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58
    朕瘦了。”

    “……那你好好吃好好睡啊哈哈。”

    “嗯。”小白眼狼点点头。

    ……

    ……

    霄白发誓,不被骗不被骗绝对不能被他这副纯良外貌给欺骗啊啊!

    “茗儿,可想你师父?”裴言卿道。

    “啊?”

    段陌的表情却冷了下来。

    “你师父好像去了青云,对不对?”

    “是啊。”霄白不明所以。

    “想他么?”裴言卿的表情更加不明。

    “呃……”霄白在快速搜索着他发飙的可能性和他挖坑的目的性,思索良久后把脖子一挺,“想。”

    “呵,那我们改日去拜会吧。”

    “哦。”

    霄白迷迷糊糊应了下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叫“我们”改日去拜会啊!

    “裴大哥,你怎么忽然对摘星楼主感兴趣了?”段陌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勉强笑道。

    “拜会师长。”裴言卿轻笑。

    霄白:……

    “裴大哥,朕待你怎样?”

    “陛下都把茗儿交托给了臣,陛下待臣,自然是好。”

    “呵,皇姐交友裴大哥照顾,朕自然放心。”

    霄白:……

    这两个人,一个狐狸一个白眼狼,他们在玩什么霄白反正是看不出来的,既然看不出来,她干干脆脆地不作他想,用心对付桌上的美味佳肴。

    朗月皇宫的伙食还是不错的,色香味俱全,只是宴席之上静默得很,只剩下她挥动勺子乒乒乓乓的声音。

    尴尬。

    静默。

    僵持。

    “吃饭、吃饭哈哈!”

    ……

    ……

    与禽兽同桌,折磨。与禽兽同食,混蛋。

    “茗儿,师父后日会到。”

    “哦……啊?!”勺子掉落在了地上。

    裴言卿垂眸,替她捡了起来:“我昨日派人去请他来朗月,差不多后日会到吧。”

    ……

    ——谁是“你”师父啊!

    正文 爱的错位

    《翩翩桃花劫(重生)》风浅ˇ爱的错位ˇ

    裴家狐狸是个相当没自觉性的家伙,这一点霄白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一直不知道,他可以没有自觉性到这个地步——

    “小白,师父年龄几何?”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狐狸在宫中花园大大咧咧摆了桌酒宴,趁着太阳正好倚在亭栏上晒太阳,边眯着眼边问。

    霄白坐在对面直翻白眼:“我师父。”

    阳光跳跃着落到他的脸上,亮堂得很。他一派惬意的样子倚着,透过点点的光晕看她:“师父明日到。”

    “我师父!”白眼。

    狐狸笑得眼睫都弯了:“嗯。”

    “喂——”

    “嗯。”他眯眼。

    “……”

    无耻。

    虽然看起来很乖,但骨子里绝对是无耻,无耻啊无耻。

    小皇帝这两人很忙的样子,自从上次一别他就没有再出现过,只是派人十二个时辰“陪同”他们两个吃喝玩乐而已。至于他本人,天知道又在忙活什么恐怖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把裴狐狸和她软禁在了宫里,好在之前两天裴狐狸似乎是派了人出去,只是那几个人也一去不复返,霄白很是担心,一直皱着眉头,可看看姓裴的禽兽——他哪里有半分担心的模样了?

    “小白,你还没说你师父年龄。”狐狸悠哉道。

    “二十六。你问这个干什么?”

    “呵,比我想象中年轻。”

    “……是你长得老成。”霄白忍不住翻白眼,基本是裴言卿和段陌都是那种让人可以忘记他们真实年纪的那种人,她今天十八,裴言卿再怎么年长也不过比她大上个三四岁,也就二十一二的年纪,小白眼狼见过在冷宫的时候的云清许但因为年纪小而记不住,而云清许和她相伴已经十三年,那小白眼狼大概是十五六岁左右,这两个人其实都可以叫做少年初长成吧?只是不知道是朗月皇宫的风水不好还是怎么的,全部成了妖孽。

    裴狐狸听了也不恼怒,只是微微一笑,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扇子,捏在手里扇得悠闲自在。那模样倒让她想起了摘星楼某个自诩风流绝世的人,白遥。自从那一天他突然告别,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喂,我们时候出去?”她皱着鼻子问他。

    “不急。”狐狸笑眯眯。

    “你真想在这皇宫里终老啊?”

    “呵。”

    霄白突然毛骨悚然,忍不住退开了一些距离:“……混蛋,别挖坑!”他这副表情,肯定又是在算计什么!这只禽兽太恐怖了,离得越远越安全!

    她逃远了,狐狸眼眸一垂,悠哉悠哉地换了个举着酒杯又坐到了她身边。

    ……

    “小白。”

    “干嘛?!”

    “你真的认为,我经常算计你么?”他眯眼。

    “……废话,不然你以为怎么样?”白眼。

    “呵。”

    “滚。”

    “公主,陛下有请。”就在两个人僵持的空档,一个突兀的声音夹了进来。

    裴言卿皱起了眉头看着前来禀报的宫女,显然是相当不乐意被打扰。霄白却如获大赦,喜笑颜开:“走吧~”

    “公主……”宫女危难道,“陛下只说让您一个人去。”

    这下,裴言卿的脸彻底黑了。

    小白眼狼点名邀请,霄白也很不安,偷偷看了一眼裴狐狸,发现他也在看她,眼里是她不熟悉的狠厉。她突然不想让他跟着去了,那抹狠厉她见过的,在摘星楼很多杀手的眼里。那是——不计后果的决然。

    “你放心,我没事。”她轻声安慰,拽了拽他的袖子,犹豫了再三没有加上一声“乖”。

    裴言卿的眼里有狐疑,似乎是不了解她为什么安慰起自己来。她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啊,等我回来咱大宴三天请神冲晦气!”

    “小白……”狐狸难得欲言又止的模样。

    霄白把眼睛一瞪,火了:“你怎么比女人还麻烦!”

    “……”

    “嘿……我走了!”果然,他还是很容易惹火的呃……

    ***

    一路上,宫女都沉默不语,霄白的心也跟着悬得厉害。小白眼狼一没国印二没兵权,这皇位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加上他其实没有皇族血脉,这次如果东窗事发,他可不止会丢了皇帝的宝座,还会以扰乱皇室血脉的罪名丢了小命吧。他最近派人死死看守着裴言卿和她,想来是还没发现他们拿到了国印。如果他知道了,那她这次去不是凶多吉少么……

    吱嘎——宫殿的门被推开了。

    “公主,陛下就在里面。”宫女轻声道。

    霄白悄悄打量着四周,这是个宫殿,不是平常段陌借鉴朝臣的那个正殿,而是正殿之后的一个偏殿。殿门里面阴暗一片,看不到尽头。外头是阳光灿烂,里面却是阴暗地让人发寒。她一步踏进去,眼睛一下子适应不过来,都有些犯晕了。

    砰——门在她身后被关上了,她惊慌回头想走,却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霄白。”

    是段陌的声音。她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段陌平时都亲昵地叫她“皇姐”,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霄白。

    “呃,陛下啊。”她尴尬地回过头干笑,看着声音的方向微微瞪大了眼。

    她没想过,段陌会是这么个状态在宫殿里。他像是一个孩子,双手抱着膝盖坐在殿上皇位下的阶梯上,金光灿灿的黄袍这会儿因为没有光亮而变得灰不溜秋,他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只留一个脑袋支在胳膊上,睁大着眼睛一闪不闪地看着她。那副样子,倒真的像是个孩子。

    “霄白,你可算是来了。”他的声音很沙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赌气的意味?

    霄白干笑:“呃,是啊哈哈。”

    “每次叫人去请你,你总是不在。”他皱眉。

    “啊?”没几次啊……不就裴狐狸威胁她要么进宫“玩”,要么陪他出门的那几次么?难道那只禽兽其实默默挡下了很多次?

    “每次你在,你总是拒绝进宫。”他狠狠皱眉。

    “呃……”也就那么几次吧……

    “每次你进宫,总是和姓裴的一起。”他皱得半张脸看不了了。

    “……”还不是你逼的!

    “我其实……有些时候是没怀坏心思的。”

    “……”不好意思,我没看出来。

    “虽然有时候的确想顺手杀了你。”

    “……”谢谢你手下留情啊……白眼。

    “可是,为什么人人都和我作对!”他忽然激动起来,狠狠一拳砸在身下的阶梯上,抬头竟是满目的血红,“你们一个个都不放过我!”

    霄白呆了,不知道该靠近还是后退。这个人是比裴言卿恐怖得多的人,裴言卿顶多是恶作剧般地整她,骨子里却是不会伤她的,而这个白眼狼不同,他真的是一次次地派人直接动手。虽然他看起来像是个孩子,虽然他现在好像很……脆弱的模样,但是谁敢保证一会儿他不会翻脸不认人?她霄白不舍得杀人,不代表她会把自个儿的小命让人家去丢着玩。所以她明智地选择保持在一定距离,扯出了一抹笑:

    “陛下今天心情不好?”她试探着问。

    “朕没有!”

    “……”

    “霄白,你能不能到我这儿来?”段陌站起身,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声音里却带着一分不确定,“霄白,裴言卿给的,朕给你双份,他给你后位,朕把江山分你一半好不好?”

    “你看上我了?”霄白想了想,无耻地换了个方式拒绝。

    段陌沉默了,犹豫着点点头。

    “就和你看上段茗一样?”霄白干笑。

    段陌瞪大了眼,似乎是纠结了许久,最终摇了摇头。他说:“没有,没有看上你。”

    “……很好。”

    “你不留下来,朕就杀了你。”段陌咬牙道。

    “……现在?”

    “嗯。”段陌点点头,“霄白,虽然朕看不上你,可是你还是比朕后宫那些妃子和段茗有趣得多。”

    “……”

    “裴言卿和你在一起,似乎经常会笑得很开心。”

    ——有么?

    “他和之前很不一样,脾气也好多了。”

    ——我没看出来。

    “我派人三番两次暗杀,他居然都没有直接回敬,而是把你藏得好好的。这几天看起来更是过得很滋润。”

    ——……

    “所以,朕也想尝尝这味道。”

    ……

    ……

    霄白已经找不到表情来面对眼前的这只年纪小小的白眼狼奇怪的话了。她只能干笑着后退:“陛下,你如果放我们回去,我想你也会开心的,我们既然两看相厌,大家一拍两散,我负责把裴禽兽打个包带到青云去怎么样?”反正看他样子也不想当皇帝,干干脆脆走人应该也不难。

    “那云清许呢?”段陌忽然道。

    云清许……

    霄白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你……”

    “你裴言卿的人脉和才智,早就猜到了吧。”段陌冷笑,“你们是可以走,你能保证云清许不作乱?那个阴险的野种……”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霄白火了,“老子带走裴言卿已经够对你好了,你还想怎么样!云清许要作乱关我什么事?朗月的皇帝谁来做老子压根就不关心,你担心云清许作乱,我还担心你们朗月的皇室脏了我家师父!这笔账你怎么算?就算我家师父要你的位置,你有什么理由不给?论血统论兵力,谁阴险?段陌,你真以为区区皇宫困得住我们?裴言卿就不说了,哪怕是我,你试试看,看我联系不联系得到摘星楼的人!”

    “大胆!”段陌阴沉下了脸。

    “大你个头!你再说句野种试试!”

    霄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已经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