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给我一碗小米粥》(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61
    >   贪吃蛇的游戏也不知玩了多少遍,一次又一次的翻新最高分记录,怕手机没电联络不上,赶忙关了机。

    文彬抬头看了看天。

    一阵风刮过,天际滑来一整片乌云,似乎要下雨了。

    文彬觉得冷,裹紧了外套,找了个能躲雨的地方,靠在墙上等。

    雨势渐渐变得凶猛起来,像是浇水一般不间断。轰隆隆的雷声响在头顶,天空被一次次明亮的闪光撕裂成两半。

    文彬缩在角落里不断的咒骂着。

    “妈的,法国的天也太诡异了,不用这样欢迎我吧?”

    刚骂完,风又吹了起来,把冰凉的雨水吹的倾斜,直接往文彬身上打过来。

    为了来找他,新买的衣服瞬间被淋了个湿透。

    “靠,还这么有礼貌,给老子洗澡?”

    文彬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心里很是郁闷,却不知道徐风到底去了哪里,一路上拨他的手机也根本拨不通……

    渐渐的,天黑了,寒意沁人心脾,文彬缩成了一团发抖。

    屋檐下已经没法遮雨了,全身都被淋了个湿透,衣服全黏在身上。

    站的太久的缘故,双腿发软,地上满是积水,又不能坐。

    本来可以坐在行李箱上的,可行李箱一直放在身后,被自己遮着,因为里面买了好多给他的礼物。

    有好几本书是听师姐说他现在正需要的;一盒巧克力虽然不知道他吃不吃甜食,可那包装实在是太精致了商场又打折,不买都觉得对不起钱包;还有一条领带是自己挑的,心想他快工作了应该用得到;自己发表了论文的杂志,特别想拿来给他看看,顺便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很正式的一套西装是跟周哥一起去选的,价格不低,花了自己好几年来零零碎碎打工赚来存着的钱;还顺便帮夏枫那个人渣带了好几张光盘,说是送徐风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夜深了,小区内的别墅也渐渐亮起灯火。

    文彬吸了吸鼻子,从包里拿出纸巾刚要擦擦脸上的水,却被大风吹过时带来的“哗哗”大雨给浇成了湿的。

    嘴里骂了几声靠,胡乱抹了把脸,打开手机看时间,却发现妈妈发来的信息。

    “现在这时间巴黎那边应该夜深了,你睡了吗?”

    文彬背过身去用后背承受大雨的欺凌,把手机放在怀里打字:“嗯,挺好的,妈妈早点睡。”

    “跟徐风谈了吗?不要怕羞,有话好好跟他说出来,知道吗?”

    “知道,我脸皮够厚,妈你放心吧。”

    信息刚发出去,身后突然一道刺眼的光……

    他终于回来了?!

    果然,那车子开进了院子里,在自己不远处停下来,啪的一声,车门打开,一个男人撑着伞走了下来。

    是徐风……

    熟悉的背影,让文彬激动的想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他。

    刚想行动,却见他关上车门走到另一边,很绅士的打开门,然后用非常轻柔的声音说话。

    然后,看见车内伸出一只漂亮的手来,接过他的伞,徐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把他抱了起来。

    因为说的是法语,文彬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

    只能愣愣的看着他抱着那个男孩从自己面前走过,自己因为隐在黑暗里,温柔的跟人说话的徐风,根本没有注意到。

    雨水再冰凉,也比不上那一刻刺骨的寒意。

    他的目光也可以专注的看着别人,而自己却被他们隔离了吗?

    愣了良久,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玄关处的灯被打开了,文彬怕光照到自己,不禁缩了缩肩膀,没料脚下一滑,直接滚了下去,滴溜溜滚一圈儿,最后以狗吃屎的姿势在地上定格。

    那边刚要进门的两人听到动静,齐齐往这边看了过来。

    “文……彬?”头顶响起徐风不确定的声音,如炸雷一般震的人耳膜发疼。

    文彬攥紧了手指,抹了一把脸上脏兮兮的泥巴,泥巴本来只是一两块,被他一抹,反倒涂花了整张脸,那张脸的主人还拼命挤出个笑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上去特别滑稽。

    徐风把于翔放了下来,轻声说:“你先进去。”

    文彬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金色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带点蓝色,似乎是混血儿的样子,白白净净的,还挺可爱。此时正冲自己眨眼睛,还附带一个甜死人的笑容:“你是谁啊?”

    “是一个师弟。”徐风冲于翔答到。

    “呵呵,我来巴黎旅游的,顺便看看你。”文彬抬起头来笑,脸上的泥水因为那笑容而顺着脖子流了下去。

    徐风皱了皱眉,拿着伞快步走了过来,俯下身,冲文彬伸出手,“愣着做什么?快起来。”

    文彬没敢牵他的手,自己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然后垂着头去拉箱子,被徐风拉住手臂:“你先进屋,行李我去拿。”

    文彬走到屋里,徐风也提着箱子随后进来,砰的一声关上门。

    于翔笑着问:“师弟啊,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好让你师兄去接你。”

    徐风冷冷的道:“小翔,你先去睡。”

    于翔哦了一声,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往前走,摸到沙发就爬上去趴下,“屁股真疼,坐都坐不住。”

    “就你娇贵。”徐风挑了挑眉:“那么喜欢沙发,那你今晚就在沙发上睡吧。我跟他有事聊。”

    “哦……”于翔垂下头,故作委屈道:“太过分了,要不是昨晚动作太大,我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你可以闭嘴吗?”徐风沉着脸。

    于翔似乎一点都不怕徐风,反而回头咧嘴一笑:“怎么,明明是你酒后失控……”故意停了下来,冲文彬眨眨眼,然后害羞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跟你说这些私密的事……”

    徐风的脸色沉了沉,“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扔出去淋雨。”

    “这里明明是我家。”委屈的看了徐风一眼,斜眼见文彬攥紧双拳发着抖,嘴角轻轻一笑:“文彬,冷吗?看你抖啊抖的……唔……”还没说完,就被徐风从旁边扯了条毛巾,直接塞进于翔的嘴里。

    于翔也不把毛巾拿下来,只唔唔的叫着,无辜的眨眼睛。

    “吵死了。”徐风横了他一眼,又扭头对文彬道:“你跟我来。”

    文彬被徐风拉到了卧室里,面对面站着。

    徐风扔给文彬一套干净的睡衣,冷着脸说:“去洗澡,十分钟之内给我冲干净。”

    文彬沉默了良久,才低下头,声音细弱蚊虫:“你不洗?”

    徐风淡淡道:“我没淋雨,不用着急,你快去,免得感冒了。”

    文彬不自在的拧着那套睡衣,轻声地:“那你帮我洗吧,呵呵,我蹲了一下午,腿软。”

    徐风僵了僵,“你还是自己洗吧。”

    文彬的脸涨得通红,可惜被泥水涂花了,徐风根本看不清。

    垂下头,“哦”了一声,便拿着睡衣往卧室内附带的小浴室走去。

    在卫生间里看着那张大大的镜子,镜子里的人满脸泥巴全身湿透,格外滑稽好笑。

    想起刚才的画面又觉得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

    太气人了!大老远跑过来不是为了看你跟那个于翔卿卿我我的。

    咒骂了几句,心中却不由难过。

    是不是因为没有珍惜,伤了他太多,所以上帝才这样惩罚自己的愚蠢呢?

    他跟于翔在一起了?关系进展到那么亲密的程度,让于翔受了伤才去的医院,还那么温柔的把他从车上抱下来……

    看到他跟别人亲密的画面,鼻子一阵酸楚,心里也是刀割一样难受。

    愤怒的不行,所以才想色-诱他,想跟他一起洗个澡,实施最终计划。

    可他却不给面子。

    居然忘了,现在满脸泥巴的自己,连点“色”的资本都没了,还“诱”个屁。

    那个于翔,男人长成他那样也真是够极品的,金发蓝眼就跟布娃娃一样,精瘦的身体,个子也不高,一看就是让人想抱在怀里保护的类型。

    妈的,披着天使外皮的小恶魔,刚才还咧嘴冲自己笑那么甜……

    终于磨磨蹭蹭的洗完澡,出来到徐风的卧室,见徐风皱着眉头站在那,把文彬按到床上坐下,居高临下的问:“你在想什么?洗这么久”冷着脸,扔给文彬一条毛巾,“快把头发擦干。”

    文彬攥紧了毛巾,垂头擦头发。

    “你跟于翔……”

    “你认为呢?”

    文彬沉默片刻,“那……跟他在一起,你开心吗?”

    “你说呢?”

    文彬被他那冷到刺骨的语气弄的不舒服,只好紧了紧手指,装作无所谓的说:“要是你们幸福的话,我当然很高兴,呵呵。放心吧,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你要是喜欢上别人,我当然会祝福你的。”

    徐风冷冷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你听得懂中文吧,还是在法国待久了忘记母语?我是说,我不会死缠烂打,请你放心跟他幸福下去吧。”

    文彬轻轻挥开他的手。

    还想怎样?!看笑话也看够了吧?

    大老远跑来找他,他跟别人在一起了,自己……又能说什么?

    求你回到我身边吧。

    我爱你,但是发现的太迟了。

    我给了你机会,为什么你不要了呢?

    等了我三年,为什么不能再多等一个月呢?

    说得出口吗?

    有资格说吗?

    凭什么徐风就必须一直死心塌地爱着自己,凭什么他不能找别人,明明是自己把他推走的……

    就是脸皮再厚,再不顾尊严,也没办法装出可怜的样子,说这种话啊……

    看到他们在一起笑的那么开心,自己还能说什么,还能说得出口什么?

    大老远的跑过来,虽然厚着脸皮,想着,不论发生什么,都要把喜欢他的心情说出来。

    可是,总不能在他面前表现的那么卑微吧?

    就算错过了他,至少……也想留点尊严给自己。

    原来,并不是自己想通了,爱情就唾手可得的。

    原来,没有人有义务一直爱着自己,在被自己伤那么多次后还无怨无悔的在原地等待。

    他能等三年,四年,并不代表他必须等一辈子,等到你回头。

    他不欠你任何,你欠他的,想还,他也有拒绝的权利。

    跟徐风的那场约会,因为妈妈的缘故,自己迟到了。

    本以为他会一直在原地等,在自己终于挣扎了好久纠结了好久痛苦了好久,终于回心转意改变方向带着兴奋又虔诚的心情,买了好多的礼物跑了好远的路一整天没有吃饭淋了一下午的雨,窝囊又傻气的跑到跟他约定的地方时。

    却发现那个人,已经走了。

    五二章

    吃干抹净不留渣

    在这样的气氛下,还跟他相对着,那种令人窒息的沉默让文彬心脏一阵阵发疼。

    已经把脸都丢光了……不能再让他们看不起。

    文彬攥紧了手指,刚想站起来离开,却被徐风按住肩膀。

    抬头,对上他有些严厉的目光,耳边也响起他冷冷的声音:“于翔,是我表弟。”

    “呃?……”因为太过震惊而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他的脸不断靠近,随即,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双唇一触即分,却能感觉到他的温柔。

    文彬才垂下头,完了……误会了。

    徐风冷着脸,很生气的样子,捏住文彬肩膀的手力气很大,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于翔是我舅舅的孩子,他姐姐于念,也就是我表姐,因为婚礼改在巴黎,我才跟了过来,你以为呢?!”

    文彬脑子乱了,一团糟,“不是因为于翔得了癌症,你为了照顾他才……”

    被徐风冷冷的打断:“什么癌症?谁跟你说的?”

    文彬吞了吞口水:“……夏……夏枫。”

    徐风沉默良久:“他自己才得了癌症!那个家伙,就知道给我火上浇油!改天再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