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霸主的情奴 > 正文 分节阅读_15
    制才是。」来人说完话,随即匆匆离去。

    穆心怜知道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是帮不上什么忙,于是乖乖回到房内,坐在外厅的椅上,忧心着不知是否有人伤亡。

    就在她坐立难安之际,房门骤然打开,两名面貌猥琐、身着黑衣的男子闯入。

    她惊吓地站起身。「你……你们是谁?」

    「妳是穆心怜?」其中一名男子问道。

    「我是穆心怜……」就在她回答时,她看见两名男子脸上竟露出不怀好意的神色,她心中立即闪过不祥之兆,无端地害怕起来,她鼓起勇气道:「你们……」话未竟,只见其中一名男子扬手一挥,立刻地,她脑中一片晕眩,眼前一黑,就此瘫倒。

    两名男子露出得逞的笑容,将软倒在地的穆心怜抬起扛在肩头,转身迅速地出了房门。

    当穆心怜被泼洒的冷水弄醒时,她发觉自己身躺在地,她忍着晕眩的难受,从地上坐起身,才发现身处一处危崖旁,面前正是她晕倒前所见到的两名男子,月光下可清楚看见两名男子眼露淫邪光芒,令人胆寒。

    寒风吹袭,她感觉身躯不由自主地抖颤起来,不知是因身寒,抑或心颤。

    此举却让两名男子误解了。

    「别怕啊!小美人,我们哥儿俩只是想好好地疼疼妳,但是不想上一具没反应的身体,所以才用水泼了妳。」其中一名男子得意地笑出声。

    「什……什么意思?」虽明白他们所言,她却不敢相信。

    两名男子对看一眼,其中一名道:「这还不明白,以后妳呢,就跟着我们兄弟俩了,如果妳能把我们伺候得爽快,我们就不把妳卖掉,让妳跟着我们!」

    「你……你胡说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穆心怜白了脸色,惊骇之下仍是不屈服的问。

    男子笑得阴险。「南宫堡主没告诉妳吗?他已经将妳赏给了我们,看我们是要留着妳或是卖掉皆可。啧啧!不过,看妳这般我见犹怜,让我们也是不忍心将妳卖掉,所以只要妳乖乖顺从、伺候我们,包管妳仍是吃香喝辣!」

    虽说他们也曾考虑过霸王硬上弓,可是如果能让这娇弱女子乖乖顺从,岂不更痛快,到时玩够了,再将她照约定杀了就成。

    穆心怜闻言惊惧的呆住,全身剧烈抖颤。

    为什么?南宫煜不会如此残酷对她的!他说要让她一辈子在皓天堡为奴的,他不会再将她赏给别人的!

    不!她不信!她不能相信!

    她泪流满面,终于尖叫出声,凄厉道:「不!我不相信,他不会这么对我的!」心已碎,惊恐的思绪几已逼她至疯狂。

    「别叫了!」男子喝斥,「我们兄弟是同情妳,才会据实告知,否则就算直接将妳卖入妓院也没人敢说什么!」

    卖入妓院?南宫煜真的这么狠?她做了什么?就算是厌了她,他也可让她为奴为婢,为什么要如此残酷地对她?

    「所以,这下子妳懂了吧!还是乖乖顺从我们吧!」男子早已不耐久候,张臂便往已经恍惚失神的穆心怜扑去,将她压倒在地,双手撕扯着她的衣物。

    衣帛撕裂声与胸前被寒风吹袭而泛起的凉意,让穆心怜的神智有一那的清明,接着眼前那张淫邪狰狞的陌生男性脸孔,让她已被重创的心口更加一凉!

    不!即使南宫煜如此无情待她,她也不愿就此沉沦,任人欺陵,她的心与身永远只属于他一人所有。

    坚定的决心令她陡地生出巨大力气,一把推开覆在她身上、没多加防备的男子,翻身就往崖边爬。

    被推开的男子还来不及从地上爬起,即气怒地朝旁边因措手不及而呆怔住的男子吼道:「还不快点抓住她!臭婊子竟敢反抗,看我待会儿怎么治妳!」

    使力爬行的穆心怜直待摸到崖边的岩石时,才发觉自己已身陷绝路,感觉身后的气流波动,她猛一回身,大声喝道:「不要再过来了,否则我立刻往下跳!」

    逼近的两名男子闻言定住身子,其中一名男子出声道:「妳先过来,我们不会伤害妳的。」他言不由衷地劝说。虽说这女人待会见也是难逃一死,但是他怎能在未尝到甜头之前就让她自行了断。

    「不!你们答应放过我,我才过去。」她颤声道。

    「妳先过……」男子继续哄骗时,另一名男子已是不耐地打断他的话。

    「别跟她扯那么多,我就不相信她敢往下跳,我才不相信她的恐吓之语呢!」说着他跨前一步,不顾同伴的阻止,伸手便擒住穆心怜细瘦的手腕。他得意的转头对身后的同伴道:「你看,这不是逮到她了吗?我就说她不敢……啊!该死!」

    一瞬间,穆心怜咬了抓住她的手掌一口,随即后退一步,带着一抹凄然的笑容仰身坠落悬崖。

    「她……」男人之一呆住了。

    被咬了手掌的男子察觉有异,转头一看,不禁一愣地又转回头,问道:「人呢?」

    「她……她真的跳下去了。」呆住的男子终于迸出声来。

    这下子换伤了手掌的男子呆住了。

    虽说没有预料到南宫毅会放火烧了自己居住的沐风楼,引发混乱,但是在平日训练有素的情况下,皓天堡虽有伤亡,但是数目已降至最低。

    沐风楼虽被大火燃烧殆尽,幸运的是并未波及其它院落。

    而被南宫毅引进堡中的一群黑衣人,除了几个重伤尚未断气外,其余皆遭击毙,且在南宫煜的授意下,生擒了受伤的南宫毅。

    南宫煜面色凝重地端坐在大厅主位,眼露厉色的看着右手重创、且原想乘乱逃走却被逮回的南宫毅,心中感概万分。

    「南宫毅,你是世上我唯一仅剩的亲人,我一向敬你、信任你,却想不到你竟然暗中策画,居心叵测地想夺取皓天堡,今日你与你所引来的党羽已被我一举成擒,你还有何话说?」

    忍着手上剧痛,南宫毅冷哼一声道:「即使你南宫煜如何信任我、敬我,也不能抵过我失去主掌皓天堡的耻辱!今日既然事情败露,要杀要剐皆随你,我南宫毅是绝不会向你这个后生小辈求饶的!」

    「接掌皓天堡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南宫煜不禁苦笑。名利真的比至亲亲情还重要吗?

    「你懂什么?!」南宫毅瞪视着他,「南宫澧是我的胞弟,而我却因为一句『能力不足』丧失接掌皓天堡的权利,反而让南宫澧那个原本毫无资格的人抢了我应得的地位,好不容易盼得南宫澧死,皓天堡仍然不是我的,这教我怎能甘心!」

    「我爹是你的亲弟弟,你竟然毫不顾念手足之情盼望他早死?!」一番无情的话语惹起了南宫煜极力压抑的怒火。

    即使爹娘已过世,他也不能忍受南宫毅早就一心盼着他们早死的想法,原本想放他一条生路的念头也渐渐打消。

    「假如我爹还在,一定会痛心有你这般无情无义的大哥!」

    闻言,南宫毅突然放声狂笑,脸上有豁出去的神情。

    「南宫煜啊南宫煜,亏你还是一堡之主,众人皆说你精明干练,其实也不过是个胡涂虫罢了!你真以为你已替父母报了仇吗?我看南宫澧在九泉之下至今仍未瞑目吧!」他冷嘲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煜面色剧变,大掌一拍椅手,骤然起身厉声问道。

    不过一那,他心中已浮现一个可怕的答案。

    「是你!你才是杀死我双亲的幕后主使!」他赤红着眼,口气残戾。

    南宫毅得意地冷睨他,「你先回答我,这次我的行动会彻底惨败,是不是燕棠儿那个婊子事先向你通风报信?」

    「不是。」南宫煜直言不讳,「不过我知道这件事她也脱不了关系!」他咬牙切齿地说。

    「这么说,你事先已经察觉,看来我果然是低估了你。」南宫毅喃喃自语,接着又问,「那些在江北查探我的人是你暗中派去的?」

    「不错,而且是我故意让你察觉,好逼你提前行动!」南宫煜坦承,「现在我已回答了你的问题……」他眼露厉光。

    「没错。」横竖一死,南宫毅也不再回避,直接承认,「经过我精心的安排,所以你才会以为『塞北双恶』是临时起意、只为抢夺财物而杀了你的双亲,殊不知我南宫毅才是真正的主使者。」他嘲讽地看着南宫煜,「不过南宫澧死得好,自从他接掌皓天堡后,我没有一天不盼着他死!」

    南宫煜双目皆赤,大掌举起就要将他击毙,不料被随从西哲急奔而进的身影阻了他的出手。

    「堡主!」

    「什么事?」南宫煜收了掌风,被西哲有些不寻常的脸色吸引住目光。

    「属下在确认堡中伤亡人数时,发现……发现心怜姑娘不见踪影,而且遣人在堡中四处寻找过也没有发现。」

    南宫煜倏地双目大睁,脸色铁青。「你说怜儿失踪了?」

    「是的,堡主。」

    「我不是交代过凌霄院的守卫,吩咐她待在房里不要出来吗?」南宫煜质问道。

    南宫毅突然冷笑出声,「你永远也找不到她了,虽然我这次的行动失败,但是能看到你失去最心爱的人,也算是不枉!」他已从南宫煜脸上看出事实,难怪燕棠儿坚持要杀了穆心怜。

    「你是什么意思?」南宫煜愀然变色,目光森冷。「你教人抓了她?她在哪里?」

    「何不去问你那个侍妾,是她坚持在这次行动中杀了穆心怜的,如今她的行踪她是最清楚不过。」南宫毅阴冷地道,即使没能亲手杀了燕棠儿,他也要藉南宫煜的手解决她。

    「来人!」南宫煜暴怒地大吼,正要遣人将燕棠儿抓来时,却见到他的至交好友正揪着狼狈的燕棠儿走入厅中,然后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掷在地上。

    「不想看你亲审伯父的狰狞面目,结果在外面闲晃,却被我逮到一个想偷溜的人。」他调侃道,俊逸的脸庞上有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南宫煜瞪了好友一眼后,转向跌在地上的燕棠儿。

    「妳把穆心怜带到哪里去了?」他厉声质问。

    自得知南宫毅被生擒之后,燕棠儿心中即有不祥的预感,而为免南宫毅真扯出她来,她决定先行逃逸,想不到会被擒,此时她的心中又惊又惧。

    「堡主,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战战兢兢地想否认,俯低着头。

    「还想装,南宫毅已将事实道出,妳还想抵赖!」南宫煜喝道,心中已是忧心如焚。

    燕棠儿全身一震,抬起眼愤恨地瞪着一旁冷笑的南宫毅,一甩头。「已经来不及了,那个贱丫头早在堡内混乱时,教人带走杀了!」已知不能否认,她语气狠戾地道。

    南宫煜震怒地上前将燕棠儿揪起,目露凶光。「妳教人将她带到哪里去了!」

    燕棠儿被他眼底的肃杀气息吓得脸色苍白、全身颤抖,可是回头一想,事已无可挽回,忍不住嫉恨的话语于是出口,「我教人将那贱人从凌霄院掳走,带至偏僻处杀掉,然后丢在后山无人之处。」顿了顿,她又加了一句,「此刻即使你寻了去,恐怕她已被先奸后杀了!」

    南宫煜但觉眼前一片红雾,急怒攻心的他举起右掌,正要击下时却又硬生生地放下。

    「我也不会让妳这么痛快的死,那太便宜妳了!」话落,他重重地将她甩离,大声喝道:「来人!将他们两人关入地牢,等候处置!」

    随即南宫煜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随从西哲、巴彦也立即尾随,直追主子而去。

    南宫煜疯狂地找遍后山,但一无所获,此时天色渐渐转白,晨光已现。

    他又召集来一群手下将皓天堡后山仔仔细细地搜寻一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南宫煜不死心地下令大家找了一回又一回,最后他突然脸色发白地想到一个众人未曾找过的地方。

    他施展轻功至后山最荒僻也是最高处的险峻断崖,就着晨曦的微光搜寻着,内心极力摒除娇弱人儿已遭不幸的不祥预感。

    突然,崖边一只沾满污渍草屑的绣鞋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壮硕的身躯剧震,脸色惨白地上前拾起那只鞋。

    只消一眼,他即确定这只鞋是属于穆心怜的,因为他曾亲手从她那双小巧柔嫩的玉足上将它脱下。

    他的双目乍然涌上一股陌生的灼热……双手抖颤……

    不会的!不可以!他绝不容许!

    他不死心的来到崖边朝下望去,一片衣衫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