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女人现实男人疯狂 > 正文 第37章
    孟时缓缓说道:“曦曦,我最大的爱好是收集石头。千百万年甚至亿万年来,只有石头是地球上最忠于本质的东西。而石头又分很多种,像这片河滩地里的鹅卵石,像风化沉积形成的片层岩。鹅卵石随处可见,只有独拾得一块拿回家放着才能泯然不同。片层岩堆积成山,却可以层层剥离,柔软得用手都能捏碎。只有经历了火山喷发淬冷后,才会形成钻石,红宝石,蓝宝石。它们是石头里的jīng华,忍受了高温高热高压反而成为最璀璨的宝石。如果你去找一个离过婚的普通男人,他能给你鹅卵石的圆润平凡。如果你找到一个凑合过日子的男人,感qíng会像易碎的片层岩。”

    他停住了,没有再说下去。冯曦迟疑着抬起头,就看到孟时嘴裂得大大的,一副讨扁的模样:“只有找我最好,论长相不差,论本事不小,论qíng趣一流,论感qíng最真心。”

    冯曦实在没忍住,边笑边骂:“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男人!”

    “曦曦,我喜欢你笑。你的心态很乐观,就乐观下去吧。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不是别人。就算我家里反对,就算你的父母不同意,只要咱俩好了,做父母的迟早会谅解的。我很小就明白这个道理了。仗着这个在家里我行我素,现在不也搬出来住了?”孟时颇为自豪。

    冯曦偎在孟时怀里认真的说:“我们会很累吗?”

    “可能。”孟时吻了吻她的头发说道,“曦曦,你不要害怕,和我在一起就好。我喜欢你就行了。”

    她仰起头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没有为什么。遇到你就是你了。”他的眼睛闪着幽深的光芒,就像天上的星星,隐约的闪动,深邃明亮。

    冯曦没有再问。人生路上最讲缘份的就是遇见。遇见傅铭意,遇见田大伟,遇见孟时。

    她不想去想了,伸手抚摸着孟时的眉毛。他的眉很有型,像用毛笔写下的漂亮书法。她凑过去,轻轻吻着他的面颊,他的唇。舌尖在他唇上掠过的瞬间身体被骤然拥得紧了。他用更大的热qíng回应着她,手自觉的探进了她的衣裳。

    他箍得她动弹不得,只觉得一团火从他唇齿之间烧过来,烈焰滔天。她像从水里抛到岸上的鱼,张着嘴拼命呼吸的同时涌现的是窒息的感觉。她用力想推开他一点,尤如蜉蚁撼树。她喘息着喊他停住,模糊的声音在舌尖打了个转还没有吐出去又被吞回了肚里。

    他在她瘫软下身体的时候移开了唇,转为进攻她的耳坠与她的脖颈,痒得让她浑身发颤。冯曦的激qíng被渐渐的唤醒,她勾住他的脖子软软的喊了声:“孟时。”

    她的态度决定一切,孟时拦腰抱起她,低头看见她闭着眼睛满面娇羞,忍不住微微一笑。他抱起她转过巨大的山石放下,低声问道:“你怕不怕冷?”

    冯曦睁开眼睛,望了望四周,山岩像屏障,隔出一个洄水弯。他没有抱她进帐篷,眼睛直瞄着洄水湾形成的小水潭。她闷笑着推搡着他,觉得刺激又有点不敢。

    “我选这地方时早看好了,正好是河湾,这块大石头挡着,有人来了也瞧不见的。”孟时坏笑着说。

    她做贼心虚的东张西望,冯曦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呼吸立时急促起来。

    孟时眼中骤然爆出光芒,轻巧的脱去了自己的衣裳。他只穿着条散腿短裤站在她面前,淡淡的微光下,他宛如天神。她什么话也没说,闭上眼睛张开了双手。

    身体浸入水中的瞬间,她被刺激的蓦得睁大了双眼,肌肤bào起层jī皮疙瘩,寒毛倒竖。她八爪鱼似的攀上了他的身体,只有贴近他的身体取暖,她才不至于被冻死。

    孟时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只锡酒壶,他送到她嘴边说:“八五年的茅台。藏了二十几年,可香了。”

    醇绵的酒冲喉而入,胃里腾起热意。她忍不住连喝几口下去,喉间一团软热久久徘徊不去,颇有点醺然。她低声笑骂道:“你早有预谋!”

    “嗯,说对了。上回在杭州我就想灌醉了你,可惜你醉得太清醒了。”孟时轻笑了声,搂紧了她。他温柔的舔弄着她的唇齿,冯曦觉得一团暖洋洋的气息在嘴里撞击着,身体那么凉,心却那么热。水波变得温和,他轻轻的托着她的腰,她像浮在了云端。

    她攀着他悄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他熠熠生辉的眼眸。天上所有的星光被吸进他眼里,那点晶芒缓缓转动,像巨大的漩涡将她吞没。

    “孟时。”她抚摸着他的脸喃喃喊着他的名字。他的脸离她这么近,他的身体和她几无空隙。冯曦突然就感动了。

    夜空无垠,只有满天星星。那弯月清亮得将溪水染成了一匹银缎包裹着她和他。天地间山溪呜咽,耳边只有他的呼吸声。

    孟时亲吻着她的脸颊,拉过她的手放在胸前,无比虔诚的说:“曦曦,这是你的。它很爱你。”

    一瞬间,热làng冲进她眼底。手心传来带着热度的qiáng烈心跳,撞击着她的掌心,也撞击着她的心灵。

    一切是这样自然的发生。巨大的山石隔开了天地,隔开了他的父母,她的家人。只给了她和他独享的美妙空间。清泠的山风卷着星辰呼啸而来,卷着他们御风而行。

    她轻吟一声舒展开身体,洁白如玉。眉心微蹙承受着他带来的痛楚与欢愉。这一刻冯曦想起了与田大伟离婚的那天晚上,一颗泪从眼角无声息的滑落。她用力抱紧了孟时,他用他的热qíng与温度填满了她心里空落落的每一寸空间。

    她像水糙般柔弱的依附着他,散发出缕缕丝绦般的柔qíng。他被她紧紧缚住,巨大的欢愉破茧而出。孟时闷哼了声,摁着她的背用力之大几乎要把她嵌进心脏里去。

    冯曦脑中只有晕眩,伏在他身上再也无力。

    浅浅的吻从脸颊移到唇上,他轻轻的舔弄着并不深入。手比山溪更轻柔,在抚摸中清洗着她的身体。她模糊的想,她什么也不要管什么也不要去想,有他就好。

    身体轻盈的被抱起,软和的毛巾被吸gān了水分,他抱着她躺进了睡袋。肌肤相亲带来的暖和感觉让她想起了两只偎依取暖的小老鼠。她移动了下脑袋,准确的找到了肩胛处更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也许在她这个年龄在这种qíng况下,更应该瞻前顾后看重结果。但是这一刻,冯曦忘记了。她顺从了自己的本心,自然而然的付出与拥有。

    多年后冯曦回想,仍觉得和孟时第一次的亲密行为是中了盅,才会离经叛道的选择在水中□。而她却是这样喜欢。

    第43章

    原本计划两天的渡假计划在周六的中午被一通电话破坏了。冯曦睡了个懒觉起来,正想和孟时去钓鱼,才开手机一会儿就听到田大伟yīn沉着声音说:“你在哪儿?赶紧来家里,你爸妈来了,找不到你,正坐在家里呢。”

    冯曦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胸口涌起巨大的惊恐。她偷眼看孟时,他还在收拾东西。冯曦慢吞吞的走到河边,下意识的避开孟时。

    “你怎么回事?!都好几个月了还没给你爸妈说?早告诉过你处理好,你妈一大早跑来在我家大吵大闹把玲子吓哭了。”

    “你能不能把电话给我爸妈?”她gān涩的说道。

    田大伟火冒三丈:“他们不接电话,要让你来当面说!冯曦,你究竟怎么回事?!你存心的是不是?”

    “对不起,我马上赶回来。请你,忍耐一点。”冯曦挂了电话呆呆的看着山溪。她完全能想象那个场面。兴冲冲赶来看她的父母,敲开门发现另一个陌生女人和女婿在一起。接下来听说她离婚了,第三者就在眼前,她妈妈当然会发飙。打自己手机又关机,他们现在坐在家里肯定心急如焚。

    “曦曦!”

    她回头,见孟时穿着红色的体恤和咖啡色短裤,拿着鱼具。他满脸阳光,浑身都漾溢着活力。冯曦心里又是一酸。自己的事会让孟时烦躁吗?她很想无拘无束的在这里和他好好的过周末,现在,她必须赶回去。

    冯曦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和孟时说实话。她耸耸肩故作轻松的说:“孟大少,我没办法和你去钓鱼了。”

    孟时走近她,敏锐的发现冯曦眉宇间掩饰不住的黯然神色。他皱了皱眉问:“怎么了?”

    “嘿,你别吃醋呵,我爸妈来了,已经到了。没办法,我只能回去当个孝顺女。”

    孟时呵呵笑了起来:“傻样!有什么好沮丧的?以后咱们每个周末都可以来。你爸妈远道而来,你当然要回去陪着了。正好,带上我。”

    冯曦拐弯抹角的说话就是不想让他陪着去。父母突然听到她离婚的消息,眼前又冒出一个新男友来。他们无论如何都消化不了。

    她讷讷的开口:“要不,等我先和他们说过了以后再见?”

    孟时想了想也觉得冯曦一点口风没露,现在出现在二老面前是太突然了。他笑道:“要是咱这车没喷漆就好了,还能骗你爸妈是叫的出租车。让我先侦察下有个准备,将来讨好他们也能占个先手。”

    冯曦啐他一口说:“你就想吧。将来要是发现被骗了,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两人收拾完东西就往城里赶。进城的时候田大伟的电话又来了。冯曦不想接又不能不接,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抢先一步说:“快到啦。已经上环线了。不堵车的话四十分钟就到,等着我哈。”说完她就掐电话,心虚的对孟时解释,“谁叫他们不提前说一声。真是的!”

    孟时笑着说:“谁叫你昨天出来就关了机,说要清静两天。”

    冯曦懊恼的说:“也是哦,赶巧了。”

    “你也是,哪用得着四十分钟,又不是去穿城去城东。”

    冯曦傻了,她qíng急之下忘了自己和孟时住在城西同一个小区,而爸妈根本就是在城东田大伟家里。现在不管她是回自己家还是去田大伟家孟时都会发现她没说实话。她脑子迅速转动着,该说爸妈在哪儿好呢。

    眼睁睁看着孟时已经拐出环线往家赶,冯曦垂头丧气的坦白:“孟时,我爸妈在城东田大伟家。他们,还不知道我离婚了。”

    说出实qíng她不敢看孟时,低着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们气晕了,连电话也不接我的,要我回去当面说清楚。”

    孟时当即就被气笑了,睥睨着冯曦说:“行啊,撒谎撒个七分真,摆明了不信任我!”

    “不是!”冯曦无奈的否定,抬起头见孟时的脸已经黑了,她扯了扯他的衣裳摇了摇,眼里带着乞怜。见他仍然板着脸,冯曦就怒了,“这qíng形再带你去,你说会是什么场面?!我不是不想让你搅和进来?你让我爸妈怎么接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