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54
    底想干什么啊!

    裴言卿是个病秧子,只是有时候病秧子发狠,力气还是很大的。霄白看到了他眼里的执拗,努力挣扎无果,只好就近取材,对着他的唇狠狠一口咬下去!

    ——放开!她用眼神警告。

    裴言卿的眼里跃动着一抹光芒,有些顽劣,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还有一抹挖坑特有禽兽玩味。

    ——呵,你试试?

    唇齿间有些腥甜,可能是血。霄白呆了一下,本能地伸手想去触碰他的伤口。手还没提上去呢,就被他一把拽下握住了,反手把它固定在了她身后。这一下,两个人贴得更近了,她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他有些凌乱的呼吸。

    “喂唔……”他疯了!

    她才想发火,口中就划进了一抹润滑,忽而浑身战栗了一下,从后脑勺到指尖都发麻了……

    或许是她的战栗影响到了裴狐狸,裴狐狸抓着她的手骤然加大了力量。她听着他忽然纷乱的心跳瞪大了眼,对上的是他染了火光不复清明的眼。

    “唔裴……”她挣扎,狠狠瞪他,想让他恢复点儿意识。他的个性谨慎,不会干这种奇怪的让人看戏的事情,他……

    压根就是挖坑挖着挖着把自己也填了吧?!

    正文 皇宫的秘密(中)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皇宫的秘密(中)ˇ

    唇齿间有些腥甜,可能是血。霄白呆了一下,本能地伸手想去触碰他的伤口。手还没提上去呢,就被他一把拽下握住了,反手把它固定在了她身后。这一下,两个人贴得更近了,她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他有些凌乱的呼吸。

    “喂唔……”他疯了!

    她才想发火,口中就划进了一抹润滑,忽而浑身战栗了一下,从后脑勺到指尖都发麻了……

    或许是她的战栗影响到了裴狐狸,裴狐狸抓着她的手骤然加大了力量。她听着他忽然纷乱的心跳瞪大了眼,对上的是他染了火光不复清明的眼。

    “唔裴……”她挣扎,狠狠瞪他,想让他恢复点儿意识。他的个性谨慎,不会干这种奇怪的让人看戏的事情,他……

    压根就是挖坑挖着挖着把自己也填了吧?!

    “狐狸!”

    霄白总算是挣脱了开来,想也没想直接一拳招呼过去。裴王爷的眼色还是有些迷离,一时反应不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她这拳。好好的白净的脸上起了一个红晕,惨烈无比。

    ……

    霄白呆呆看着,心里在哀嚎,完了完了,一不小心玩大了……他怎么都不躲?

    “皇姐~”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没等霄白回过神,声音的主人就大大咧咧地走到了他们身边,拽过她的衣袖蹭了蹭。他的眼睛水灵灵,一副良善的模样,只是低头的时候才会带几分晦涩,再抬头的时候又是一派纯真。

    小白眼狼?

    “皇姐,这地方啊,闹鬼哟。”小白眼狼笑眯眯。

    “呃?”

    “这里本来关着个妃子,父皇年轻的时候宠她宠上了天,后来她出轨,父皇也舍不得杀她,就把她关了起来。”

    “那怎么会闹鬼?只是关起来的话……”霄白想不明白,抓耳挠腮,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小白眼狼已经站到了她和裴言卿中间,把刚才奇怪的气氛冲淡得一干二净。

    段陌笑而不语,裴言卿的脸色却渐渐冷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聆秋宫的内宅,又看了一眼段陌,笑了。

    “小白,你以为冷宫中的妃子有几个活下来的?”

    “为什么?”霄白皱眉,难道是冷宫寂寞抑郁而死?

    “这就要问——”裴言卿勾勾嘴角,“现在的太后了。”

    现在的太后?

    霄白仔仔细细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事情,瞪大了眼看着段陌:“太后不是你的……”娘吗?虽然说不是亲生,但好歹是养育他长大的母亲啊。

    段陌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惊诧的脸,脸上划过一丝不悦,却转瞬即逝。他说:“这本来就是宫中的生存方式。”

    生存方式。霄白沉默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生存方式啊。譬如摘星楼,譬如裴王府。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好像是段陌这小豺狼第一次没有装纯真,虽然话是被他说得阴狠无比,只是却带着一丝……脆弱?她才记起来,虽然他的个性的确很白眼狼,但是他其实年纪才十三四。

    “那怎么个闹鬼法?”她干笑,想引开这诡异的气氛。

    段陌抬眼,笑了:“十几年前死了个聆妃。那时候我才两三岁,母后做什么我全然没有记忆。不过那时候人人惧怕聆秋宫倒是真的,听说是死相极惨,见了的宫女侍卫都疯了,连那个私生子也莫名其妙变成了尸体,等到有人记得去收尸的时候却不见了。”

    “啊……”霄白忍不住小声惊呼——让见到的人都疯了,那得……死得多惨?

    “后来几年,不大有人敢靠近聆秋宫,说是闹鬼。不过近十年都相安无事。只是最近又有些不安生。”

    原来是这样。霄白不笨,小白眼狼“变脸”肯定有缘由,她不不觉得单单是因为她和裴言卿来“问”了,他就乖乖交代,肯定有什么地方需要他们做的。

    果不其然,裴言卿一直沉默着,甚至没有插话。他这状态很怪,一直皱着眉头。她有些担心,悄悄走了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角,对上他询问的目光,她讨好地笑了笑。然后——被鄙夷地瞪了一眼。

    “你想我做什么?”裴言卿淡道。

    段陌笑得眯起了眼,又换上纯良外衣,他说:“裴大哥,朕知道你对这个会很感兴趣,皇姐也很好奇呀,不如,帮朕查?”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裴言卿沉默不语,似笑非笑。

    段陌眼珠一转,嬉皮笑脸地去拉霄白:“皇姐,宫里最近有好些好玩的,我不管,这次你非得陪我玩两天。”

    “好,我查。”裴言卿道。

    “喂……”霄白想拦。

    裴言卿却神色有些怪异,眼神早就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

    聆秋宫,闹鬼,惨死的聆妃,莫名其妙死了又失踪的皇子,还有……摘星楼最近发生的事情。

    霄白偷偷甩了裴言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整理思绪,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荒唐——怎么可能呢,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也许,也许这只是巧合而已,刚好时间可以搭配……可是那天确实是在聆秋宫找到浑身是血的云清许的,这个怎么解释?

    近十年都没有闹鬼,是因为……他在青云?近来又不安生,是因为他来了朗月?

    这……不大可能吧?

    “皇姐在想什么?”

    “啊?”霄白慌乱地收拾好心情,抬头干笑,“没什么。”

    见鬼,找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还能被他找到!裴狐狸又不在身边……该死的,她怎么对付他?

    “皇姐的本名是霄白么?”段陌在她身边的回廊上坐了下来。

    “我叫段茗。”霄白翻白眼。

    “皇姐肯不肯帮我?”段陌抱着膝盖问。

    “……什么意思?”

    “段茗曾经和我有过约定,她帮我得到裴言卿的兵权,我送她一个后位。”段陌轻道,“段茗死了,我如今的皇姐,是你。”

    “你……”

    段陌的神色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她浑身都发毛了,这个人,比裴言卿那狐狸可是恐怖多了。

    “呃,我对那个没兴趣哈哈,陛下,我忽然头痛,裴病秧子对这方面有研究,我去找他商量去哈哈!”

    某个没出息的家伙立马开溜,没走两步,听到身后轻飘飘的一声:

    “霄白,与我合作,你不会有损失。”

    损失与否,霄白不知道,她只知道云清许曾经出现在聆秋宫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人知道,无论是裴言卿还是段陌都不行。

    ***

    “小白?”

    裴言卿似笑非笑看着她,她已经发呆发了一上午了。从昨天入宫见过了聆秋宫开始她就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她心里有事这很好猜,可是他还不至于厉害到可以猜出她在想什么。一次两次三四无视他,他本来很充足的耐性已经被磨光了。

    那人睁着眼睛看着前面发呆,依旧没什么回应。

    裴王爷低眉一笑,淡定地挖坑——

    “小白,前几天你去摘星楼受伤过?脖子上。”他眯眼。

    “啊?”霄白总算是听到声响了,点点头,“嗯。”

    “痛不痛?”

    “啊?”诡异,很诡异。霄白防备地看了突然殷勤的裴禽兽一眼。

    “这伤,怎么来的?”

    “呃,被一个流氓当街劫色来的。”霄白认真。

    “是么?”裴狐狸眯眼。

    “嗯,后来我反劫了他!”干笑。

    “呵,把便宜占回来就好。”裴狐狸一脸“我很赞同”。

    “……”

    疯子。霄白用眼神鄙视他。

    裴狐狸不置可否,微笑道:“小白,你就那么轻松放过了那流氓?”

    “呃……”他口口声声流氓,霄白脑海里浮现的是云清许那张“我不是凡人”的脸,抖了一下,“嘿嘿,是啊,劫了个色就够了。”

    “你似乎日子过得挺开心?”

    “呃,还好……”

    “你不在的时候,我找人把王府里面那棵梧桐给砍了。”

    “啊?哪棵?”那棵树好好的啊。

    “就是昨日聆秋宫里到处可见的那种。”他微笑地看着她,“一如秋,落叶一地,倒也文雅。”

    聆秋宫……

    霄白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马上干涩地扯开了笑脸:“很好看。”

    “嗯。”

    裴家狐狸微笑,眼里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伸手摸了摸她额角凌乱的发丝。呵,这个人,都出汗了,真是个孩子脾气,什么都不会遮掩,果然不该把她牵扯进来的。

    霄白正在纳闷怎么今天裴狐狸温柔得让人恐怖,一抬头对上的却是他漆黑的闪亮的眼,顿时浑身发毛:“喂,不许挖坑啊。”

    “嗯,不挖。”已经挖完了。

    “你今天抽疯?”她忍不住问,而后看到的是裴狐狸眼里一闪而过的恼怒。呃……

    “呵。”

    “……”战栗。

    大眼瞪小眼。

    最后,霄白傻乎乎看着姓裴的禽兽嘴角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像是抱大型的糯米团子一样把她抱了个满怀,僵化了。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在她脸颊边上,温柔的呼吸轻轻浅浅地在她脖颈边。

    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太阳懒懒散散挂在天边。有树影,有微风,有一只闭着眼睛脸色微白的狐狸,还有一个已经风化结块块龟裂的糯米团子。

    “小白,陪着我吧。”他的叹息就在他耳边,“你总是带着这么多的麻烦,日子倒也精彩。”

    “狐狸?”

    “怎么样,第二条路,陪着我裴言卿。”

    “你……”

    “我急了,”裴言卿的笑容带了几许苦涩,他说,“我……不想有任何闪失。”

    正文 皇宫的秘密(下)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皇宫的秘密(下)ˇ

    我急了,我不想有任何闪失。

    裴狐狸是这么说的,眼里没有平时的戏谑和玩味,干净得就像是那年在山上遇到的那个少年。

    霄白尴尬得低下了头,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逃不掉了,再躲闪都没用了。

    “可是我……”

    “现在没有不要紧。”裴言卿低笑,“不要紧,慢慢来。”

    真的不要紧么?霄白恍恍惚惚想,这个裴言卿很陌生,如果是那个禽兽状态的狐狸,她可以毫不顾忌地吼过去砸过去,可是这样的一个狐狸,她却开不了口。

    “我们去聆秋宫吧。”他轻道。

    “不要。”

    “呵,你别怕,我不会和段陌合作的。”他笑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