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12
    然划过的流星,很微弱的光芒,却把他整个人都点亮了。

    霄白不知道自己为啥傻乎乎地笑开了眼,不用镜子都知道,这会儿她是笑得眯得眼睛都不见了,没有一点儿公主的架势。果然,对面的狐狸盯着她的眼神变得怪怪的,额……

    夕阳,临窗的狐狸。霄白有些分神,赶忙从窗台上跳了下来:“那个,我先去烤地瓜了啊!”

    “地瓜?”裴狐狸茫然重复了一遍。

    霄白点头——打死她都不敢让他知道,每天都是浅娘给她打的小灶啊!

    裴狐狸若有所思,在她出门的时候不轻不重地丢出一句:

    “晚上,宫里有国宴。你和我一起去吧。”

    ……

    正文 悲剧的国宴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悲剧的国宴ˇ

    所谓国宴,就是一群达官贵人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鱼肉百姓的宴会,于此,霄白相当不屑。但是裴狐狸既然开口了,她也没那胆子不去。既然是进宫,临进门总是要打扮一下子的,抹个胭脂涂个粉,带个头饰穿个衣,打扮完了,霄白又成了公主段茗。

    裴狐狸就等在门外,等她打扮完了,他的脸黑了一些。

    “怎么这副打扮?”他皱眉。

    霄白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我自己弄的。”如果可以选择,她才不想被头上的金钗银钗珠钗给把脖子扭了!

    ……

    “我可不可以把它们都去掉?”霄白打着商量。

    裴言卿眯眼一笑,没有生气。

    得到这只狐狸的默认,霄白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当下就冲回了房间里,对着镜子毫不心疼地把脑袋上的各种饰品往下扯——丫鬟们忙活了大半个时辰的发髻当然被搞得乱七八糟,她就索性把头发打散了,翻箱倒柜从饰品堆里找到根绿稠带儿,随意把长发在身后扎了成一束,散漫得垂在身后。

    “可不可以?”她抬眼看外头的裴言卿。

    哪里知道,裴狐狸居然很难得地——在发呆?

    “王爷?”

    “走吧。”

    裴狐狸匆匆丢下一句,转身就走。几乎是惯例地,霄白赶紧揪起累赘得要死的裙子跟在他身后。

    “喂,狐狸等等啊——”

    ***

    于是乎,乘着马车,霄白很惨烈地第二次进了皇宫。前一次被那段陌小豺狼威胁的感觉还历历在目,害得她浑身发毛——这次是和裴狐狸一起进宫,那个家伙应该会收敛点吧?

    皇宫大得很,今晚人又特别的多,霄白也不敢乱走,紧紧跟着裴言卿,即便如此,她还是一不小心给跟丢了!明明刚才裴言卿还在前面呢,一眨眼,他就不见了。

    ……

    迷路?

    霄白很汗颜,探头探脑地在七万八绕的长廊里张望——总不能,抓个人问吧?好歹她现在是“段茗公主”啊,居然在自己家里迷路,这怎么说得过去?

    可是如果不问路,这皇宫又是在太大了,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最后,她妥协了,抓住一个宫女问:“喂,请问——”

    她还来不及开口呢,小宫女就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喂……”

    “公主饶命!奴婢知错了!”

    “什么错?”她莫名其妙。

    “奴婢不知……奴婢错了错了,请公主饶了奴婢吧!”

    “……”

    霄白总算明白了,这段茗到底在皇宫里横行霸道成什么样子,只是叫了那个小宫女一声就把人家吓得直磕头,这姓段的可真是一个两个三个,都不是好人啊。

    “公主……”小宫女还在发抖。

    霄白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人。现在这状况,她也只能走了,自食其力。皇宫虽大,走着走着却只剩下了一条道儿,而且越来越深幽。漆黑的夜里只剩下走廊上的灯笼和天上的明月,走廊边竹子的影子投射到地上斑斑驳驳,有些阴森。

    “皇姐?”一个微微惊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额……

    霄白本来悬着的心啪啦——掉到了最低处。这声音她最近很熟,因为它老是出现在她的梦中——噩梦!

    “啊嘿嘿,陛下啊。”

    段陌穿着金光闪闪的朝服,稚嫩的脸蛋白皙得很,站在灯笼下剔透得紧。

    “皇姐不认得路了?”段陌的语气脆脆的,是少年特有的调子。

    “不是。”霄白没脸承认又不想示弱。

    “真的?”小白眼狼睁着天真的眼。

    “……真的!”

    “皇姐还是一样好玩,呵呵。”

    这个小白眼狼,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霄白咬牙:“我说了我不是段茗不是你皇姐!”裴言卿那儿她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段陌这儿她绝对要和段茗撇清关系。

    小白眼狼睁着眼笑,他说:“皇姐难得不带发饰。”

    霄白决定漠视他。

    “皇姐,跟朕来。”段陌笑吟吟地拉起她的手,牵着她往前走,“别动,不然别怪朕今晚把你就留宿在寝宫。”

    一句话,成功地让霄白放弃了挣扎的念头。她当然相信这只小白眼狼身为一国之主,有的是人手把她留在皇宫。现在这情况,她只能忍着。

    段陌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里。房外没人看守,还积了一点灰尘。他伸手推开了门,把她牵了进去。

    屋子里空空的,放着几个箱子。段陌从桌上找了个火折子点亮了烛火,然后在她面前把那几个箱子打开了。

    然后,霄白傻眼了。

    ——什么叫皇家奢侈,她现在才知道!那居然是整整好几个大箱子的首饰!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冒出四个字:民脂民膏啊民脂民膏啊!

    “皇姐挑几个回去回去吧。”段陌道。

    “啊?我不要。”霄白摇头。

    一瞬间,段陌的脸色挺奇怪,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毫不犹豫摇头的霄白,半晌才笑了,他说:“很少有女子不爱这些。朕见你今晚朴素得很,怕是待会儿国宴上你不适,所以才带你来的,没有侮辱的意思。”

    “我真的不要。”

    霄白有些无力。她从来都不爱带这些有的没的。不仅戴着这些活动起来不方便,更因为那个人不喜欢。他是怎么说的呢?

    ——霄,你不需要那些俗气的东西打扮。

    “皇姐?”

    不知不觉,她又走神了。段陌的声音把她的魂儿唤了回来。

    “嗯?”

    “你叫什么?”他问她。

    “啊?”

    段陌笑了,他盯着她的眼问她:“那你的本名是什么?”

    霄白顿时戒备,警惕地看着他。

    “呵,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

    叩叩——敲门声。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公主,宴席快开始了。”

    “嗯。”段陌应了一声。

    霄白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呼~

    ***

    原来只要穿过那长廊就是宴场,这让霄白很郁闷。如果她当时坚持往前面再走一小段路,就不会碰到段陌这只小白眼狼了。

    皇宫是个设计很巧妙的地方。宴场周围种了很厚实的一圈树,这样一来,不仅遮了许多光,而且把声音都遮挡了大半,所以她在宴场附近转了那么久,就是找不到人堆在哪儿。

    一进宴场,文武百官噼里啪啦跪倒了一片。霄白在人群中搜索着裴狐狸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坐得挺显眼的他。他也正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她却知道,他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裴、王爷~”她走了上去,坐到他身边。

    “你去哪儿了?”裴狐狸皱眉。

    “碰到段陌了。”某人打死不承认迷路。

    “然后?”

    “……哪有然后啊,然后就来找你了啊。”霄白白眼。

    裴狐狸忽而眯眼,埋头替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他说:“以后,没我允许,不要见段陌。”

    “哦。”霄白很配合,这本来就是她想做的。

    裴狐狸满意地点点头,笑了。

    国宴开始的时候,宴上多了几个穿着华丽的人。那几个人的穿着服饰与其他文武官员都不同,这引起了霄白的注意。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些心慌。

    “迟丞相,朗月三日,可曾住得惯?”段陌坐在皇位上,一派帝王风度,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少年。

    被叫做丞相的人从席上站起了神,举杯致意:“贵国的风俗民情与我青云颇有相似,我们一行过得非常自在。”

    青云使臣?

    霄白拽了拽裴狐狸的衣袖,疑惑地看着他。裴言卿点点头。

    黑夜里的灯笼有些无力,她看不清那几个青云使臣,直到那几个人走到段陌身前与他敬酒,她才看清了那带头的人的长相——

    那是个儒雅的青年,脸上是一派书生气,神情沉稳。

    ——她却吓得不敢动!

    那个人她认识的……他哪里是什么青云丞相,他是、他是那个人的手下,摘星楼的冥阁首席啊……他来这里,是想要谁的命?

    裴狐狸发现了身边的人浑身僵硬的模样,微微诧异。

    霄白拼命想忽视那几个人,眼睛却不听使唤地往他们身上瞟。再这样下去,迟早,迟早他们会注意到她的啊!怎么办?立刻跑么?

    “茗儿?”

    “狐狸,你、别动,拜托……”她从没有过的慌乱,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到最后胡乱灌了自己一杯酒,想也没想往裴言卿怀里一扑,再也不起来了。

    裴言卿身上的药味淡淡地渗透到她的口鼻间,她不敢动,放松了身体,努力做出副醉了的模样,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伸手揽住他的腰,抓紧。

    裴狐狸的身体在那一瞬间有些僵硬。他似乎是想推开她,却被她抓着,一时没能推开,到后来,他居然也任由她抱着了。

    “你,怎么了?”他轻声问她。

    霄白只是摇摇头,抱得更紧。如果被那个所谓丞相认出来,那不出三日,她肯定会被抓回去!比起回到那儿,她宁可待在裴王府,待在狐狸这儿。

    “狐狸,带我回去。”

    她在他怀里闷声闷气。用听的都知道那个青云时辰这会儿正和小白眼狼寒暄,如果她抬头,肯定会被发现。他衣服上的锦丝扣儿刺得她的脸有些痒,她蹭了蹭,却不敢抬头,只是微微调整了些许姿势,把他抱得更紧。

    裴言情的呼吸霎时乱了。

    “怎么报答?”这种时候,裴狐狸很懂得利用时机。

    霄白在他怀里恶狠狠地咬了他的衣带儿一口,恨恨道:“大不了,以后段陌有什么举动,我通通告诉你!”

    狐狸笑了,轻声道:“不够。”

    “……你、想、怎、么、样?”

    “呵,往后的日子,听我的。”

    “……”

    “怎么?”

    “成交!”混蛋!

    成交两个字才出口,霄白直觉得一阵晃悠,居然是裴言卿把她抱了起来。她听到他温文尔雅的声音:

    “陛下,茗儿身体不适,臣先带她回府。”她在他怀里恶狠狠咬牙!

    正文 狐狸,你混蛋!(上)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狐狸,你混蛋!(上)ˇ

    结果,霄白那天是被裴狐狸抱出宫门的。

    一路上,裴言卿都沉默不语。霄白几次想开口,都没有得到回应。一路听着他的心跳,不知不觉,宫门到了。一出宫门上了马车,她就被砸到了马车座上,疼得差点没惊叫出声。

    “你干什……”

    责备的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借着马车头上灯笼的微光,她才发现,裴言卿的额头上已经全部是汗,头发丝都粘到了脸颊上,他的脸色苍白,用手支着身躯直喘气。

    “你怎么了?”

    裴言卿只是喘气,深深吸了几口气后无力地坐到了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