你,让你做个接客的双性人,怎样?”

    “你,你,你要做什么!”

    连夫人花容失色,她说:

    “我,我都已经签了转让书,你还想怎样!!!”

    然而,郝毅却没有解释,而是抬起左手,一道光从他手掌中射出,把惊恐不已的连夫人包裹住,连夫人的尖叫声不断刺激着丁轩的耳膜,让他有些受不了的捂着耳朵看着地面,他不知道郝毅到底要做什么。

    接客的双性人?不会是……

    “啊啊啊……”

    连夫人的声音一直就没消停过,但很快,丁轩就发现有奇怪的事情在发生,连夫人的声音开始变了,不再是尖细的女声,而是慢慢地变得有些中性。

    这……

    办公室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凌风派的人,然而,不论他们怎么做,都无法靠近被郝毅下了结界的办公室门。

    其中一人说:“不行,得掌门来!”

    “可是掌门现在还在练功,他练功的时候,是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的,不然只有死。”

    “那白枫老头呢?他之前不是在这吗?怎么关键时刻不见人呢?”

    “不知道,要不把老掌门叫来?”有人提议道。

    “也好。”

    说完,其中一个人就离开了。

    办公室里面——

    此刻,丁轩正惊愕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一个人,不可思议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说:

    “少,少爷……你,你,你把她变成男人了?”

    “她不是很好奇双性人吗?那就让她天天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吧!”

    郝毅云淡风轻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她,她现在是一个双性人?”

    郝毅点了点头,而后在看见丁轩身上的刺时,不禁蹙了蹙眉头,说:“你这东西什么时候才能收了?”

    丁轩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禁笑了笑说:“还得一个小时……”

    “该死,你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的东西!”郝毅瞪着丁轩问道。

    “是我自己炼的灵丹,防身的……”

    “什么?你会炼丹?”郝毅吃惊。

    丁轩点了点头,说:

    “少爷,我炼了不少灵丹,都给你存着,就等你出关给你吃,都是能提升修为的宝贝!”

    郝毅看着眉眼含笑,神采飞扬的丁轩,不禁欣慰着,看来在他闭关的这段时间,这小子也有了让他意外的变化……

    第272章 郝毅控诉:你好意思虐待我吗?

    凌风派的掌门一直没有出现,凌风派的弟子在金凤楼会所里待了近两个小时,最后全部撤走。

    一些人不明白,为什么掌门不出现救自己的妹妹,老掌门也没有现身,平时老掌门是最疼爱自己这个女儿的,怎么又不出现呢?

    之后,掌门的女儿连夫人就这么消失了,也不知道去哪了,大家猜测连夫人应该是被郝毅给杀了。

    之后,他们也知道了,之前一直作威作福的郝少爷其实是他人假扮的,真正的郝少爷只是最近才出现的。

    然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凌风派——

    “爸,我们为什么不去救妹妹?”

    刚刚练功出来的穆杰风风火火赶到自己老父亲的房间里,质问老父亲为什么不去救妹妹穆佳(连夫人)。

    结果,才刚刚进门,他就看见了一个身穿黑皮衣的年轻人坐在正上方,而他的年迈老父亲则是跪在地上,被人用到架着。

    穆杰当即指着那人,怒问: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年轻人抬起头看着穆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是谁跟你无关,从现在开始,你们凌风派归我管,不服者杀无赦!你可以放胆试试。”

    “你!你凭什么!我要……”

    “杰儿,别冲动!”

    老父亲穆青当即呵斥愤怒的儿子,他就这么一个独苗,当然不能就这么让人给杀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就不信他们凌风派没有重振的那一天。

    更何况,这一次的确是他女儿穆佳造的孽,因果报应,迟早是要来的……

    年轻人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穆杰,就站起身缓缓走了过来。

    “很好,只要你听话,掌门之位依旧是你的。”

    穆杰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边很不甘,可是老父亲的命还在这人手里攥着,他肯定不能太冲动,好半天他才开口道:

    “你要我做什么?”

    “别急,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给你下命令,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待命就行!”

    说完,年轻人抬手就在穆杰脑门上拍了一下,一道暗红色从穆杰头顶上进入。

    “别想着背叛我,不然,就等着被反噬!”

    之后,年轻人就离开了,徒留一脸惨白的穆青和颓然的穆杰在房间里待着……

    金凤楼的生意越来越好,据说有个特美特妖艳的头牌,可惜了是个哑巴,什么也说不了。

    不少人为其一掷千金,为的就是一睹美人风采,然而美人不卖身,来这的客人都知道这是老板揽财的手段,就是要一直谗着你,谗着你,等馋够了,再给你甜头,这钱还不是滚滚而来?

    而此刻,在会所的办公室里,郝宇正跟占平坐在一起聊着什么。

    此时,郝宇和占平两人都已经恢复了真容,而他们也作为金凤楼会所的新老板的身份出现。

    “对了,昨天丁轩不是没有易容吗?一来就有人点他,我哥气炸了,把那人的胳膊都卸了一条,回去就把丁轩的脸又给换了。”

    郝宇贼兮兮地和占平说道。

    “怎么?看你听高兴似得。”占平瞟了他一眼,说道。

    “能不高兴吗?第一次亲眼看见我哥吃醋发飙,实在是太罕见了。还有还有……”

    郝宇拖着椅子又往占平那边靠,然后凑到占平耳边暧昧道:“你不知道,昨晚他们房间里动静多大,我都听见,还别说,平时看丁轩羞答答的,跟个小媳妇似得,在那方面还挺豪放的,一直在那说……呃……咳咳……”

    突然发现自己跟占平靠得太近,感觉占平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郝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跟暗恋自己的人讨论别人的床事,这不过故意引人犯罪吗?

    他抓了抓脑袋,站起身说:“我去外面看看。”

    然而,才走开一步,占平就跟着站了起来,一手攥住郝宇的手臂,把他给拉了回来。

    “你故意撩我呢?”

    “我怎么了我?跟你分享小秘密你还不乐意了?那下回我去跟别人分享去。”

    郝宇甩着占平的手,想要甩开,看似一副高冷,一副不待见占平的样,其实胸膛处早已经如擂鼓般‘咚咚’作响了。

    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如果他能把那红得快滴血的耳朵蒙住,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占平看着他那红红的耳朵,心口如猫爪挠似得,痒痒的。

    他用力把郝宇扯到胸前,另一只手揽住了一脸惊慌的郝宇,说:“你的小秘密不是还没说完吗?咱们继续……”

    郝宇赶忙用手抵在占平胸前,说:

    “谁理你,你自个yy去。”

    说完,人已推开,他赶忙往门外走去,也不理身后笑得一脸开花的占平。

    占平抬手摸了摸鼻子,看着郝宇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很愉悦。

    会所vip套房里——

    丁轩抬脚踹向正在给他腰按摩的郝毅,怒道:“你给我滚开,昨天那事能怪我吗?你就是借题发挥,一逞兽欲!”

    郝毅一副痴汉脸,讨好笑道:

    “都七个月了,让我逞一逞也没啥吧,你就算算,从我们结婚到现在,床事有几回?你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