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饲主,请喂食! > 正文 分节阅读_132
    手紧紧按在楼梯扶手上,纤细雪白的手腕上都可以看到隐隐的青筋。

    他这个样子单薄,瘦弱,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倒下的感觉。

    “睡醒了?”项少辰竭力压住自己的心绪,叶小楼看样子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

    “嗯。”叶小楼点点头,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大哥,姑姑出事了,是吗?”

    项少辰查底单没绷住表情,“你怎么知道?”

    叶小楼淡淡道,“我猜的。”

    项少辰:“……”

    “到底出什么事了?”叶小楼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大哥,哪怕我不是项家的人,如果你还把我当成是你弟弟,就不要对我撒谎。”

    他顿了顿,沉声道:“我讨厌别人欺骗我,更不喜欢你和父亲隐瞒我什么,你应该明白。”

    “胡说什么!”项少辰脸色都变了,几步走到他面前按住他的肩膀,因为太过激动,他说话都有些微微的颤抖:“父亲当年可是一路从项家的大门把你带进来的,哥从来也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疼,你怎么就不是项家的人了?小楼,你自己说,哥什么时候没把你当自家人?你现在随便问一个人,他们谁敢说你不是项家的少爷?”

    叶小楼垂下眼睛,“可是你把姑姑的事瞒着我,她也是我姑姑,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

    项少辰顿时就被哽了一下,他几乎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才还跟父亲说不让他知道,转眼就被小楼抓了个现行,人家还是套你话套出来的!这可真是两边都没法交代了!

    项少辰有一种现在就从楼梯上跳下去,干脆两眼一翻晕过去的冲动——不过前提是没那么多事等着他啊!

    就在项少辰瞪着眼睛,要说不说的时候,后面的门突然被拉开了。

    “父亲!”

    项炎高大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他看到叶小楼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即走过来漫不经心的拍了拍项少辰的肩膀,淡淡道:“去忙你的。”

    项少辰忙不迭答应着走了。

    叶小楼抬起眼睛盯着他,走廊里光线很暗,但仍能看出叶小楼那双漂亮的眼睛明亮的惊人。

    “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一会?”项炎摸了摸叶小楼的头,柔声道:“是不是自己睡不着?爸爸抱着你睡好不好?”

    叶小楼摇了摇头,突然伸出手抱住了项炎的腰,把头埋在他肩膀上。

    自叶小楼不再处处依赖着项炎一来,他已经很少主动做出这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举动来雷,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那个冷淡又矜贵的项家小公子,而现在他的手指紧紧抓着项炎背上的衣服,紧闭的双眼可以看到微微颤动的睫毛。

    他这样子看上去有种需要人安抚的脆弱感,项炎低着头,顺着他的长发慢慢的抚摸,手掌带着温柔的疼爱和安抚的意味。

    “我要去看姑姑。”叶小楼轻声说:“还有vin,我想去看他们。”

    项炎一手紧紧揽住他,沉默半晌,沉沉的叹了口气。

    仿佛长久的忧虑都随之二散,叶小楼能感觉到他的松动,他这个性格强硬的父亲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几乎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好,爸爸答应你。”项炎在他头发上吻了一下。

    叶小楼在半路上接到了楚思的电话,他听到时完全是不可置信的。

    “你说什么?”

    楚思无奈的声音道:“小楼,vin为了救项小姐中了两枪,现在是还在病房里,他想见你,不管怎么样……请你来看看他吧。”

    叶小楼拿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我已经在路上了。”他仿佛怕楚思听不清楚一样,一字一句的说:“是谁干的?”

    楚思顿了一下,说:“是梁浩文。”

    叶小楼挂上电话,他的脸色沉静的近乎阴冷,沈凌本来想问他一句什么,可是一看到他的脸色,顿时就闭上了嘴。

    梁浩文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当年她刚来项家的时候,除了项家的人之外,见到的第一个外人就是他。

    梁浩文是项柔曾经的未婚夫,项柔出事之后,两家与项家的婚约就此解除,梁家本身也是香港著名的财团,但是不管是家族实力还是威望都远远不能跟项家相比,项老爷子当年订下这门亲事,估计也是看中了梁浩文这个人。

    梁浩文本身就是个话题人物,按说当年如果项大小姐还在,他现在必定是风光无限,可以说之前梁家在生意上也是一直依附着项家,但是自那件事以后,梁家仿佛一夜之间跌落到了谷底,曾今备受瞩目的梁家财团,因为和项家婚约的解除而收到了巨大的打击和影响,项家的太子爷项少辰因为种种原因也对梁家产生了很大的敌意。

    据说梁浩文有一段时间和程家的小姐十分接近,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道上也传出了很多对他不利的谣言,梁浩文似乎从此就一蹶不振,他的父亲去年也因为重病死在了病床上。

    如果说因为这种种牵连出来的事情,他会对项柔产生恨意的话,那么他如果得知了项柔还在世的消息,他会做出任何极端的事情来都不难理解。

    但他现在不只是想杀项小姐,还伤了vin。

    项柔和vin的存在,本就是不能对外公布的秘密,他就是真的杀了这两个人的哪一个,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曝光出去。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在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前找到她。

    叶小楼在去医院的路上,他来之前得到了项炎的首肯,项炎一开始并不愿意小儿子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如果夜宵走自作主张出去,或是任性一点,项炎答不答应还不一定,但叶小楼一句任性的话也没说,这位在外人眼里手段冷酷狠辣的黑道教父,偏偏就是禁不住小儿子一句示弱的请求。

    叶小楼到医院的时候,楚思刚从病房里走出来。

    “他怎么样?”

    楚思脸色不太好,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对叶小楼说,他也曾经面对过无数的病人家属了,但是叶小楼的幽黑的眼睛这样看着他,楚思一时间竟没说出话来。

    “他到底怎么样?”叶小楼有点急了,眼睛刹那间就有点泛红,“子弹打到哪里了?脱离危险没有?现在到底怎么样?”

    “小楼你先冷静一点,别着急。”

    “我……我能为他做点什么?他需要输血吗?你是他的一声,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楚思按住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试图强迫着他冷静下来,他也是在没想到叶小楼会急成这样子,这个孩子哪怕再自己受到生命的危险的时候也能沉着应对,但叶小楼现在的脸色实在不好,楚思光是看着都能感受的到,叶小楼是真的在为vin担心,或者说他在害怕。

    “小楼,你听我说,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他现在状态挺好,你不用怕,你现在脸色这么差,你想写你要是再倒下了,vin出来的时候见不到你怎么办?”

    叶小楼神色仓皇,甚至说有些无助,他良久才在楚思的目光下点点头,“我去看他,我去看看他。”

    楚思给他推开病房的门,叶小楼神情有点恍惚,走进去的时候都没听清楚思说了什么。

    vin躺在床上,静静的闭着眼睛,金发有些凌乱的散在白色的枕头上,他的脸色几乎是血色尽失,嘴唇也是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但他的面容依然俊美,只是人显得虚弱憔悴太多,完全没有平时那样的朝气。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只是想多看看你

    叶小楼一动不动的站在病床边上,他沉默了太久,以至于vin都似乎感觉到他的注视,缓缓睁开了眼睛。

    vin的目光在接触到叶小楼的时候,明显微微颤动了一下,他似乎想对叶小楼一笑一笑,但是他的嘴唇动了动,很难在露出平时那样自然的笑容来。

    “你……”叶小楼心里一阵战栗,开口时声音嘶哑的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楼。”

    vin身上裹着绷带,勉力抬起胳膊,似乎想碰触他一下,叶小楼握住了他的手。

    “我想跟你说……对不起,我那天……我……”vin说话有些断断续续,似乎光是开口就费了他太多的力气,但他还是竭力的看着叶小楼,像是已经等了他太久,一分一秒都不愿意把目光离开他。

    叶小楼有些心酸,喉咙也像是被哽住了一样。

    vin看着他,脸上终于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来,“但我不后悔……你和他,我的阿阳,都是好孩子,我很后悔……那天没有保护好他……”

    那些杀伤力巨大的子弹射入年幼的阿阳的身体,阿阳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里汩汩冒着血泡,他怀里死死的抱着怀里的米老鼠布偶,仿佛抱着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依靠。

    他的瞳孔涣散,映照出被人死死捂着嘴的项城的脸。

    vin无数次想,如果那天死的人是他该多好,让他的阿阳活下去。

    后来他曾很多次试图把自己抹杀掉,但就算是像这次一样意识陷入黑暗里,他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孩子。

    他在心里沉沉的叹息着,彻骨的痛深入骨髓,连身体都已经麻痹了。

    “我只是想多看看你……”vin看着叶小楼,他的目光带着柔软的悲哀,“别生我的气,哥哥给你道歉……好不好?”

    叶小楼本想说他没有生气,从来也没有怪过他,但vin的手轻轻触碰到他的脸,那一刹那叶小楼只感觉到他手指的冰凉,那一点都不像是vin身上传来的温度。

    叶小楼喉咙疼得厉害,几乎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你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有什么事……有什么事都等你好了再说。”

    叶小楼看着vin渐渐淡下去的眼眸,咬了咬嘴唇,轻轻唤了一声:“二哥。”

    叶小楼的声音很小,但vin的眼睛刹那间又亮了起来,可是没等他把激动和愉悦表现出来,他的面容就僵硬在一个有些诡异的表情上。

    “……可以,不要前面那个字吗?”vin小心翼翼抓住他的手指头。

    vin很多时候都像个孩子一样,他的心里大概有一个地方永远停留在了十几年前的那段时光里。

    叶小楼当初跟管家聊起来的时候,管家说当年那位小少爷就非常爱吃甜食,每次哭闹的时候,他的哥哥都会拿很多的糖果给他,而每一个被放在仓库的玩偶的身体里,都藏着很多个已经凝固在一起的糖果。

    如果vin看到那些,恐怕心里会非常难过吧。

    楚恩走进病房的时候,叶小楼已经走了,而vin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那样子简直跟失去了意识了没什么两样。

    “喂。”楚恩伸手拍了拍vin的脸蛋,“还活着吗?”

    vin丝毫没在意他这样对待自己这个重伤病者,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脑子里的画面里了,他苍白的脸上甚至有薄薄的红氤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