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翩翩桃花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59
    发抖,早就顾不得小命会不会玩完。段陌的脸色很阴沉,沉默不语。她就趁着这个时候往后跑,打开门冲了出去——

    “霄白!”

    她回头冷笑:“段陌,我师父快来了,如果他看到的我的尸体,那你一定不会死。”

    “什么?”段陌一时反应不及。

    “他会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

    ***

    野种,阴险!

    霄白实在想象不出,这些词怎么会出现在云清许身上,她气晕了,一直到跑出了好远才冷静下来,胆战心惊地查看四周——天哪,要是刚才段陌真的派人动手,她这三脚猫的功夫早就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公主。”路边的宫女显然不知情,见到她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霄白点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

    ——怎么办?

    她揪着自己的裙摆混乱地思考着,怎么办,和段陌彻底闹翻了,这事情要不要和裴狐狸说?和他说了以后,他会同意他们两个人连夜逃走吗?可是如果不逃,难道留在宫中等死?哪怕他再厉害,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啊,不怕一万,只是绝对不能有万一啊。

    “公主。”又一个宫女路过了。

    霄白在她走远之前扯住了她,问她:“喂,你知不知道我以前住的地方在哪儿?”

    宫女疑惑地看着她,她扯扯嘴角道:“前些日子发烧,我忘了好多事情。”

    宫女一派恍然大悟模样,拍了拍脑袋说:“原来是这样,公主,请跟奴婢来。”

    唯今之计,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那儿。段茗好歹和段陌当了那么多年假姐弟真情人,她的寝宫说不定会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段茗的寝宫其实霄白到过的,那还是她第一次进宫的时候误闯。她还记得那时候段陌要送她很多金银珠钗,只是那时候她慌慌张张又是晚上,所以不大记得路和里面的样子了。在宫女的带路下,她渐渐靠近了那儿。那是个寂静的宫殿,里面没有一丝生气,看来段茗走后段陌压根就没有派人看守,他是从来都没有打算过让她回宫住吧。

    “公主,就是那儿。”宫女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宫门。

    “多谢。”

    支走了宫女,霄白一个人进了段茗的寝宫。那里面布满了灰尘,像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房间里放着一口柜子,她忽然记起来裴言卿说过的话,他说每个寝宫都有个小房间是放贵重东西的,那段茗房里应该也有这么一个地方喽?上次是毒虫毒药毒箭,这次她一个人能不能闯过来?

    她废了好些力气搬开柜子,柜子后面却空空如也——没有暗道?还是没有找到?她又花了些力气把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一遍,终于在床后面发现了那熟悉的小门。纠结了好一会儿,她还是壮着胆子进去了——可是里面居然一个暗器暗毒都没有?

    那里面的确有个小房间,小房间里面黑漆漆一片,她又折回了大房间里点了根蜡烛进去。房间很小,一根蜡烛就照得很亮堂了。那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塌,墙壁四周挂满了画——都是一个人。从小时候扑蝶戏耍,到长成后的威仪尽显,每一个都是段陌,段陌,段陌。

    这就是段茗最宝贝的东西?

    霄白想起了那有过一面之缘的,脸色怨毒的女人,那样一个人,她不善良,却一心一意爱着一个人,还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好。感情这玩意儿,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这世上有那么多聪明的人,够狠的人,却鲜少有一个人能躲过这个,真是——够公平的。

    房间里的小塌上面放着个小瓶子,瓶子里有一粒药丸,是段茗寝宫小密室里唯一一个看着还比较玄乎的东西。霄白瘪瘪嘴,无耻地把小瓶子放到了口袋里,走人——管它是毒药还是解药,拿了再说,改天让林音瞅瞅。

    等她出段茗寝宫门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斜阳满天。

    霄白循着记忆慢慢走,难得成功地找到了回去的路,走到半路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等在夕阳西下的一株老树下,身子有些僵硬。他的目光死死地固定在她身上,害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

    “我那个,回来了。”她心虚。

    那个人三步并作两步到她身边,瞪着一双带血丝的眼,眼神像是要吃人。

    “我那个……闯了个小祸。”不小心把这儿的地头蛇给得罪了呃。

    那人沉默。

    “狐狸……我错了……”你别记恨整我啊!!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睁着那双让人心惊的眼看着她,却又好像看不见她。

    “对不起啦,你、你别担心了。”他这副样子,说是气冲冲来算账,还不如说像是……被吓坏了。

    裴言卿闭上了眼睛,掩去了眼里几乎要迸发出来的惊恐。她刚才不见了……刚才跟宫女进了段陌的宫门后就不见了,他和宫女打听,说是两个人起了争执……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能性,他几乎把这个皇宫翻遍了!还是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

    “狐狸……”

    霄白也被他吓到了,好半天才发出声音,走上前轻轻抱住他:“狐狸,你看,我不是鬼。你忘了啊,我‘下面’有人!”

    裴言卿甚至没有睁开眼,他的身体是僵硬的,像是死人一样。

    “狐狸……你还是想办法整我吧……别不说话啊……”

    正文 相逢

    狐狸……你还是想办法整我吧……别不说话啊……”

    霄白见过裴禽兽很多种样子,阴险狡诈的,风度翩翩的,皮笑肉不笑的,暴跳如雷的,还有不动声色挖坑的,和小孩子一样暴跳如雷的,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狐狸。他明明站在那儿,明明那么近,只是整个人上一刻却死气沉沉,本来像是上好琉璃一样的眼眸成了墨研,一点光泽都没有。

    霄白发现自己心疼了,有什么东西在心尖尖上饶了个全,倏地抽紧了,那滋味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话开口,只是呆呆傻傻地看着他的眼。

    他的眼里有太多的情绪,或者一点都没有,黄昏的皇宫寂静一片,夕阳的余晖染上了他的睫稍,微微颤了颤。

    “狐狸,不怕。”

    霄白笨嘴笨舌地想着安慰的词,抓破脑袋都没想出来,只好重复着翻来复去的几句话,“狐狸,我没事,没受伤,没出血,没跌倒,没撞到……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咬着牙抱着他,感受着他瘦削的身体那一丝丝忍不住的战栗,鼻子一酸,自个儿的眼圈倒先红了。这个人向来是口是心非别扭得要死的混球,这会儿他倒拿出几分以往禽兽的作风啊!他倒是开口啊!

    “你这个混蛋,担心就直说!你说话!”

    然而,裴言卿却还是僵硬着身体没有开口。

    霄白的个子不高,刚好到他的肩膀,高度正好让她把眼泪鼻涕尽数抹在他的肩头,捎带着对着他的肩膀狠狠一口咬下——

    裴言卿一动不动。

    她擦擦眼泪,红着眼睛抬头看他木然的脸,一不小心眼泪又没止住,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开吼:“混蛋你给老子醒来!你傻了啊不嫌丢脸啊!”

    “霄白……”裴言卿总算是开了口,却只是喃喃着重复的两个字,“霄白,霄白……”

    霄白忽然全身没有力气了,单单只是听着那沙哑的两个字她就找不到发火的理由了,只有满肚子的心酸,还有说不清的心疼。这个人曾经是个那么高高在上的禽兽,什么时候……已经被她逼成这样了呢?

    “霄白……”

    “我没事。”她咬牙忍住眼泪勉强笑了笑,“段陌那小混球还不能拿我怎么样,你放心。我们今晚出宫吧,你丢得下王爷的位子就和我去摘星楼,摘星楼里的人虽然没什么正人君子,但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这群人渣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只是不想看这个病秧子这样子下去了。

    “你敢有下次试试。”裴言卿的声音依旧僵硬得很。

    “不敢了。”霄白难得没心情抬杠,她拉着他的袖子擦眼泪,无耻地把他拽到自己耳边,“裴狐狸,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担心。

    对不起,让你成了这副样子……

    裴言卿的脸色过了许久总算恢复了一点点血色,回复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恶狠狠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

    “对不起啦~”某个无耻之徒讨好地笑。

    某只别开头。

    “我也是想帮你啊。”霄白瘪瘪嘴,“段陌毕竟不是你家血脉,这皇帝你迟早要做的吧。”

    “我不要。”裴言卿皱眉。

    “啊?”

    “没有下次,知道了么?”他凉飕飕地看她。

    呃……某人被他看得浑身冒冷汗,不知死活地跟了句:“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什么的……

    冷风,嗖嗖。

    最后的最后,风里依稀飘来的是很轻很轻的一句话。虽然说话的人已经背过了身子,霄白还是听见了。他说:

    “霄白,我会坚持。”

    霄白,我会坚持。简简单单六个字,让霄白觉得,她真是个渣,人渣。有些事情明明早就知道,却可以装作不知道。

    “裴言卿!”她咬咬牙放大了声音朝他喊,“四年前的事情,其实我……”早就记得了。

    “我知道。”他没回头,只是轻声跟了句。

    “那你……”为什么早没揭穿呢?

    裴言卿的背影僵了一瞬间,才轻声道:“何必?”

    ——何必呢,哪怕当初爱上的是四年前,那又如何?记得与否,从来都不重要啊。他要的东西,从来就不是什么回忆。活生生的人在面前,回忆算什么?她不记得,他记。

    “可是我骗你……”霄白忽然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骗?裴言卿转过了身,看着在原地局促不安的某个团子笑了,他说:“霄白,段茗当年坏我大业,害我差点丧命,我明知她不是你,却还是花了两年才下得了决心逼自己面对现实动手杀她,你以为是为什么?”

    因为,那张脸是她的。只是那么一点点相似的东西,他就下不了手。

    霄白摸了摸脖子上依稀还有一点点痕迹的伤口,很想找个乌龟壳缩进去再也不出来。

    裴言卿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轻轻伸手捂住了胸口,小心翼翼地,没被她发现他的狼狈。刚才找人找得急了,犯过病,现在讲话胸口还是像刀扎一样。

    “霄白,”他轻叹,认输一样地走到她身边,轻轻拥住了那个就差没把脑袋盖起来的团子,“我追逐你快五年了啊……”

    每个年初每个年末,每个寒冬每个酷暑,都没有你。

    ***

    “小白。”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这诡异僵硬的气氛,霄白狐疑地四处打量,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许久没有见的身影,林音。

    “林师兄?你怎么进来的?侍卫肯放行?”

    话一出口,她就想抽自己了。这话应该是问他们比较适合吧,林音这个摘星楼里功夫第一的,要上哪里需要进过侍卫?人家向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楼主应邀来朗月,现在已经在宫中。”

    “啊?!”霄白下巴差点掉下来,“师、师父?”那么快……居然真的会因为裴狐狸一封信赶到朗月皇宫?看来这兄弟血脉是八九不离十了……居然真的兄弟,兄弟啊兄弟啊兄弟啊……

    “阁下是谁?”

    裴言卿明显以前恢复了人渣本性,眯起眼睛打量着林音。

    林音本来个子就偏高,加上为了不引人注目向来是深灰的纱衫,与一身锦衣光彩夺目的裴家狐狸比起来明显就是“我比你世外高人”,再加上他本来就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这会儿也不例外。

    “摘星楼下,林音。”他道,面无表情。

    霄白干笑——这林音本来就是这性子,再加上他是云清许贴身的影卫,虽然在楼里没什么职务,平时楼里的人见了他却都要规规矩矩叫一声林公子,就像叫她霄姑娘一样,除了对她和师父两个人态度挺不错,他可是连白遥的面子都不会给。只不过不同的是他楼里功夫第一,人家这声林公子叫得是心服口服,而对霄姑娘她,多数人会在心里补上一句“霄米虫”罢了……

    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