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给我一碗小米粥》(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69
    。

    玩游戏玩到疯狂,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为了某个不要脸的人,把心思都搭了进去。

    更可恶的是,那个人一点也不在乎。

    夏枫啊夏枫,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敬酒不吃,吃罚酒。

    -

    次日是周六,文彬因为昨晚玩游戏玩到很晚,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下午。

    迷迷糊糊中,突然听见一阵敲门的声音。

    文彬踩了拖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因为被打扰了睡眠而有些火大,打开门就开始叫:“徐风你脑子有病啊不带钥匙,是你让我多睡一会儿的,老子好不容易做个美梦又被你给搅了,你他……”

    突然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刷的回头一看,徐风正沉着脸站在身后,头顶笼罩着一片乌云。

    再僵硬的把脖子扭回来,面前一脸尴尬的人居然是……

    “阿姨……”文彬快要哭了的声音。

    徐风妈表情也有些扭曲,挤了半天才挤出个笑容:“呵呵,文彬你刚睡醒啊……”然后颤抖着绕开文彬进了门。

    文彬脸涨得通红,回头瞪了眼徐风,赶忙一脸笑容的把徐妈的包给接了过来,“阿姨怎么有空过来,呵呵,阿姨来,坐坐,这么热的天累坏了吧,来来,喝茶喝茶,吃水果……嗯,阿姨吃饭了吗?”

    跟在屁股后面一脸甜死人的灿烂笑容,乖的不得了。

    徐风妈妈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原来这天又是徐风生日。

    上次阴历,这次是阳历的。

    徐风也没有料到妈妈会过来给自己过生日,因为在厨房给文彬煮面,敲门声几下没听到,结果就让一直以为文彬“很乖”的老妈,看到了傻文彬起床时的迷糊样。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文彬的性格也没有必要隐瞒下去,自己喜欢的就是这个真实的文彬。

    衣冠不整口出恶言的文彬,确实让徐风妈妈震惊了一下,不过心理素质已经被不听话的儿子训练得钢铁般□,很快就适应了文彬从乖宝宝到暴躁男再变回乖宝宝的可怕过程。

    一家人围着桌吃了顿团圆饭,徐风妈还一脸温柔笑容,给文彬也带了漂亮的礼物——

    一条红绳上系了块晶莹剔透的白玉,说是徐家的传家宝,把文彬吓得把玉佩捧在手心里,手指直哆嗦。

    饭后,文彬宝贝一般把玉佩戴到脖子上,仔细的翻来覆去捣鼓了好几遍,最终确实没发现上面有字,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张牙舞爪刚要扑去责骂徐风怎么不早点叫自己起床,突然又响起一阵敲门声。

    文彬不耐烦的揉了把头发,跑去开了门,不禁全身僵硬。

    “啊哈哈,夏老师好,岳老师好!两位大驾光临,怪不得今天大清早的喜鹊一直叫个不停。”装模作样鞠了个躬,然后冲岳炎诡异一笑:“请进。”

    夏枫淡淡道:“你先?”

    岳炎笑:“你先吧。”

    夏枫扬了扬眉,不再客气的走了进来,跟抽搐着嘴角的文彬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抱到徐风拧起眉头的时候才放开来,“小彬,想我了吗?”

    文彬嘿嘿笑:“想,想,想死我了。”

    岳炎却不动声色,进门后直接跟徐风抱了抱。

    “生日快乐。”

    徐风斜了夏枫一眼,用眼神问怎么回事?夏枫翘了翘嘴角,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徐风回头对岳炎微微一笑,“谢谢,这边请。”带他们到客厅坐下。

    文彬缩在沙发角落里眼睛盯着窗外啃苹果,一口一口咬得特别清脆,摆明了不想搭理他俩。

    徐风则面无表情的给两位倒了水,还端了一盘水果,“怎么突然想到我这来?”

    “上次生日有事错过了,只好赶这次。”岳炎说完,又笑着对夏枫道:“真没想到能跟夏老师在电梯里遇到。”

    夏枫笑:“是啊,还真没想到你跟徐风也认识。”

    一个比一个会装!

    徐风一脸受不了的表情,走到旁边抓起文彬的手:“文彬,走了,我们去给客人准备晚饭。”

    文彬摸了摸脑袋,跟着徐风,进了卧室之后才疑惑的问:“不去厨房给他们准备晚饭?”

    徐风淡淡道:“不用,我们在这里等他们俩滚蛋就好。”

    “啊?”

    “要约会居然约到我家来,他们也太放肆了吧。”说完,微微挑了挑眉:“一看就是故意的,可能是夏枫要来,岳炎也厚着脸皮跟过来了,他们还真是……”无奈的抚了抚额,“我们不用出去当灯泡了,乖乖在这待着。”

    主人不在了,两位客人也没有待多久,放下礼物便出了门。

    “约你出来还真不容易啊。”岳炎轻轻叹了口气。

    夏枫因为住的近,没有开车,岳炎便友善的笑道:“不如坐我的车回去?”

    夏枫笑:“座椅上没涂胶水吧?”

    “嗯?”

    “我怕上去容易,下来就难了。”

    岳炎沉默片刻,轻轻用食指推了推眼镜,声音有些冷:“我要留人,从来不用这么低俗的方式。”

    夏枫耸耸肩,上了车。

    车内放的音乐是《幸福神偷》。

    夏枫靠着椅子轻轻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首歌啊,第一次在游戏里遇到的时候跳过的曲子,现在放出来,还真有怀旧的沧桑感。

    这个岳炎是故意在试探吗?

    “睡着了?”岳炎轻声问。

    夏枫点点头:“嗯。”

    岳炎笑:“你真会睡。”

    车子猛的一个拐弯,拐进了旁边的一条街道,那条街分外熟悉,一路灯火璀璨,正是本市夜生活最丰富的繁华地段。

    街道将尽处,一家酒吧大大的招牌上,crazy的英文字母周围闪烁着漂亮的霓虹灯,晃得人眼花缭乱。

    夏枫微微蹙眉:“来这里做什么?”

    岳炎凑过来,轻声道:“当然是来玩的,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来这里的吗?”

    夏枫淡淡的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空气ph值下降了呢。”

    “你闻到酸味了吗?为什么我闻不到。”说完,轻笑着凑了过来,用鼻子蹭了蹭夏枫的鼻子,然后下结论:“果然,灵长类生物的鼻子,和禽兽……差别蛮大的。”

    说完,就着这种暧昧的姿势,顺手解了夏枫的安全带,在他耳边吐出两个字。

    “下车。”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crazy酒吧,因为是常客,熟门熟路,被侍者领到了后面的vip房间。

    叶老板靠着墙笑得非常阴冷:“岳炎,我似乎提醒过你不要再来刺激我吧,我最近心情不好,反复的刺激容易让我血液里的暴力因子激动起来的。”

    岳炎笑着说:“没办法,最舍不得的地方还是你这里啊,想出国前最后来回味一次……”

    “哦?是嘛。”说完又看了夏枫一眼:“夏先生也是来回味的?”

    夏枫微笑:“来你这里喝杯酒。”说完又上前一步,凑到叶老板耳边,压低声音道:“你上次叫我警告他不要再来你这里惹事,放心吧,今天,是最后一次。”

    “哦?你确定?”

    夏枫耸肩,笑得非常邪恶:“那是自然,我们都一起过来了,来做什么,你清楚吧。”顿了顿,又轻声补充:“顺便把监视器撤了,ok?”

    叶敬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2号房。”然后转身潇洒的走开了。

    crazy酒吧内部的vip客房非常华丽。

    精致的吊灯,漂亮的墙壁,高档次的家具,屋内的装饰能跟五星级酒店媲美。

    这里本就是提供享乐的地方,床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屋子中央精致的king-size大床,洁白的床单垂落到深红色的地毯上,颜色对比给人强烈的视觉刺激。被子枕头也都洁白柔软——很适合做某种事的大床,为客人贴心的准备好了。

    旁边的床头柜里放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房间的隔音效果也非常好,相对于外面的嘈杂,这里显得很安静。

    此刻,安静的——像坟墓。

    夏枫和岳炎坐在沙发上,轻啜着桌上的酒,两人都不说话。

    夏枫很悠闲的靠着沙发闭目养神,岳炎微笑着看着夏枫,那种沉默间,似乎有什么掩藏的很深的东西,在心里慢慢复苏了。

    良久之后,岳炎轻声道:“要不要找人来陪?”

    夏枫耸耸肩,微微一笑:“好啊,来这里,不找床伴真是浪费呢。”

    按了旁边的铃之后,便有个年轻的侍者走了进来。

    夏枫和徐风以前常来这里,当然是认得他的,那人似乎也认得夏枫,知道夏枫的口味,便微笑着道:“夏先生,要小程过来吗?”

    “这里的红-牌,床-技很好,要不要试试?”夏枫暧昧的解释道。

    岳炎笑:“你喜欢就好。”

    “他的身价很高的。” 夏枫凑过去,在岳炎耳边说:“你可得帮我垫钱哦,我没带卡。”

    岳炎继续微笑:“没关系,我付钱。”说完便起身,轻轻拍了拍夏枫的肩:“我先去洗澡,你尽管玩的开心。”

    等岳炎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之后,夏枫才轻笑着摇了摇头。

    老公出来嫖妓,老婆居然买单,我家火火啊……实在是太强了。

    不过现在看来,核桃壳也快裂了,唉……跟我这老油条斗,你还是嫩了一点点吧?

    岳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那样的一副画面。

    那个叫小程的少年,正被夏枫压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亲吻,模糊的呻吟声在室内回荡着,格外暧昧。

    岳炎身上只围了条大毛巾遮住了重点部位,一脸淡漠的在旁边坐下来,翘起修长的腿,拿起透明的玻璃酒杯,轻轻品尝着香浓的酒。

    目光在他俩身上瞄了半天,突然,看到什么好戏一样,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半杯酒下肚之后,旁边的少年终于被夏枫放开了,脸上诱人的红潮还没有褪去。

    夏枫用双腿夹着少年修长的身体,微微翘了翘嘴角,调笑道:“你很害羞哦。”

    少年咬了咬下唇,羞涩的缩了缩脖子:“夏先生……”

    “我今天带朋友来,你去服侍他,怎么样?”

    少年怯生生的看了岳炎一眼,岳炎笑道:“不用了,你自己享用就好。”

    夏枫摸了摸他的脑袋,“乖,你先回去,下次再来找你。”

    “嗯。”

    等他被夏枫微笑着送走之后,岳炎才一脸平静的道:“手背居然没有肿起来,还真是难得。”

    夏枫把手伸到岳炎面前:“你来吻一下,很快就会肿的,我的皮肤对你过敏。”

    岳炎依旧面无表情,低头喝了口酒,淡淡道:“有必要在我面前装接吻吗?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呵呵,都不知道吻过多少人了。你头顶的蒜长好没有?装蒜一点都不像呢。”

    夏枫笑而不答。

    岳炎问:“怎么不真的跟他做?难得的机会,我还请客。”

    夏枫耸耸肩:“今天没兴致,演戏给你看看,我以为你会吃点小醋的。”

    “我胃酸过多,不易吃醋。”

    “是吗?”

    岳炎笑了笑,把桌上的酒杯推了过来,转移话题:“要尝尝吗?新出的酒,还不错。”

    “没下毒?”

    “下了,你敢喝?”

    夏枫笑着接过,把剩下的半杯酒全部喝了下去。

    “当然喝。”说完又不要脸的加了句:“你,就是我的毒。”

    岳炎冲夏枫笑的灿烂,“哦?这么说,你把我扔到冷水里,原来是为了消毒啊。”

    夏枫笑不作答。

    良久之后,夏枫才低声道:“真的下了药?”

    刻意放低的声音,似乎在压抑着体内冲动的情绪。

    岳炎推了推眼镜,平淡的说:“我刚才提醒过你了,酒里是有药,分量很大的催情药物。”微微翘了翘嘴角,“新研制出来的,你不是很喜欢享乐嘛,所以想让你尝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