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艳妻系列三之情丝难系 > 正文 第19章
    「宝贝,放松……你可以的……爷都已经进来了!」范炎霸根本不理柳沐雨的哭求,屏气沉腰,缓缓将ro棍捅到了底,又sh又嫩的水xué包裹着自己的大jī巴,一阵阵的xi吮蠕动,滋味美妙得不可言喻。试着抽do两下,那紧窄的水道sh滑得不像样,随着ro棍在里面如鳗鱼般钻动而轻柔推挤吞吸。

    「骚货,把你的xué放松点,要不然,一会儿疼的可是你自己!」决定不再忍耐,范炎霸直起身子跪在g上,捞起柳沐雨的一条腿挂上肩膀,把他摆弄成门户大开的侧躺姿势,握住柳沐雨的腰胯,开始发狠地往sh透的xué眼儿里面捅!

    「啊!爷……轻点……不!嗯……求您,不要了……」柳沐雨被范炎霸猛烈ca弄得口水眼泪横流,怀孕期间的身体根本受不了如此高qiáng度的jianyínjiāo媾,快感象是cháo水一遍遍拍打着柳沐雨的身体,让他无法抑制地ji挛喷she。

    范炎霸只觉得水道深处涌出一股股热流,喷灌在自己的guī头上,让他慡得一阵哆嗦,「妈的,小骚货……刚ca几下就慡利了,还假装喊不要?让你高cháo!让你高cháo!」

    范炎霸根本不顾柳沐雨刚刚高cháo的身子敏感酸涩,就着sh滑的yín水,更是ca得肆无忌惮。

    「要破了!xué要贝糙破了……爷!啊啊啊啊……」柳沐雨的哭声越来越尖利,突然一声尖叫之后,男根喷出淡huáng色的水柱,濡sh了身前的g铺。

    「làng货!被爷ca得这么慡吗?都she尿了?」看着柳沐雨被自己凌rǔ蹂躏得失魂落魄,yín水尿液沾了一身,无力反抗只能默默地流着眼泪的样子,范炎霸喜欢得心都疼了,略微安抚地亲了亲柳沐雨的眼液,两手霸住柳沐雨的胸腔使劲采捏,「爷的乖宝贝,好好跟着爷,让爷好好ca你,在xué里给你下种儿,你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爷ca的……你就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只管安心给爷守着身子。等姚晓娥那贱人生了孩子,我就把她休回娘家,以后,就咱俩……只有咱俩!」

    范炎霸抱着柳沐雨胡乱的承诺着,这副身体像是给自己下了盅,范炎霸只觉得自己快被柳沐雨迷死了,若是一天不能抱着他,ca他,好像活着都没滋味了。

    腰间的挺动一直没有停歇,柳沐雨原本闭合的yīn唇早就贝糙得外翻红肿,xué眼儿里的yín水贝糙得gān了又sh,sh了又gān,却仍要委屈地含着乌黑粗大的jī巴不停吞吐,范炎霸根本舍不得离开柳沐雨sh嫩嫩的水dòng,抱着柳沐雨去浴间洗漱,在浴间里又做了两回,直到把人ca晕过去,范炎霸才勉qiáng收了手。

    第五章

    束云斋的卧室里,两个女人的声音在低声jiāo谈。

    一个面貌娟秀的丫鬟打扮的女子,脸上却带着怨毒,「这次本来所有的事情都计划好了,那姓柳的贱人肯定免不了一顿板子,没想到老将军横插一刀,居然这么简单就放了他……」

    「嗯……」姚晓娥微微闭目思索,「揽翠,你之前说的老将军把柳沐雨收为义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确实挺奇怪的,那柳姓书生本来跟府里没什么渊源,突然有一天郡王抱着他就进了府,据说俩人在郡王的卧房单独处了一整夜,大家都以为这是郡王在外面讨的一小,可后来老将军说要收那个书生为义子,郡王也没反对,还给那人安排了个参议的闲职。若说郡王把他收入府就是为了当个侍寝的话,完全没必要如此太费周章,以往都是直接叫个小轿抬进后院即可,但这次不但封了官职,还让老将军收了义子,变成了义兄义弟……着实奇怪!」

    「嗯……看来这次……来者不善啊!」姚晓娥心中暗自思量,看来郡王怕是对这个柳沐雨真上了心,否则岂会如此太费周章,把老将军都搬出来护驾?若这柳沐雨真的在府里有了范家两位家主的护佑,处理起来还真是麻烦,「揽翠,你要尽快查清他的背景底细!」

    轻轻啄了口茶,姚晓娥提起了她在范家的的立足之本,「那几个孕妇……目前情况还好?」

    「好好!情况好得很……其中三个肚子都很尖,王神医说肯定怀的儿子无疑!我已经把这三个单独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再过三个月,您就等着瓜熟蒂落的好消息吧!」

    一个小侍从悄悄从墙角处转出来,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夜色当中。

    月光下树影斑驳,一个男人静静地听着小侍从的转述。

    「她真是这样说的?」