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55
    那颗紧张兮兮的脑袋揽进了怀里,“你担心的,我不会让它变成现实。”

    ***

    白遥说过,裴言卿远比她想象中的厉害。霄白总算是稍微了解到了一点了,因为好像无论她做什么小动作,他都会知道,这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聆秋宫里静谧得很,踏上那一地的落叶的声响大得惊人。

    霄白茫茫然任由裴言卿拉着手进了聆秋宫,不安地四处打量着。这院子已经废弃太久太久了,久到内院的灰尘都结成了土块后又铺上新的灰尘。裴言卿站在那儿,眼色闪烁,看不清情绪。

    而后,他轻轻蹲下了身,拨开了那一地的金叶。

    霄白连呼吸都静止了……

    血。

    已经发黑的血迹露了出来,让人触目惊心。那个就是……上次云清许做的么?霄白只觉得心都揪紧了,这个是那些死掉的侍卫的血,还是他自己的?

    裴言卿看着那堆血沉默不语,慢慢伸手拨开附近的叶子。地上全是血,遍布整个院子,不知道是同一个人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是好多人在这儿流了血。

    “小白,你那天在这里见到了谁?”裴言卿轻声问。

    霄白咬着嘴唇不说话。

    “摘星楼的人,是云清许,还是白遥?”他猜测着,细细看着她的反应。

    “没有!”她慌乱。

    裴言卿轻轻叹了一口气,把已经僵得不成样子的某人揽进了怀里:

    “是云清许吧。”

    “不……”

    “我早该想到的,拖了三年来杀我这个王爷,摘星楼从未对我真正下过杀手吧。”

    霄白咬牙。

    “段陌不在这里,你不用防备。”他轻声说,“你也不必解释了,跟着就好。”

    “……”

    “云清许,呵,只是不杀我,其余的他都照暗杀的路数来,他可真是狠得下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霄白疑惑了。

    “我说,你认的师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那又怎么样。”

    “所以,跟我啊,丢了那没心没肺的。”某只狐狸又眯起眼笑了。

    “……”

    霄白的头很晕,和这只狐狸在一起,她总觉得脑袋不够用。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明明一句话没说,他是怎么得出的她在这儿见过云清许这种结论的,而且他压根不是求证,而是已经笃定。他到底是怎么样的怪物?

    院子里的血迹又被他用叶子盖住了,不仅如此,他还捎带着把没填满的地方整理了一下,彻底把它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拉着她往内屋里面走,到了门口,他又停下了脚步,思索片刻,开口问她:

    “那天你见到云清许,受伤没有?”

    霄白一惊,瞪大了眼。

    裴狐狸却明显不需要她回答,已经得到了答案,拉着她轻轻推开了屋门。

    屋子里面一片狼藉,桌子椅子全部都乱成了一堆,像是被人砸的,依稀还有些火烧后的焦炭留着。地上散乱地掉落着一些生了锈的东西,霄白悄悄一件件数过去:剪刀,匕首,锥子,铁链……

    她不敢想象,这地方到底发生过什么,才用得到这些东西……如果,如果那个人真是从这里出去的,那他……

    她正发呆,却被裴言卿甚是鄙夷地瞥了一眼:“小白,跟上。”

    “啊?”

    跟上,跟去哪里呢?

    这个时候要是问这种问题,不仅不会得到答案,反而会一不小心掉进狐狸坑里。她很明智地选择了沉默,紧紧跟上了他的脚步。

    一路走,裴狐狸先是绕过了主屋到了内屋,又从内屋的一个偏门进去了,在那儿摸摸索索找些什么东西,无功而返后又折回了内屋,在边上发现了一个小房间,在小房间里找到了一口柜子,甚是费力地挪开了柜子,露出一扇小门。

    ……

    ……

    霄白呆呆看着,眼神从莫名其妙到惊讶,从惊讶到鄙夷,最后凝固成了蔑视——

    “你来过这儿?你是那个失踪的皇子?”她莫名其妙。

    裴狐狸摇摇头:“皇宫里面的人天生怕死又守财,每个宫都有这么条通道,通往收藏贵重物品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

    “呵。”

    “……”

    那这扇小门,是通向聆妃重要的东西的地方?霄白总算是想明白了,可这和师父身上都是伤有什么关系?

    “云清许是不是……”裴言卿沉吟,“不会武或者没有自保能力?”

    这下,霄白是彻彻底底惊呆了,吓得。

    “他容易中毒吗?”

    霄白摇头。

    “他身上一般有解药?”

    点头。

    “那我们改日再来吧。”裴狐狸笑眯眯。

    “……”

    霄白几乎是半拖半就地被拽离了聆秋宫,一出聆秋宫,迎面就撞上了一个让人烦死的人,段陌。霄白顿时心跳如雷——还好出来得快,不然就被他发现了!

    “皇姐~”段陌小白眼狼又是一副纯真小弟弟模样。

    霄白偷偷翻了个白眼。

    “裴大哥。”小白眼狼打招呼。

    裴言卿微微一笑,轻轻行了个君臣礼。

    “裴大哥和皇姐去了哪儿做什么?朕找了你们好久。”

    沉默。

    “裴大哥?”

    霄白在一边干着急,这只狐狸,平时不是很能编么?怎么这会儿居然成了一个闷葫芦啊!

    “咳咳。”裴言卿微微咳嗽,突然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一把按住她的脑袋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喂唔……”透不过气了!

    狐狸稍稍松开了一些,手却游到了她的腰上,轻轻一按她就莫名其妙浑身发软了,而后他一伸手,她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脑袋后面还按着一只手,按着她不让她抬头。

    霄白暗暗掐他——你干什么!

    狐狸纹丝不动,只是手稍稍用了点力,很成功地让她噤声了。

    她听到狐狸破天荒有些羞赧的语气:“陛下,让你见笑了。”

    啊?

    “裴大哥什么意思?”段陌的声音带了几分正剧。

    裴狐狸轻轻笑了一声,言语间带了几分不知所措:“微臣也是一时……情难自禁。公主她现在咳,身体不大舒服,我先带她回房歇息……”

    “你们……”段陌的声音惊诧。

    裴狐狸羞赧地笑,望向怀中人的眼神带了柔意,轻声应了一声,说了声见谅就走人。

    ……

    ……

    霄白在他怀里彻彻底底成了个团子,好在这个团子还有点儿脑子,他刚才的话说得露骨过了头,她要是再听不明白就等于是傻瓜了!他刚才的意思分明就是让段陌知道,他和她在、在某个宫里,那什么那什么……

    “流氓。”她在他怀里低声咒,却也不敢动,段陌还看着呢。

    狐狸的轻笑声在她头顶上响了起来,格外欠打。

    “禽兽。”她再接再厉。

    “我只是怕他查聆秋宫。”裴狐狸如是说。

    “那随便编一个就行了嘛!”

    “呵,随便编一个,他会去查证的,只有这个可以吓到他无心查证……”

    “真的?”她狐疑。

    “呵,一半。”裴狐狸笑眯眯,眼里的是玩味。

    “……禽兽。”

    “小白,你嫌弃我是假装的?”裴狐狸的眼睛闪啊闪。言下之意是:下次咱来个真的。

    霄白浑身发毛,狠狠抬头瞪眼。

    无论如何,段陌那关是勉强过关了。安静下来之后,霄白忽然想到一个掉下巴的事实!裴言卿是皇子这个是老皇帝私生子,这个早就是民间几乎心知肚明的事情,段陌虽然和他没血缘关系,怎么说也算半个兄弟,如果云清许真的是那个聆妃的死掉的儿子,那这三个人不是……兄弟?!

    “喂,你和我师父……”她总算是反映过来了,反正这狐狸不用她交代都知道了,她干干脆脆从他怀里掉下来了,揪着他问。

    裴狐狸微微一笑,不答。

    “喂——”她急了。

    裴狐狸含笑盯着她,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霄白吃过亏,马上板起脸,打死不泄露什么情绪。这禽兽脑袋太厉害了,不好惹啊不好惹,最好的是躲得远远的!

    “也许。”裴狐狸如是说。

    也许是兄弟,也许是亲人,也许,呵。

    一个云清许杀人不染血,一个裴言卿步步运筹帷幄,一个段陌笑里全是刀子,通通不是人……这一家子都是禽兽啊禽兽!

    “小白,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解毒的药?”裴狐狸忽然道。

    霄白摇摇头。

    “那只能想办法问御医要点儿了。”

    “你想干嘛?”

    “去看看云清许想找的东西。”裴狐狸低笑。

    ……

    “不许拿。”想来想去,霄白只想到了这一句。

    “呵。”

    “……”

    混蛋!

    要从御医那儿拿到药还是挺容易的,如果不是那禽兽用稀奇古怪的理由骗御医替她诊脉的话,她会非常乐意。等那御医进了房门,就被裴言卿拿着刀子逼着拿了些万用去毒的解毒药来。

    “我们什么时候去?”霄白问。

    裴狐狸眼里满是玩味:“你不是不想去么?”

    “我……”

    好奇不行啊!

    正文 平安夜礼物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平安夜礼物ˇ

    师父番外相遇

    雨,好大。

    小小的霄白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不知所措。就在几个时辰前,哥哥从牢里逃出来了,在房里把她找到了,然后拉着她一直走一直走,到了好远的街上。

    “哥哥,你去哪里?”

    她拽着霄青的手不肯放。父亲今天不在楼里,他们才有机会逃出来,可是哥哥却只是把她带出了楼,自己却要走。

    “小白,不要回楼了,知不知道?”霄青也不过十几岁,眼里却已经有少年的沉稳了,对着还软绵绵的霄白,他的眉头紧锁。这么把她放在街上,的确不安全,可是再不安全,也比回到摘星楼要安全。

    “哦。”霄白点点头。

    “你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好是荒郊野外,记住,人越少的地方越好。”

    “哦。”

    “不要回去了,如果,如果我能……我会去找你,知不知道?你就固定往西走吧,这样我追起来也有方向。”霄白摸了摸她小小的脑袋,眼睛发红。

    “好。”霄白仰起头笑,眼睛亮闪闪,没有一丝阴霾。

    “摘星楼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要相信。”他叮嘱。

    “哦。”

    “别告诉人家你姓楚。”

    “哦。”

    “肚子饿了的话……”霄青说得眼红了,手有些发抖。她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啊,肚子饿了怎么办?沿街乞讨么……她知不知道什么叫乞讨?他说不下去了,匆匆交代,“记着,千万别回去知道了么?”

    “好。”

    霄白扬起小脑袋,拽了拽霄青的袖子:“哥哥,你必须走吗?”

    “我……”霄青没忍住,眼泪掉下来了,“小白……对不起,哥哥没用。”那个人早就在他身上下了毒,如果就这么带着她离开,他只能活几天,到头来她还是得一个人。于其让她看着他死,倒不如赌一把……

    “别哭啊。”霄白奶声奶气,努力伸手去擦他的眼泪。

    霄青点点头,努力扬起笑脸,看着晨光中的那张纯真的脸,轻轻叹了口气,压下胸口的疼痛,最后亲了亲她的额头,把心一横,迈开了步子。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居然是十几年。

    ***

    不能回楼,往西走,不要和人多说话,饿了……饿了怎么办?

    霄白皱着小眉头抓耳挠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