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致命邂逅(全文+三番外) > 正文 分节阅读_90
    前的秀色。她耳后的一缕碎发,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飘舞,圆润的耳垂,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红,她这个衣服的领子有点低……

    林菀被他这样紧贴着本就尴尬,感觉到他的体温开始攀升,赶紧支开他:“不是要帮忙吗,去把牛奶热了……”

    陈劲不动,在她耳边讲条件:“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去。”

    林菀没多想的问:“什么事?”

    “嫁给我。”

    林菀手下一重,一小块西红柿从溅出来,擦着她的毛衣掉到地上。她没心思理会,看着面前的沙拉碗说:“我还没准备好。”

    身后静了一下,一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轻轻扳过去,她对上男人真挚的眼神,他看进她的眼里说:“好,那我等着。”

    “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好吗?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

    他说着执起她的双手,合掌包住,“我想每天都像现在这样,早晨一睁眼你和儿子都在身边,晚上给儿子讲故事,看着他入睡,再跟你看会儿电视剧……你不知道,快天亮时我醒了一次,看见你跟小宝时还以为又是做梦,掐了大腿一把才……”

    林菀半垂着眼,睫毛抖了又抖,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

    陈劲笑起来,把她的手送到嘴边轻轻一吻,然后说:“对了,还有一件事。”

    说着从裤袋掏出一个什么东西,拉起她的右手说:“看看大小合适不,不合适的话好让人去改。”

    等林菀发现这是一枚戒指时,它已经在她右手无名指上了,妥妥帖帖的,钻石在阳光下璀璨夺目,陈劲满意的摩挲着她的手指,“不错,刚刚好。”

    林菀想要摘下来,被他制止:“戴着吧。”

    “那怎么行?”

    “就当是订婚戒指了,以后再买。”他又亲了她额头一下说:“好了,我要去热牛奶了。”转身走向冰箱。

    林菀伸开手看了看,又用指腹摸了摸,心里泛起丝丝的甜,再看看他来回转悠的背影,猛然反应过来,这怎么就订婚了?

    番外二

    中午的航班,飞往阔别四年的城市。一周前陈劲说,马上要到外公生日了,他想让老人家看看这个小曾外孙。一路上,林菀心里五味杂陈,往事如按了快进键的电影在脑海里跳跃着放映,听着怀里儿子浅浅的呼吸和身边男人翻阅文件的声音,她才感觉到心安。

    抵达机场后,陈劲先把他们母子送回公寓,自己回公司处理事务。

    小宝在飞机上睡足了,这会儿精神起来,好奇的打量着“爸爸的家。”

    林菀站在客厅中央有点恍惚,每一处都那么熟悉,熟悉的让她有种不曾离开的错觉。直到卧室传来儿子的大叫:“妈妈快来看。”

    她走过去,一进门就被定在原地。

    满墙的照片,海报大小的一张张,她的,小宝的,还有他们的合影。

    这是跟过去唯一的不同。

    晚上约了思思和米兰吃饭。

    米兰依然美艳说话做事风风火火,她的女儿比小宝大几个月,两个小孩子一会儿就混熟了,叽叽叽喳喳聊得热火朝天。思思婚后一直怀不上,几经调理后,半年前生了对双胞胎男孩,真是不生则以,一生惊人。她产后比以前圆润了许多,看到苗条依旧的林菀就直呼要减肥。

    席间小宝要上厕所,洗手时旁边有个高挑女人正对着镜子补妆。

    小宝嘟囔:“我是男的。”

    林菀笑:“等你够得着马桶就可以去隔壁了。”

    抬头照镜子时才发现旁边女人在看她,对上她的目光后,那女人笑笑问:“林小姐还记得我吗?”

    林菀稍加思索,平静的说:“张小姐,这么巧。”

    张蕴仪低头看向小宝问:“这就是陈劲的儿子?”

    林菀点头,对小宝说:“叫阿姨。”

    “阿姨好。”小家伙奶声奶气的问好。

    张蕴仪眼里不易察觉的暗了暗,随即笑道:“很可爱,很,像他。”

    林菀扯了纸巾擦手,抱起儿子要走,张蕴仪却像是没聊够:“他住院的时候,我去看过他几次。”

    林菀哦了一声,“谢谢啊。”

    “他没跟你说过这几年他是怎么过的吧?”

    “林菀,你爱他吗?”

    林菀身体一僵,小宝在她怀里不安的扭了扭,她抱着儿子转过身,看到张蕴仪嘴角挂着一抹讥讽,随即化为怜悯:“他可真傻。”

    林菀笑了,不温不火的说:“张小姐,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何况,”她顿了顿,反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爱他呢?”

    她说完就跟儿子说:“跟阿姨说再见。”

    小宝摇摇手:“阿姨再见。”

    张蕴仪脸上挂着淡笑,直到那对母子消失于门后,她转身看向镜子,里面的女人衣衫精致,脸上的笑却僵硬得难看。

    不由得回忆起四年前,那时她说到做到,开始追求陈劲,尽管他已经躺在病房里,前景不甚明朗。可她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相信他一定会康复,林菀也走了,她觉得那是自己的绝佳机会。她不顾家里的反对,不顾他发小们的冷眼,放下身段为了接近他用尽千方百计。她记得当时他也是不温不火的说:“软硬兼施,不择手段,你这个样子跟我还真像,不过还是别费力气了,没用。”

    她问:“相像的人不是更适合吗?”

    他摇头:“你有的我都有,我需要的你却给不了。”

    她始终想不出他需要她却给不了的到底是什么,直到此刻,她想通了,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可以有千百种理由,也可以没有一个理由。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该是她去纠结的了。

    想到这她从手袋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快捷键:“是我,你昨天说的事,我答应了。”那边立即传来激动的呼声。

    “半小时后来皇城大酒店接我,带上你的戒指。”

    她说完利落的挂断电话,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眉眼间神采重现。她扯开嘴角给自己一个微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用尽心力爱过一个男人,然后嫁给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这也许就是最好的归宿。

    陈劲回来时,林菀正坐在沙发上用他的笔记本上网,小宝坐在一只会摇的小木马上看动画片。那只木马憨憨笨笨的,但结实的很,坐着也舒服,林菀问陈劲:“这是你做的吗?”

    他坐在她身边摇摇头,看了眼儿子小声说:“有人问,小宝可不可以叫他一声叔叔?”

    林菀正在敲键盘的手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下才答:“你们的关系不是在那摆着呢吗?”

    陈劲搂住她的肩膀,吻了吻她的头发说:“谢谢你,菀菀。”

    “还有一件事,他这几年在里面表现还可以,前阵子在一次事故中救了人,可能,”他盯着她的脸轻声说:“会减刑。”

    见她面无表情,他由衷的说:“菀菀,对不起。”

    林菀叹了口气说:“你不需要为这个道歉。”

    陈劲不再说话,只是摸索到她的手,紧紧握住。

    小宝看到好笑处咯咯直笑,两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看着儿子摇摇晃晃的样子不约而同的面露微笑。林菀说:“我今天遇到一个人。”

    陈劲问:“谁啊?”

    她看着他的脸说:“女的。”

    陈劲想了想:“张蕴仪?”

    林菀嗯了一声,“她好像真挺爱你的。”

    陈劲笑出来,“吃醋了?”

    “没有。”

    他懊恼的嘀咕:“我是不是太差了,都不能让自己女人吃醋......”然后凑到她耳边低语:“看来晚上我得加把劲儿了。”

    林菀别过头,抬手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陈劲就带着儿子去给外公贺寿。

    小宝的到来让所有人都不淡定了,袁女士感慨,小宝贝儿都长这么大了。小宝一屋子从面前也不认生,乖巧的叫:“太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袁老将军看着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的小人儿,激动欣喜之余又开始骂陈劲:“混帐东西,有了儿子怎么不早说?”然后又指着他爸他妈吼:“你们又合起伙来瞒着我,自己孙子在外面呆这些年都不知道心疼?”

    被骂的几个人都低着头不吭声,小宝听着洪钟似的咆哮声一点也不畏惧,甜甜的说:“太爷爷,不生气。”老头儿一听立马喜笑颜开,摸着他的小手问:“告诉太爷爷,你叫什么名?”

    小家伙挺直身板说:“我叫林小宝。”

    老头儿一听楞了,疑惑的看向陈劲,陈劲挠挠脑袋笑着说:“以后,以后改。”

    老头儿哼了一声问:“孩子妈怎么不带来?都什么时候了还掖着藏着?”

    旁人也都附和:“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们也该把手续办了。”

    陈劲连连说:“快了快了。”

    袁老将军怒其不争的瞪他一眼,低头换上慈祥笑脸跟小曾外孙说:“宝啊,你爸太怂,别跟他学。”

    然后亲自领着小宝满屋子转悠,指着他收藏的那一架子古董,逗他说要哪个随便挑,小宝脆生生的说:“要最贵的。”

    逗得满屋子人哄堂大笑。

    下午陈劲来接林菀时,她正在姥姥的小院子里,用木棍拍打晒着的棉被,闻着被子里阳光的味道,仿佛又回到了和姥姥相依为命的那段岁月。

    陈劲开车带她出去,路过花店时买了一大束马蹄莲,看着行车路线,林菀明白他要带她去哪里了。

    到了墓园,走到那座熟悉的墓碑前,陈劲躬身放下花,和一直沉默的林菀并肩站着,看向墓碑上年轻男人的照片,在心里说,对不起。

    恍惚中站了许久,听到身边低低的抽泣,他掏出一方手帕塞到她手里,又捏了捏她微微抖动的肩,沉声说:“你陪他一会吧,我在外面等你。”

    陈劲在山下靠着车门抽烟,烟雾在眼前缭绕,各种情绪在胸腔此起彼伏。冬日天短,太阳很快西斜,抽完大半盒时,林菀终于出来了。

    他连忙扔了烟头用鞋底碾灭,转身探进车里翻出口香糖嚼了一颗,然后绕过去给她开车门。

    离开之际,他回头看向满山的青松翠柏,对那个人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她。

    林菀眼睛有点肿,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蓝色手帕,过了会儿她才声音干涩的说:“我要去......”

    “我知道,我陪你去。”陈劲说。

    她侧过脸看了他一眼,轻轻说了一声好。

    她要去王潇家,终究是要面对这一切,曾经的承诺,逃避的这四年,去承认她的私心,求得二老的谅解。有他陪着,会好一点吧。

    又过了一会儿,林菀打破沉默:“你来过这儿?”

    陈劲点头:“六年前。”

    林菀想起雨里的那一幕,问:“那次是你?”

    陈劲在后视镜里对上她的视线,点了点头。

    林菀攥着手帕的手又紧了紧,然后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生小宝的时候,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疼的要死。当时就想,什么都不要紧了,只要活下去就好。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如果活下来,就去找你......”

    陈劲听她提及当时的情况,不禁心疼,当听到最后一句时,猛的一抬眼,在后视镜里看向她。

    “不管你是否健康,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林菀说到最后声音变得极小:“人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摒弃一切,听从自己的内心。”

    陈劲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凝住了,可是双手却像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尽职的掌握方向盘。要知道刚才等待的时间里,他心情复杂得甚至还有一丝灰心丧气,无论他做了多少,在林菀心里,始终不及......

    右手一热,只见她白皙的手覆在上面。

    听她轻声说:“原来,我做过这么勇敢的决定。”

    陈劲喉结滚动了两下,踩了刹车,一职摩擦声后车子停在路边,他这才有些生硬的吐出一句:“你这是在考验我开车的技术吗?”

    随即听到一声轻笑,他木偶般慢吞吞的转过去,看到他最爱的女人,眼里盈着泪,在冲他微笑。

    番外三

    陈劲生日到来之际,林菀决定送他一份“小礼物”。

    生日当天一大早,陈劲就急吼吼的拉着她去民政局领取,出来时他把小红本往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