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女人现实男人疯狂 > 正文 第20章
    两小子便听话的跳上后排挨着冯曦坐。他俩穿着同样的背带裤,翻着冯曦给他们买的玩具,兴奋得像才放出笼子的小老虎。

    芝华便训儿子:“对gān妈说谢谢没有?gān妈今天漂亮不?”

    两个儿子脆生生的回答:“漂亮!”

    冯曦一边揽一个笑:“傻儿子,懂不懂什么叫漂亮啊?”

    小熊仰起小脸回答:“比大熊女朋友漂亮!”

    两个大人被唬了一跳,异口同声问:“大熊有女朋友了?”

    大熊涨红了脸突然扑向小熊:“你胡说,王静美不是我女朋友!”

    冯曦赶紧隔开哥俩,小熊不服输的说:“妈妈,大熊今天差点和陈剑飞打起来,他不准陈剑飞牵王静美的手!王静美就是他女朋友!”

    大熊扑了几次没扑到小熊,小脸通红,瞪着小熊说:“你答应我不说的,我再也不理你了。”

    小熊扑闪着黑亮的眼睛得意的笑了:“不理就不理,我和陈剑飞玩!”

    芝华gān脆在路边停了车,回过头扭扭大熊气呼呼的脸说:“大熊,你真的jiāo女朋友了?”

    大熊突然抽抽咽咽的哭了。

    “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喜欢,jiāo了就jiāo了,哭什么?”芝华哼了声,又瞪小熊,“随便出卖哥哥,你是男人吗?现在好好想想,回家给我答案!”

    她扭过身重新发动汽车。给冯曦使了个眼色,板着脸继续开车。

    小熊愣了愣,也哭了起来。冯曦无奈的一边搂一个小声劝道:“别怕你妈,有gān妈在!”

    两个儿子于是找到靠山似的脑袋直往冯曦怀里钻,眼泪把她的衣裳都打sh了。手里还紧抓着冯曦买的玩具。

    等回到家,大熊和小熊一人搬了根小板凳,脱了裤子往上一趴等着芝华开揍。这qíng景冯曦看了不是一两回,又好气又好笑的扮起护jī仔的老母jī。

    芝华假模假样的挥了挥手说:“看在gān妈份上不打你俩了,去自己房间反省去,把gān妈送的拼图拼好了才准出来!”

    大熊和小熊裤子一拉,飞快的跑进自己的小房间。芝华这才笑了:“终于清静了。”

    冯曦笑着埋怨她:“哪有你这样当妈的!”

    芝华得意的说:“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淘,老娘侍候他们,哪有时间和你聊天。臭小子,屁大点就知道女朋友了,等他们老爸回来再教育吧!”

    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歪着喝茶。芝华笑道:“好了,说吧,遇什么麻烦了。”

    冯曦也不客气,将这两个月的经历细细道来。听得芝华时而惊叹时而愤怒时而满眼放光。直掐着她的手嚷:“好主儿,绝对的好主儿!冯曦,你抓牢了!”

    掐得冯曦直皱眉,没好气的甩开道:“他能看上我啥啊?我这么肥,又不是才出校园的清纯小妞。芝华,我一直忍着,当自己不明白中间的异样。你说,孟时会不会脑子有问题?”

    芝华愣住,然后蓦然大笑起来。她扯了扯冯曦的衣服说:“冯曦你咋还没自信?你看你,眉清目秀灵气bī人皮肤拧得出水,哪点像快三十岁的女人?我看着都觉得诱人,那孟时还不想咬一口?你想想你先后招惹的男人,哪一个不是英俊帅气?你别因为一个田大伟把自个儿看低了。他就是个贱人!”

    “我还真不明白,田大伟怎么会这样!恋爱那会儿刚结婚那会儿也不是这样的。”冯曦疑惑不己。

    芝华脱口而出:“就你不知道。玲子是他以前相好的。”

    冯曦一愣,坐直了身体,盯着芝华说:“什么意思?”

    芝华这才低声说:“你和田大伟恋爱之前,田大伟好象追过铃子,后来没成。我刚才听你说起才知道他俩在一起了。你对他不满对他有要求了,又开始长胖,再加上玲子,多半是这样他才坚持要离婚。”

    终于弄清事qíng的真相,冯曦气极,拿起抱枕狠命一砸:“妈的,白损失几十万!分了五万块甩手就走了!这个贱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你没看到他挖苦我的嘴脸,我怎么他了?!”

    “要不要让他把钱吐出来?!”

    冯曦气了会儿端起茶喝了,咬着牙说:“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再他和有点半纠缠。”

    芝华见她气了半晌还是不打算找田大伟算账不由有些怒其不争,白了她一眼说:“这不是便宜他了?”

    “老天会报应他!就当我喂狗了!芝华我知道你觉得我不争气,但是我现在气平了。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不自信。傅铭意当年莫明其妙抛了我结婚,田大伟娶了我对我这样,我实在是不知道我哪里没对。我又长肥了,更加自卑。现在不了,不是我的错,我解脱了。”

    芝华见冯曦眼中的光亮觉得她心里没包袱了也是件好事。她笑着说:“自卑个屁!瞧瞧你多有桃花运,才离婚就遇到孟时。考虑下他吧。”

    “孟时的异样我又不是没察觉。他那天早晨端着牛奶来的时候,我特别感动。孟时长得不赖,又挺能gān的,心也细。不是我不自信,可是我遇到他的时候那么胖,哪个男人不喜欢身段好的?我只要想着这个就不信天上真能掉馅饼来,而且砸在我头上了。芝华,我想不通,烦得很。”冯曦说着,把头靠在她身上。

    芝华搂着她,心里想着孟时的qíng况是有些疑惑。她生xing乐观,想不明白就不再深想了,一巴掌推开冯曦的脸笑道:“这有什么好烦的?有人对你有意思是好事qíng!难不成你真想一个人孤独到老?趁着还年轻就抓住机会。真的拖到三十好几,那才叫麻烦!没准儿孟时对你是真心呢?”

    真心?她是离过婚的女人,有多少男人知道这种qíng况肯付出真心?又不是大学时那种单纯恋爱,只要感qíng别的什么也不考虑。冯曦嘴角掠起一丝苦笑:“醒醒吧芝华,我没心了。我懒,懒得动脑筋想他是不是真心。我现在最头痛的人是傅铭意。”

    “对了,你不是说你下周一就要回去上班?害怕面对傅铭意?这也是个好主儿啊,老婆没了,单身不说,去杭州显然对你还有旧qíng。要不重新来过?”芝华一副巴不得冯曦明天就嫁出去的模样。

    “靠,你当是二选一啊,不是孟时就是傅铭意!不!我并不想因为一个人孤单就迅速地把自己再jiāo给一个男人。”冯曦想也没想就拒绝。她站起身转个了圈对芝华说,“我真的看上去还好?不是那种很肥的?你说实话!”

    芝华盯着她轻声说:“冯曦,你一边说不,一边让我看你的体型,你在意傅铭意是吗?”

    冯曦便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里,直到芝华站起身拉她,她才低声说:“芝华,我在意。但是不是那种在意,我只是自尊心受不了。我受不了我很肥很难堪的出现在他面前。现在和当年不一样了,在杭州他冷言冷语说我,我连吼都不吼他。我在他手底下工作,我要保住这份工作,我得养活我自己,我……”

    眼泪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往外涌,她趴在芝华身上哭了,边哭边抽咽着说:“芝华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工作稳稳定定,老公不是有钱人也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体贴你疼你。你还有大熊和小熊!我什么都没有……我想保住工作想挣钱,怕将来找不到个真正疼我的,下半辈子老了穷困潦倒连住养老院都jiāo不起钱。我其实心里怕得要死,我不想和田大伟离婚就是怕孤单……可我还是离了,我真的怕一头又栽进个大坑里去……我现在还不知道等过年回老家怎么和爸妈jiāo待!”

    冯曦语无论次的说着,芝华哇的哭得比她更厉害。两个女人的哭声惊动了两只熊。大熊和小熊探出脑袋看究竟,一看妈妈和gān妈坐在沙发上抱头大哭。俩小子惊呆了,傻在门口不敢动。

    芝华老公这时回家,打开门就看到儿子呆呆的站在门口,客厅里哭声不绝。眉头皱紧了走过去咳了声说:“天垮啦?”

    冯曦赶紧擦了泪,芝华也哭够了,见老公回家没好气的说:“做饭去,你儿子jiāo女朋友了!能不哭吗?”

    芝华老公吓了一跳:“谁jiāo女朋友了?”

    “你儿子!”

    芝华说完扑哧笑了:“快点做饭,我饿了!”

    她拉着冯曦进了洗手间洗脸,两人看着对方就笑了,心里暖洋洋的。

    “芝华,还好有你。”冯曦轻声说道。

    “傻妞。心里好受了?”

    冯曦对着镜子打量了下自己说:“这个星期你的任务就是陪我弄头发买衣服!我不是要秀给傅铭意看,我是要重新过新生活!”

    芝华忍住笑打趣:“和谁的新生活啊?”

    冯曦恶狠狠的说:“来一个擒一个,来两个擒一双!奔小康也不能忘记jīng神文明建设!”

    第25章

    五月二十六。周一。宜纳采出行开市会友。

    历史上的今天拿破仑加冕为意大利国王。沙皇尼古拉二世登基。毛泽东在延安抗战研究会上讲演《论持久战》。

    “冯曦事隔八年将首次以新形象亮相cwe公司。”冯曦对着镜子抬起了下巴。

    阳光从玻璃幕墙透进来,上午十点半,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陆陆续续走进开阔的会议室。端着自己的茶杯,闲聊着没营养的话题。

    王铁到的早,他向来以大哥自居,每进来一个人他就会扔枝烟过去,笑呵呵打趣一番。杨成尚进来的时候他也照例招呼道:“老杨,周末看到你的车停在博趣园门口,吃大雁ròu去了?”

    杨成尚笑着接过王铁递来的烟点燃了,吐出一口青烟才慢条斯理的回答:“说是野雁,没关笼子里养罢了,也就那么回事!”

    陈蒙坐在他旁边,最见不得杨成尚故作矜持的模样,长叹一声道:“还是机械部qiáng啊,材料部的餐桌上能有煨土jī汤就不错了。”

    王铁悠然抽着烟观战。

    杨成尚鄙视王铁这点。两军jiāo战,派个步卒去和对方的大将是羞rǔ不是战略。杨成尚进公司的时候恐怕陈蒙小学还没毕业。所以杨成尚并不接话,只瞥了陈蒙一眼,眼神不屑之极。

    公司里的中层都清楚杨成尚心里的疙瘩,每周开例会最爱看的就是这出戏。见杨成尚高挂免战牌抵死不应战不约而同又失望了一回。

    冯曦就在这种qíng况下走了进来。从进门到进会议室她已经笑得很自如了,仍然被会议室里集中的目光盯得有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